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元初神殿內,所有朝廷的強者,都將目光注視在張若塵的身上,眼中無不透著激動之色,甚至於還有崇敬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眼中,張若塵如絕世戰神降臨,頂天立地,形象偉岸至極。

    將大量生命之泉,打進聖書才女體內后,張若塵來到池孔樂的身邊。

    看到池孔樂那虛弱的模樣,張若塵心疼無比,心中的殺意,越發強盛。天堂界派系,必須為此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「父親。」

    池孔樂眼泛淚光,泣聲喊出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往池孔樂體內打入生命之泉,一邊道:「放心,別害怕,父親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想要傷害你的人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怕。」池孔樂搖頭。

    得到生命之泉的滋養,池孔樂損失的生命精氣,快速得到補充,變得花白的頭髮,重新變回青黑色。

    有魔猿的保護,池孔樂其實並沒有受什麼傷,僅僅只是因為燃燒生命和聖血,導致身體變得格外的虛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掃過在場別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雖然對第一中央帝國的朝廷沒有好看,可是,先前這些人,拚死與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一戰,那種風骨、氣節,卻讓他欣賞。

    只要多一些這樣的人,崑崙界就還有希望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揮手,張若塵取出大量的生命之泉,化作甘霖,融入那些白髮蒼蒼的修士體內。

    部分朝廷強者的眼神,變得十分複雜,有羞愧,有苦澀,有悲痛。

    曾經,他們也和太宰王師奇一樣,覺得張若塵是巨大的威脅,是叛逆,是亂黨,曾向池瑤女皇力薦,要除掉張若塵。

    乃至於,後來張若塵離開了崑崙界,很多人都將他視為叛徒。

    可現在,張若塵卻不計前嫌的來救他們,這樣的心胸氣量,讓他們慚愧不已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出手救朝廷強者的時候,天堂界派系的強者,已是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聖壇宛如一輪烈日,懸於天池上方,釋放出浩蕩聖威,封禁天地,不留任何出路。

    米迦勒大天使王拖着傷體,快速與其他強者會合到一起,臉色變得凝重和難看。

    誰能料到崑崙界,還有這麼強橫的一招後手?

    「破開聖壇。」米迦勒大天使王沉聲道。

    唯有破開聖壇被他們的鎮壓,對此地的封禁,他們才能重新將主動權奪回來。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的強者,盡皆明白這個道理,故而,沒有人遲疑,紛紛出手,道道聖光衝天而起,轟擊向聖壇。

    聖器、聖術、符籙……等等攻擊手段,交匯成一條洪流。

    「想要打破聖壇的鎮封,真是痴心妄想。」韓湫冰冷一笑,眼神殘忍而又美艷。

    護龍閣的強者,和一眾散聖,同時出手,將力量注入聖壇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聖壇光芒大盛,散發出的聖威越發浩瀚,表面的紋絡,清晰浮現,交織成天網,覆蓋天地。

    諸多恐怖至極的聖雷,從聖壇中迸發出去,每一道都足以毀天滅地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天堂界派系諸聖打出的攻擊手段,被聖雷抵擋住,消弭於無形,不少聖器都因此化作碎片。

    毀滅性的衝擊力,繼續衝擊向下。

    整個天地都在震顫。

    米迦勒大天使王臉色狂變,大吼一聲:「防禦。」

    一位聖王境的絕頂強者,紛紛施展出防禦手段,有的激發出皮膚上的神紋,有的以君王聖器護體,有的在身上貼符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有修士身上的防禦符籙碎裂,嘴裏慘叫,身體如同陶瓷一般龜裂,化為晶紅色的碎片。

    儘管天堂界派系的強者,極力抵擋,可是,依舊有部分受到衝擊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聖徒的力量,太可怕。

    還活着的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都心驚膽顫,局勢比他們預計的,更加惡劣。

    毀不掉聖壇,意味着,他們不僅失去優勢,反正落入險境,甚至無法輕易逃離天池。

    此消彼長,失去了兩座聖殿的壓制,張若塵能夠隨心所欲的施展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,實力將會暴漲,誰還能夠制衡?

