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將血屠嚇得不輕,心中忐忑不安,對此次無歸森林之行充滿了懼意。

    能夠將一位大聖,驚嚇到如此地步,即便是神,也很難做到。

    對血屠,張若塵只有仇恨,沒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劍冢一戰,師兄豹烈幾乎慘死在他的手中,就連張若塵自己,也險些喪命,可謂是有生死大仇。若不是,血後收了血屠做弟子,張若塵絕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    不過,先前那番話,張若塵卻是嚇唬他的。

    大聖可殺,不可辱。

    真要將血屠逼到那個地步,即便是死,他也絕不會屈從。

    張若塵成爲大聖之後,心態與以前,有了更大的轉變,很想嘗試上官闕曾經教過他的“帝皇御人之道”。

    “居然想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血屠悄悄跳下十翼聖艦,嘴角微微上翹,身形從原地消失,出現到百里之外,將隱身逃竄的血屠一把擰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屠在看到張若塵那一瞬間,不朽大聖之軀顫抖了一下,絕望的道:“師兄,讓一位天才大聖,在無歸森林賣自己的聖血和臟器,是丟整個血天部族的臉,你要三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他,臉色冷峻,不怒自威,道:“我跟你說過什麼?你居然還敢逃,真是沒有將我的話,放在心上。魔音,吸乾他體內一半的聖血。”

    一根根食聖花根鬚,從張若塵背部蔓延出來,纏繞到血屠的雙臂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的大聖聖血,能夠助你突破境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想要反抗,卻被張若塵一根手指,按得渾身無法動彈,被死死定在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幾乎身死的時候,食聖花也遭受重創,直到最近才甦醒過來。被張若塵的半神之血蘊養了數十年,終於,它再次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現在,有血屠這個新的血源,張若塵也就不用再耗費自己的半神之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座血芒芒的神秘空間之中,血絕戰神和血耀神君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二神,正在下棋。

    手中的棋子,並不是圓形的黑白子,而是一個個小小的人形傀儡。人形傀儡,有的散發出聖者氣息,有的則是散發出強橫的大聖氣息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的這步棋,看來下得並不好,小心毀掉了他。”

    血耀神君凝思道:“血屠既然得到了血炎戰神印記,已是有了成神之資。可是,他的心境,還遠遠沒有達到神之心的地步。讓他跟在張若塵身邊,煉一煉心,未必是壞事。”

    當初,血耀神君將血屠打發到崑崙界功德戰場,其實就是,對他寄予了厚望,藉此打磨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落下一子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道:“該你了!”

    “真神之心,必須百折而不撓。可是,萬一被折斷,你就不心痛嗎?”血絕戰神跟着落下一子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被折斷,也就說明,他沒有成神之資。早一些知道結果,又有什麼不好?”

    緊接着,血耀神君又道:“地獄界現在的修士,越來越驕縱,越來越自以爲是,不是一個好現象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這一萬年,地獄界誕生的新神數量,與天庭各界相比,已經不佔什麼優勢。或許,就是年輕一代的心境,少了挫折和磨礪,不知多少天賦異稟的絕代大聖,怎麼都無法突破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成長的環境,太順了!”

    “我認爲,此次狩天大宴,我們應該進言,將地獄界年輕一代稍微壓一壓,整頓不良風氣。必勝之心,該有。狂妄自滿和驕奢淫逸之心,絕不可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時候,磨一磨他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吸收了血屠一半的大聖聖血,食聖花成功渡過融道劫,鑄就不朽聖軀,突破成爲大聖。

    它,化爲魔音的身形,容顏媚俏萬千,身上環繞一道道聖氣光環,強大的聖威,充斥在方圓萬里的廣闊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“多謝主人賜血,助奴婢突破成爲大聖。”魔音的聲音,柔美動聽,鳳眸閃爍着血色光華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要謝,你就謝血屠師弟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師弟”二字,血屠都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有這麼欺壓師弟的嗎?

    “師兄,我們以前的確是有仇恨,可是現在,畢竟是自己人,難道就不能化干戈爲玉帛?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從小生在地獄界,應該比我更明白,弱肉強食的道理。只有弱者,纔會寄希望,強者化干戈爲玉帛。若是今天,我的修爲不如你,落入了你的手中。我的這一身聖血,你又能給我留下多少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血屠眼中,閃過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“對啊,我有血炎戰神印記,只要努力修煉,未必無法超過張若塵。只要熬到,我比他更強的那一天,他還不任我擺佈?”

