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為張若塵招魂,血后傷得極重。

    此刻,她一雙潔白如玉的手,捧著光芒璀璨的神木之心,將它內部的力量,源源不斷的吸收。

    神木之心蘊含的生命力量旺盛,猶如整個崑崙界,億億億萬植物的生機,匯聚於一體。

    僅僅吸收了千分之一,血后神源上的裂痕,便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。

    裂痕處,填補進去的,乃是生命之道。

    「一個元會,十二萬九千六百年。接天神木果然厲害,不愧是將生命之道修鍊到巔極地步的神靈,只是吸收了它一百多年,參悟的道和知識,便是對我受用無窮。」

    神木之心,蘊含的,不僅僅只是生命力量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其實是,接天神木的生命之道和知識智慧。

    吸收千分之一,代表的,就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千分之一。在這一百多年時間內,接天神木參悟的生命之道,對於普通聖境修士而言,哪怕花費萬年,也達不到那個層次。

    若是,將神木之心完全吸收,血后哪怕只是剛剛成神不久,心境也會達到,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的神的層次,甚至更高。

    而且她嚴重受損的神魂,也會增長數倍,達到很多神靈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以說,一枚神木之心,是能夠引發神戰的奇寶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在神源完全修復的那一瞬間,血后的身上,沖射出一層神光,宛如一盞神燈被點亮。

    被神光照耀到的地方,泥土中,長出一株株嫩綠的植物。

    生根,發芽,快速成長……

    最後,化為三億棵參天大樹,綠樹成蔭,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三億棵參天大樹,僅僅只是,由血後身上逸散出來的神光蘊含的生命力量,催生出來。

    冥王嘴裏發出嘖嘖的聲音,雙目深深一眯,瞥向站在身旁的張若塵,道:「神木之心是神級瑰寶,放在你身上太浪費,不如給舅舅一顆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滔天劍和恆星神劍的劍柄,應該是被舅舅搶走的吧?」

    冥王搖頭,道:「怎麼能叫搶?這話說得太難聽!恆星神劍合而為一,那是天定的事,誰都改變不了天的意志。」

    「天定的事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冥王道:「沒錯,在我收服恆星神劍的那一刻,上天就已經做出安排。神劍是時候重新出世,以絕世鋒芒,威壓諸天萬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得直皺眉頭,突然覺得,傳說中,凶厲猙獰的冥王,有做神棍的潛質,說話一套一套的。

    搶了東西,都能將鍋甩給上天。

    「上天難道還安排了我,給你一顆神木之心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冥王那雙極為邪異的眼睛,盯向張若塵,輕輕點頭,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呵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一聲,信你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冥王輕輕搖頭,對張若塵這樣的態度有些失望,道:「我很快就會成神,而且,成神之後,就是神靈之中的強者。你如果想要求我,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「我求你做什麼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冥王耐心的道:「你去地獄界,是為救人,多一位神幫你,成功的機會才更大。給我一枚神木之心,此事就包在我身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在思考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事?」冥王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如果我求母后,現在幫我收回劍柄和滔天劍,理在我這一邊,我想,母后應該會答應。舅舅現在還不是神,確定是母后的對手?」

    冥王的額頭上,冒出一根根黑線。

    突然發現,眼前這個小子很精,想要套路他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站在血山之巔的血后,自然是能夠聽到張若塵和冥王的對話。

    聽到「母后」兩個字從張若塵的嘴裏說出,心情激動無比,一雙絢爛的神眸中,儘是柔情。

    但是,她明白,張若塵之所以說出「母后」二字,其實是像憑藉這個身份,與冥王講條件。

    他們母子的間隙,或許已經彌補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對不死血族的厭惡,卻始終存在。

    冥王道:「說說你的條件,怎麼才能給我一顆神木之心?」

    「先幫我救人,若是成功,劍柄和滔天劍就當是我孝敬給舅舅的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冥王的神情,變得肅然,目光深邃的道:「救人,不是不可以。但是,張若塵你得明白一件事,去了地獄界,最好按照地獄界的規矩做事,若有異心,即便你的神母是我的親妹妹,我也會殺了你。」

