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皇城外,殺氣沖霄,地獄界聖境大軍一次次發動猛烈攻擊,前仆後繼,想殺張若塵之人,可謂是極為堅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一個血腳印,每向前邁出一步,傷勢都會加重一分,如那大海中的孤舟,隨時都有可能傾覆。

    各族領袖人物都顯得十分激進,恨不得立刻親手將張若塵擊殺。

    「哥,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張若塵被殺死嗎?」血凝筱皺眉道。

    血宸天君搖頭,道:「擊殺張若塵,乃是地獄界的大勢,這個時候,誰也無法阻止。」

    和其他領袖人物不同,血宸天君並未參與圍攻張若塵的行動,而是率領血天部族的修士,固守陣地,防備天庭界大軍的攻擊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雖沒有為殺死張若塵出力,也沒人能說他什麼。

    沒辦法,張若塵身份太過特殊,別人怎麼做,都無所謂,唯獨他們血絕家族的人,絕不能參與進去。

    「我倒是挺佩服這位表哥,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,能夠不顧一切,將生死都置之度外,可惜,他要對抗的是整個地獄界,註定只能失敗。」血凝筱忍不住嘆息道。

    血宸天君道:「有感情的人,就會有弱點,可又有多少人,能夠徹底斬斷感情呢?」

    即便是那些神靈,大多也都有在意的人或物。

    另一邊,羅乷此刻也將目光,鎖定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對於張若塵,她的心緒一直很複雜,雖然曾有大人物,告訴過她,命中之人的預言。

    可在與張若塵的接觸中,她卻並沒有生出太深的男女之情,反倒覺得張若塵像是她命中的剋星。

    以往,她做任何事情,都是無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但,從遇到張若塵開始,她便接連吃虧,實在是很氣惱,覺得張若塵可惡至極。

    可現在,看到張若塵為了救自己女兒,獨對地獄界大軍,無所畏懼的前行,願意捨棄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這,對羅乷產生了極其巨大的震撼,內心深深被觸動,心中生出一種微妙的情感。

    或許,只有像張若塵這樣的人,才稱得上是真正的英雄人物。任何一個女人,應該都會渴望能遇到一個可以像這般對待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羅乷握緊了拳頭,貝齒緊咬紅唇,很想去阻止張若塵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不知怎麼的,看到張若塵傷得那般重,她的心中,竟是生出了不忍之感。

    皇城的城牆之上,天鵬皇子終是將自己的想法,說了出來,與天庭各界的領袖人物,進行商議。

    「讓張若塵一人在城外孤軍奮戰,我等卻只是在這裡看著,什麼也不做,別人還以為是我們怕了地獄界,必會成為笑話。」天鵬皇子道。

    萬戰聖君點頭:「先有閻無神悄然潛入皇城,後有地獄界精銳,突襲青虹閣,我們天庭界已經是失了顏面,不能再繼續這樣被動下去。公孫兄,意下如何?」

    不由得,一眾領袖人物,紛紛將目光投向一名儒雅的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此人身高一米八,樣貌出眾,身上散發出飄逸洒脫的氣質,宛如一位謫仙。

    他名為公孫元昊,乃是盤古大世界的領袖人物,為人很低調,但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。

    「天庭界與地獄界對峙良久,也該好好戰上一場,不然,我等前來崑崙界,又有何意義?」公孫元昊頗有些意味深長道。

    「現在,張若塵以一己之力,殺亂了地獄界數千萬聖境大軍,正是出手的大好機會,或許能夠取得巨大的戰果,甚至是給予地獄界重創,振我天庭界聲威。」

    聞言,天鵬皇子和萬戰聖君都不由微微點頭,顯然是很贊同公孫元昊的意見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功德戰場,天庭界可謂是連連失利,亟需打一場大勝仗,來鼓舞士氣,扭轉整體的頹勢。

    眼見三大主宰世界的領袖人物,意見已經達成統一,宙宇心中不禁著急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真被救了回來,還能有他們天堂界派系的好日子過嗎?

