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狩天大宴關係重大,張若塵必須慎重對待,於是,留了下來。或許,從羅乷這裡,真能瞭解到一些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百勝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發生“被摩羅戰帝引上生死臺”這樣的事,主要還是因爲,張若塵對自己在地獄界的敵人,瞭解太少。

    羅乷像是故意在吊胃口,沒有立即談正事,而是,倒滿一杯茶,向張若塵推移過去,如同閒話家常一般的說道:“雖然你脫下了本公主的萬聖素衣,成爲預言中的那個命中之人。可是,你屬於天庭,我屬於地獄,我內心深處,一直都不敢相信這個預言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,你隨青引真神來到了地獄界,我終於確信無疑。”

    她眸光凝望天邊,雙手攤開,臉上露出虔誠的神情,又道:“命運早已安排好了一切,從來不會出錯。張若塵,你信仰命運嗎?”

    她望的方向,是命運神殿的方向。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回想起在宿命池中看到的畫面,那張俊美的臉,變得苦楚了幾分,久久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命運早就註定了一切,我們活着還有什麼意義?修煉有什麼意義?戰爭和殺戮,又有什麼意義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味道濃香,入腹後,一股清涼的氣流,直衝頭頂,使得大腦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我信仰命運,我相信世間的一切,都是命中註定。就像我們相遇、相識、相知,存在太多巧合和因果。若非,命運早已安排好了一切,你怎麼會來地獄界呢?我們又怎麼能坐在這裡,一切飲茶?”

    “至於生命的意義,誰又說得清楚?我們只需要,遵循命運之神的安排,不斷讓自己變得強大,自然可以解析宇宙間的各種終極奧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緊盯着羅乷,心中暗道,在地獄界,肯定有無數像羅乷這樣的虔誠信徒,所以,命運神殿才能像現在這麼輝煌鼎盛。

    信仰的力量,太可怕,足以讓命運神殿超越到十族的權力中心之上,成爲地獄界的決策者。

    在天庭界,有機會達到如此可怕影響力的,只有真理神殿、功德神殿、光明神殿。

    其中真理神殿的機會最大,可是他們沒有大肆的宣揚和推行信仰,而是,按照他們認爲最合理的方式,將修煉真理之道的機會,完全交給萬界各族的修士。甚至,將真理奧義,也分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信仰真理的修士,將會遍佈萬界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的影響力,甚至會超越天宮。

    至於功德神殿,卻是被無止境的功德戰拖累,根本沒有餘力,宣揚信仰。

    光明神殿倒是在大肆宣揚信仰,可是,受影響的,主要還是天堂界派系的各大世界。道家、佛家、儒家、妖神、魔道、邪道……有很多道統,都在反制,不會允許光明神殿做大。

    羅乷笑了笑,道:“看你那不耐煩的模樣,就知道,你肯定不認同我的信仰。其實,給你講命運,主要是想告訴你,地獄界內部的派系之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感興趣的模樣,道:“地獄界除了有十大種族之分,難道還有別的派系?”

    “十大種族,都有自己的權力中心,各自爲政。但,若是十族真的完全獨立,沒有別的力量約束他們,十族之戰,頃刻間就會爆發。”

    羅乷又道:“各族之間的矛盾,積壓已久,幸好有天庭界這個巨大的威脅存在,地獄界十族才能保持表面上的友善和團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以爲,地獄十族是一個整體,從來沒有想過各族之間竟然也有矛盾,而且,達到了會引發戰爭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天庭萬界一直都在爲生存而苦苦掙扎,怎麼反而成了地獄界的大威脅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張若塵,你修煉到了現在,經歷了多少戰鬥?遭遇過多少敵人?是否知道一句話,永遠不要小看自己的對手,哪怕他比你弱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就是地獄的對手,而且是一個不弱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弱小,早就已經被滅掉,怎麼可能存在到現在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細思,消化羅乷剛纔說的那些話。

    羅乷站起身來,眺望今生河兩岸的風景,道:“你知道,其實十萬年前,地獄界是分爲主戰派與中立派嗎?”

