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瀚海莊園恢復平靜,除了張若塵和瑜皇之外,別的修士,再次進入修煉狀態。

    瑜皇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很怪異。

    就像……

    一隻飢餓了多日的母狼,看見美味的食物,露出獠牙,眼睛放光,立即就要撲上去,將他吃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警惕起來,道:“我要繼續打磨聖意。”

    剛剛轉身,還沒有登上七星帝宮的階梯,就被瑜皇攔住。

    瑜皇出奇的,態度很溫和,道:“若塵大聖,你是我們血天部族的領隊,是不是希望我們能夠拿到最好的名次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,我的戰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強,在所有百枷境大圓滿的赴宴修士之中,足以排進前三十,或許更高。”

    瑜皇越走越近,搖了搖頭,道:“還不夠,本皇想要將戰力,再提升一個層次。爭取達到百枷境大圓滿榜單的前十,或者接近前十。你覺得,我該向哪個方向提升?”

    她已走進張若塵的三步之內,香風襲人,但卻並不迷人,反而帶有一股壓迫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舅舅到底給你說了什麼?你別用一副想要吃掉我的眼神盯着我,這樣我會以爲,你對我另有企圖。”

    瑜皇眼眸中,浮現出一道冷峭的神色,道:“好吧,本皇就直接一些。我想借用你的紫金葫蘆,幫我融合聖意。若是融合成功,算本皇欠你一個大人情。今後,你若是遇到了事,但凡帶一句話,就算要本皇去天庭界殺人,也絕不推辭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他是把紫金葫蘆的秘密,告訴了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道:“你到底同不同意?痛快點,給一句準話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,你瑜皇的一個人情,還是很值錢。不過,紫金葫蘆是我最大的底牌手段,打算在狩天大宴上,用來對付最厲害的那幾個敵人。這個秘密,你一定不能暴露出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的底牌,就是血天部族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瑜皇又道:“但是你得想清楚,狩天大宴分爲宴會和狩天兩個環節。狩天的時候,除了神紋封印之外,修士的所有外力,都會被封印,只能使用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聽說,狩天居然有這麼嚴苛的規定,道:“難道連戰器、符籙、陣法、丹藥也不能攜帶?”

    “符籙、陣法、丹藥,都不能攜帶。但是,可以攜帶煉製所需的材料,進入狩天戰場之後,再煉製出來的符籙、陣法、丹藥,是可以使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戰器,也有很嚴苛的規定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位修士,只能攜帶一件戰器,而且那件戰器,必須是屬於你自己。換句話說,就算有神靈,想要座下的大聖,攜帶至尊聖器進入狩天戰場,不能是借,必須是賜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絕大多數神靈,都只有一件至尊聖器。將其賜予了座下的大聖,自己使用什麼?”

    瑜皇又道:“就算有神靈,能夠賜予座下大聖一件至尊聖器。可是,命運神殿還有另一則規定,地獄界的十族,每一族只能攜帶一件至尊聖器,進入狩天戰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,掌握在大聖手中,爆發出來的威力太大,可以橫掃一片。命運神殿若是不管控,狩天大宴也就不是實力的比拼,而是至尊聖器威力的比拼。”

    聖王根本發揮不出至尊聖器的威力,只有大聖,才做得到。

    在大聖境,至尊聖器對戰力的增幅,會達到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不死血族由誰掌握至尊聖器?刀獄皇,還是風后?”

    “還沒有定,但是,多半會是他們之中的其中一位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刀獄皇,是不死血族的第一強者。

    風后,是不死血族的第二強者,但是,卻又還有神女候選者的身份,代表整個下三族的利益。

    誰掌握至尊聖器,在狩天戰場上,才具有最大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看來執掌至尊聖器的資格,我必須要去爭,而且,還得爭到手。”

    瑜皇露出驚訝的神情,覺得張若塵一定是瘋了。

    執掌至尊聖器的資格,即便是不死血族和不死神殿的諸神都會參與商討,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,只有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纔有資格奪得。

    他一個不朽境的大聖,就算戰力強大,可是,能夠強得過刀獄皇和風后?