    雖然他說得很平靜,可是,卻給張若塵一種心驚肉跳之感,絲毫都不用懷疑,冥王絕對下得了手殺他。

    迎向冥王的眼神,張若塵平靜的與他對視。

    冥王沒想到,在他外散殺機的情況下,張若塵還能鎮定自若,不露出絲毫膽怯,心中對這位外甥的評價,又高了一分。

    「血絕家族需要你這樣的天才,你若是足夠優秀,去地獄界后,獲得的資源和榮耀,將會遠超現在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冥王又道:「你最好保持現在的心性和意志,只有這樣,才能得到血絕戰神的認可。那時,你和地獄界各大勢力結下的仇怨,他都會幫你接下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身份太敏感,進入地獄界,想要活命,並且活得很好。得到血絕戰神的認可,是第一步,牢牢記住這句話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半晌,驀地,取出一枚神木之心,遞給了冥王,道:「舅舅的這一席話,價值遠超一顆神木之心。」

    冥王反倒愣了一下,隨後笑了一聲:「有意思,很有意思,像你這麼聰明的人,去了地獄界一定會活得很好,看來剛才說的那些話,都是多餘的。」

    接過神木之心,冥王將其按入進眉心,化為一粒碧綠色光點,宛如一顆寶石鑲嵌在那裏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冥王都是極其聰慧之人,有些話不用點破,相互能夠意會。

    如果先前將神木之心,給了冥王,冥王只會幫張若塵救人。

    可是,此時將神木之心給了冥王,張若塵去了地獄界,冥王就得全力護住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退一步來說,若是張若塵不給冥王一枚神木之心,在救池孔樂的事上,冥王就算出手,也肯定不會儘力。

    等到那個時候,張若塵或許還是得拿出一顆神木之心請他。可是,就算請動了,張若塵卻依舊要欠他一個人情。

    寶物可以送出去,可是,送的時間,卻要拿捏好。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一道感應,繼而,向天邊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地平線上,浮現出一片七彩色的霞光。

    在霞光的中心,一道美麗絕塵的仙影徐徐走來,她有着一頭雪白的長發,身姿玲瓏曼妙,每踩出一步,腳下都會生出一朵蓮花。

    步步生蓮。

    在她背上,長有一對孔雀羽翼。

    那七彩霞光,就是從孔雀羽翼中散發出來,美輪美奐,聖氣噴薄,將她那完美的容顏和氣質,映襯的縹緲而又神秘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大喜,道:「蘭攸,你終於重新凝聚出不朽身軀,恢復到大聖之境。」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張若塵一直在逆境中掙扎,經歷了太多悲傷的事,好不容易有一件喜事,心情自然是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他縱身向上,想要飛到孔蘭攸的身前。

    可是,剛剛縱身,身體便是插入進地底,只剩一顆腦袋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孔蘭攸走到張若塵身旁,秀目中,滿是不解的神情,忍不住笑道:「表哥,你這是要做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好歹也是一位大聖,也是地位崇高的東域王,聖明中央帝國的主宰人物,當然也會在乎自己的臉面。

    丟了這麼大的臉,他的臉色有些不自然,乾咳了兩聲,道:「先拉我起來,我怕我越往上爬,陷得越深。」

    孔蘭攸俯身伸出一隻瑩白的玉手,輕輕撫摸張若塵僅露在地表的臉,沖他嫣然一笑,「我覺得,你現在就很好,要不再在地底待一會兒?」

    在孔蘭攸俯身之時,胸前一道雪白的溝壑清晰可見,宛如玉碗倒扣,香艷無比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略微有些尷尬,故意閉上雙目,道:「蘭攸,我立即就要前往地獄界,我們還能相處的時間已經不多,此次一別,不知多久才能再見。再見,也不知是敵是友……」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身體一輕,回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黛眉輕蹙,露出疑惑和不解的神情。似乎是擔心他立即就會離開,所以,緊緊的,抓着他的雙手。