    一個不好,他們或許真有可能,全軍覆沒於此。

    潛移默化中,他們的心態,開始轉變。

    「噠噠。」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元初神殿中走了出來,腳踩滿是聖血的階梯,沉淵古劍和滴血劍環繞在他的身上,均是在吞吐著可怕的劍芒,將空間切割出道道漆黑的裂縫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筆直如標槍,挺拔如山嶽,聲音冷冽的道:「以前,你們對付我,我從來不恨你們,因為,那是各為其主,是我們的前輩留下的矛盾和爭鬥,你們沒得選,我也沒得選,生死仇怨早已註定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對付我的親人,傷害我的朋友,就是觸了我的底線。必須血債血償,誰都別想逃。一個字,死。」

    一個字,一聲雷。

    每一個字,都是擲地有聲。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「死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聖壇上,護龍閣的成員跟着喊出這個字,氣勢節節攀升。

    受到召喚,天罡閣和地煞閣的成員,絕大部分都已聚集齊。

    天罡閣,乃是以人類修士組成。

    地煞閣,則是由蠻獸組成。

    多年前,兩閣的成員,大多都還是聖者,如今卻是全都達到了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不過,作為天罡閣副閣主的太一祖師,還有作為地煞閣閣主的兩位金猊獸皇,都不在聖壇上。

    他們乃是大聖境強者,無法進入崑崙界。

    掌控聖壇之人,乃是天罡閣閣主,燕離人。

    當然,這個燕離人,僅僅只是一具繭身。

    燕離人的真身,已在無盡深淵中,肉身成就大聖,無法再出現到受巡天使者監察的崑崙界功德戰場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一具繭身,燕離人擁有的力量,仍舊強大,足以位列大聖之下的第一層次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血后的手段很是了得,稱得上是化腐朽為神奇。

    「配合太子殿下,殺盡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一個不留。」燕離人道。

    聖壇轉動了起來,隨即,一道道攻擊迸發而出。

    火焰、雷電、風暴……等等,每一種攻擊手段,盡皆強大無比,足以滅殺九步聖王。

    火焰化為人形,雷電化為殿宇形態,風暴如龍蛇。

    「吼。」

    邪靈從天池中衝出,張開血盆大口,將離得最近的一名天堂界修士,一口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它曾喝下過大量的生命之泉,恢復能力極為強大。

    阿樂手持鐵劍,出現在水面上,長發上水珠滴落,眼神冷漠,沖入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之中。

    剛才他的確傷得很重,可是,體內早已凝結出生死印,生命頑強,生死之力可以相互轉化。

    生命之氣可以轉化為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死亡之氣也可以轉化為生命之氣。

    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現在想要殺死他,比殺死一個百枷境的大聖還要難。

    「過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一道十分虛弱的聖魂,從天池中飛出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道聖魂,屬於東方清羽,剛才遭到聖壇的衝擊,他的肉身爆碎,可聖魂,卻僥倖逃脫。本想隱藏在天池內,卻沒想到,會被張若塵發現。

    東方清羽的聖魂,極為驚恐,心神被死亡的陰影籠罩。

    「我是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之一,你不能……」東方清羽聲音顫抖。

    「沒有什麼不能。」

    他的話還未說完,張若塵五指一捏,將他的聖魂,捏成碎片。

    殺死東方清羽,張若塵頓時感到,有真理奧義進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作為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之一,東方清羽在真理之道上,的確是很有天賦,否則,也無法渡過第九層海域。

    他一共擁有萬分之九的真理奧義,數量不算少。

    畢竟,真理奧義的總數是恆定的「一」,哪怕是能得到萬分之一,都十分難得。

    別看在場有着大批天堂界派系的強者,不乏大世界的領袖人物,可擁有真理奧義的人、,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擁有的真理奧義,達到萬分之五十八,距離成為真理使者,又近一步。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滴血和沉淵,急速旋轉,成千上萬道劍氣飛出,將一位位天堂界派系的修士擊穿,他們的任何防禦,都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或許可以擋住一道劍氣,可是,隨着第二道劍氣,第三道……擊中同一個位置,就算是神紋,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此次天堂界派系,觸及到了張若塵的逆鱗,唯有以鮮血回報。

    真以為,張若塵不敢滅他們這一代?

