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四位大聖同時登上生死臺,四股強橫無邊的大聖級邪剎之氣,洶涌滂湃的,涌向張若塵,呈現出四種各不相同的異象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羅剎族大聖,身軀化爲數十丈高,手持柱子那麼粗的玄罡鐵棍,宛若蓋世戰神。

    另一位,身軀包裹在密密麻麻的邪異神文之中,以邪異神文,抵禦三種恆古之道的壓制,衝向被鎮壓得跪伏在地的那位不朽境大聖。

    還有一位,卻是一位大聖級羅剎女,她的身材姣好,絕色動人,施展出流光急速,衝向摩羅戰帝,想要將他救出。

    修爲最強,達到百枷境的摩羅天速,則是手持一柄閃爍銀芒的君王聖器,從正面,向張若塵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四位大聖,分工明確,有周密的計劃。

    有的負責,牽制張若塵。

    有的負責,救人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救出摩羅戰帝和那位不朽境大聖,然後,再合六位大聖的力量,還怕鎮壓不了張若塵,虐殺不了血屠?

    “這麼多大聖一起出手,區區一座生死臺,空間太小,施展不開。不如,讓我將這裡的空間,擴展得更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坐在生死臺中心的椅子上,右腳向地面一踩,頓時,密密麻麻的空間規則從他體內飛出,改變了生死臺上自然形成的天地空間規則。

    生死臺所在的空間,急速拉伸和擴展,變得越來越巨大。

    那位大聖級羅剎女,明明就要靠近摩羅戰帝,可是,剎那時間後,她和摩羅戰帝之間的距離,越來越遠,最後,強行將她拉扯到了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她很是驚詫,擡頭盯向四方。

    原本,生死臺的長寬,只有一萬多米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長寬卻變得足有千里之遙,擴展了何止百倍。

    生死臺下的那些地獄界修士,一個個都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突然之間,張若塵和摩羅天速他們,變得如同一粒塵沙那麼渺小?不用聖目,都看不清他們的身形。”

    那位戴着金絲面具的高貴美女,道:“不是他們的身體,變得渺小。而是,生死臺內部的空間,變得無比龐大,演變成了一座小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,演變成了一座世界?”

    “生死臺的大小,並沒有改變,怎麼就突然變成了一座小世界?”

    很多地獄界的聖境修士,都被張若塵神妙的空間手段鎮住,紛紛發出驚呼聲。

    戴着金絲面具的高貴美女,又道:“我們現在,如同是撐開一張地圖,看世界。只不過,眼前的這張地圖,是一座真正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說的對,生死臺太小了,別說大聖境界的修士,即便是聖王境界的強者在裡面交手,也顯得束手束腳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,得向命運神殿稟告,將生死臺和武鬥城區的所有戰臺,全部使用空間銘紋,煉製成空間更大的小世界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聖境修士,皆是詫異的盯向她。

    居然可以直接向命運神殿進言,她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死臺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,三重恆古之道的力量,覆蓋方圓千里。摩羅家族的四位大聖,進入之後,全身力量立即遭受嚴重的壓制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手抓着白骨鞭鎮壓摩羅戰帝,右手的五指展開,撐到頭頂,調動天地間的空間規則,凝聚成一根根空間鎖鏈,向四位大聖纏繞而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空間鎖鏈,時而具象化的呈現出來,猶如白色鐵鏈,成線成網。

    時而,又和空間融爲一體,無形無影。

    三位不朽境大聖,調動全身力量,與空間鎖鏈拼鬥,雖然將它們抵擋住,可是,卻難以前進一步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盯向坐在椅子上的張若塵,眼中露出冷冽的殺意。

    面對四位大聖的圍攻,張若塵居然都沒起身迎敵,宛如是在戲耍他們。此情此景,看在別的那些地獄界聖境修士的眼中,會如何想他們摩羅家族?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“大家全力以赴,一起施展最強力量,打破張若塵的三重恆古之道的壓制。”

    摩羅天速喊出這一句之後,雙手抓起君王聖器級別的詭刀,將刀身中十六萬道王級銘紋,全部都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噼裡啪啦。”

    成千上萬道銀色電芒,以詭刀爲中心,穿梭在這片天地空間。

    “空間分裂。”

    一刀劈下,斬向生死臺中心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的這一招空間分裂,並不是空間力量,而是七品刀道聖意——空間分裂聖意。

