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毀滅金陽,是豔陽文明的一件至尊聖器,由一顆恆星的內核精華煉製而成,若是能夠和水星葫蘆結合,必定可以化爲一件更加強橫戰兵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毀滅金陽,調動聖氣注入進去,使得金陽時而變大,時而縮小,細細感受它的力量波動變化。

    “在融煉之前,必須先將毀滅金陽的器靈,徹底收服。”

    毀滅金陽的器靈,達到了大聖層次。

    當初,豔陽天子將它帶到崑崙界功德戰場的時候,內部的器靈,被豔陽天主使用一層神力封印了起來。

    豔陽天子和張若塵,都是因爲,煉化了古金烏的血和魂,才能與毀滅金陽溝通,發揮出至尊聖器的部分威能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淨滅神火,凝聚成九條火龍,持續不斷的煉化毀滅金陽中的那一層神力。可是,花費了半個月時間,那層神力依舊固若金湯,沒有一絲變化。

    “一層神力而已,以大聖境界的修爲,居然無法煉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瞥,盯向青盛大聖。

    “幹什麼?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警惕了起來,生怕再次被坑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很好奇,大聖無上境和神境,到底差距有多大?”

    這句話,問到了青盛大聖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眼神迷茫,嘆道:“既可以說,是一步之遙的差距。也可以說,是天上地下的差距。你問這個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知道,一位無上境大聖,能不能煉化,一位神佈置在至尊聖器中的神力屏障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盯向毀滅金陽,哪裡還不明白張若塵的心思?

    饒這麼多彎子,不就是想要他幫忙煉化。?

    “拿來,區區一層神力屏障而已,本聖還沒有放在眼裡。”青盛大聖知道張若塵的天賦,更知道,血絕三神對他的重視程度。

    而他青盛大聖,更在乎的,是張若塵對血絕家族的歸屬感。

    所以幫一些小忙,根本不是事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將毀滅金陽環抱在雙手之間,釋放出一道道血氣,向它的內部涌動而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豔陽天主親自佈置的一道神力封印,煉化起來,的確不容易。”雖然這麼說着,可是,青盛大聖的臉上,卻帶有濃濃的笑意。

    花費了大半天時間煉化,神力屏障越來越弱,毀滅金陽劇烈震動,內部響起一道道嘹亮的叫聲。

    聲音,震耳欲聾,使得空氣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向張若塵盯去,道:“毀滅金陽的器靈,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達到百枷境,能夠自己收服嗎?”

    “應該沒問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神力屏障,徹底破碎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青盛大聖將雙手撤去,急速向後倒退。一個眨眼的時間,他的身形,出現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毀滅金陽釋放出刺目的光芒,每一根光線,都如一根金箭,聖王之下的生靈,哪怕只是看它一眼,也會在一瞬間,雙眼燃燒起來,變成一個瞎子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隨着一道震耳欲聾的叫聲響起,一隻金烏,從毀滅金陽中飛出。

    金烏生有三足,一雙金翼展開,長達數萬丈,一雙眼瞳露出兇光,口吐人言,道:“本座乃是豔陽天主座下的至尊聖器,你們速速解開這片空間外圍的神紋,放本座回豔陽文明。否則,天主趕來,你們通通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,你是被封印在神力之中,根本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它廢話,身上火神鎧甲燃燒,右手擡了起來,手掌越來越巨大。最後,他的手掌,變得比金烏的身軀都要龐大數倍。

    翻手一掌,拍壓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遭此一擊,金烏身上的光芒,略微暗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它意識到,眼前這個人類,乃是大聖境界,不是那麼好惹,連忙飛回毀滅金陽,激發出至尊聖器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毀滅金陽之上,一道道銘紋光絲,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體積變得越來越巨大,直徑十里,百里……

    沒有達到恆星那麼巨大,可是,也達到了一顆行星大小,通體金燦燦的,釋放出來的至尊之力和火焰,讓空間都微微扭曲。

    “這纔是毀滅金陽的真正威能,哪怕只是器靈超控它,隨意一擊碰撞出去,也能將星辰雜碎,將墟界泯滅。”

