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還裝什麼純潔,原來,早已經是個破爛貨。”

    “無影仙子乃是天庭最美麗的女性生靈之一,即便被若塵大聖開了苞,依舊值得一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各種污言穢語,各種諷刺和調戲,瀲曦屈辱得內心差點崩潰,恨不得立即自爆聖源,與這羣不死血族的大聖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可是,血泣大聖、滄虎帝君、貝皇都是百枷境的強者,在使用血煞之氣凝聚出鎖鏈纏住她的同時,也壓制住她體內的聖氣運轉,禁錮住了精神力。

    哪怕是死,也變成一種奢望。

    她終於明白,爲何都說落入地獄界修士的手中,會生不如死。看看眼前這些不死血族的大聖,一個個都像是想要將她吃掉一般,眼中充滿赤//裸//裸的欲/望。

    血屠所說的那些話,雖然很難聽,但,或許就是她將要面對的黑暗而又殘酷的現實。

    若是,真的淪爲地獄界大聖交替使用的牀上玩物,想死,死不了,想逃,逃不掉,她不敢想象,天庭各界的修士知道這件事,會造成多麼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幽界的修士,若是知曉,又會如何看她?

    “爲什麼,爲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瀲曦心中苦澀萬分,同時,又很不解,地獄界的一座城區而已,怎麼會聚集了這麼多不死血族的大聖?

    地獄界的真實實力,已經強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?

    若是承認自己是張若塵的女人,真的可以避免這一切嗎?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也就剛剛突破到大聖不久,就算投靠了地獄界,成爲其中的一員,也只會是地位最低的大聖。也不可能,左右得了三位百枷境大聖的意志。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交手,瀲曦清楚的認識到,就算聖王境界再厲害,成爲大聖後,也不可能,跨越境界,以不朽境的修爲,擊敗百枷境的強者。

    就算承認,自己是張若塵的女人,恐怕也改變了不處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外圍,目光漠然,靜靜的看着這一切,沒有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他早就料到,憑血屠一己之力,鎮壓不住四位大聖,之所以,留血屠一人看守他們,其實是故意爲之。

    就是要放他們逃出瀚海莊園。

    周禛和申屠雲空的身上,藏有張若塵想知道的秘密。若是由張若塵來拷問,以他們大聖級別的精神意志,肯定會寧死不屈。

    只有讓不死血族的大聖,給他們以深刻的教訓,才能讓他們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,還有血淋淋的現實。

    接下來,纔會老實一些。

    無論是大聖,還是神,很少有真正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死得值不值。

    若是還有活下去的希望,哪怕只有一絲,誰又願意死?

    再說,比死更可怕的是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血屠眼神冷冷一沉,道:“你們三個,怎麼還禁錮着無影仙子,真當我師兄性格溫和,不會與你們計較?欺辱他的女人,你們還想不想參加狩天大宴?”

    擊敗血天三絕,鎮壓摩羅家族六大聖,令張若塵的聲威節節攀升。

    在血天部族,誰人不服?

    誰人不懼?

    滄虎帝君不復剛纔的強硬,語氣緩和了一些,道:“天庭的大聖,闖入命運神域,誰擒住,自然就該屬於誰。當然,如果無影仙子真的是若塵大聖的女人,他的面子,本帝君肯定是會給。只不過,你也看見,無影仙子根本沒有承認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貝皇道:“沒錯!如果她真的是若塵大聖的女人,面子我們肯定會給,放了她,是理所應當的事。可是,我們在這裡爭了這麼久,無論是若塵大聖,還是無影仙子,沒有一個主動表態。如果,我們就這麼放了她,我們的面子往哪擱?”

    滄虎帝君和血泣大聖,皆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瀲曦頗爲吃驚,沒想到張若塵在地獄級居然有如此影響力,三位百枷境大聖,都要給他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,要她承認,是張若塵的女人,卻怎麼都過不了心中那一關。再說萬一她承認之後,張若塵卻否認,她豈不是要被地獄界的修士笑話死?

    周禛承受不住痛苦,虛弱而悲嗆的道:“我是……我是張若塵的兄弟,我們交情很深……你們不能……不能這麼對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將周禛擰成麻花吞飲他聖血的百枷境大聖,名叫,霍端,聽到這話,心頭一驚。

    居然是張若塵的兄弟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夠得罪,那位百枷境大聖,將力量收回了一些,問道:“你真的是若塵大聖的兄弟?”

