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色廣場的長寬,都有上萬米。

    廣場四方的黑色光幕上,有密密麻麻的神紋在沉浮,一旦開啓,不僅可以防止內部的力量外溢,還能阻止內部的生靈外逃。

    在武鬥城區,這座廣場,被稱爲“生死臺”。

    踏入生死臺,也就相當於默認簽下生死狀,包括神在內,誰都不能再幹預。

    生死殘傷,後果自負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身軀高約四米,雙腿粗如鐵柱,身穿黑甲,背上長有八隻骨翼,鼻子塌陷,雙眼比碗口都大,與別的羅剎族男子一樣,奇醜無比。

    身上的力量波動,卻非常強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邪剎之氣如同液態的海水,充斥在生死臺所在這片空間,因爲氣勁太過龐大,使得神紋光幕都在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邪剎之氣涌至張若塵的面前,卻自動分開,沾不到他雪白無塵的長袍。

    “別說摩羅大親王不是被我殺死,就算真的是我虐殺了他,也是他罪有應得,死得其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,已是冷至冰點,又道:“說吧,那隻空間玉鐲,你是從何處得來,若是交代清楚,或許我可以饒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怒笑一聲:“真是笑話,若塵小兒,別以爲你擊敗了血天部族的三個廢物,就能目中無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本帝將你引入生死臺,也就沒有打算,放你活着出去。你還饒本帝不死?你若是現在跪下求饒,或許本帝還能留你全屍,送回血絕家族。”

    摩羅家族,乃是與血絕家族一樣古老的存在,在羅剎族,勢力極其龐大,家族中,足有兩位真神。

    能夠以“摩羅”做爲封號,乃是摩羅家族子弟的無上殊榮。

    親王、公爵、侯爵、伯爵、子爵,都只能有一人,可以獲得“摩羅”封號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因爲體質特殊,又參悟出了一種四品聖意,擁有成神之資,所以能夠獲得“摩羅”封號。

    聽聞有大聖級別的強者,開啓生死臺,整個武鬥城區的修士,沸騰了起來,立即向這邊匯聚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都是狩天大宴的赴宴者,在地獄界,有非同一般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登生死臺的,居然是摩羅戰帝,他可是羅剎族七大神國之一地熵神國的領隊,更是摩羅家族最近萬年以來的第一天驕,有成神之資。”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對面那……那是一個人族大聖嗎?還是修羅族的飛昇者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個不朽境的大聖,居然敢和摩羅戰帝一起上生死臺,與找死有什麼區別?”有修士,談笑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摩羅戰帝恨極張若塵,以迅猛的速度出手,炁辛戰斧在邪剎之氣的催動下,散發出刺目的邪芒。

    一斧劈出,爆發出開天闢地的威能,直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單手向上一伸,五指結掌,撐起一個直徑十丈的空間圓球。炁辛戰斧劈在空間圓球上,所有力量,在一瞬間被空間圓球吸走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空間圓球爆發出一股反涌的力量,將戰斧彈飛回去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空間力量?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立即雙臂發力,全力以赴激活炁辛戰斧。頓時,戰斧上,浮現出二十七萬道王級銘紋,力量暴增。

    反彈之力瞬間就被他強行壓下,戰斧以更加凌厲的力量劈下,將張若塵的空間圓球劈得碎裂而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戰斧擊在地面。

    生死臺的防禦神紋,在一瞬間,全部被炁辛戰斧的力量激活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族大聖,已被一斧劈死了嗎?”

