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璇璣劍聖的神情,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,眼中浮現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璇璣劍聖道:“的確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一件能夠改變崑崙界現今局勢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越發好奇。

    崑崙界已經淪爲功德戰場,天庭界和地獄界,都想爭奪其中的機緣寶物,有什麼辦法,能改變這一切?

    但,如果真能如此,無疑是再好不過。

    至少崑崙界修士,無須再流血犧牲。

    頓了頓,璇璣劍聖繼續道:“你應該已經知道,十萬年前,那場波及整個天庭界的慘烈神戰,天庭界和地獄界,都有近半神靈隕落,元氣大傷。崑崙界便是在那一戰中,被徹底打殘,千瘡百孔,是須彌聖僧犧牲自身,才得以暫時封印住那些世界裂縫,與外界隔絕。否則,崑崙界早已淪爲地獄界的領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。

    時至今日,這些事情,自然是早已清楚。

    中古那場浩劫,何止是慘烈。崑崙界可謂是在最爲輝煌鼎盛的時候,遭遇近乎滅頂之災,接天神木被斬斷,諸神隕落,之後十萬年,完全進入到無神時代。

    從頂峯,打落下深淵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以爲,崑崙界的神靈,已經全部戰死。但,其實不然。至少,還有一位巨擘,活在地獄界中。”璇璣劍聖嚴肅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地獄界有崑崙界的巨擘?這是爲何?”

    “那位巨擘是被地獄界諸神聯手鎮壓,因爲難以將他殺死,只能囚禁在命運神殿,想以命運之力,慢慢將他磨滅。”璇璣劍聖沉吟道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璇璣劍聖的雙眼,心中已有答案,道:“這麼說來,師尊留在地獄界,與那位巨擘有關?師尊身上的天機,是不是,也是那位巨擘掩蓋的?”

    既然地獄界,殺不死那位巨擘,那麼,那位巨擘的修爲,恐怕已經達到無法無天的地步。

    即便殘留在天地間的意識,也有非凡神通,能夠做許多事情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點頭,道:“不錯,的確都與那位巨擘有關。爲師所要做的事情,乃是將那位巨擘,從命運神殿營救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營救那位巨擘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這是難以想象的一件事情。命運神殿耗費巨大力氣,囚禁那位巨擘,誰有本事可以將之救出來?

    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其實,從十萬年前開始,營救計劃,就已經展開,始於千骨女帝。當年,千骨女帝正是感知到那位巨擘的意識,纔會深入陰間,進入地獄界,暗中進行各種佈置。”

    “但,此事非同小可,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,更不是靠某一個人就能成功。十萬年來,已經相繼有不少崑崙界修士,潛入地獄界,加入營救計劃。”

    “爲師當年追尋女帝的腳步,深入陰間,跨過第二條屍河,有幸得知了這一切,也成爲了營救計劃的一員。”璇璣劍神表情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想從地獄界,尤其是命運神殿救人,可說是難於登天,既要有周密的計劃,也得有足夠的人手,確保每一個環節,都不出現差錯。

    不由得,張若塵想到了在鬼門關前,所看到的那道風華絕代的身影,小黑曾喊出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那真的是千骨女帝?

    忽地,張若塵想到一些東西,眼神複雜,道:“她也在這個計劃之中嗎?”

    既然那位巨擘是被囚禁在命運神殿,張若塵很自然就聯想到,化身爲般若的黃煙塵。

    而且,在他想來,要從命運神殿救人,最爲關鍵的一點,應該便是打入命運神殿內部,實現裏應外合。

    所以,進入命運神殿的崑崙界修士,恐怕還不止黃煙塵一個。

    尤其,黃煙塵才進入命運神殿不久,就能成爲候選神女,背後如果沒有崑崙界修士推波助瀾,怎麼想都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池瑤難道早就知道這件事嗎?

    一時間,張若塵腦中想到了許多東西,平靜的心緒,出現劇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變得沉默,像是在思憶着什麼,好半響才道:“她……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回答,張若塵瞬間便知道,璇璣劍聖和般若,定然在地獄界見過。

    “若塵,你可知爲何有很多像爲師一樣的崑崙界修士,都想營救出那位巨擘嗎?”璇璣劍聖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其中的深意,着實是想不到。

    根據璇璣劍聖所說,救出那位巨擘,能夠改變崑崙界的局勢,相當於是逆轉乾坤。

    誰有那麼大的能耐?

