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婪嬰,拜見神王和天神。”

    “紅浮屠,拜見神王和天神。”

    二人同時躬身行禮,對上方兩位威震地獄界已經數十萬年的巨神,懷有深深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一雙神目,從婪嬰和紅浮屠身上掃過,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,道:“他們二人,就是青鹿神殿,在狩天大宴最強大的代表?”

    “怎麼,你覺得他們殺不了張若塵?”青鹿神王道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道:“據本神所知,張若塵在升神宴上,連敗血天部族三位頂尖百枷境大聖,修爲雖弱,可是戰力怕是已經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青鹿神王笑了笑,道:“能夠與閻無神比肩的天驕,在不朽境,抗衡百枷境大圓滿,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可是,別的百枷境大聖,就一定只有百枷境級別的戰力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義是?”修辰天神道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道:“你再仔細看看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目光,再次落到婪嬰和紅浮屠的身上,露出詫異之色,輕咦一聲:“神獸血錚,殺戮之靈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紅浮屠乃是至純血脈的血錚神獸,天賦異稟,力大無窮,在不朽境之時,就曾重創過一位百枷境大聖,戰力可謂是無窮無盡。”青鹿神王道。

    至純血脈的神獸,幾乎都是一代單傳,哪怕是在天庭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妖神界,都頗爲罕見。一旦成年,渡過了神獸劫,至少都能擁有僞神級別的戰力。

    飛昇到修羅星柱界的至純血脈神獸,更是罕見至極,萬年恐怕都遇不到一位。

    緊接着,青鹿神王又道:“婪嬰更加非凡,它不只是殺戮之靈,更是宇宙神胎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本神路過宇宙中一處諸神戰場遺蹟,發現了一片混混沌沌的神雲。那片神雲,由神力和殺戮之氣凝聚而成,形狀如胎卵,綻放九光十八色,每一光分爲明暗兩種色彩,已經孕育了至少三個元會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命運的安排,就在這時,胎卵破開,一個嬰兒走了出來,身上依舊是綻放九光十八色。他張嘴一吸,貪婪的,將整個諸神戰場遺蹟中的殺戮之氣,全部吞服腹中,瞬間達致聖境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,本神便收了他爲弟子,取名爲聖嬰。豈知,小傢伙異常貪婪,被本神抱在懷中之時,竟是想要吞吸本神的神力。於是後來,又將他改名爲婪嬰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仔細凝視婪嬰,自言自語的道:“世間居然真的存在宇宙神胎,他雖然只是百枷境大圓滿,可是體內,卻蘊含有大量神力。他的殺戮神胎體,應該不弱於張若塵的半神之體。”

    在想及此處的時候,修辰天神的心中,還有另一道念頭,“或許殺戮神胎體,更適合本神。”

    青鹿神王道:“修辰,你覺得,憑他們二人能不能殺死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他們二人的實力,倒是已經足夠。不過,爲了確保萬無一失,本神再幫他們一把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取出一枚龍眼大小的黑色丹藥,揮手扔給紅浮屠,道:“將它服下,本神助你將修爲提升到百枷境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紅浮屠將黑色丹藥捏在手中,清晰感知到,內部蘊含的龐大戰意和戰氣,心頭一喜,連忙服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修辰天神的一雙神眼中,飛出兩道神光,交匯到了紅浮屠的身上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時間光點,將紅浮屠籠罩,那裡的時間流逝速度,立即便是無比緩慢。

    它在裡面修煉十年,外界纔會過去一天。

    如此非凡的時間手段,即便是以修辰天神的修爲施展出來,也相當消耗神力。而且,只能維持在極小的一片空間範圍之內,無法像日晷那樣,有囊括百萬裡大地的威能。

    婪嬰走到紅浮屠的身旁,進入時間光點之中,修煉《阿修羅劍》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盯了修辰天神一眼,道:“其實,你不必耗損神力,這麼做。你要知道,在地獄界,想要置張若塵於死地的勢力,多不勝數。”

    “冥族、鬼族、骨族、羅剎族,包括不死血族,不知多少勢力,與他有血海深仇,在狩天大宴上豈會不發難?甚至我懷疑,張若塵能不能活着到達狩天大宴,都是一個未知數。”

