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正當血泣大聖準備引領易軒大聖和孤辰子,登上懸空島時,遙遠的天際,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身影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那是一頭青鸞獸皇,身軀極爲龐大,雙翅展開,超過五百里,扇動間,形成可怕的狂風,捲走天空中所有的雲層。

    在青鸞獸皇的頭頂上,佇立着一道清麗的身影,容顏絕美,青絲如瀑,頭戴紫金鳳釵,身穿青羽天衣,手持一根碧血玉蕭,氣質飄逸,如仙臨塵。

    無論是容貌,還是氣質,都絲毫不比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差,甚至猶有過之。

    “瑜皇來了!”

    一時間,瀚海別苑內外所有不死血族修士,都將目光注視在飄逸如仙的清麗身影上,很多修士眼中,都情不自禁流露出愛慕之色。

    瑜皇不僅是“血天三絕“之一,還被稱爲血天部族的第一美人,追求者衆多,甚至有絕頂大聖,都對她傾慕不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觸過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多位仙子,可在看到瑜皇時,仍舊是不禁生出眼前一亮的感覺。

    都道不死血族邪惡,可沒想到,竟會有如此出塵絕世的奇女子,風華絕代這個詞語,用在她的身上,再合適不過。

    “瑜皇好美,終於有機會親眼見到她,我要去迎接她。”血凝筱顯得十分激動,不再管張若塵,當即離開懸空島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依次在易軒大聖、孤辰子和瑜皇身上掃過,心中暗道:“他們三個都很不簡單,放眼天庭界和地獄界,也少有能相比之人。單單是一個血天部族,就能誕生出三位天縱人物,地獄界的底蘊,果然深不可測。”

    不由得,張若塵對狩天大宴,越發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同時,他的心中,也是隱隱生出了絲絲壓力,狩天大宴恐怕要比他想象的更加不尋常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逐漸臨近午時,宴會即將正式開始,賓客也都相繼到來,瀚海別苑變得極爲熱鬧。

    登上懸空島的不死血族修士,只是很少一部分,他們都是誕生於千年內的英傑,是爲狩天大宴而來。

    至於大部分不死血族修士,則分佈於瀚海別苑的其他區域,由青盛大聖親自接待,其中不乏一些成名上萬年的絕頂強者。

    直到這個時候,張若塵終於是從角落走出,一步步來到主賓席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以分身見過他一次,告訴他,懸空島這邊的事宜,由他主持。也不知是青盛大聖自己的意思,還是血絕家族的安排。

    小小一件事,卻透着不同尋常的深意。

    畢竟,張若塵的身份,太敏感了,與整個血絕家族,乃至整個血天部族,都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走出來,所有在懸空島上的不死血族修士,都將目光注視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之名,不光是在天庭界很響亮,在地獄界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在皇城外,手持帝皇神尺,大殺四方,更是讓他聲名大振。

    論名氣,張若塵完全不在“血天三絕”之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掃過全場,儘量讓自己融入進升神宴,不希望因爲他的緣故,血後被血天部族各大勢力孤立,道:“今天乃是我母后和舅舅的升神宴會,很感謝諸位能夠前來參加,若有招待不週之處,還請見諒。”

    很多不死血族修士都知道,血後和冥王乃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,關係要比血絕戰神的其他子女,更爲親近。

    有兩位真神做靠山,加上後面的血絕戰神,張若塵在地獄界,簡直是可以橫着走。

    “我先敬諸位一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面前的酒杯,向在場所有不死血族修士示意。

    即便很多不死血族修士,都對張若塵不感冒,但,在這個時候,卻也不好駁了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因爲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張若塵現在代表的是血後和冥王,代表的是整個血絕家族,誰敢怠慢?

    不由得,在場所有不死血族修士,盡皆端起酒杯,繼而與張若塵一同飲下杯中美酒。

    “諸位若有什麼需求,儘管吩咐身邊的侍者便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坐了下來,開始自斟自酌。

    在場有數百名不死血族修士,他卻是不可能都一一前去敬酒。

    以他的性格,能夠坐在這裏,主持升神宴會,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,爲了不失禮數,張若塵讓血屠出面,去與各大家族的英傑接觸,怎麼說,血屠現在也是血後的親傳弟子,又是大聖,身份和實力,都無可挑剔。

    在場中轉悠了一圈,血屠又回到張若塵的身邊,略顯嚴肅道:“師兄,我剛聽到一個消息,你或許會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消息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有關閻無神的。”