    血屠又恢復強烈信心,看向張若塵離開的背影,露出一道殘忍而又冷冽的笑意。

    現在,只能忍辱負重,等到狩天大宴,修爲必定會有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“魔音,給我看住血屠師弟,他若是再敢逃,將他剩下的一半聖血也吸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十翼聖艦,便,取出日晷,進入修煉狀態。

    地獄界所在的星空,十分浩瀚,要前往無歸森林,需要經過多次蟲洞穿越,花費在路上的時間不會少。

    目前,張若塵最迫切想要提升的,就是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閻無神已經修煉到不朽境巔峰,他絕對不能落後太多。

    啓動日晷,修煉了四年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,足足增加了一億道,總數超過五億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,要將聖道規則提升到八億道,並不是難事。可是,參悟聖意,似乎不是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到目前爲止,張若塵連聖意的門檻,都沒有觸摸到。

    想要突破到不朽境後期,必須要滿足八億道聖道規則和聖意,兩個條件才行。一旦修煉出聖意,張若塵的戰力,又能狂進一大步。

    “閻無神既然達到了不朽境的巔峰,聖道規則至少也修煉出十億道。更爲關鍵的是,他參悟出來的聖意,到底有多強?”

    在同境界,張若塵可以不將任何修士放在眼裡,閻無神卻是一個例外。

    購買的一百四十枚神石,大量花費之後,還剩五枚,張若塵正要取出七星帝宮研究。

    外面,響起喧譁聲。

    “到了!快看,哪裡就是無歸森林的六彩神霧星雲,太壯觀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見了三棵世界樹,最中間的那一棵,就是命運世界樹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對地獄界最核心之地的無歸森林,張若塵充滿好奇,收起七星帝宮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大批聖境修士,皆是匯聚在聖艦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遠眺過去,只見,無垠的星空中,出現一片六彩色的森林。

    森林,並不是真實存在,而是由星霧塵埃匯聚而成,大概有十分一光年那麼廣闊,縱向長度超過萬億裡,大聖都無法飛渡。

    也有大量生命星辰,懸浮在六彩森林之中,遠遠望去,小得如同彈珠。

    最爲醒目的,乃是六彩森林中的三棵世界樹。

    它們不是真正的樹,而是類似“修羅星柱界”,岩石結構,形態很像是三棵闊葉古樹。

    三棵世界樹的每一片樹葉,都是一座世界。每一座世界,都是一個國度,生活着數之不盡的修士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國度,已經演化成了神國。

    在三棵世界樹的頂端,都有一片巨大的葉子,建起了三座神城,分別叫做:命運神域、酆都、閻羅天外天。

    十翼聖艦飛去的方向,正是最中間那棵命運世界樹的頂端——命運神域。

    聖艦飛在一條特殊的星路上,受到神力的影響,不斷髮生空間跳躍。每一次跳躍,都能跨越數十億裡的距離。

    隨着靠近命運世界樹,張若塵感受到越來越巨大的壓力,天地間的規則,變得更加活躍,藏在體內的十隻金翼,彷彿是不受控制,要從背部衝出。

    艦隊降臨到命運神域後,在青盛大聖的帶領下,衆人入住進一座獨立的城區。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所在的區域,名叫寒頁城域,乃是命運神殿和閻羅一族,爲了舉辦狩天大宴,在十萬年前修建而成。劃分爲數百個城區,我們血天部族進駐的城區,名叫丙巳城區。”

    “地獄十族所有參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都會進入寒頁城域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一定要謹記,城域中,禁止私鬥。這裡,有神靈坐鎮,也有大聖執法者,私鬥者,將會遭受嚴厲的懲罰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私人恩怨,想要解決,可以前往武鬥城區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想要購買修煉物品,可以前往河市城區。在那裡,聖河兩岸,有各大勢力開設的聖店,每天都會舉辦大型拍賣會,只要有足夠多的聖石,可以買到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還有論道城區,劍域城區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離狩天大宴,還有一段時間,大家有時間,可以走動一下,當是增進見識。”