    同為九步聖王,實力卻是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面對張若塵一方的攻擊,天堂界派系的修士,全部慌亂,難以組成有效的反擊。漸漸的,他們沒有了戰意,只想快些逃走。

    「魄魔君,接我一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腿燃燒了起來,釋放出一團火雲,爆發出一道神威,從天而降,一腳踩壓向魄魔君。

    魄魔君抬頭,只見,一片腳掌形狀的火雲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全身力量調動,雙手向上空一按,打出一道掌法類的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連界掌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焱神腿的力量,與連界掌對碰。

    魄魔君身上的大聖骨骼,都發出「咯咯」的響聲,彷彿是要被踩碎了一般,心中狂吼:「不可能,絕不可能,我是大聖,百枷境的大聖,怎麼可能敗給一個聖王?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踩出第二腳,數之不盡的神紋,在腿部交織。

    當第三腳落下,魄魔君打出的連界掌被擊破,被上方傳來的神力壓得單膝跪地,只能咬牙支撐。

    「掙斷了枷鎖的大聖落境者,還真是耐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翻開其中一頁,手指在書頁上划動,如彈琴弦。每一次划動,便是一道時間力量飛出,斬落到魄魔君身上。

    一道時間力量,斬去五百年壽元。

    只是斬了三次,魄魔君變得迅速蒼龍了下去,連忙燃燒聖血,震破焱神腿的壓制,逃竄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有點本事,斬了一千五百年壽元,還能逃掉。」張若塵微微詫異。

    此時,天堂界派系已是傷亡慘重,遍地都是聖王屍骨,聖血汩汩流淌,染紅了天池綠洲。

    「魔鬼……大魔鬼……張若塵……你不是人,你是魔鬼……」

    一位容貌美麗的女天使,聲音顫抖,跌跌撞撞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她那碧藍色的眼中,充滿了恐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步走了過去,絲毫都不憐香惜玉,淡漠的道:「魔鬼?你們在崑崙界做的這些事,又何嘗不是魔鬼行徑?說我是魔鬼,好,我現在就是魔鬼,大魔鬼,這個稱呼我要了。」

    沉淵古劍斬了出去,從那位女天使身上劃過,聖潔柔美的臉上,出現一道血線,婀娜曼妙的嬌軀一分為二,香消玉殞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就是殺不了張若塵?」殷元辰目呲欲裂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得來證明自己的機會,可沒想到,最後竟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張若塵太過強大,就算他的實力,再增強一倍,恐怕也同樣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「不能再等下去,就算被懲罰,也只能這麼做。」

    見退無可退,米迦勒大天使王一咬牙,翻手取出一個僅有巴掌大的黃皮葫蘆,看上去很不起眼。

    受到聖氣的催動,黃皮葫蘆飛到半空中,散發出可怕的毀滅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一凝,連忙將從戰場上奪來的一件君王聖器扔出,擋在了身前,隨後,施展出空間挪移,閃避而開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黃皮葫蘆炸開,從中釋放出毀滅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那件君王聖器,頃刻間,化為齏粉。

    同時,大範圍的空間破碎開來,呈現出一個直徑十丈的空間孔洞,漆黑一片。孔洞的另一頭,乃是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「好險,米迦勒居然還有這張底牌,不對,似乎不是用來對付我的。」張若塵眼睛一眯,向在場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倖存者盯去。

    米迦勒憤恨的,瞪了張若塵一眼,大吼:「走,逃進虛無空間。」

    沒有半刻遲疑,天堂界派系剩下的百餘名強者,以最快速度,沖向那個空間孔洞。

    「天堂界派系的聖王都是瘋了嗎,難道不知道,進入虛無空間,是死路一條?」聖壇上,韓湫輕笑一聲。

    虛無空間,危險至極,能夠吞沒一切,就算是神靈,都無法在其中呆太長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心中暗暗思考,隨後,以《時空秘典》護身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「你們逃不掉。」

