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輕而易舉?”

    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、血泣大聖,四位百枷境大聖的臉上,都露出難以相信的神情,總覺得張若塵有些太過自負。

    想想也很正常,一個不朽境的大聖,哪裡會明白百枷境修行的困難?

    瑜皇若不是已經無計可施,也不會病急亂投醫,相信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如此自信,當然是因爲,擁有真理奧義和真理之心的緣故。

    修煉真理之道,最基本的能力,就是看破虛妄,找到至真之理。擁有真理之心和萬分之五十八真理奧義的他,探查大聖體內枷鎖的能力,甚至可以超過神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真理規則,匯聚於雙目,投向血泣大聖,道:“血泣,你只掙斷了十四道枷鎖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點了點頭,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盤膝坐下,我來幫你找出第十五道枷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對張若塵的能力,沒報太大期望。不過,張若塵是領隊,實力和身份都擺在哪裡,最基本的面子還是要給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略微猶豫了一下,盤坐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站到血泣大聖的身後,道:“閉上眼睛,調整精神狀態,以最自然的方式,運轉體內的血煞之氣。”

    血天三絕相互對視,隨即,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向瑜皇和孤辰子傳音,道:“張若塵不像是開玩笑,非常認真。難道他真的能夠幫大聖找到體內的枷鎖?”

    瑜皇傳音,道:“怎麼可能?如果世上真的有幫助大聖找到體內枷鎖的辦法,天庭和地獄,怎麼會有那麼多大聖困死在百枷境,一生都無法突破?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瑜皇心中已經開始後悔,覺得自己將希望寄託在張若塵的身上,是很愚蠢的行爲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真理界形,頓時,整個星宙宮,被星辰光點覆蓋,宛如衍化成一片微型星域。

    盤坐在地的血泣大聖,只感覺,四周天旋地轉,彷彿盤坐在宇宙中心,頭頂、身下、四方,皆是數之不盡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不要動雜念,仔細感受體內的枷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所謂“枷鎖”,就是束縛大聖的各種無形力量,存在於身體各處。

    將它們全部找出來,並且掙斷,才能讓不朽聖軀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實現力量的大自由,身體的大自由,精神的大自由。

    張若塵悄悄調動真理之心的力量,擡起手掌,按到血泣大聖的頭頂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本能的牴觸,身體輕輕搖晃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信任我,就不要抵抗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有可能危機到自己的生死,血泣大聖顯然對張若塵的信任,還沒有達到那一步。他的眼皮不停顫動,似乎是要睜開雙眼,強行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血天部族的赴宴修士,對整個不死血族來說,可有可無。而你血泣的修爲,對血天部族而言,也是可有可無。只是掙斷了十四道枷鎖而已,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“想要被人看得起,想要儘快變得強大,想要幫血絕家族贏得尊嚴和榮耀,你只能選擇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咬了咬牙,漸漸的,放棄抵抗,將自己完全交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掌心,浮現出一片星光,將血泣大聖的頭頂映照得無比明亮和通透。

    亮光,不斷向下延伸,最後照亮血泣大聖的整個身體。

    因爲光芒太過強盛,血天三絕不得不閉上雙目,無法直視,只得使用精神力去感知。

    可是,他們的精神力剛剛釋放出去,就被張若塵體內爆發出來的力量擊潰,什麼都探測不到。

    持續了六個時辰。

    血天三絕聽到血泣大聖興奮的聲音:“找到了!我找到了第十五道枷鎖,真的找到了,太好了,張若塵你怎麼做到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真理界形,星宙宮中,刺目的光芒消失。

    “有什麼好興奮?花費六個時辰,才找到枷鎖,你這樣的天資,也好意思稱血絕家族這個千年的第一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累得不輕,額頭上,全是汗珠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內心實在太激動,絲毫不介意被張若塵鄙視。

    沒辦法,他對張若塵,已經徹底服氣。

    在升神宴上,張若塵擊敗血天三絕,展現出自己作爲強者的實力,讓血泣大聖只能仰望。而現在,張若塵更是能夠幫助血天部族的百枷境大聖提升修爲,有望改變血天部族的處境,這是神靈都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哪裡還能不服?