    щщщ ▪ттkan ▪¢〇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何等強大,手中的炁辛戰斧,更是渡過兩隻君王天劫的神兵利器,很多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也不敢硬接他的戰斧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不朽境人族大聖,多半已經被劈得灰飛煙滅……那是……怎麼可能……他被摩羅戰帝劈了一斧,居然還活着。”

    生死臺的邊緣,一粒光點在閃爍。

    那一粒光點,急速膨脹,化爲張若塵的身影,渾身絲毫無損的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通過剛纔的交鋒,張若塵已經清楚摩羅戰帝的實力,掙斷九十九道枷鎖,與瑜皇處於相同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是攻擊力,比瑜皇更勝一籌。

    瑜皇更精通的是精神力、符法、陣法,攻擊力反而是她的短板。

    “難怪敢稱血天三絕是廢物,果然是有強橫的戰力,不是泛泛之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關心木靈希的安危,不想與摩羅戰帝糾纏,打算速戰速決,於是,將火神鎧甲激發出來,覆蓋全身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身上的白色長袍,瞬間被火神鎧甲散發出來的火焰,燒成飛灰。

    “空間之道倒是有些玄妙,居然可以從本帝的戰斧下逃逸出去。可惜,這裡是生死臺,只靠逃,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八隻骨翼展開,越來越巨大,將生死臺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骨骼之間,有一道道閃電流動,有的閃電凝聚成聖龍,有的凝聚成饕餮,有的居然凝聚成人形……,足有一百道雷電戰魂。

    每一道雷電戰魂釋放出來的氣息,都超越臨道境的九步聖王,接近不朽境大聖。

    一百道如此強橫的戰魂,同時附加在摩羅戰帝的身上,令他爆發出來的聖威,達至巔峰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絲凝重之色,沒有想到,摩羅戰帝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是百獸戰體,爲了對付一個不朽境大聖,摩羅戰帝居然要借百獸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曾用百獸戰體,與一位千問境初期的大聖,打成平手。那個不朽境大聖,值得他如此認真對待?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都很不解,覺得使用百獸戰體對付張若塵,完全就是牛刀殺雞。

    能夠在千歲之內,修煉到大聖境界,都不會是普通大聖。

    特別是像摩羅戰帝這種,能夠成爲羅剎族七大神國之一的領隊,更加不會普通,跨越大境界戰鬥,屬於極其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在聖王境界的時候,比摩羅大親王更加強大,乃是能夠進入第一層次的強者。

    若是摩羅戰帝,能夠將百獸戰體再提升一些,百獸都達到不朽境大聖級別的力量,戰力將會更加可怕。像瑜皇那樣的同境界大聖,一擊就能將她打傷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是怡然不懼,大步向前,攻伐了過去。

    身具半神之體,還怕他沒成氣候百獸戰體?

    他簡簡單單的打出一掌,卻化爲一座火焰五指山,浩浩蕩蕩的陽剛之氣涌出,將摩羅戰帝身上的黑色鎧甲燒得通紅,彷彿要融化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暗暗一凜,連忙調動百獸之力,與自身的力量匯聚在一起,將炁辛戰斧猛然揮出。

    戰斧與手掌碰撞,釋放出刺目的聖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力量平分秋色,誰都佔不了一絲上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釋放出真理界形,呈現出“星海無岸”的景象,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,充斥在生死臺所在的這片空間。

    雖是星海無岸,可是,張若塵的界形,距離最高層次的“宇宙無邊”都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感受到張若塵身上十倍力量爆發,摩羅戰帝連忙釋放出命運之門,懸浮在身後,消減那源源不斷衝擊過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的真理之道造詣,遠勝摩羅戰帝的命運之道。

    “嘭,嘭,嘭……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承受不住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,不斷向後倒退,每退一步,生死臺都會劇烈的震動一下。

    生死臺四周的那些聖境強者,全部都看傻眼。

    那個不朽境的人族大聖,竟然憑藉純粹的力量,將摩羅戰帝壓制下風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讓他們更加不可思議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空間領域和虛時間領域同時釋放出來,作用到摩羅戰帝的身上。如此一來,摩羅戰帝便是承受真理、時間、空間,三種永恆之道的壓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死臺東邊,看臺最頂端的位置,懸浮有一朵臉盆大小的鬼蓮。

    鬼蓮生七瓣,其中兩塊花瓣上,都站有一道鬼影。

    他們,乃是鬼主的第八子“鄍”。

    第七子“洫”。

    鄍,曾是鬼族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,如今已是渡過七次鬼劫,成爲鬼帝。

    洫,更加了不得,偷襲易軒大聖之後,使用混沌泉洗練了不朽鬼帝身,將體內一百條鬼鎖全部掙斷,鑄就不朽混沌鬼帝身,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洫道:“摩羅戰帝看來是要敗,百獸戰體終究是沒有達到大成,壓不住張若塵這個擁有半神之體的時空傳人。”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只是暫時落入下風,我認爲,勝負還是未知數。”鄍道。