    “是,真的是。”周禛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周禛屈服,眼中露出一道笑意,從人羣中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現身,在場的幾位百枷境大聖,齊齊動容,臉色變得不自然,擔心周禛和瀲曦真的與他有緊密的關係。

    霍端盡數收回血煞之氣,將周禛放回到地上。

    周禛畢竟修爲高深,破破爛爛的身體,在六十階精神力的幫助下,快速恢復過來。不過,聖血流失嚴重,臉色慘白,氣息虛弱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之後,他的眼神,更是遮遮掩掩,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剛纔他是被折磨到了崩潰的邊緣,纔不得不報上張若塵的名字,自然擔心被張若塵當衆拆穿。

    可是,出乎他預料的是,張若塵主動伸出雙手,將他攙扶起來,關切的道:“周禛兄,還好吧?傷得重嗎?這是一枚地品療傷丹藥,你暫且先服下。”

    周禛心中驚疑不定,不知道張若塵葫蘆裡賣得什麼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現在沒有別的選擇,只得接過那枚地品療傷丹藥,猶豫了半晌,吞服進嘴裡。

    霍端的心,極其忐忑,連忙走上前去,小心翼翼的道:“若塵大聖,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兄弟,只是看見他擾亂丙巳城區的秩序,所以纔將他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揮手,道:“不用多說,這次不怪你。以後記住,眼前這位精神力大聖,乃是陣滅陣這一代的領袖人物,名叫周禛,是我張若塵情同手足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四周,響起一道道驚呼。

    “陣滅宮可是天庭的陣法聖地,走出了很多厲害的陣法地師和陣法天師,沒想到,他居然是陣滅宮這一代的領袖人物,難怪那麼難擒。”

    “周禛,我聽過他的名字,一代天驕。”

    “能夠與若塵大聖稱兄道弟,又豈會是庸者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衆人的議論聲,周禛臉上沒有一絲笑意,反而,快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他已明白,這是張若塵的奸計。

    相信很快,此事就會傳回天庭,傳回陣滅宮。

    到時候,他無論怎麼解釋都沒用,根本不可能還回得去。

    就算回去,估計也會被關押起來,永世沒用出頭之日。

    被纏住脖子拖行的翃,嘴裡發出怒吼聲:“周禛,你果然早就投靠了張若塵,難怪在中央皇城張若塵會放你離開。是你將我們的計劃,泄露給張若塵的,對吧?”

    被斬斷成兩截的申屠隕落,冷聲道:“叛徒,懦夫。”

    周禛苦着一張臉,很想否認,可是,看到周圍那些不死血族修士獰然的模樣,只得將反駁的話,吞嚥回去。

    瀲曦的心中很震驚,張若塵在地獄界的地位似乎很高,就連百枷境的大聖,居然也要向他低頭。

    此時,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了她,與她的雙眸對視。

    瀲曦很想學周禛,承認自己是張若塵的女人,或許可以,少受一些折磨。可是,內心的尊嚴和不屈的意志,卻在反抗她的意識。

    有些話,哪怕是死,也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然是看出了這一點,目光掃視向血泣大聖、貝皇、滄虎帝君,強大的聖威從體內爆發出來,冷哼一聲:“你們放肆,還不立即放開瀲曦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、貝皇、滄虎帝君都以爲張若塵真的已經動怒,心中驚懼,連忙收回血煞之氣鎖鏈,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三根血煞之氣鎖鏈剛剛消失,瀲曦便是立即調動體內聖氣,想要自爆聖源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瞬間,張若塵卻已經將她的嬌軀,緊緊摟在懷中,一隻手攔着她的纖腰,一隻手輕撫她的玉臉。

    那溫柔的模樣,讓在場修士,都以爲無影仙子真的是張若塵的情人。

    可是,瀲曦卻相當痛苦,本是運轉的聖氣,被張若塵強行壓制回去。與此同時,張若塵體內竟是涌出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,將她的氣海和聖心,徹底封印。

    翃悲憤到了極點,嗷嗷直吼,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……你這個賤人,屈服在了張若塵的淫威之下。要不然,在中央皇城的時候,怎麼會那麼巧?是你,是你和周禛,出賣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瀲曦那美若天仙的臉上,浮現出掙扎的神情,可是,受到張若塵的壓制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遭受張若塵的算計,很不甘心,可是,她的內心深處,反而有一種輕鬆的感覺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矛盾的心理,主要還是因爲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,至少比落入不死血族那幾位大聖手中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,這裡是地獄界。

    恐怕再也找不到一個地方,比張若塵的懷裡,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當然,這個念頭,只是剛在腦海中浮現,便是將她驚住,連忙清空出去。

    她是《九仙美人圖》上高貴的仙子,集美貌和天資於一身的神之女,更是魂界未來的主宰,怎麼可以有如此輕賤自己的想法?

