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二千枚神石,成交。”

    洛奇大聖滿臉堆笑,第一鼎神遊丹而已,賣出的價格,已遠超他的預估。

    隨着神遊丹的數量越來越少,說不定還會出現更高的價格。

    接下來,拍賣第二鼎神遊丹。

    競拍剛剛開始,源魔神子便是直接喊價:“一千五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頓時,全場靜音。

    這是要幹什麼?

    一百枚神石的起拍價,第一次喊價,便是頂上了天,完全不給別人喊價的機會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面露冷峭之色,道:“這一爐神遊丹,本神子勢在必得,希望各位能夠給一個面子,否則,即便將價格喊到二千枚神石以上,本神子也與他拼到底。”

    一千五百枚神石,超過在場絕大多數修士的心理底價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是爲了討好般若,所以,不惜花費天價,也要買下一鼎神遊丹。一次性將價格喊到這個位置,還敢繼續加價的修士,已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“源魔神子買下這一鼎神遊丹,也就耗盡了財力。”

    “源天神殿最多給他一千枚神石的預算,剩下的五百枚神石,肯定得他自己出。在崑崙界功德戰場的收穫,估計要掏空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說他愚蠢好呢,還是說他癡情,爲了般若,這是要不惜一切代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三族和下三族的主力競拍者,紛紛放棄,不想和源魔神子正面碰撞。要是真的將價格,打到了兩千枚神石以上,將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見所有修士都沒有加價,源魔神子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萬一真的冒出一個傢伙,與他擡槓,將價格拼到兩千枚神石以上,源魔神子就算把神遊丹拍下來,也將欠下一大筆債務。

    還債,就夠他還數十年,甚至上百年。

    接下來,在不朽境的修煉速度,肯定會相當緩慢。

    在大聖境界,修煉速度想要快,需要大量神石支撐。

    “兩千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又一道霸氣十足的聲音,響徹拍賣場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雙眼赤紅,頭髮盡數倒立起來,似要吃人一般,怒視血屠,道:“你還敢喊價,你拿得出來二千枚神石嗎?”

    血屠坐在椅子上,鎮定無比,輕飄飄的盯了他一眼,道:“本聖既然敢喊價,自然不怕拿不出神石。源魔,你剛纔不是說,要拼到底嗎?繼續喊價,本聖來與你拼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指着血屠,牙齒都要咬碎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拼不拼?好歹也是一位神子,更是我們這一代一等一的天驕,兩千枚神石就能將你嚇退?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在聖王境,血屠雖然也是頂級人物,可是,與源魔神子比起來,卻略遜一籌。

    被一個曾經不如自己的修士鄙視,源魔神子心中怒不可揭,只覺得,受到巨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血屠皺起眉頭,以鼓勵的語氣,催促道:“再加一點,你再加一點試試,說不一定就能將這一鼎神遊丹買下,多少加一點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心中在做激烈的鬥爭,目光向般若看了一眼,終於,鼓足勇氣,不管了,拼了,無論如何,都得將這一鼎神遊丹拿下。

    “二千零一十枚神石。”源魔神子喊出這個數字的時候,雙拳緊握,整個人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爲了買下這一鼎神遊丹,算是欠下一大筆鉅債。

    不過,只要能夠博般若一笑,一切都值得。

    “二千五百枚神石。”血屠悠然的喊道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如同遭受雷擊,一口聖血,差點吐出,怒吼一聲:“你敢玩我。”

    血屠露出疑惑的神色,道:“你什麼意思?本神子只是讓你再加一點,又沒有說,要把這一鼎神遊丹讓給你。你要是不服,要不……再加一點?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心頭之恨,已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覺得血屠是故意在玩他,而且,故意讓他在所有修士面前丟臉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今天這事,本神子記下了,好樣的,別有落入本神子手中的時候。”源魔神子道。

    安靜了半晌後,洛奇大聖宣佈:“第二鼎神遊丹,二千五百枚神石成交。”

    連續以天價,拍下兩鼎神遊丹,血屠的名字和背景,迅速在拍賣場中傳開,衆人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“血屠代表的,應該是血天部族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,血天部族這次是下了血本,要拿下狩天大宴。”