    十個池瑤,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就算是血絕戰神、月神這種層次的神靈,依舊不可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這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……除非須彌聖僧復活,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有些激動,眼中充滿激動和火焰,道:“一切都是爲了崑崙界的未來,以那位巨擘的威懾力,一旦脫困,崑崙界的局面,或將徹底改變。”

    隨即,他講述起來。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地獄界的黃泉星河,向崑崙界飛來,想將崑崙界及周圍的星空,一併吞沒,卻被那位巨擘所發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巨擘,乃是陣道之太上,以周天星辰爲陣點,以鬼門關爲陣眼,佈置出一座無比恢弘的陣法,隔絕不知多少萬億裏的星空,將黃泉星河阻擋在外。即便十萬年過去,地獄界仍舊未能將那座陣法攻破。”

    林刻震驚,道:“以一己之力,擋住了整個地獄界?”

    黃泉星河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就是地獄界。

    所說是靠陣法才擋住,可是,這樣的手筆,也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“這是陣法之太上,才具有的無上神通。”璇璣劍聖感嘆着說道。

    何謂太上?

    乃是在某一方面,達到最頂尖層次,才能夠封號“太上”。

    比如:陣道之太上,符道之太上,幻道之太上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縱觀古今,能夠在某一方面封號太上的修士,可說是少之又少,世所罕見,一個元會,都難得出現一個。

    那位巨擘能夠成爲陣道之太上,難以想象,他在陣道上的造詣,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。天地萬物,皆可爲陣,誰能不懼?

    可以想象,如果將那位巨擘救出,無論是天庭界,還是地獄界,應該都會極爲忌憚,從而不敢再打崑崙界的主意。

    太上的精神力,能夠達到多強?

    七十階?八十階?還是九十階?或者是已經百階圓滿?

    “鬼門關,竟然是被囚禁在命運神殿那位巨擘的手筆。”張若塵暗歎。

    那位巨擘,對崑崙界的意義,實在太大,可說是關乎到崑崙界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侃侃而談,又道:“十萬年前,那位巨擘在佈陣時,可是擊殺了一大批地獄界強者,神血染紅星空,令地獄界生畏,最終派遣出大批絕頂神靈,付出極大代價,纔好不容易將那位巨擘鎮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呼吸都停止,心臟猛烈跳動,看向璇璣劍聖,問道:“師尊,弟子能做些什麼?”

    他相信,璇璣劍聖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冒險來見他,定然是營救計劃,有用得到他的地方,需要他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對此,他自然是義不容辭。

    崑崙界是張若塵的出生和成長的地方,承載了他太多的回憶,哪裏是他的故鄉,是他心靈的歸處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都不希望看到它一步步走向毀滅,更不想看到萬古的積澱,被天庭界的地獄界掠奪一空。

    只要有希望,他願意拼盡所有,去阻止這一切。

    “爲師來找你,就是希望,你能夠爲營救那位巨擘出一份力。這次的狩天大宴,極爲重要,爲師希望你能夠去參加。“璇璣劍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這是爲何?”

    他相信,璇璣劍聖肯定知道狩天大宴的真相,卻還堅持要他去參加,這其中必有深意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正色道:“狩天大宴,源於十萬年前,這一屆剛好是第一百屆,命運神殿格外重視,給予的獎勵,也遠超以往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夠奪得十族的總第一,命運神殿便會直接賜予萬分之三十命運奧義,還會賜予一塊命運天令,持之,可進入命運神殿的一些祕地修煉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由一怔,萬分之三十命運奧義,命運神殿還真是夠大方,那可是恆古之道的奧義,哪怕是萬分之一,都珍貴無比,會讓神靈眼紅。

    就像張若塵本身擁有萬分之五十八的真理奧義,若是暴露出去,絕對會招來天大的禍事。

    “命運奧義與營救那位巨擘有關係?”張若塵詢問道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點頭:“命運奧義和命運天令,對於營救那位巨擘,有極爲重要的意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微凝,想要奪得十族的總第一,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?

    wωw★TTKдN★C〇

    地獄界強者如雲,既然這一屆狩天大宴,如此重要,地獄十族必然都會派遣出最強的陣容,需要面對的強敵,實在是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不說其他,單單是在不死血族內,便有不少強勁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此事,我定會全力以赴。”張若塵眼神銳利,道,

    他現在無法向璇璣劍聖承諾什麼,只能盡所能去狩天大宴上拼一拼,至於結果會是如何,到時候纔會知曉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狩天大宴,他是無論如何,都必須要去參加,且不能有半點鬆懈。

    可以預料,面對地獄十族的精英,這將會是一場艱難的苦戰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凝視了張若塵許久,道:“盡力便是,無論結果如何,爲師始終以你爲榮。”

