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依舊選擇將冥陽神輪,交給三金大聖,寄放到星海世界拍賣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詢問到輔助凝練聖意的頂尖寶物,名叫“照神蓮”,年分越高,對凝練聖意的幫助越大。

    照神蓮,誕生於宇宙虛空之中,無根無葉,乃是天地本源之力凝聚成一點,化爲蓮子,綻放出來的一朵蓮花。

    而大聖凝聚的聖意,則是聖道本源的一種表現形式。

    得知照神蓮居然有如此妙用,張若塵略微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沒有將冥陽神輪賣給自己,羅乷很生氣,此刻,見到他吃驚的模樣,卻又立即笑了出來,道:“沒想到吧?你要找的寶物,居然是照神蓮。是不是很後悔,沒有將你的那位紅顏知己百花仙子帶來地獄界?”

    百化仙子的本體,爲冥古時期誕生的一株照神蓮,對修煉聖意的幫助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三金大聖道:“千蕊界曼陀羅花神座下的那位百花仙子,乃是已知宇宙,已知照神蓮之中,最爲古老的一朵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得到她的幫助,以若塵大聖的天資,要修煉出五品以上的聖意,絕不是難事。甚至,她對神靈參悟奧義,都有不小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沉凝,喃喃自語的道:“既然照神蓮是天地本源之力孕育出來,對本源之道,應該相當敏感纔對,爲何從來見過她使用本源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羅乷露出吃驚的神色,眼眸眨巴,道:“你難道不知道,照神蓮乃是天生地長的本源掌控者?呵呵,你和那位百化仙子,不是親密無間嗎?難道她沒告訴你,她是本源掌控者的秘密?我的若塵大聖,現在你知道女人的心,有多難猜了吧?”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這有什麼好奇怪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嘴上這麼說着,可是心中,還是有些膩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是真將百化仙子,當成了摯友和紅顏,甚至還將一顆神木之心贈給她,助她參悟生命之道。

    或許,另有隱情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本公主是擔心,你經常沾花惹草,會被某些女子利用而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與她拌嘴,向三金大聖詢問,道:“星海世界有哪些品級的照神蓮?”

    “萬年以上,一個元會以下的照神蓮,都可以現在就呈送上來。至於,渡過元會劫難的照神蓮,僅有一朵,將會被送上拍賣臺。”三金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,道:“元會級的照神蓮,居然只有一朵。”

    “照神蓮本就珍奇,再加上宇宙空間廣闊,哪怕是一株萬年年份的,都相當罕見。至於元會級的,估計整個地獄界,也只有星海世界才能買到,這是無上境大聖、半神,甚至神靈都會出手購買的東西。”三金大聖道。

    “元會級照神蓮如此珍貴,想要在拍賣場上,將它拿下,難度太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如此想到,於是,道:“先給我一朵十萬年年份的照神蓮,讓我看看成色。另外,再給我送十枚地品器丹,十枚天品器丹。輔助修煉精神力的天品聖丹,先來……五十枚。”

    天品聖丹的器靈,堪比聖王境的生靈,每一枚都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不朽境和百枷境大聖,幾乎都是使用天品聖丹,輔助修煉,增強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像張若塵這樣,一次性購買五十枚輔助修煉精神力的天品聖丹,以羅乷的身份,也都暗暗吃驚,嘴裡冷啐一聲:“從來沒有人敢在本公主面前炫富,你是第一個。”

    有炫富嗎?