    “居然還有中立派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以爲,地獄界的宗旨,就是毀滅、戰爭、殺戮,自然感到很驚奇。

    羅乷點了點頭,道:“十萬年前,主戰派是以黑暗神殿爲首,冥族、鬼族、骨族、石族、修羅族,都是極力的擁護者。在大戰的前期,也是以他們爲主,與天庭各界戰得相持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中立派,是以命運神殿爲首,既不想參與戰爭,也沒有阻止戰爭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命運神殿十二宮神尊之中的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突然隕落,死亡神尊和兇駭神尊執掌了神殿的大權。”

    “不久後,命運神殿對外宣佈,向天庭萬界爆發全面戰爭,要滅絕世間一切生靈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不死血族和羅剎族也是屬於生靈的範疇,命運神殿下出的這一道命令,讓我們兩族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。”

    “世間一切生靈被滅,不死血族和羅剎族又有存活多久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猶豫不決的時刻,命運神殿再次對外宣稱,是崑崙界的須彌聖僧和十劫問天君,跨越時空,潛入命運神殿,殺死了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。”

    “並且揭露,崑崙界動用了時間力量,將整個星域的時間印記都吸引了過去,時間長河變得極不穩定。崑崙界的實力,正在急速攀升,欲要毀滅地獄界,成爲宇宙霸主,地獄十族已是危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“被逼無奈,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全面戰爭爆發,不死血族和羅剎族也不得不參戰,而崑崙界,成爲了這場元會級大戰的中心。最後,崑崙界的結局,你應該比本公主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,當年的戰爭背後,竟然還有一段這樣的隱秘,可謂是風雲詭譎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命運神殿的一面之詞,怎麼能信?”

    “此事,的確蹊蹺,是一樁謎案。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都是天地間最爲強大的神靈之一,就算須彌聖僧和十劫問天君再強,也不可能,無聲無息殺死他們,甚至都不一定殺得了他們。可是,十萬年過去,一切都已經成爲定局,誰還會去追究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羅乷繼續說道:“其實,當年除了主戰派和中立派,據說還有主和派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地獄界會有主和派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愣了一瞬,隨即笑着搖頭,完全不信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其實我也不信,但是既然有這樣的傳說,總不可能是空穴來風?”

    “誰是主和派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上一任閻羅族的閻羅族長。”

    羅乷又道:“有人聲稱,命運神殿鉅變的當天,閻羅族長進入黑暗之淵閉關,至此,再也沒有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在地獄界,流傳有一些陰謀一般的傳說。傳說中,閻羅族長是被黑暗神殿的諸神囚禁,封印在了黑暗之淵的深處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傳說,他根本沒有進入黑暗之淵閉關,而是被閻羅族後來的新任閻羅族長害死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在陰謀者看來,十萬年前,凡是阻礙地獄界全面攻打天庭界的神靈,皆是死於內鬥。但是真相如何,誰又說得清?就像上一任的閻羅族長,修爲通天徹地,豈是說囚禁,就囚禁得住?說殺,就殺得死?”

    “雖然主和派的說法,少有修士會信。可是,閻羅族對與天庭各界的戰爭,卻是的的確確並不上心,直到現在,都是一種中立的態度。他們將更多的力量,投入到了黑暗之淵,一直想要攻打到黑暗之淵的盡頭,找到失蹤的上一任閻羅族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慨萬分,道:“地獄界果然不像表面那麼簡單,的確是有各種潛在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羅乷笑了笑,道:“地獄界的內部矛盾,又豈止這麼簡單?嫡出和庶出的矛盾,生靈和死靈之間的矛盾,各族內部也有數不清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就是尊和卑的矛盾。羅剎族、不死血族、修羅族的實力,不弱於地獄界的任何一族,憑什麼被稱爲下三族?閻羅族的人口,不及修羅族的百萬分之一,爲什麼可以成爲至高一族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張若塵你在地獄界雖然仇敵無數,可是隻要掌握清楚了這些矛盾,就能找到自己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是,敵人的敵人,便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聽到羅乷講的這些東西,張若塵覺得,先前留下來,倒是正確的選擇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艘黃金聖船,展開八隻金翼,破開血色水浪,急速追了上來,與羅乷的這艘聖船並駕齊驅。