    可宙宇再著急也沒用,天堂界派系的精銳,都栽在了紫微宮,憑他的份量,還不足以改變天庭界這邊的決定。

    他雖然也是天堂界明面上的領袖,可與公孫元昊等人相比,卻是相差了太多。

    在公孫元昊三人下令后,天庭界這邊的大軍,當即便是快速集結起來。

    皇城之外,張若塵一邊廝殺,一邊向前推進。

    任憑地獄界陣容如何強大,都始終無法阻攔他前進的腳步。

    每前進一步,都必然會有不少地獄界修士倒下。

    與之相應,張若塵身上的傷,也會加重幾分。

    哪怕張若塵一直在狂飲生命之泉,也無法完全將傷勢治癒。

    地獄界已是改變策略,以牽製為主,想要以最小傷亡的代價,生生將張若塵給耗死。

    數萬石族精銳,在石絕心的率領下,凝聚出一座巍峨至極的死灰色石山,宛如一顆星球,當空對著張若塵鎮壓而下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揮動帝皇神尺,劈出一道萬丈尺芒,將石山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大批石族修士的身軀爆碎,聖魂波動消失,變成一地死寂的碎石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大批骨族修士出手,凝聚出一隻漆黑骨手,其上纏繞海量黑暗力量和死亡力量,一凝聚出來,就連周圍的空間,都受到了侵蝕。

    黑色骨手結結實實的拍擊在張若塵的身體上,將他整個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身穿火神鎧甲,身上還有月神鐫刻的神紋,也沒能抵擋住黑色骨手的力量,身上的傷口,全都一下子變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「噗——」

    張若塵以帝皇神尺拄地,口中聖血狂噴,身體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已經窮途末路,明年的今天,便是你的祭日,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,恐怕早已無人記得你。」冥魔冷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銳利如刀,看向冥魔,沒有任何話語,只是默默的揮動手中的帝皇神尺。

    只要還有一息尚存,他便絕不會放棄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中央皇城的城門大開,浩如煙海的天庭界大軍,氣勢如虹的殺了出來。

    天鵬皇子、萬戰聖君、公孫元昊等領袖人物,皆是沖在最前方,顯露出橫掃無敵之勢。

    「擋住他們,儘快殺了張若塵。」有地獄界強者下令道。

    當即,地獄界大軍調轉方向,迎向天庭界大軍。

    被抽調到皇城的地獄界大軍,盡皆是身經百戰,能夠處亂不驚。

    故而,儘管天庭界大軍出動的有些突然,地獄界大軍,也並未顯得太過慌亂,很快就調整好陣勢,前去應戰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無疑是顯現出了血宸的先見之明,堅守陣地,似乎早就預測到中央皇朝中的聖境大軍會前來攻伐,可謂是極為睿智。

    只是如此一來,用於對付張若塵的力量,便削弱了許多。

    一時間,張若塵推進的速度加快,一路橫掃前行。

    「陣起。」

    伴隨著一道大喝聲,一座無比恢弘的殺陣,徒然被激發。

    殺陣籠罩方圓千里,將張若塵包裹住。

    一道道如山嶽般巨大的陣印出現,生生將張若塵從半空中轟落下去。

    「砰。」

    這座殺陣,乃是集合地獄界數百位陣法聖師之力,共同布置出來,由數百座小型殺陣組成,環環相扣,精妙至極。

    可以說,此陣,代表著地獄界十族在大聖之下,能夠爆出來的最強陣法威力。如果有人能夠在大聖之下,攻破此陣,那麼也就代表他今後或許有以一己之力,滅掉地獄十族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個人怎麼可能抗衡得了整個地獄界?