    “說來聽聽。”張若塵頓時生出一些興趣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我聽說,閻無神在進入崑崙界功德戰場前,其實早已將精神力修煉至大聖境界,他將大部分精神力念頭,都留在了閻羅神殿之中,所以無人知曉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,此事的確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但,以閻無神的絕世天資,修成精神力大聖,本就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閻無神可以因爲一些原因,將武道修爲壓制數百年,但精神力,卻是並無這個必要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想來,閻無神應該是善身和惡身,都成爲了精神力大聖,擁有的精神力念頭數量,只怕是十分驚人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閻無神的精神力,現在是達到了六十階中期,還是後期,亦或是突破到了六十一階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頓了頓,血屠繼續道:“閻無神在聖王境停留數百年之久,將自身潛能,挖掘到極致,積澱如海一般浩瀚,突破至大聖境後,厚積薄發,在閻羅神殿閉關數月,出關時,已經達到不朽境巔峯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饒是以張若塵的沉穩心境,也不免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聖王境的成就,張若塵和閻無神確實是一般無二,可論積澱,張若塵卻是差了不止一星半點。

    不是張若塵不願意多積澱,而是他沒有那般多時間,他必須要讓自己以最快速度,變得強大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朽境巔峯,好個閻無神,看來閻羅一族也有了不得的時間寶物。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沒有絕頂時間寶物輔助,閻無神就算再厲害,也不可能數個月時間,達到不朽境巔峯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確實是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,想要勝過閻無神,難度遠超預期。

    勝不勝閻無神倒是其次。

    可是,勝不了閻無神,怎麼從他手中救回池崑崙?

    不朽境巔峯,不僅意味着閻無神比他擁有更多聖道規則,更意味着閻無神凝聚出了聖意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閻無神凝聚出了幾種聖意,又達到了何種品級。

    正想着,天穹上突然綻放出璀璨的血色神光,諸多神念交織,凝聚出兩道高大數千裏的偉岸身影,威嚴十足,俯瞰天地。

    “參見真神。”

    瀚海別苑內的所有不死血族修士,盡皆起身行禮。

    那些聖者、聖王,全都跪拜了下去,大聖則是躬身,盡顯恭敬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蘊含神光的雨水降下,籠罩瀚海別苑,也籠罩整個血絕家族。

    這是神雨,蘊含不可思議的神性力量,可以洗髓伐體,強化根骨體質,提升修爲境界,好處可說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在升神宴上,新神是要賜福的。

    神雨洗禮,就是賜福。

    所有沐浴到神雨的修士,體質和修爲都在提升,有些人更是直接突破境界。就算是大聖,也都得到不小好處,有百枷境強者生生掙斷體內的一條枷鎖。

    能夠降下如此非凡的神雨,絕非一般的神靈所能辦到。

    神雨持續了頗長時間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內,處處都長滿靈花,美輪美奐,猶如一片仙境。

    “謝真神厚賜。”

    所有修士盡皆恭聲道謝。

    血後和冥王的神念分身,很快便消失無蹤,猶如不曾出現過一般,只是整個血絕家族,都瀰漫着濃濃的神性氣息,天地聖氣明顯變得更爲濃郁。

    跪拜在地的所有修士,都紛紛站起身,消化剛纔所得。

    張若塵亦是默默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煉化進入體內的神雨,他同樣得到一些好處,精神力有所提升,聖道規則增加許多。

    得知閻無神的信息,張若塵現在是更加不願放過任何能讓自身變強的機會。

    另一邊,不死神殿有使者抵達血絕神宮,傳達不死神殿的諭旨,正式冊封血絕戰神爲血天部族新任大族宰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前任大族宰,亦是到場,親手將代表大族宰身份的神杖,交到血絕戰神手中。

    前任大族宰僅僅只是做了十萬年大族宰,可說是在位時間最短的一位,可他也沒有辦法,實力不及血絕戰神,又有不死神殿的諭旨,不得不選擇退位讓賢。

    自此,血天部族進入到血絕戰神的時代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沉寂多年,或將迎來崛起的機會。

    瀚海別苑,懸空島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忽的,被一股無形的力量,拉入進一片血紅色的神性世界。

    天空血雲飄蕩,腳下血海涌動。

    血後背負雙手,站在天地的中心,眺望蒼穹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她的身後,平靜的道:“母后將我拉入進神念世界,是有什麼事要交代嗎?”