    “若是不甘心,還想繼續活下去,就跟我走。在地獄界,只有我才救得了你,纔給得了你最基本的尊嚴。你是一個聰明的女子,應該懂得如何選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攔着瀲曦的柳腰,目光向她盯去。

    迎向張若塵的雙眼,瀲曦的心,輕輕一顫,感受到他的眼神中,蘊含一股巍峨磅礴的壓力,壓得她無法喘息。

    最終,她只得閉上雙眸,靠到張若塵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,向瀚海莊園走去,忽的,轉身盯向血屠,道:“翃和申屠雲空,不是我的朋友,反而有很深的過節,幫我好好的教訓他們一頓。什麼時候,他們老實了,就帶他們來見我。記住,我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血屠欣喜了起來:“可以吞吸他們的聖血嗎?”

    “由你全權處置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師兄放心,這件事,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血屠實在是太憋屈,終於有機會,好好的發泄一下,展現大聖該有的威嚴和風範。

    回到瀚海莊園,看着眼前的滿目瘡痍,張若塵的雙眼一眯,道:“周禛,你是高明的陣法地師,要將這裡環境改造和恢復,應該沒有問題吧?”

    周禛沒有吭聲。

    他壓着一肚子的怨氣,眼神冷冽,很想趁此機會,出手偷襲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,偷襲成功的概率太低,而且,就算偷襲成功,殺死了張若塵,接下來他也肯定逃不掉。

    就算逃掉,他還能迴天庭嗎?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周禛猶豫了半晌,展顏一笑:“小事一樁,交給我來辦。”

    在周禛修復瀚海莊園的環境和建築的時候,張若塵將瀲曦放開,揹着雙手,身形挺拔而又堅毅,道:“知道爲什麼,我會出手救你嗎?”

    瀲曦站在他的對面,目光冷如冰霜,道:“我沒有求你救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內心深處,渴望我能救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瀲曦道:“你不如殺了我,給我一個痛快,這樣我反而會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“懦弱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瀲曦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說你性格太懦弱,精神意志不堅定,遭遇逆境,便只想着尋死。像你這樣的修士,就算天賦再高,也沒有什麼用,未來的成就有限。無論是活着,還是死去,都對這個世界造成不了任何影響。”

    瀲曦當然不滿張若塵對她的評價,正要開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有神心者,百折不撓。哪怕身陷地獄,遭受千般折磨,萬般羞辱,心卻不動不搖,只當這一切是在磨礪自己。你做得到嗎?你做不到,你已怯懦,你根本不敢去面對那一切。”

    瀲曦心中更加不滿,想要反駁,卻開不了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:“回到最初的問題上,你知道,我爲什麼要救你?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?

    “因爲,你是我的俘虜,你的一切都屬於我。包括你的生死,都得由我來決斷。”張若塵眼神凌厲,帶有不可違逆的意志。

    瀲曦氣得嬌軀瑟瑟發抖,可是這一次,沒有再輕易言死。

    或許張若塵說得對,自己的心境,真的還是不夠強大。遭遇今日的劫難,何嘗不是在磨礪她,只要經受住了考驗,才能獲得更加輝煌的未來。

    到時候,再找張若塵報仇也不遲。

    到時候,必血洗地獄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瀲曦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滿意的神色,只要她不再求死,便是成功了第一步。接下來,再慢慢征服她,駕馭她。

    瀲曦的能力不弱,暫時還是有一定的利用價值。

    “天堂界派系的四位大聖,分化了其中兩位,他們的心,肯定都已經不再以前那麼堅定。接下來,是該拷問那件事的時候。”張若塵的眼神,深深的一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仔細看了一些評論,很多讀者都在說,要儘快寫狩天大宴的劇情,要推動快一些。汗,小魚很想說的是,現在不是一直都在寫狩天大宴的劇情?

    只不過,我一直預計的,狩天大宴的劇情分爲兩部分,比重各佔一半。

    一部分是“大宴之前”,一部分是“大宴”。

    爲什麼說“大宴之前”也是狩天大宴的一部分,因爲地獄界的各族修士已經全部聚集,一場盛宴,早就開始上演,各顯神通,各有矛盾,各自爭鬥。

    而且,大宴之前不僅要把崑崙界功德戰場的遺留問題一一整理,更是要把人物引導出來,把爭鬥寫出來。要不然,所謂的大宴,根本沒法寫。

    另一個是來到地獄界的文風問題。

    我是覺得,整本書的氣壓本來就很低,來到地獄界,若是依舊寫的很黑暗、血腥、殘忍,壓得很低,不是很好。所以,想要把地獄界的劇情,去掉一些壓抑的東西,寫得歡快一些,爽快一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