    調動空間規則和劍道規則,將它們匯聚向沉淵古劍,張若塵斬出一劍。

    一顆顆晶瑩的花骨朵出現,環繞在,那些正在逃的天堂界派系聖王的身周。

    隨着,張若塵心念一動,所有的花骨朵,都在剎那綻放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,融合了空間力量的劍氣迸發出來,密佈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他們的身體爆碎,被劍氣切割成碎片。

    「不。」

    魄魔君向後看了一眼,只見,張若塵向他衝來,發出絕望的嘶吼。

    他本就受了不輕的傷勢,加上運氣不好,進入虛無空間,便是遭到虛無之力侵蝕。此刻,被張若塵追上,一劍穿透了他的背心。

    強橫至極的肉身,在頃刻間解體,化為了虛無。

    這位百枷境的落境者,終究是沒能在功德戰場上縱橫無敵,便是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進入虛無空間,張若塵的優勢反而更大,眨眼的工夫,天堂界派系的聖王修士,半數以上都被斬殺。

    米迦勒大天使王很慘,身軀已經不在,只剩下一顆頭顱還在飛。

    殷元辰雖然被虛無之力侵蝕,但,有神屍庇護,暫時還能夠抵擋。不過,看到張若塵向他的方向墜落,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。

    正當張若塵準備斬他的時候,突然,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抬頭望去……

    只見,一道神光,劃破黑暗而幽深的虛無空間,如流星一般,徑直向他飛來。

    「是……是神的力量,有神靈藏在崑崙界所在的這片虛無空間,要殺我。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?到底是哪一方的神靈?」

    神的力量,不可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變了又變,連忙取出月神賜予的神使法杖,抵擋在前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受到那道神光的衝擊,神使法杖被激活,穿過空間,穿過天地規則,連接向位於天庭界的月神山,借來月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神使法杖上,釋放出一股強大的神力,將那道神光擊碎。

    「大事不妙!神靈不可能正巧在這個時候,進入虛無空間。也即是說,那尊神靈是早就已經在虛無空間內待着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冒險,對方必然所圖甚大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做片刻的停留,畢竟神使法杖只能借來月神極少的部分力量,誰知道藏在虛無空間中的那一尊神有多麼強大?

    若是神使法杖抵擋不住,那他,就得死在這裏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刻以最快的速度,退出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回頭看了一眼,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倖存者,已消失無蹤。在他視野中,發現一座古樸的石橋,橫亘在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「那是虛無混沌橋嗎?」張若塵心中震動更大。

    所謂「虛無混沌橋」,乃是一種可以存在於虛無空間中的橋樑,能夠連接兩處不同的空間坐標,比空間傳送陣更加隱秘,神靈都難以察覺。

    不過,佈置虛無混沌橋的難度極大,需要耗費大量珍貴的材料。橋的跨度越長,需要的材料就越多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建一里長,消耗的資源,都足夠讓神靈為之肉疼。

    「為何會有虛無之橋存在?連接的兩處空間坐標在什麼地方?難道與蟠桃樹有關?」張若塵的心念,不斷轉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一尊無比高大的神靈,攤開手掌,俯視掌心的殷元辰等人,眼中滿是怒色。

    「一群廢物,成事不足,敗事有餘。如今,月神肯定察覺到本座的氣息,所有的計劃,都將暴露出去,要你們何用?」

    聽到神靈的訓斥,殷元辰等人,盡皆戰戰兢兢,卻一句話都不敢反駁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開口,他們很想說,張若塵的實力,根本不能用聖王來形容,比很多大聖都可怕。怎麼打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庭界,紫羅天域。

    月神山。

    月神站在廣寒宮中,憑欄眺望腳下的山河,感悟天地奧秘。那靜謐的模樣,宛如一幅至美的畫卷。

    突然,她生出一道感應,兩條柳眉微微一擰,道:「怎麼會有神攻擊張若塵?似乎是天堂界玄一真神的氣息。」

    「這隻老狐狸,為何會在崑崙界附近的虛無空間中?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會無緣無故進入到虛無空間,遇到神靈的概率,更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可現在,他不但遇到神靈,還受到神靈的攻擊,無疑是很反常,必有大事發生。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.com。妙書屋.com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