    “參加狩天大宴的血天部族百枷境大聖,應該沒有多少,一鼎神遊丹,已經用不完。買兩鼎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說不一定,血屠是在崑崙界功德戰場上,大發橫財,準備買下一鼎,留着自己百枷境的時候使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拍賣場中,流傳各種猜測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,先前是親眼看見,張若塵和血屠一起離開,因此,他們猜到購買神遊丹的,很有可能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道:“張若塵在崑崙界功德戰場上,橫掃四方,得到了大批寶物和財富。購買神遊丹的,肯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說,血屠怎麼突然這麼膨脹,原來花的不是自己的神石。”

    摩羅天速疑惑的道:“你們有沒有發現,血屠很不正常,似乎很希望大家加價。像剛纔那種情況,他如果不刺激源魔,兩千枚神石,肯定可以拿下第二鼎神遊丹。源魔加了十枚神石,他卻突然將價格,加到了二千五百枚神石。就算神石再多,也不能這麼糟蹋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自認爲,已經猜透其中原因,嘴角,浮現出一道笑意,道:“假若,背後購買神遊丹的,的確是張若塵。那麼,張若塵爲何沒有親自競拍?”

    “戰帝的意思是張若塵不在拍賣場?”一位大聖,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道:“只有這個可能,才解釋得通。張若塵有別的要事,離開了拍賣場,將競拍的事,全權交給血屠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據我所知,血屠和張若塵有巨大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一位摩羅家族的大聖,輕輕一拍桌案,道:“我明白了!血屠這是想要,藉着競拍的機會,狠狠的坑張若塵一次,等於伺機報復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含笑着點了點頭,目光向血屠所在的貴賓席盯去,道:“是不是我們猜測的這樣,看下去,不就知道?”

    第三鼎神遊丹,開始競拍。

    這一次,血屠似乎失去了耐心,第一個喊價:“兩千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價格,無數修士,都有一種想要罵孃的衝動。

    也太貪得無厭,這是想要將神遊丹,全部買走?

    就連主持拍賣的洛奇大聖,都有些懷疑,血屠是不是故意來搗亂的。只是一個剛剛進入不朽境的大聖,能夠拿得出數千枚神石?

    即便是那些進入大聖境界上千年的修士,千年積累下來,也未必拿得出數千枚神石。

    直到聽到三金大聖的傳音,洛奇大聖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第三鼎神遊丹,最終被血屠,以兩千枚神石買走。

    拍賣第四鼎的時候,血屠再次率先喊出兩千枚神石的天價,不過,這一次,無疆試探性的擡了兩次價。最終,血屠花費二千五百枚神石拍下。

    第五鼎,無疆再次出價,甚至將價格,喊到了二千七百枚神石。

    可是,血屠卻以三千枚神石的價格,再次拍走。

    無疆不僅沒有氣餒,反而笑了起來,道:“果然沒錯,競拍神遊丹的,不是血屠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道:“什麼意思?不是血屠。”

    “血屠就算再愚蠢,也不會這麼喊價。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這一點,源魔神子倒是贊同,道:“的確很有問題,可是,就算幫別人競拍,也不該這麼亂出價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,誰都看得出,你是在故意在擡價,想要坑他。可是,他卻好像完全不在乎,一下子將價格出到三千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道:“管那麼多幹什麼,既然血屠如此囂張。咋們就使勁將價格往上擡,看他有多少神石花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拍賣會進行到這個地步,上三族的修士,被血屠氣得快要炸裂,憋着一肚子的火氣。?

    既然血屠這麼不將神石當一回事,那就只能,讓他再多破費一些。

    另一頭,摩羅戰帝大笑:“果然,血屠是想坑張若塵。既然如此,本帝怎能不配合?”

    摩羅家族另外五位大聖,皆是露出戲謔的笑意。

    第六鼎神遊丹,開始競拍。

    “兩千枚神石。”血屠第一個喊價。

    無疆喊價:“二千五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枚神石。”摩羅戰帝道。

    血屠略微有些詫異,怎麼突然一下,大家出價這麼豪氣?

    與先前小心謹慎的語氣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不過,這正中他的下懷,心中暗喜:“你們早該這樣了,不將價格太高一些,又怎麼能讓張若塵肉疼?”

    “三千五百枚神石。”血屠興高采烈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四千枚神石。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道:“四千五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枚神石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拍賣場中的修士,全部都已經嚇傻。

    這,真的是在競拍一鼎神遊丹?

    這一鼎神遊丹,真的只是半王品聖丹?