    在龍神殿,從石皇那裡,張若塵可是得到了一枚輔助修煉精神力的王品聖丹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突破成爲精神力大聖不久,不敢輕易服下而已。

    等將這五十枚天品聖丹,全部消化,再去吞服那枚王品聖丹,說不定,可以直接將精神力強度,提升至六十一階。

    三金大聖剛剛走出亭閣,前方便是有一羣身份尊貴的修士,來到湖畔。他們之中,大聖級別的存在,足有近十位,更有一隊身穿戰甲的死命聖衛開路。

    那些死命聖衛,由命運神殿培養出來,全部都是聖王中的頂級強者。

    如此浩蕩的陣容,自然是吸引了張若塵和羅乷的注意。

    三金大聖快步迎了上去,道:“萬手大聖,大森羅皇,源非大聖,你們幾位駕臨,怎麼沒有侍者來稟告一聲,沒能遠迎,實在是大罪過。”

    爲首的三位大聖,個個氣宇非凡,即便受到天地規則的壓制,身上依舊氣息龐大。

    羅乷低聲對張若塵說道:“你的運氣不錯,無疆到了!那個稱號萬手大聖的傢伙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?黑暗神殿的那個無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注視在萬手大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久前,羅乷才說過,這是一個在百枷境大圓滿之中排名第五的強者,而且,是他最強的三個敵人之一。

    萬手無疆,看上去像是一個人類,極其俊朗,身形挺拔,眉心有一道黑色的電紋,身上有一股睥睨天地衆生的驕傲氣質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,卻帶有一股真誠而又溫潤的神芒,讓人生不出討厭之心。

    總之一句,這是一個極具人格魅力的大聖強者,很難看透他的內心。

    若是爲敵,必定是極爲可怕的敵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剛剛注視了無疆片刻,就被他感應到,雙目向這邊投了過來,與張若塵的雙眼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就在一瞬間,無疆便是推算出了張若塵的身份,雙眼驟然一眯,對身邊的幾位大聖級強者說道:“來得早,不如來得巧。大森羅皇,你的殺弟仇人,就在那裡。”

    頓時,更多的目光,投射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羅乷嘻嘻一笑,向張若塵解釋,道:“大森羅皇是死族赤魂君主之子,修爲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當然,最重要的是,他是死在你手中的赤星神子的兄長,是你的另一位大敵。”

    “赤星神子?”

    張若塵殺的神子、神女、神孫,實在太多,已經有些記不清,不得不仔細回憶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眼神森寒,似乎是想要向這邊走來,卻被三金大聖攔住,使用精神力傳音,在勸說着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無所謂,平靜的坐在亭閣中,注視着他們。

    忽的,那羣修士安靜下來,向兩旁退開。

    只見,一位身穿白袍的高挑身影走了出來,她女扮男裝,卻絕對不會有誰把她當成是一個男子,五官精緻到了極點,脣紅齒白,眼眸如兩灣仙泉,雪白的肌膚流動着靈性的光芒。

    身穿一身男裝,已是給人無比驚豔之感。

    看到這道身影,張若塵的眼神不再平靜,就連內心都泛起劇烈的波瀾,放在桌案上的手,在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三金大聖再次拱手,迎了上去,露出招牌式的笑容,道:“原來般若殿下也來了,各位大聖,這邊請,本聖已經讓侍者,準備好了絕佳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般若擡起一隻纖長的玉手,阻止三金大聖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秀目,盯在不遠處的張若塵和羅乷身上,緊緊的凝視,目光充滿無盡的深邃光芒。久久之後,她才道:“不用安排別的位置,我就要在他們的旁邊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三金大聖露出爲難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豈能看不出,這羣人與張若塵之間的仇恨?萬一突然打起來,破壞了拍賣會,該怎麼辦?

    源魔神子緊跟在般若的身後,目光冷然,“張若塵,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吧?”

    對源魔神子,張若塵還是有映像。

    崑崙界北域的功德戰場,幾乎就是由他在主導,統領大批死族聖境大軍,修爲相當強橫,算是一個天資縱橫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源魔神子一直在追求般若,如今,見到他依舊跟在般若身邊,心中自然而然生出一股不知名的冷意,道:“的確是有些詫異,我以爲你死在了仙機山呢!既然活着,那就好好珍惜,別再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,不是每次運氣都那麼好。”

    羅乷神情詫異,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說話如此陰損的時候,完全就是在刺激源魔神子,想要將他激怒。或者,他就是想要,殺了源魔神子?