    血後輕嘆一聲:“母后知道,你對血絕家族和地獄界,沒有歸屬感。但是,此次狩天大宴關係重大,你必須要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半晌,道:“好,我答應母后。”

    血後那散發着神性光輝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柔和笑容,充滿母愛的撫摸張若塵的臉腮,道:“你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,而是一位頂天立地的大聖,說出了的話,一定要盡力去做。你要相信,母后讓你做的任何一件事,都一定是爲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有全力以赴,拿下狩天大宴,才能真正在地獄界立足。到時候,無論是母后,還是血絕家族,都會盡一切力量保住你,誰都不敢再說一句非議的話。”

    血後越是這麼說,張若塵越是覺得狩天大宴,恐怕不僅僅只是一場“大宴”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從神念世界退了出來,眼神沉凝。

    他長長吸了一口氣,站起身來,以聖力融入聲音,朗聲道:“諸位都有志前往參加狩天大宴,爲血天部族爭光,現在便按照慣例,先確定帶隊的領袖人物,再決定參加狩天大宴的人選。”

    並非是最近千年內誕生的英傑,都可以去參加狩天大宴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對於地獄十族,均有人數的限制,每族一千人,聖王和大聖各五百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有十大部族,也就意味着,分配到每個部族的名額,只有一百個,聖王五十,大聖五十。

    如果大聖不夠,便用聖王去抵,總數不變。

    無論是在天庭界,還是地獄界,大聖的數量都很少,千年內誕生的更是罕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去天庭界時,廣寒界的大聖總數,還不到百位,而那還是上萬年積累下來的,平均下來,一千年,也就只能誕生幾位大聖而已。

    通常情況下,大聖最少都有三千年壽元,隨着修爲提升,壽元也會相應增長。若能達到無上境,便有希望活萬年。

    而像蠻獸、植物精怪等,壽元還要更加悠長,壽元超過萬年,更是很平常。

    不過,大部分壽命悠長的族羣,修煉速度都要慢一些,及不上人族,無形中保持着一種特殊的平衡。

    像不死血族,壽元遠超人族,連半聖都有可能活千年,成爲絕頂大聖,壽元更是可以達到三萬年。但是,不死血族受血液制約極大,修爲越高,對血液品質要求越高,不死血泉和長生血樹都難以滿足他們的需求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不死血族纔會渴望發動戰爭,收集生靈之血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還是生靈之血的修煉效果最好。

    所以,像易軒大聖、孤辰子和瑜皇這般,在五百年內,便擁有如此高深的修爲境界,着實是太過難得。

    最近千年,血天部族誕生的大聖頗多,並不止五十位,所以,修爲實力較弱的部分大聖,將失去資格。

    至於九步聖王的數量,則是更多,競爭更爲激烈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挑選出的近二十名精英,很難說能有幾人可以得到名額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慣例,都是先決定領袖人物,再由領袖人物,確定那些大聖和聖王的人選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成爲領袖人物,就能爲背後的家族勢力,帶來巨大好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答應了血後,要盡所能去成爲血天部族的領袖人物,以便於讓血絕家族能有更多精英,得到參加狩天大宴的名額。

    血後之所以會如此重視這件事情,實在是因爲狩天大宴好處太多,是增強血絕家族實力的大好機會。

    這,不僅僅只是血後的意思,也代表血絕戰神的意志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每隔千年,才舉辦一次狩天大宴,只要能去參加,就能得到天大好處,受用無窮。

    比如大聖境修士,在狩天大宴上,可以吃到傳說中的衍道聖果,至少能夠增加一億道聖道規則,延壽三千年,輔助修煉高階聖術,等等,好處難以言盡。

    而聖王境修士,則能吃到玄極聖果,至少可以將一種聖道,提升至圓滿境界,還能提升根骨資質,有希望成就至高圓滿體質,爲鑄就頂級的不朽聖軀,打下堅實基礎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狩天大宴還會提供由酒神殿特別釀造的神玉瓊漿,以神玉之精混合神血,還有多種奇珍,耗時數百年,才能釀造出來,喝下一杯,就能讓人進入頓悟狀態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上的每一種食物,都是由天地奇珍烹製而成,有再多聖石,都難以外其他地方吃到,滋味無窮,還能對修煉有極大裨益。

    只要是能夠參加狩天大宴,無論本身是何種修爲境界,實力都必然可以得到極大提升,且對今後的修煉,產生深遠影響。

    而這還僅僅只是參加者最基本的待遇,如果能夠有極好的表現,在各族,乃至十族脫穎而出,好處更是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對於這些好處,或許血絕家族和血天部族很在意,可是,張若塵卻看得很淡。

    他更想知道,狩天大宴的“狩天”二字,到底是什麼意思?爲什麼全力以赴去拼這場大宴,他才能在地獄界立足?

    狩天,狩天,到底狩的是什麼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