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魔是與血後、張若塵等人一起,從崑崙界功德戰場,回到地獄界。

    不過,他屬於魔天部族。

    血魔,在地獄界名聲不顯,沒有多少修士認識。可是,在崑崙界,卻威名赫赫,同時修煉九幅《天魔石刻》,在同境界,戰力不輸血後。

    在聖王境之時,能夠與閻無神的善身叫板。

    如今,他已是突破成爲大聖,走在生死臺下,龍行虎步,身上爆發出來的聖威,震懾得四周的修士,紛紛退讓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買六位大聖的血,難道不怕得罪摩羅家族?”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,是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“血魔,什麼血魔?根本沒有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衆地獄界修士,皆是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血魔大手一揮,十團神光璀璨的晶石,在血煞之氣的包裹下,飛入生死臺,懸浮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十枚神石,應該夠買他們身上的大聖之血了吧?”血魔道。

    “夠,當然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十枚神石收進空間戒指,目光盯向血屠,道:“將他們身上九成的大聖之血放出,小心保存起來,交給血魔。”

    大聖之血,不止賣一次,十枚神石已是不錯的價格。

    只要保證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不死,他們就能源源不斷,孕育出新的大聖之血。

    比賣封地這種一錘子買賣,划算太多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次,居然能賣十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血屠舔了舔嘴脣,雙眼亮了起來,覺得張若塵真的是天才,這樣的買賣,都能想得出來,難怪那麼富有。

    “新鮮的大聖之血,對不死血族而言,妙用無窮。吞飲六位大聖的血液,猶如吸收了六位大聖的修爲,那個血魔的修爲,必定可以在短時間內,迅猛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敢賣大聖之血,沒有強者出來管一管嗎?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奇怪,此次狩天大宴,地熵神國是有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的強者來到寒頁城域,他們爲何沒有出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地獄界修士,都感覺到這事很詭異。

    按理說,發生了羞辱大聖這樣的事,地熵神國和摩羅家族不可能忍受。就算千問境之下的修士,難以戰勝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,千問境以上的大聖,爲何集體消失?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在血屠準備動手的時刻,血天三絕之中的易軒大聖和孤辰子趕至,化爲兩道聖光,衝入生死臺。

    看到跪伏在地的摩羅家族六位大聖,他們二人都頭疼不已,覺得張若塵和血屠膽大到了極點,真的是百無禁忌,什麼都敢做。

    是覺得自己的仇家,太少了嗎?

    孤辰子道:“到此爲止吧,沒必要繼續羞辱他們,畢竟是大聖,給他們留一些顏面。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點了點頭,勸道:“此事,我已經瞭解過,的確是摩羅戰帝不對在先。但是,他和摩羅家族的大聖,已經付出了應有的代價,你就消消氣,放過他們這一次。”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的原因,這次狩天大宴,血天部族已是成爲衆矢之的,易軒大聖和孤辰子的壓力都很大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繼續如此高調和放肆,將地獄界的潛規則視爲無物,必定會惹衆怒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他們心中的顧慮,不過,卻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若是被敵人算計,還能輕易將其放過,今後,想要算計他的敵人,豈不是會更多?

    “你們知道,摩羅戰帝是怎麼評價你們二位的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好奇,問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摩羅戰帝說,血天三絕只不過是三個廢物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可以證明,他的確是這麼說的。”血屠連忙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反正已經上了張若塵的賊船,若是有機會,當然是要再拉兩個上船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和孤辰子本是來勸架,可是,聽到這話,臉色卻變得極爲難看,眼神驟然沉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們二位,好歹也是一等一的天驕,更是大聖境界的霸主,有成神之資。若是,被摩羅戰帝罵成是廢物,他們還去救摩羅戰帝,今後天下修士,會如何看待他們?