    雖然此事很重要,璇璣劍聖也不想給張若塵太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再度與璇璣劍聖聊了一些東西,張若塵離開了此處,重新出現在天麟古城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多做停留,當即向血絕家族趕去。

    在進入精神力覆蓋的區域後,張若塵直接將這道精神力分身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狩天大宴,看來我得多做一些準備才行,或許該着手煉製水星葫蘆了!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想要奪得十族的總第一,絕非是易事,底牌越多,把握才能越大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寶物對實力,會有極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以前張若塵只是想將水星葫蘆,煉製成一件時空寶物,如今卻是有了更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主修的掌法和拳法,一個至陽至剛,一個至陰至柔,陰陽輪轉,剛柔並濟,最重平衡。

    爲了確保在修煉中不出現差錯,最好的辦法,就是煉製出一件可以輔助修煉的寶物。

    按照張若塵的想法,若是將毀滅金陽與水星葫蘆祭煉在一起,或許就能完美的解決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更爲重要的是,水與火相結合,定然會發生極爲驚人的變化,成爲一件大殺器。

    當然,要將毀滅金陽和水星葫蘆祭煉在一起,絕非易事,需要極高的煉器造詣才行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,張若塵倒是提前做了準備,很早以前,他便是向神劍聖地請教了煉器之法,還翻閱過《天工齊錄》的抄錄本,他雖不精研煉器之道,卻也對煉器,有極深的認知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實力,來做這件事情,倒是有一定把握。

    不過,煉製這等至寶,絕非一時半會兒,就能成功,且需要不尋常的煉器環境。

    “血絕家族內,定然有專門煉製戰器的地方。”張若塵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當即,張若塵回返瀚海別苑,去拜訪青盛大聖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乃是血絕家族的代家主,這些事情,自然都要通過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拐彎抹角,直接向青盛大聖說明了來意。

    “你想煉製戰器?”青盛大聖道。

    他還從未聽說過,張若塵竟然還懂得煉器。而且,還專門來找他借用血絕家族煉器之地,似乎是要煉製什麼非凡的戰兵?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:“是。”

    忽的,青盛大聖的目光,盯向天外的某個方向,露出聆聽的神色。

    半晌後,他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戰神已經知道你要煉器的事,剛剛傳下旨意,讓我帶你去天地神爐,隨我來吧!”

    說罷,青盛大聖向瀚海別苑外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遲疑,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沒想到,此事竟會驚動血絕戰神,看來在血絕家族的領地上,能夠瞞過他的事,的確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至於與璇璣劍聖會面的事,血絕戰神應該是察覺不到的,畢竟天機已被矇蔽。

    “血絕戰神應該是猜到,我在這個時間段煉器的目的,是爲了備戰狩天大宴,所以才如此重視。”

    跟着青盛大聖,穿過道道神紋結界,張若塵進入一處特別的空間之中,一股熱浪撲面而來。以他的半神之體,都感覺到有些滾燙。

    這處空間,空曠無邊,由一片天和一片地組成,如同一座無窮巨大的爐。

    地爲爐身,天爲爐蓋。

    天和地之間,只有純粹的火焰規則,而且異常活躍。別的天地規則,竟是一絲都感知不到。

    爐中,火焰呈純金之色,異常刺目。

    有火龍、火鳳、火麒麟……等等,火焰神獸從爐中飛出,在天空飛行。它們並不真正的神獸,都是由火焰凝聚而成,已經誕生出了靈性和智慧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不輸於一般的大聖。

    它們任何一隻墜落到地上,恐怕都能將一顆星辰點燃,燒成數萬裏岩漿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臉,被火焰映照成了金色,道:“這裏,名叫天地神爐,蘊含無數玄妙和種種不可思議的祕力,裏面充斥着神火。在這裏煉製戰器,可以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“昔日,戰神便是在這裏,祭煉出血龍戰戟。若無戰神允許,一般人是無法踏足進來。”

    其實,無須青盛大聖說,張若塵也已經感知到了這座天地神爐的不凡之處,也難怪能夠祭煉出血龍戰戟那等蓋世神兵。

    在時間之海,張若塵親眼見識過血龍戰戟的可怕威力,在血絕戰神手中,完全可以弒神滅魔。

    “多謝引路。”張若塵雙手抱拳,道。

    “別忘記,七天後,就將動身前往無歸森林,勿要耽誤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沒有離開,懸空站立在了天地神爐的附近。他實在是好奇,戰神爲何讓自己帶張若塵來這裏煉器?

    張若塵要煉的是什麼,需要動用天地神爐?

    即便是煉製君王聖器,也沒有這個必要的。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