    洫搖了搖頭,道:“只憑力量,張若塵未必勝得過摩羅戰帝。可惜,張若塵最強大的地方,從來都不是力量,而是時間和空間,還有他身上多不勝數的戰寶。”

    “不對……摩羅戰帝雖然腦子差一點,戰力還是非同小可,至少逼得張若塵全力以赴,將真理之道的水準,展現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鄍道:“摩羅戰帝還沒有動用四品極道開天聖意,會不會有翻盤的機會?”

    洫道:“摩羅戰帝剛出手的時候,就動用聖意,或許還有取勝的可能。可是現在,他被真理、時間、空間,三重永恆之道壓制,已經沒有施展聖意的機會。即便是以我現在的修爲,陷入三重壓制,也未必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厲害?”

    鄍暗暗吃驚,又道:“七哥你若是與張若塵交手,有多少勝算?”

    “若是以前,沒有見過張若塵出手,不瞭解他的時間、空間、真理三種力量,或許我只有九成勝算。可是現在,我有十成把握,擊敗他。”

    洫笑了笑,以調侃的語氣道:“張若塵纔不朽境中期,連聖意都沒有修煉出來,如果連現在的他都無法擊敗。我這個百枷境大圓滿,豈不是隻能一頭撞死?”

    “不過,要殺張若塵,卻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。除非有兩三個與我一樣強大的高手,一起圍攻,纔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生死臺四周,與洫一樣強大的百枷境大圓滿,足有四五位,都在細細研究張若塵的手段,思考破解的方法。

    生死臺上,摩羅戰帝怒聲大吼,憑藉更加深厚的修爲,拼盡全力想要衝破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的三重壓制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他背後的命運之門,被先一步壓碎,化爲一粒粒光點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張若塵以焱神腿,腳踩一片淨滅神火火雲,從天而降,踩壓到摩羅戰帝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看我百器神雲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嘴裡吐出一口神氣雲,神氣雲中,包裹有一百件聖器,想要抵擋住焱神腿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頃刻間,其中六十三件聖器,被踩得爆碎,化爲廢鐵殘器。另外三十七件聖器,震飛出去,散落在生死臺的四方。

    因爲受到三種恆古之道力量的壓制,又被焱神腿擊中,摩羅戰帝再也支撐不住,頭皮裂開,口吐聖血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,踩在他的背部,沉聲道:“告訴我,她在哪裡?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咬緊牙齒,沒有開口,只覺得遭受奇恥大辱,堂堂摩羅家族的戰帝,地熵神國的領隊,竟然被一個不朽境大聖踩趴下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和地熵神國的臉面,已被丟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明明是他,故意將張若塵引來這裡,想要算計張若塵。現在的結果,卻像是,他故意在找死。

    如今,只有將張若塵斬殺在生死臺上,才能挽回他的聲名。

    “燃燒我大聖之血,我與你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大吼一聲,催動秘術,體內的大聖血液燃燒了起來,骨骼爆響,血脈增粗,百獸戰魂竟是有向不朽境大聖進化的趨勢,爆發出越來越強橫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焱神腿,被他的力量,震得骨骼發麻,快要踩壓不住。

    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,皆是出現裂縫,彷彿隨時都要被撕裂。

    “你的大聖血液屬於我,可以賣不少聖石,豈是你說燃燒就能燃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,抓住葫蘆嘴,掄起葫蘆便是砸了下去,擊在摩羅戰帝頭部。

    要知道,水星葫蘆、毀滅金陽、宇空寒冰石,都是極其沉重材料煉製而成,比很多星球都要沉重。

    這一擊落下,將摩羅戰帝頭部最爲堅硬的大聖骨骼都砸得斷裂,腦袋微微塌陷,精神念頭破散,意識消失,暈厥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