    易軒大聖和孤辰子,只是不想多惹麻煩,倒不是怕事之輩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乾咳了兩聲,道:“摩羅戰帝的大聖之心怎麼賣?若是將他的大聖之心,挖出來,煉成丹藥,或許可以助我掙斷十道枷鎖。”

    孤辰子道:“摩羅戰帝的大聖之血和大聖之心,也賣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血屠舔了舔嘴脣,也很心動。

    六位大聖全身是寶,若是,每天吞飲他們的血液,肯定很快就能修煉到不朽境巔峯。

    手提炁辛戰斧,血屠走到摩羅戰帝的身前。

    即便摩羅戰帝硬氣,此刻,眼中也閃露出一絲懼色,恨不得立即死在當場,也不想遭受這等恥辱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現在還不願開口嗎?你若是告訴我,空間玉鐲的主人在哪裏,我可以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神之心,百折不撓,豈會屈服於你。”摩羅戰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皺眉頭,有些後悔,先前給他講“有神之心,百折不撓”這個道理。當時,完全是擔心,他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現在,卻變成他嘴硬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師兄,別跟他廢話,放他幾次血,自然會老實。”

    血屠手中的炁辛戰斧,正要劃破摩羅戰帝身上的血脈,可是,剛剛將戰斧提起來,卻渾身都無法動彈,身體彷彿被定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異樣,目光向生死臺的邊緣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位身形高大的羅剎族男子,跨過黑色光幕,一步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羅剎族的男子,本是奇醜無比,但是,眼前這位,卻顯得頗爲硬朗和俊偉,在別的族羣,或許算不得什麼,可是,在羅剎族必定是一等一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此人身上,逸散出來的力量,將血屠禁錮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五位大聖,看到那位男子駕臨,皆是露出喜色。唯獨只有摩羅戰帝,眼中充滿屈辱,低着頭,沒有去看他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和孤辰子,見到前來的這位羅剎族男子,臉色都變得凝重,眼中充滿忌憚。

    那位羅剎族男子,道:“張若塵,你該出的氣,也差不多出完。給本皇子一個面子,今天就到這裏了,放過他們六個。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此人的身上,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,道:“想要我放過他們,得看你的面子,夠不夠大。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他是羅剎族第一神國’天羅神國’的皇子,羅生天,號稱神皇子,更有羅剎族千問境之下第一強者之稱。既然他都出面,還是賣他一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孤辰子道:“羅生天不是摩羅戰帝可比,能不與他爲敵,還是不要爲敵爲好。”

    生死臺下的地獄界修士,已經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“羅天生在同境界,從來都是無敵,以他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,張若塵若是依舊不識時務,肯定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“地熵神國的六位大聖丟了羅剎族的臉面,沒想到,最後居然是神皇子出面,挽回羅剎族的尊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羅天生與張若塵對視了半晌,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好,你想見識本皇子的面子有多大,本皇子便給你這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——”

    羅天生背部,豁然展開十隻骨翼,頓時,十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從骨翼中涌出,環繞他的身體飛行。

    羅剎族的骨翼,與不死血族的血翼一樣,普通的大聖,只有六隻。

    能夠在百枷境,修煉出十隻骨翼,絕對是超凡之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,都在猛烈震動,連忙調動更加強大的力量,穩固三種恆古之道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羅天生的雙瞳,浮現出一道道火焰光絲。

    與他對視的張若塵,只覺得天地變換,一下子被拉扯到了漆黑無邊的宇宙之中。羅生天的兩隻瞳孔,宛如兩顆恆星,釋放出霸道而又厚重的威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在兩顆恆星的面前,渺小得宛如塵埃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理之心的力量,破掉眼前的虛妄,迴歸到生死臺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羅天生的雙瞳中,飛出兩道光梭,將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全部都撕裂開,變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藏山魔鏡,與他雙瞳中涌出的光梭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空間劇烈的震盪了一下,易軒大聖和孤辰子,皆是向後倒飛出去,身體重重的撞擊在黑色光幕上面。

    原本化爲千里大小的生死臺,空間崩塌,重新變成長寬一萬多米的戰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退了七步,重新立定身形。

    羅天生的雙瞳,重新恢復正常,整個人又變得平靜自然。

    “本皇子的這雙眼瞳,乃是一雙天生神目,後來,又煉入了兩顆活耀的神座星球,猶如孕育着兩顆恆星的龐大力量。你覺得,它們的面子,夠不夠了?”羅天生指着自己的雙眼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神,一旦隕落,神座星球就會變得死寂。只有神活着,神座星球纔是活耀的。你怎麼能夠將兩顆活耀的神座星球,煉入雙目?”