    兩船相隔,不到十丈。

    坐在張若塵的位置,可以清晰看見,對面船艦上的各種裝飾和身影。

    一位背上長有六隻血翼的不死血族九步聖王,站在船上,躬身向這邊行禮,道:“拜見羅乷公主,請問若塵大聖在不在殿下的聖船之上?”

    羅乷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,道:“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認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眼中生出一抹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含櫻代羅乷,向對面傳話,道:“若塵大聖的確在公主船上,閣下是誰?”

    “我乃黃天部族,燕北君。我師姐,慕名若塵大聖久已,想要邀他登船一敘。”那位不死血族的九步聖王,揚聲說道。

    羅乷衝着張若塵一笑,道:“呵呵,燕北君在大聖之下,名氣不小。他的師姐風后,僅僅修煉四百多年,已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更是命運神殿三大神女候選者之一,身份、地位、天資,在地獄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。能夠被她主動邀請的修士,少之又少,若塵大聖沒想到你來到地獄界也是豔福齊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含櫻,道:“告訴他,我要陪你們公主殿下,遊賞今生河兩岸的美景,脫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雖然知道張若塵只是拿自己做擋箭牌,羅乷心中,卻也莫名的開心。

    只是,羅乷感覺不解,道:“風后找你,必定是想要拉攏你,做她登上神女之位的支持者。你要知道,此次狩天大宴,很有可能會正式冊封神女。”

    “風后需要你,你也需要她。她可以做你狩天大宴的重要盟友,這一點,你不可能不知道,爲何卻選擇拒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把玩着手中的茶杯,道:“狩天大宴上,高手如雲,更有大批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我只是剛剛達到不朽境而已,分量太輕。我不覺得,風后會多麼看重我。”

    羅乷掩嘴一笑,道:“沒想到,狂妄自大的張若塵,也有這麼謙虛的時候。不過,你說的是事實,據我所知,風后最看重的支持者有三位,齊天部族的刀獄皇,命運神殿的隱爲,石族的白玉瘋獅,每一個都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,參加狩天大宴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足有四十七位,他們三位皆能排進前二十。其中,刀獄皇號稱不死血族千問境之下的第一強者,排在第九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這些都是表面上的數據,還會有一些隱藏修爲的強者。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數量,絕不止這個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詫異,道:“居然還有排名?摩羅戰帝排在多少位?”

    “這個排名,是星海世界根據他們過往的戰績,還有自身的各種能力,綜合評估,編纂出來。而且,只排了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摩羅戰帝沒有達到大圓滿,自然不在排名之內。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皇兄呢?”

    “皇兄排在第四。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內心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在生死臺上,雖然神皇子羅生天沒有展現出真實的戰力,可是,張若塵的心中,當然會有一個評估。

    若是羅生天都只能排在第四,那麼這次狩天大宴,將比你想象中,更加艱難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排名前十的百枷境大圓滿高手,都有擊敗或者殺死千問境大聖的戰績。閻無神被稱爲一個元會纔出一個的奇才,可是,他沒有達到百枷境之前,遇到十大高手,也只能避退。閻無神一直沒有現身,或許就是在閉關破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更加巨大的壓力,在狩天大宴之前,必須要凝聚出聖意才行。

    甚至,他也要盡最大努力,爭取衝擊到百枷境。

    含櫻代張若塵傳話之後,那艘鑄煉有八翼的黃金聖船,卻依舊行駛在不遠處。

    兩船幾乎是並排着,進入河市城區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