    “血絕戰神野心勃勃,處心積慮,一直想要提升,血天部族在不死血族中的排名和地位,做了很多謀劃和佈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讓張若塵做血天部族的領隊,將是最錯誤的決定。他千年以來的佈置,將會毀於一旦,說不一定還會導致血天部族這個千年的英才全部凋零。只能繼續去謀劃,下一個千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地神爐中,經過兩年時間的煉化,水星葫蘆、毀滅金陽、宇空寒冰石融合在了一起,化爲一隻散發奪目光華的紫金葫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它從爐中收回,一股灼熱的毀滅之力,撲面而來,引得他身上的火神鎧甲都釋放出火焰。

    使用精神力,細細感知。

    “好!毀滅金陽的銘紋,已經和水星融爲一體。葫蘆內部,毀滅金陽和宇空寒冰石,化爲陰陽漩渦,一冷一熱,循環不息。”

    水星葫蘆的內部世界環境,已達到張若塵煉器之前的預判,對修煉拳道和掌道,有極大的輔助作用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也不能再叫它水星葫蘆。

    得換一個名字。

    叫什麼呢?

    張若塵想出了很多威風霸道的名字,比如:“吞天煉地葫蘆”、“時空混沌寶葫”、“毀滅宇空葫蘆”。

    可是,卻都一一否定,總覺得這些名字,與小黑給自己取的“屠天殺地之皇”很相似,自帶一股中二傻氣。

    萬一今後,他憑藉此葫,在地獄界成名。很有可能,會被地獄界修士,稱呼爲“吞天煉地之皇”、“時空混沌之主”,“毀滅宇空血帝”。

    霸氣是足夠霸氣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不符合他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算了,想那麼多幹什麼,就叫紫金葫蘆。簡單點,挺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紫金葫蘆冷卻之後,託在手中,向青盛大聖飛去,遠遠的道:“大聖,我的葫蘆已經祭煉完成,再幫我測試一下威力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對張若塵手中那隻融合了水星葫蘆、毀滅金陽、宇空寒冰石的葫蘆,有着極大的好奇,可是,有了前車之鑑,哪裡敢輕易幫他測試?

    “血天部族參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已經全部到了血絕家族,還是別測試,趕緊出發。”青盛大聖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測試一下,花費不了什麼時間。大聖不要害怕,這一次,不用進入葫蘆內部,你站在那裡就行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對“害怕”二字,頗爲忌諱,聽到後,面露不悅的神色,道:“害怕?本聖已經修至無上境,神靈之下,不懼任何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大聖站穩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管青盛大聖同不同意,調動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紫金葫蘆,葫蘆口的空間大陣,再次顯現出來,覆蓋方圓數百里之地。

    與上次不同的是,這一次,葫蘆內部的毀滅金陽和宇空寒冰石急速旋轉,化爲一個紫金相間的陰陽漩渦,與空間大陣結合在了一起,爆發出一股遠勝從前的巨大吞吸之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本是不以爲意的青盛大聖,受到空間坍縮之力和陰陽漩渦的拉扯之力的作用,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,竟是站立不穩,向前邁了一小步,顯得略微有些狼狽。

    不過,他剛纔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裡,沒有運轉力量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算紫金葫蘆再強,青盛大聖也可以保持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問道:“怎麼樣?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的臉色頗爲難堪,又以凝重的神色盯着紫金葫蘆,道:“單論葫蘆吞吸的吞吸力量,勝過之前一倍有餘。一般的千問境大聖,若是離得太近,肯定會被收進去。”

    此時,青盛大聖終於有些明白,血絕戰神爲何要冒如此巨大的風險,讓張若塵領隊。

    單憑這隻寶葫,已經足夠張若塵在狩天大宴上,大放異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,道:“似乎吞吸力量,還是有些不夠。不過,我還有辦法提升,請問大聖,血絕家族有沒有星核?”

    所謂星核,就是星辰的內核,是煉製重器必須使用的材料。

    就像毀滅金陽,便是一顆恆星的內核精華,煉製而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毀滅金陽是一顆完整的恆星,只是它具有的引力,就能將神靈之下的一切生靈,全部都吸過去,根本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需要星核,就是打算融煉進毀滅金陽,提升它的引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提升到一顆完整恆星的地步,神靈之下,誰人敢不懼他的紫金葫蘆?