    將刀道修煉到一定層次,也能破開空間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將刀法和聖意結合爲一體,爆發出最強一擊,頓時,一根根空間鎖鏈,猶如紙做的一半,寸寸斷裂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不朽境大聖,全力以赴發動攻擊,從三個不同的方向,給張若塵製造壓力,輔助摩羅天速,要破張若塵的三重恆古之道。

    “刀法和聖意結合之後,居然這麼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詫異,因爲他感知到,摩羅天速的這一刀,將他的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不斷斬裂開,急速向他蔓延過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的目光,終於向摩羅天速盯去,算是第一次正視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衣袖一揮。

    袖間,飛出密密麻麻的光點。

    那些光點,匯聚成一條河流,向摩羅天速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有大聖的聖目,才能看清,那些光點,乃是一道道時間印記,時間印記匯聚成了時間長河。

    受到時間長河的衝擊,摩羅天速劈出的刀芒速度銳減,緩慢得,猶如蝸牛爬行,不知多久才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,時間長河的流動速度,卻變得更快,到達摩羅天速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小心,不能被時間長河粘上身體,否則壽元大減,不朽聖軀也會變得虛弱。”

    一位參悟過時間之道的不朽境大聖,衝到摩羅天速的身前,打出數十張玉質的符籙,飛向時間長河。

    那些符籙,散發出奇異的力量,將時間長河,定在了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招,時間長河倒飛而回,在半空,凝聚成一口高達十多米的鐘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時間洪鐘。”

    那位參悟過時間之道的不朽境大聖,臉色一變,拉上摩羅天速,準備向後方逃遁。可是,剛剛轉身,卻發現身後是交織着神紋的黑色光幕。

    “糟了,這裡是生死臺。”

    那位參悟過時間之道的不朽境大聖,臉色再次驚變,連忙全力以赴,調動身上的邪剎之氣,打入懸浮在半空的數十張玉質符籙。

    若是再外界,打不過張若塵,以他們大聖境界的修爲,至少可以逃走。

    在生死臺上,卻逃無可逃。

    上來容易,下去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隔空一彈,敲響時間洪鐘。

    時間洪鐘震動,並沒有爆發出多麼響亮的聲音,卻有一圈圈時間漣漪,如同浪濤一般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懸浮在半空的數十張玉質符籙,爆碎而開,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和那位參悟過時間之道的不朽境大聖,首當其衝,被時間漣漪擊中,渾身猛然一震,壽元大量流失。

    他們想要催動力量,抵禦時間漣漪。

    可是,速度卻變得無比緩慢,想要擡起手臂,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,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該死,時間流速到底是變快了,還是變慢了,張若塵這是什麼手段?”摩羅天速感覺,難受至極。

    遇到時空掌控者,實在太難纏。

    彷彿,只能張若塵攻擊他,他永遠都攻擊不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擡頭看去,摩羅天速先前劈出的那一刀,融入了空間分裂聖意,本是威力強絕。然而,直到現在,距離張若塵都還有十多米的距離,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,才能劈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白骨鞭,席捲出去,將摩羅天速和那位參悟過時間的不朽境大聖,也纏在鞭子上,與摩羅戰帝連成一串。

    似乎是不想與他們玩下去,張若塵從椅子上,站起身,喚出沉淵古劍,提在了手中,向那位大聖羅剎女和手持玄罡鐵棍的不朽境大聖走去。

    他剛剛起身,周圍空間中的時間,便是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先前,摩羅天速劈出的那一刀,急速飛了出去,刀氣衝向那位跪伏在地的不朽境大聖。

    那位大聖,看見融入有空間分裂聖意的刀氣飛來,大驚失色,道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刀氣強橫,將他的不朽聖軀斬破,小半個身體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被綁在白骨鞭上的三位大聖,皆是咬牙切齒,怒吼連連。

    他們一個個都在燃燒聖血,想要掙脫白骨鞭,與張若塵決一死戰。

    然而,燃燒聖血也沒用,白骨鞭的至尊之力涌動出來,化爲血色雷電,擊在他們身上,幾乎將他們劈得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煉化了大量聖器,劍體中,蘊含的王級銘紋,以達到二十五萬道。