    這是什麼仇?什麼恨?

    果然,源魔神子被激怒,大吼一聲:“在仙機山,你不借用外力,豈能是本大聖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原來突破到了大聖境界,很好,既然不服,敢不敢與我上生死臺一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頓時啞口。

    不久前,摩羅六大聖在生死臺上,敗給張若塵的消息,已經傳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雖然源魔神子自信,可是,卻深知自己和摩羅戰帝還有巨大的差距,自然不可能是張若塵的對手。

    上生死臺,與送死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一把推開三金大聖,龍行虎步的走出,道:“張若塵,你休要張狂,敢不敢與本皇上生死臺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道:“好膽,既然如此,也就不用參加什麼拍賣會,我們現在就去生死臺,分出一個生死高低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陣悠揚悅耳的笑聲,從遠處傳來:“堂堂死族大森羅皇,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居然爲難我族一位不朽境大聖,真當我們不死血族沒有強者了嗎?”

    又一羣修士,行至湖畔。

    爲首的,乃是一位身穿綵衣的女子,臉上戴着黃金面具,身上煙霞繚繞,氣質神秘。

    在她身後,有着一大批強者,大聖的數量也有近十位。更有,身穿黃金甲的聖境護衛,在兩旁開路。

    見到來者,三金大聖更加頭疼,生怕兩波人馬撞到了一起,於是,立即上前迎接綵衣女子,同時也將他們隔開。

    羅乷扯了扯張若塵的手腕,將他拉回座位,低聲道:“你不想參加拍賣會了嗎?收一收情緒,別什麼時候都想着,使用拳頭解決問題。風后來了,兩位神女候選人撞到了一起,不妨坐下來看好戲?”

    很多東西,雖說已經放下。

    可是,般若卻依舊能夠在張若塵的心中,形成不小的影響。畢竟,到目前爲止,她是張若塵生命中,唯一的一位妻子。

    哪怕現在已是前妻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愛過,怎麼可能會娶?

    若是愛過,怎麼可能說忘就能忘?

    兩波人馬撞到了一起,氣氛頓時變得沸騰,一個個都劍拔弩張,大有一言不合,便是戰個天翻地覆的態勢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、大森羅皇等人,將張若塵涼到了一邊,與風后身邊的諸位大聖對峙。

    很顯然,雙方人馬並非是第一次見面,平時的時候,已經鬥過很多次。正是如此,纔會如此敵視對方。

    可是,般若的目光,卻已經投在亭閣的方向,看到羅乷對張若塵親暱的動作,兩條纖長的柳眉不留痕跡的輕輕一蹙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很不客氣,道:“風后果然不講道理,明明是張若塵挑釁在先,怎麼就成了本皇爲難他?再說,你口中的這個不朽境大聖,可是擊敗了摩羅戰帝。恐怕只有最愚蠢之輩,纔會真的將他當成是一個不朽境大聖。”

    羅乷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,裝出吃驚的模樣,道:“大森羅皇你這是拐着彎罵風后姐姐愚蠢?”

    頓時,風后的身後,走出三道身影,個個都是百枷境大圓滿,大有要出手教訓大森羅皇的意思。

    兩方人馬,變得更加爭鋒相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緒,完全平靜下來,看得很明白,羅乷剛纔的那一句挑撥,完全就是在坑害大森羅皇,同時,也是在幫他解圍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肯定不是百枷境大圓滿強者的對手,絕對不能上生死臺。

    “你應該很好奇,爲何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般若,能夠讓無疆、大森羅皇這些百枷境大圓滿強者馬首是瞻。對吧?”羅乷使用手段,轉移張若塵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是有那麼一點好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說了一句,又道:“命運神殿的神女,到底有什麼了不得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說神女之前,得先給你講,三位神女候選人各自的不同。般若,代表的乃是上三族的利益。風后,代表的乃是下三族的利益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