    血后想要完全恢復到巔峰狀態,還需要一些時間,於是,張若塵和孔蘭攸並肩而行,邊走邊聊,講述最近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他們如今都是大聖境界的修為,站在聖道巔峰的存在,可是,卻宛如十五六歲的少男少女,十指緊扣,親密無間。

    或許是融合了曾經的肉身,張若塵對孔蘭攸的情感,變得更加親近,彷彿一切都還停留在八百年前。

    孔蘭攸停下腳步,近距離的凝望着他,道:「表哥,去了地獄界,再想回頭,將很難。天庭、崑崙界、廣寒界,都不會再有你的容身之地。」

    「我明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孔蘭攸那張精緻而完美的臉蛋上,浮出一道能夠傾倒眾生的笑顏,道:「如果真的有一天,天庭地獄都沒有你的容身之地,我也願意陪在你的身邊。宇宙浩大,紅塵無邊,總有一處可以做家。」

    說完,孔蘭攸輕輕墊腳,晶瑩香潤的紅唇,出其不意的吻在張若塵的臉上。

    隨後她緊緊抱住張若塵,氣吐幽蘭一般,在他耳邊說道:「表哥你太苦了,只可惜,在你最艱難的時候,我沒在你身邊。」

    孔蘭攸的這一下,實在有些突然。

    以至於,張若塵半晌都沒反應過來,心神蕩漾了一下,便又收斂情緒,一隻手按在她的頭上,一隻手攔在她的纖腰,目光凝重的道:「幫我照顧娘親,等我,我一定還會回來的。」

    林妃早就被血后,接到了無盡深淵,不久前,張若塵已經去見過她。

    崑崙界功德戰爆發的時候,其實是血后的分身,先一步找到林妃,想要見一見這個被張若塵喚做娘親的女人。想要從她身上,學習到如何做一個母親,如何被張若塵認可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張若塵第一次來到無盡深淵的時候,血后才會像一個普通婦人一般,為他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而不是以神靈的強硬姿態,迫使張若塵認她做母親。

    後來,木靈希去接林妃的時候,林妃已經被邱怡池送到無盡深淵。血后的分身,則是變成了林妃的模樣,想要先一步與張若塵接觸,了解他的性格和脾氣。

    「別再卿卿我我,我們該出發了!」

    遠處,冥王頗為煞風景的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緊抱着的林刻和孔蘭攸,頓時分開。

    血後背負雙手,目光睥睨蒼穹,盡顯神靈的絕世威儀,修為已經完全恢復,道:「八百年了,也是該離開的時候。蘭攸,記住你答應姑姑的事,第二梯度的一切,暫時由你來照看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血后伸出一根雪白纖細的手指,一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第二梯度的上空,出現一道幽深的空間通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通道的另一頭盯去,隱隱間,看見了一片星空,也不知連接着宇宙中的什麼地方。

    「剛才母后,對蘭攸說的話,到底是什麼意思?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,需要照看什麼?那些血獸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,這裏,肯定隱藏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不過,孔蘭攸的原則性很強,性格也很倔,既然她答應了血后,那麼肯定不是什麼壞事。

    在血后的神光包裹下,張若塵、血屠、血魔、齊天、熒惑,穿過那條空間通道。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,他們來到一片漆黑而又冰冷的宇宙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一看,看到了遠處的崑崙界。

    距離崑崙界已經非常遙遠,看到的,只是一片比月亮大十倍的大氣層光團。

    雖然,依舊還在附近星空,可是他和崑崙界的距離,已不知有多少萬里。

    「沒辦法繼續壓制,我已經被天地規則感應到,必須立即渡神劫。我的神劫,是心劫。」

    冥王飛落到一顆直徑三萬里的黃褐色行星上,將那顆星球,踩得猛烈一顫,隨即盤膝坐下,呈「五心向天」的姿勢。

    下一刻,從他身上綻放出來的神芒,將整顆行星包裹,緊接着,蔓延到周圍星空,化為一片血色神光之海。

    「好厲害的冥王,只是半神而已,神光居然可以照亮一片星空,使得成千上萬顆星球都染上了一層血色。我擁有半神之體,為何卻做不到?」張若塵暗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