    距離渡第二次君王天劫,只有一步之遙。

    只不過,沉淵古劍的器靈,還需要沉澱一段時間,纔有把握渡劫,否則,沉淵古劍早就已經,化爲二元君王聖器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提劍走來,兩位摩羅家族的不朽境大聖,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,相當後悔登上生死臺。

    現在騎虎難下,只能拼死一戰。

    “燃我大聖之血。”

    那位身軀變得足有數十丈高的不朽境大聖,燃燒大聖之血後,化爲一尊火焰巨人,身軀更加高大,雙手抱着玄罡鐵棍,向張若塵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化爲大手印,輕鬆接住他這一棍。

    “燃燒大聖之血,力量居然攀升到了百枷境的層次,可惜,依舊還是遠遠不夠。”

    反手一抓,那位不朽境大聖手中的玄罡鐵棍,化爲一根黑色的針,躺在了張若塵的手心。

    就在對方還在發愣的一瞬間,張若塵一劍劈出。

    劍,穿越虛空,出現在那位不朽境大聖的頭頂,重重的落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朽境大聖的腦袋,涌出大量聖血,龐大的聖軀向前一傾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被白骨鞭纏住,禁錮起來。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那位大聖羅剎女。

    那位大聖羅剎女,冷哼一聲:“本聖即便是死,不會落入你的手中,遭你羞辱。張若塵,我們同歸於盡吧!”

    大聖羅剎女調動體內的邪剎之氣,涌向氣海中的聖源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生死臺四周的那些聖境修士,全部都露出忌憚的神情,急速向後倒退。因爲,他們看出,那位大聖羅剎女,是準備自爆聖源。

    一位不朽境大聖自爆聖源,即便是千問境的大聖,也未必扛得住。

    就算生死臺的四方,有神紋抵擋,也讓他們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自爆聖源,是沒用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在那位大聖羅剎女的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大聖羅剎女臉色變得蒼白,扭臉盯去,正好近距離的,看見了張若塵的臉。不知何時,張若塵已是出現到她的身旁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排在她的眉心,擊散了她體內的大聖邪剎之氣。

    自爆聖源,沒能成功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重新坐到椅子上,使用白骨鞭,將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,全部都禁錮起來,調動三重恆古之道的力量,將他們壓制得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,你若是再不開口,回答我的問題。我讓你們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,全部葬身在這生死臺上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雙眼,露出濃烈的殺意,道:“大聖可殺不可辱,是地獄界的規矩。你壞了規矩,必將遭受整個羅剎族的討伐。你戰得贏幾人?”

    “什麼地獄界的規矩?我只相信,弱肉強食的規矩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跪在地上,痛苦的道:“你要殺我摩羅家族的大聖,儘管殺便是。我相信,要不了多久,你會死得比我們更難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掃視向四面八方,看着那些圍觀的地獄界修士,道:“誰想殺我,儘管登上生死臺,我給你們機會。”

    臺下,想殺張若塵的地獄界修士,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太強大,不僅擊敗了摩羅戰帝,又輕鬆鎮壓摩羅家族五位大聖。即便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也不敢輕易上臺。

    “生死臺上的空間有限,對張若塵而言,優勢太大。一般的百枷境大圓滿上去,也沒有必勝的把握。”洫道。

    鄍道:“七哥,張若塵如此狂放霸道,囂張得不可一世,不如你上去,收拾了他?”

    洫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公然羞辱羅剎族六位大聖,必定會引發整個羅剎族修士的不滿。羅剎族的那幾個百枷境大圓滿,豈會坐視不管?”

    鄍恍然大悟,道:“我明白了!這個時候,我們的確沒必要強行出頭,正好可以坐山觀虎鬥。”

    洫雙手抱在胸前,道:“我對羅剎族那幾個傢伙的實力,很感興趣。或許,張若塵可以幫我,試探出他們的深淺和底牌。”

    見沒有修士登上生死臺,張若塵又道:“有誰對他們六位的大聖之血感興趣?順便,大聖的心,大聖的骨,大聖的肉……統統都可以出價購買。你想要哪裡,我就給你們切哪裡。要幾斤,我就切幾斤。”

    有修士心動,卻沒有修士敢開口。

    忽的,一道熟悉的笑聲響起,“張若塵你這生意做得好啊,生死臺變成了你的屠宰場。既然沒人敢買,我來照顧你的生意。摩羅家族六位大聖的血,我血魔,全部收了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