    “血天三絕任何一個,單獨遇到了毀滅金陽,也得立即逃命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有些擔心,覺得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未必能將它收服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懼反喜,明白器靈完全釋放出來後,毀滅金陽才真正算是一件至尊聖器。若是,執掌在他的手中,即便遇到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也能戰個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真理界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一展,頓時,身體周圍,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顯現出來,化爲了一片浩瀚的星空。

    星空蔓延到千里之外,讓青盛大聖都生出一些微妙的感覺,像是觸及到了真理,思考出了一些以前解不開的修煉困惑。

    是真理之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遠遠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真理界形,化爲一片千里星空,與一顆直徑千里的金色火球,激烈的對碰在一起,爆發出排山倒海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天地神爐的上方,一隻只火靈,發出龍吟、獅吼……,它們很想衝過去,加入進戰鬥,卻被青盛大聖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理規則,雙掌同時打出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十倍攻擊力量,與掌力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雙掌與毀滅金陽對碰,將它打得猛烈一震,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毀滅金陽上的光芒,再次暗淡許多。

    由器靈操控至尊聖器,雖然,也能爆發出強絕的威能,可是,卻無法持久。等到至尊聖器內部蘊含的能量耗盡,也就失去攻擊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打出數十道掌印,每一擊,都是十倍攻擊力量。毀滅金陽的體積不斷變小,最後化爲房屋大小,急速飛了出去,想要逃遁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毀滅金陽的前方,空間變得扭轉,化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衝進漩渦中之後,下一瞬,毀滅金陽出現到了張若塵的手掌上方,急速顫抖,猛烈旋轉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對豔陽天主如此忠心,我只能,磨滅掉你的意識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金烏的聲音,從毀滅金陽中傳出,哀求道:“別!主人,主人,求放過!本座……我只是一件至尊聖器的器靈,早就不知跟隨過多少位主人。誰能用絕對的力量,將我鎮壓,我就向誰臣服。主人,主人,你聽見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張若塵心頭無語,愣住了半晌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大聖級別的器靈,居然,慫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還有節操二字可言嗎?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完全相信器靈金烏,所以,將它的聖魂收走了一半,存放到神光氣海之中。

    接下來,他飛到天地神爐的爐口邊緣,一手託着水星葫蘆,一手託着毀滅金陽,打算正式融煉。

    “毀滅金陽的器靈完全放出來後,變得比以前強大太多,水星葫蘆蘊含的水屬性力量,未必抵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得再準備一些水屬性和陰寒屬性的寶物,用來平衡它們二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最不缺的,就是各種材料。

    很快,從空間戒指中,拖出一塊長達七十多米的紫色晶石。

    紫色晶石散發出來的紫芒,與毀滅金陽的金光一樣耀眼。不同的是,前者釋放出來的氣息,陰寒刺骨。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坐在天地神爐的旁邊,都感覺身體被寒氣凍得皮膚髮痛。

    遠處,青盛大聖心境無法保持平和,激動得顫抖,道:“居然是宇空寒冰石……不對,宇空寒冰石是煉製至尊聖器的神材,哪怕一小塊都價值連城,怎麼可能出現石山這麼巨大的一塊?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旁的那塊紫色晶石,與一座小型石山,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宇空寒冰石,乃是宇宙中極寒之地,才能孕育出來的煉器材料,屬於十大神級物質之一“五行極致物質”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也能買到。

    但,都是論“克”買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內心,越發的感到不平衡,恨不得抱住那塊宇空寒冰石,一頭撞死。他可是無上境大聖,站在聖道最頂端的存在,可是,卻被張若塵這個不朽境大聖血虐。

    與張若塵比起來,他跟一個窮鬼,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那張若塵,隨隨便便拿出來的,都是水星葫蘆、毀滅金陽、宇空寒冰石,任何一件都是青盛大聖覺得自己努力一生,才能奮鬥到的寶物。