    “我這就去將血天部族的所有百枷境大聖,全部都叫來。狩天大宴,我們不鳴則已,一鳴得驚天下。”血泣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叫住了他,道:“你幹什麼?我多久說過,要幫血天部族所有百枷境大聖提升修爲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有這樣的能力,爲什麼不幫?”血泣大聖道。

    “有能力,我就幫,得幫到什麼時候?我自己還修不修煉?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道:“狩天大宴上,只有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發揮出來的作用才最大。別的那些百枷境大聖,就算提升幾道枷鎖,幾十道枷鎖,也沒有太大的意義。我之所以願意幫你,那是因爲,你是血絕家族的子弟,我的體內也留着血絕家族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血泣大聖心中最後那一絲對張若塵的間隙和介懷也消失,雙眼緊緊的盯着他,腦海中,不斷迴響“那是因爲,你是血絕家族的子弟”這句話。

    做爲血絕家族子弟的榮耀感,瞬間攀升到極點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血泣我今天徹底服了!今後,你就算要競爭家主之位,我也必定鼎力支持。”血泣大聖斬金截鐵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一翻,從鼎中,隔空取出一枚神遊丹,向他揮了過去,道:“吞下這麼神遊丹,儘快將第十五道枷鎖掙斷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接過神遊丹,掏出二十枚神石,遞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拿着二十枚神石,張若塵輕嘆一聲:“虧了,我這枚神遊丹,拍下來的價格,都不止二十枚神石。況且,還幫你尋找枷鎖,花費了大力氣。我覺得,該收五十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心頭咯噔一聲,害怕張若塵獅子大開口。

    畢竟,就算張若塵真的開價五十枚神石,他也肯定要繼續找張若塵幫忙。

    神石沒了,還可以賺。

    可是提升修爲的機會,錯過了張若塵這一家,哪裡去找第二家?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張若塵,你先前自己開出的價格,哪裡能夠反悔?二十枚神石一顆神遊丹,並且還要保證幫我們找到一條枷鎖。反正我不管,我現在就給你兩百枚神石,你必須給我十顆神遊丹,幫我找到十條枷鎖。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已在第一時間,衝了過來,將一袋神石強行塞進張若塵手中,生怕他不收下。

    性格一貫冷靜的孤辰子,也取出一袋神石,道:“我有二百八十枚神石,全部給你。張若塵,做爲大聖,必須說話算數,不能抵賴。”

    瑜皇伸出雙手,將易軒大聖和孤辰子推了出去,道:“張若塵,你得先幫本皇找到念欲枷鎖,條件你隨便開。別說五十枚神石,一百枚我也出。”

    短短六個時辰,就幫血泣大聖找到一道枷鎖,若不是親眼所見,他們根本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他們的心,已被震撼,再也沒有一絲懷疑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,就算開出再高的價格,他們也肯定會給。

    可是,相比那幾十枚,幾百枚神石,張若塵更看重的是,眼前這四位百枷境大聖的潛力和未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就說說而已,你們緊張什麼?相比於從你們身上賺取神石,我更在乎,血天部族在狩天大宴上的排名,更在乎血天部族的榮譽和尊嚴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這句話很久了!”易軒大聖道。

    孤辰子依舊冷冰冰的樣子,道:“有你這句話,狩天大宴上一切都聽你的。”