    天庭萬界的諸神,加起來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被困陣中,別說是一位聖王,就算是一位百枷境大聖,也只有被擊殺。

    必殺之勢,已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沉冷,猛然揮動帝皇神尺,激發出其內蘊藏的強大神力。

    帝皇神尺從來都是所向披靡,但,這次卻遇到了阻礙。

    神力剛迸發出去,就被殺陣快速消弭於無形,只是激蕩出了一絲絲細微的漣漪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無數道陣紋交織,天地間的地、風、水、火,各種力量盡皆被引動,變得無比狂暴。

    一道道詭異而可怕的力量,向張若塵纏繞而去,即使要阻止他掙脫出去,也是要一步步將他煉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次次揮動帝皇神尺,都無法將殺陣打破,沒能掙脫出去,反倒是受到殺陣力量衝擊,體內的生機,被生生化去不少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被困在陣中,諸多地獄界修士,都不禁鬆了一口氣,隨即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中,張若塵已經是一頭困獸,只能任憑宰割,無法再掀起任何風浪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無論你怎麼掙扎,都是徒勞,今天你註定要落得形神俱滅的下場。」石絕心殘酷道。

    藍薛子嗤笑,道:「大聖之下無敵?不過是個笑話,敢破壞地獄界的大計,不管是誰,都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。昔日十劫問天君,號稱崑崙界第一,還不是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?」

    天庭界大軍中,宙宇第一時間,察覺到了張若塵的處境,無法控制心中的情緒,眼中頓時浮現出濃濃的喜色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終究還是要死了,一切都是註定,任你驚艷萬古,也無法逆天。」

    宙宇心中極為快意,再無半點擔心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還真想衝過去,親自給張若塵來上一刀,以報在血神教受辱,還有之前斷臂之仇。

    羅乷遠遠眺望,看著張若塵被困在殺陣中,快速被煉化,她的眼神,不禁變得黯然,眼中浮現出更濃的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可她身為地獄界的一員,在這個時候,根本就不能做什麼。

    「命運就此被打破了嗎?」羅乷低語。

    畢竟,張若塵若是就此身死,又怎能算得上是她的命中之人?

    殺陣內,張若塵催動帝皇神尺,極力抵擋陣法的煉化力量。

    「孔樂,我絕不會讓你有事,我還沒有帶你去孔樂山,看萬家燈火呢。」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心中,怒火滔天,眼神卻是凄楚慘然。

    他從未想過,自己竟會有如此軟弱的時候,軟弱得,就要掉下眼淚。

    準確說,不是軟弱,而是一種自責,怪自己沒用,連兒女都無法保護好,先是池崑崙被人抓走,遲遲沒能救回,如今更是連池孔樂,都眼睜睜看著被人抓走。

    作為父親,他真的很失敗。

    不由得,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與池孔樂相處的點點滴滴,每一幅畫面,都是那樣的清晰。

    他無法想象,如果池孔樂被奪舍,自己會是什麼模樣。

    或許會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或許會愧疚一世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他都還沒有真正陪伴過池孔樂,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,一切怎能就此結束?

    連自己最在乎的人,他都沒辦法保護,即便他修鍊得再強大,又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「不,我還不能倒下,孔樂還在等著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吶喊,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。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這一刻,張若塵身上的氣勢,猛然暴漲。

    在他那滿是傷痕的肉身上,綻放出一百四十四道璀璨的聖光,遍布全身,那是他的一百四十四個穴竅,每一個都極其龐大,內蘊一座聖氣湖泊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張若塵已經不再有任何的顧忌,既然聖王境的力量,不足以讓他衝破阻礙,去搭救池孔樂,那他就突破成為大聖。

    他的肉身,早已被熬煉到極致,故而,突破乃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一股浩瀚的大聖威壓,從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個穴竅,進一步擴張,內部簡直能夠容納下一顆星球,天地聖氣瘋狂的湧入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肉身成大聖。」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這種變化,地獄界一方,頓時有不少強者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任誰也沒想到,張若塵竟會在這個時候,將肉身修鍊到大聖層次。

    但凡武道聖王,無不想肉身成大聖,單憑肉身,便能與大聖相對抗,等於是在先天佔據優勢。

    只是,要達到這一步,實在是太難,一百個肉身成聖的修士,都難有一人可以肉身成大聖。

    強如燕離人,當年也是衝擊肉身成聖失敗,險些道毀人亡。直到不久前,才打破桎梏,如願的肉身成大聖,並修成強大無比的血蠶不死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得到的機緣,遠遠超過燕離人,現在,也終於走到了這一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稍後,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