    青盛大聖猜到張若塵想要幹什麼,心中冷笑,比本聖這個代理家主都要富有,竟然還想佔家族的便宜。

    於是,他揮手道:“血絕家族沒有,想要星核,自己去無歸森林購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青盛大聖的雙眼,若有所思的道:“我不會白要家族的東西,可以使用寶物兌換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微微有些心動,不過,堂堂無上境大聖,已經說出的話,哪裡能夠改口,慍怒道:“你什麼意思,覺得本聖是故意騙你?血絕家族真的沒有星核。”

    血絕家族家大業大,怎麼可能連星核都沒有?

    張若塵正想取出幾件寶物,嘗試看看能不能打動青盛大聖,讓他改口。

    可是,還沒來得及取,青盛大聖的衣袖一揮,他便天旋地轉的,飛出了天地神爐所在的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早些說,能夠拿寶物換取,本聖就算親自去宇宙中煉化一些星核回來,又是多大的事?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心中如此想着,隨即,悵然所失的一嘆。

    做爲家主,做爲無上境大聖,說出的話,必須一言九鼎,哪裡能夠說變就變?

    退出來後,張若塵先去了一躺血絕家族的秘地,始祖潭。可惜,依舊沒能見到在裡面調養的池孔樂,只得收起心緒,準備踏上狩天大宴的征程。

    一艘長達五百丈的血紅色晶體聖艦,懸浮在血絕家族所在山脈的上空,聖艦的兩側,各有五隻巨大的晶體長翼,宛如十片血雲。

    代表血天部族參加狩天大宴的聖王修士,幾乎盡數登上了這艘聖艦。

    在十翼聖艦的周圍,還有上百艘大小不一的聖艦,有的規格是六翼,有的是八翼,艦上都有大聖之威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血族修士,是去無歸森林湊熱鬧。

    如此盛會,千年一次,必定是熱鬧非凡。即便不參加狩天大宴,也有揚名地獄的機會,誰都不願錯過。

    如此宏偉的艦隊,如此強橫的實力,剛一看見的時候,讓張若塵的內心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在上百艘大聖聖艦之間,張若塵還看到了一些騎着坐騎的修士。

    瑜皇傲然立在青鸞獸皇的頭頂,傾城絕代,目光冷冽的瞪向張若塵,道:“領隊大人,我們已經等了你大半天,到底多久才能出發?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出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登上那艘十翼聖艦。

    在血天部族,能夠使用十翼聖艦規格的大聖,數量稀少,多半是屬於青盛大聖。張若塵在地獄界的敵人太多,待在青盛大聖的聖艦上,才最爲安全。

    以十翼聖艦爲首,血天部族的大聖艦隊,急速飛了出去,衝向位於天麟古城附近的空間蟲洞,直接通過蟲洞之門,前往遙遠的無歸森林。

    雖說,參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也就百位。

    可是,僅僅只是在十翼聖艦上,張若塵便是感應到了上萬聖境修士的氣息。幾乎每一位赴宴修士,都帶有一羣親屬、侍女、僕從,就像是在比拼家底和身份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見不遠處,三位聖王境赴宴修士,正在議論。

    “五境王不愧是神孫,身上穿的鎧甲,竟是君王聖器,帶在身邊的四位侍女,全部都是聖者境界,個個年輕貌美。”

    “柳戟血聖爲了狩天大宴也是夠拼,居然花費天價,購買了十位至聖奴。由十位至聖奴擡轎,在大宴上,必定威風八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越聽越覺得好笑,自言自語的道:“地獄界的修士,竟然也有相互攀比之心,一場大宴而已,處處都在爭,處處都在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你是有所不知,這狩天大宴,還真就是各族修士爭名奪利和相互比斗的盛會。”

    “各大神殿,各大部族,各大家族,各大神國,都想表現出最爲恢宏華麗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謙讓,什麼收斂,什麼低調……呵呵,最後不要這樣。你越這麼做,大家越覺得你們整個部族都不行,整個神殿已經失去爭鬥意識,變得軟弱,整個家族已經沒落。”易軒大聖走了過來,如此說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