    “六千枚。”

    “七千枚。”

    “八千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競拍價格,猶如直線一般,向上飆升。

    血屠、無疆、摩羅戰帝好像已經忘記了後面的單位是“神石”,直接報數字,喊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“一萬枚。”

    喊出這個價格的一瞬間,血屠猛然驚醒過來,身體劇烈一震。

    剛纔做了什麼?

    一萬枚什麼?神石?

    血屠暗呼一聲不好,無論是兩千枚神石一鼎,還是三千枚神石一鼎,尚且還在可以向張若塵解釋的範疇。

    一萬枚神石,超出神遊丹的價值實在太多,張若塵豈能不知是在故意坑他?

    想到張若塵的可怕手段,血屠剛纔的爽感,一掃而空,整個人變得憂心忡忡,恐懼襲滿心頭,很是後悔,自己爲什麼要這麼作死,應該適可而止。

    就在血屠痛苦萬分,已經快要絕望的時候,摩羅戰帝的聲音,響起:“一萬一千枚。”

    這聲音,如同天籟一般,動聽到極點。

    血屠的眼睛一亮,身體閃電般的挺立起來,道:“這一鼎神遊丹,歸你,本聖不要了,恭喜,恭喜恭喜,摩羅家族不愧是古族,豪氣沖天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摩羅戰帝驚醒過來,問身旁的幾位摩羅家族大聖,道:“剛纔,本帝喊了多少?”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幾位大聖,全部都有些失神,只覺得身體發麻,張不開嘴巴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僵硬的臉上,肌肉輕輕跳動了兩下,道:“一萬一千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有一種魂飛魄散之感,目光盯向無疆,猶如是想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道:“你……你再加一點,你再加一點試試,哪怕加十枚也好,本帝把這一鼎神遊丹讓給你。”

    無疆一言不發,只是投給他一道“你當我是傻子嗎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其實剛纔,無疆也被血屠和摩羅戰帝將節奏帶了起來,差一點脫口喊出“一萬二千枚”,幸好,血屠先開口,聲稱不再競拍,纔將他驚醒。

    雖然他有一座神石礦,可是,也需要千年時間,才能產出一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額頭上,盡是冷汗,道:“血屠果然是在坑人,前面完全就是在誤導我們,就是想要坑一筆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覺得,有沒有可能,血屠就是星海世界安排的託?這第六鼎神遊丹拍出的價格,已經抵得上十鼎神遊丹。”有人,如此懷疑。

    “完全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本聖沒有上當,若是被坑上萬枚神石,恐怕未來一千年,都得還債。”

    “一萬一千枚神石,相當於十一萬億枚聖石,足有摩羅家族培養出多少萬位聖者?這是,致命之錯。”

    “摩羅戰帝太慘了,花費一萬一千枚神石,購買一鼎神遊丹,必定淪爲整個地獄界的笑話。”

    “犯了這麼大的錯,摩羅戰帝未來的前途堪憂,摩羅家族肯定不會再重點培養他,很有可能,還會收回’摩羅’稱號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顯然也意識到後果的嚴重性,以求助的眼神,盯向拍賣臺上的洛奇大聖。

    洛奇大聖卻搖了搖頭,在拍賣會上喊出的價格,哪有後悔的道理。星海世界豈是可以隨便搗亂的地方?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目光,盯向血屠,道:“你對神遊丹,不是志在必得嗎?你再加一點,我讓你。”

    血屠聳了聳肩,道:“本聖幾時說過對神遊丹志在必得?既然爭不過你,只能讓給你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控制不住體內的怒火,體內爆發出浩蕩的邪剎之氣,直接向血屠衝了過去:“你想害死本帝,本帝與你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拍賣會上的修士,頓時有一種大快人心之感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都在給摩羅戰帝助威,希望他能劈殺血屠,最好是虐殺,這個混蛋,實在是太可恨,鐵定是星海世界的託無疑。

    可惜,摩羅戰帝還沒到達血屠的面前,便是被星海世界的秩序者擒走。

    血屠長長鬆了一口氣,整理身上的聖袍,目光悄悄盯向拍賣會上的一衆修士,這才察覺到,氣氛很不對勁,怎麼突然一下有這麼多修士想要他死?而且,還恨他入骨的模樣。

    一場拍賣會而已,至於嗎?

    難道是仇富?

    看來,接下來要低調一些才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