    青盛大聖講了很多,可是,張若塵的心緒,卻早已飄向別處。

    “傳說之中的命運神殿,應該就在命運神域。命運的力量,真的有那麼可怕,決定着世界的一切?”張若塵閉上雙眼,不自覺的,腦海中,浮現出黃煙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轉了一下身,又化爲般若的面容。

    來到這裡,很難不想到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居住之地,安排在丙巳城區的中心區域,名叫瀚海莊園。剛剛走進莊園,便是有一大羣身影,跪伏在地上:“拜見若塵大聖。”

    除了青盛大聖所說的十八位六劫鬼王,還有八位聖王境界的血族護衛,侍女、管家、奴僕數量多達數百位。

    只是暫住一兩個月而已,竟是弄出這麼大的排場。

    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指向站在身旁的魔音,道:“接下來的這段時間,你們有什麼事,直接稟告魔音大聖便是,她會幫我安排好一切。對了,派一位修士先去把血屠,給我找來。”

    在瀚海莊園的一座湖畔,張若塵開啓日晷,又開始修煉。

    血屠走了過來,進入日晷覆蓋的範圍,頓時心中一陣絞痛,暗想道:“張若塵有日晷這樣的時間至寶,我這一生,真的還有機會超越他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止修煉,站起身來,走到亭中,倒滿兩杯聖泉,端起其中一杯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屠愣了一下,眼中盡是不解的神色,在茫然之中接過聖泉,緩緩的喝下。喝下後,發現體內的聖道規則,竟是自動增加了數百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聖泉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只覺得,自己完全看不透張若塵,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。

    來瀚海莊園前,他已經準備再次逃命,生怕張若塵現在就帶他去賣血,賣臟器。對一位大聖而言,那是比死,都要難以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來了之後,卻喝到一杯珍貴的聖泉。

    那種心理落差,讓他竟是生出一股受寵若驚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另一杯聖泉,緩緩喝下,道:“你的五顆星球封地,若是放到拍賣場,大概能夠賣多少塊神石?”

    血屠早就知道封地保不住,倒也沒有那麼心疼,道:“一百塊神石,應該是賣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少?”張若塵皺眉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無語。

    這還少?

    一百塊神石,相當於一千億枚聖石。

    若不是,他得到了血炎戰神印記,又突破到大聖境界,獲得了家族賞賜得一顆四級生命星球,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多財富。

    “行吧!你將封地,掛到拍賣場,最好這兩天就賣出去,全部換成神石。”

    見血屠站在那裡不動,張若塵揮了揮手,道:“還不快去辦?”

    血屠依舊有些不敢相信,張若塵會如此輕易的放過他,低聲問道:“師兄沒有別的吩咐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了過去,道:“安心爲我做事,若是做得足夠的好,我可以考慮再多給你一些時間,償還欠我的鉅債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立即去辦,一定辦得妥妥當當。”

    血屠大喜,彷彿懸在頭頂的刀,暫時被移開,興高采烈的離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端着玉杯,凝望血屠離開的身影,心中暗道:“第一次挑戰駕馭大聖,似乎還是有點效果。不過,距離讓他心服口服,對我唯命是從,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忽的,身後的亭中,響起一道冷冽的聲音:“我還真是沒有見過,一位大聖,被人逼得拍賣自己的封地,卻還萬分興奮。張若塵,你的手段,夠高明啊!”

    語氣中,帶有濃濃的諷刺意味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去,只見,瑜皇那美若仙姬一般的身影,已是坐在裡面。

    她很不客氣,直接提起玉壺,揚起雪白的下巴,將玉壺中的聖泉,倒進嫣紅的香脣。如此豪邁的事,由她做出,充滿無邊美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念一動,忽的,覺得自己,或許可以挑戰更高難度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將瑜皇都收拾得服服帖帖,今後,還有何人不能駕馭?

    “我本以爲,我們的關係,應該是勢如水火,沒有任何緩和的可能性。卻沒想到,瑜皇你居然會主動前來造訪,正好我也有很重要的事,打算與你商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態淡然,決口不提瑜皇不經允許,就痛飲聖泉的事。

    瑜皇的手腕一擡,將玉壺放回桌案上,一雙冷銳的鳳眸向林刻瞪去,輕哼道:“我纔不是來與你修繕關係的,有人將一封該給你的請帖,送到了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說完,一張請帖,從她衣袖中飛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