    “崑崙界果然遍地是寶,血宸和筱筱爲何沒什麼收穫?是不是,他們偷偷藏了起來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爲家族奮鬥了一萬多年,擁有的財富,卻比不上一個不朽境大聖。我得去稟告戰神,提升家主的待遇,不然這個家主誰願意當誰當,我也去功德戰場上撈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幫張若塵測試葫蘆的威力,損失了三百年壽元,是不是應該讓他補償一點什麼?哪怕切割一塊宇空寒冰石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本聖幫他煉化豔陽天主的神力屏障,也算是不小的忙,應該收取一些報酬纔對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腦海中,轉過一道道念頭。

    但,有無上境大聖和代理家主的超然身份拖累,放不下面子,有些拿不定主意,要不要那麼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張若塵全身心投入進煉器的時候,地獄界十族的各方勢力,都在爲籌備“狩天大宴”做準備。包括功德戰場上的修士,收到大宴的邀請函,也都陸陸續續的返回。

    修羅族有二十四座神殿,代表二十四方最爲強大的勢力,加上各大神殿的外圍家族、國度、星球……,幾乎囊括了修羅一族七成以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其中,青鹿神殿在二十四神殿之中,排名第二,僅次於“修羅神殿”。

    修羅神殿代表的是,修羅族最古老的傳承,也是修羅族的靈魂和旗幟,排在第一,當然是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是,中古以來,舉行的九十九界狩天大宴,卻有七次,青鹿神殿超越了修煉神殿,成爲修羅二十四神殿的第一。

    青鹿神殿僅僅只有四個元會的歷史而已,能夠如此咄咄逼人,聲威日盛,與創殿祖師“青鹿神王”脫不開關係。

    此時,青鹿神王和修辰天神,並排坐在神殿的上方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的身體,一片混沌,只是顯化出一隻青鹿的形態,聲音悠遠的道:“修辰,你若是早一些想通,加入我們青鹿神殿,怎麼會遭受血絕戰神之辱?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臉,變得猙獰而又扭曲,沉冷的道:“我若不是先被月神的神器擊傷,又在奪舍肉身的關鍵時期。血絕小兒,豈能欺我?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不屬於修羅二十四神殿的任何一殿,上一個元會,它修爲最強的時候,幾乎是將修辰天神殿,發展成爲了修羅第二十五座神殿。

    可惜,因爲它在神戰中,遭受重創,修辰天神殿也沒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曾經邀請修辰天神,加入青鹿神殿,被它婉拒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上一個元會的時候,修辰天神的戰力,比青鹿神王還有略勝一籌,豈能甘心居於他之下?

    與血絕戰神的那一戰,修辰天神遭受前所未有的奇恥大辱,頓時醒悟過來,時代已經不一樣,自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能夠與須彌聖僧交手的修辰天神。

    所以,懷着濃烈的仇恨之心,修辰天神打算加入青鹿神殿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別的條件,這一次狩天大宴,青鹿神殿必須不惜一切代價,狠狠的羞辱血天部族,血絕家族的成員,全部都得死。其中張若塵,我要他魂飛魄散,飛灰湮滅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語氣冰冷如霜,神威不自覺的爆發出來,令得青鹿神殿的上空電閃雷鳴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道:“狩天大宴,各方諸神都盯着,哪裡能夠隨便殺戮?這是,命運神殿和閻羅神殿,明文禁止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次狩天大宴,沒有修士意外隕落?”修辰天神道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沉默了很久,在做利弊推算,最終,開口道:“殺盡血絕家族這個千年,最傑出的聖王和大聖,這是,不切實際的事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但,如果只是殺一個張若塵,還是有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青鹿神王釋放出兩道神念,將青鹿神殿培養的兩位千歲之內的頂尖大聖,召喚了進來。

    一位身軀高達四米,人類形態,是一個光頭,身上沒有皮膚,血紅色的肌肉外露,頭頂長有一個寶塔形狀的觸角。

    他名叫紅浮屠,已經掙斷九十八道枷鎖。

    另一位,是一個揹着六柄聖劍的孩童,看上去**歲的樣子,卻渾身散發銀光,猶如白銀鑄煉的身體。

    他,名叫婪嬰,年僅三百歲,已經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