    瑜皇的眼中,浮現出一道異樣之色,像是在重新審視張若塵。以前,她對張若塵充滿敵意,與他交手的時候,甚至還有殺意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對他的印象,略微改觀了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與她對視,道:“瑜皇,你說得沒錯,我也覺得,應該先幫你找到念欲枷鎖。血天部族必須要有一位百枷境大圓滿撐起局面,不能讓任何勢力小瞧。到時候,我們要讓不死血族另外九大部族,主動來求我們。而不是覺得,我們可有可無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麼條件?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,道:“二十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瑜皇的眼睛很美,並不是血紅色,反而是翡翠一般的青色,一根根睫毛柔而纖長,眼神中,透着一股譏誚之色,道:“本皇不吃你這一套,休想讓我欠你人情,我給你一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說着,她扔出一根裝着神石的袋子,重重的放入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念欲枷鎖是第一百道枷鎖,也是最後一道,難度肯定最大,我沒有絕對的把握,幫你找到。你現在就把神石給我……待會找不到怎麼辦?我不一定會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盡力而爲便是,就算你找不到,本皇也不會要回這一百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瑜皇是一個很直接的女子,盤膝坐下,將頭上的紫金鳳釵摘下,長髮如瀑布一般散落下來,道:“我們開始吧!無論成功,還是失敗,都不怨你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退至星宙宮的邊緣,吞下神遊丹,全力以赴修煉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和孤辰子的心中,卻是比瑜皇更加緊張。

    如果,張若塵連最難的念欲枷鎖都能找到,豈不是說,他們二人也有機會,在狩天大宴之前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?

    一個部族,出三個百枷境大圓滿,這是不可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一定要成功啊。”

    孤辰子的雙手,情不自禁的捏成拳頭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真理界形散發出來的光芒,再次充斥在星宙宮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的手掌,輕輕按到瑜皇頭頂,她那曼妙嬌軀,被映照得如同發光的神玉,一雙黛眉輕輕蹙起,漸漸又放鬆下去。

    瑜皇的天資,毫無疑問,比血泣要高一大截。

    可是,尋找枷鎖的過程,卻並不順利。

    她已經掙斷九十九道枷鎖,只剩最後一道。這一道,並不在身體之中,而是位於聖魂,與她的意識相連。

    被稱爲“念欲”。

    瑜皇的意識有億萬道,念欲枷鎖就藏在其中一道之中。

    整整花費十個時辰,張若塵和瑜皇都已經疲憊不堪,可是,念欲枷鎖卻遲遲沒有出現。瑜皇的心,出現明顯的波動,情緒已經開始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平靜,道:“守住本心,接下來要探查的是,你最不想讓人知曉的那些意識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窺視我……我的那些意識。”

    瑜皇心中的抗拒,變得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有最疼痛的傷,將它揭開,並不可怕。可怕的是,不敢面對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中有恨,恨意很強,同時它們又是你最軟弱的那一部分,你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你的這一面。你若是繼續抗拒下去,我幫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永遠被止步在現在這個境界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很柔和,浩渺而又綿長,不斷傳入瑜皇的腦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放過我吧,我不想再堅持下去,我不想再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……”瑜皇的眼簾中,流淌出淚痕,以哀求的語氣,向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猶如剝開她的一層層衣衫一般,將她隱藏的意識強行打開,終於,知道了她最脆弱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瑜皇的身世,倒是的確挺慘。

    幼年時,父母被強行送到功德戰場,雙雙死於非命,只送回來兩具白森森的骨架。

    此後,她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,遭受各種不公平的待遇,卻只能默默抹淚,咬着牙,倔着骨,拼命的修煉。

    後來好不容易,唯一的兄長從閉關中走出,帶着她離開了家族,到功德戰場上歷練。

    可惜,因爲她輕敵,落入天庭修士的陷阱。兄長爲了救她,被萬劍穿心而死,被烈焰焚屍,最後,她只得揹着兄長的骨,回到了地獄界。

    隨着她的修煉天賦,逐漸展現出來,終於,進入家族高層的視野,更是被神靈老祖宗收爲弟子,在家族中的地位越來越高,修爲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可是,最爲疼愛她的這位神靈老祖宗,不久之後,就被天庭界的神靈煉死在星空之中。

    失去神靈的守護,從此,瑜皇所在的家族沒落下去,不斷遭受周邊勢力的蠶食,備受欺壓。所以,她渴望變得強大,僞裝出冷漠無情的模樣,要讓所有修士都怕她,不想再受欺凌。

    其實張若塵看得出,她最不願敞開的意識,乃是“兄長因她而死”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這,應該就是,她的第一百道枷鎖。

    也是她的念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