    一道悅耳動聽的女子聲音,在生死臺上響起。

    “這還不簡單?因爲,那兩顆神座星球的主人,還活着,只不過變成了天羅神國的階下囚。他和神座星球之間的聯繫,已被斬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尋聲望去,只見一位身形絕美的羅剎女,優雅的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她身高足有一米八,頭戴神晶皇冠,長髮如絲如瀑,身穿淺綠色的萬聖素衣,面容傾國傾城,體態高貴秀麗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看着她,羅乷那雙仙眸,眨巴了一下,充滿誘人的風情。

    聖婢姚梨跟在羅乷的身後,面容慘白,走起路來,也是顫顫巍巍的模樣。

    羅生天揹負雙手,卓然而立,道:“張若塵你在不朽境,或許無人可敵,包括閻無神,也未必是你的對手。可是,地獄界高手如雲,藏龍臥虎,在百枷境,能夠擊敗你的強者,還是有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裏是生死臺,你要殺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,我不會插手。你擒拿了他們,逼他們下跪,我也不會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但,凡事都有一條底線,你若是做得太過分,就等於是羞辱了整個羅剎族,本皇子絕不會坐視不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被羅生天強大的實力嚇住,道:“這就麻煩了!我其實,很想給神皇子面子,可是,摩羅戰帝做的事,也越過了我的底線。他太過卑劣,不僅引我上生死臺,想要殺我。還用我的女人,威脅我,我豈能放過她?”

    又道:“再說,我定金都收了,他們身上的大聖之血,我不取也得取。”

    羅生天慍怒,雙眼中,再次浮現出一絲絲火焰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還沒有誰,敢不給他面子。

    “皇兄,這件事,不如交給我來處理?”羅乷玉指摸着下巴,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羅生天知道羅乷和張若塵的恩怨,自己這個才智絕頂的妹妹,從祖靈界,到真理天域,再到崑崙界戰場,已經和張若塵結下生死大仇。

    仇人見面分外眼紅。

    她恐怕是想借此機會,致張若塵於死地。

    羅生天向羅乷暗中傳音,道:“這一次,別怪皇兄不幫你,父皇透露了一些信息,張若塵現在不能殺,諸神有意將他磨成一把刀,專門用來對付地獄界新生代的大聖。各族千問境以上的大聖,全部都已經被警告過,不能對張若塵動手。”

    羅乷聰慧絕頂,立即明白了很多東西,道:“豈不是說,張若塵現在是不死之身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關鍵看他有沒有做刀的本事。若是,千問境之下的大聖,殺死了他,也就說明,他對地獄界,沒有任何用處,根本不配做諸神的刀。除此之外,還得試探,他對地獄界的歸屬之心。”

    羅乷問道:“皇兄,你能殺死他嗎?”

    “擊敗他,不是難事。但,時空掌控者逃命的本事,無人可比,憑我一己之力,想要殺死他,難度不小。”

    羅生天如此回答了一句之後,又道:“你若是想要他死,皇兄可以去找羅剎族另外兩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必定讓張若塵魂飛魄散。你想食他的肉,喝他的血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羅乷微微一驚,連忙制止,道:“別……皇兄沒必要強行出頭,張若塵在地獄界仇家遍地,自然會有強者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張若塵的手中,多次受辱,還能壓制心中的仇恨,理智思考問題,不愧是我們皇族的智囊,果然是冷靜過人。”羅生天讚歎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知道,羅乷在地獄界的身份很高貴,卻沒想到,竟是神皇子羅生天的妹妹。

    羅乷向張若塵走過去,圍繞他轉了半圈,瞪大一雙美眸,笑道:“你不是最恨地獄界的修士,自己怎麼變成了地獄界的一員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容沉凝,沒有回答她,道:“羅乷,那個引我來生死臺的聖婢,是你的屬下吧?你想置我於死地,想好會付出什麼代價沒有?”

    羅乷也沒有回答他,道:“剛纔你說,摩羅戰帝用你的女人,威脅你。你說的那個女人,是誰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耐心,已經用盡,右手五指之間,凝聚出一個小小的空間漩渦。

    不遠處,羅生天也在調動力量。

    羅乷看出戰鬥一觸即發,頓時感到無趣,心中暗道:“得想辦法,先把張若塵引下生死臺。”

    不再捉弄張若塵,羅乷揮了揮衣袖,轉身向生死臺下走去,道:“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!你想知道木靈希的事,便隨本公主來。摩羅戰帝他們六個,你就放他們一條生路吧,孰輕孰重,你應該有判斷。殺了他們,對你而言,弊大於利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與她有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暗暗一沉。

    不過,此事有很多蹊蹺之處,讓他想不透徹,似乎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