    諸神憑什麼要選你?

    張若塵又與瑜皇討論了一些關於狩天大宴的細節,才取出紫金葫蘆,暫時借給了她。

    目前,瑜皇一共修煉出來了兩種聖意,主修的血海天道,聖意達到四品。

    另一種聖意,卻只是六品。

    若是藉助紫金葫蘆,將兩種聖意融合,倒是有很大概率,凝聚成一種三品聖器。不過,融合聖意的難度很大,要不然瑜皇就不會一直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都沒成功。

    藉助紫金葫蘆,也只是多了幾分希望。

    成功,還是失敗。

    得看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既然進入狩天戰場,不能借用外力,至尊聖器都不一定帶得進去。想要萬無一失,還是得讓自己的力量,變得更加強大,我得做兩手準備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提升精神力強度,是勢在必行,不然精神力連瑜皇都比不過,很難抵擋她的《喪魂祭曲》。”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抵擋得住,可是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之後,瑜皇的修爲和精神力大增,吹奏起《喪魂祭曲》,連千問境的沈南笙都遭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絕對的把握,不受《喪魂祭曲》影響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上,肯定有比瑜皇更強的精神力大聖,比如冥族和死族,還有羅剎族的女修,都具有非凡的精神力天賦。

    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精神力越強,對凝聚聖意幫助越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既然想要修煉“陰陽五行聖意”,精神力強度自然是越高越好,最好是能夠超越同境界的所有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道分身,進入乾坤界,向接天神木請教了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一階之後的修煉方式。

    終於明白一件事,吞服聖丹,固然能夠修煉精神力。

    可是,精神力的本質,乃是修士的大腦開發程度,同時,也代表一個修士對知識的積累,對天地萬物的思考,需要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經歷滾滾紅塵的歷練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捷徑。

    吞服聖丹,只是其中的一條捷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可以掠奪別的修士的知識和感悟,參悟神靈的神意圖,進入幻境歷練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只靠吞服丹藥遠遠不夠,還要積累足夠淵博的知識,和歷練自己。精神力強度達到六十一劫之後,再想提升,竟然如此難嗎?”

    “對你來說,其實也不難。”接天神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道:“請前輩指點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中,掌握着神木之心。神木之心,一個元會才凝聚出一顆,不僅僅只是具有濃郁的生命之氣,更蘊含接天神木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知識。將一顆神木之心蘊含的知識完全吸收,足以支撐你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七十階。”接天神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欣然的神情,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又道:“當然,接天神木蘊含的知識,依舊不全面,只能幫你一部分。你還是得自己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好奇的問道:“前輩當年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了什麼層次?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沉默了一瞬間,樹枝輕搖,沙沙的道:“應該很高,但是精神力高,並不是代表戰鬥力就強。每一個精神力修士,運用的方式都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只用精神力殘忍殺戮,有的只用精神力救死扶傷,有的只用精神力推算過去未來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當你今後,精神力強度無法繼續提升的時候,一定要明白一個道理。精神力不只是用來戰鬥,還有更廣更妙的用途,任何事都應該去嘗試。”

    “晚輩一定謹記這句話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道:“其實,以你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服用聖丹,依舊還能提升。不過,在此之前,你必須先修煉已經凝聚出來的一萬二千三百零二道精神力念頭。”

    “前輩的意思是,我靠吞服丹藥,修煉出來的精神力念頭不夠強大。所以導致繼續吞服丹藥,變得沒有效果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這麼理解。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又道:“等你什麼時候,只憑一萬二千三百零二道精神力念頭,精神力強度能夠達到六十一階巔峰,就可以繼續服用聖丹。”

    退出乾坤界,張若塵嘴裡自言自語,念道:“該如何修煉精神力念頭呢?”

    “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精神力念頭,全部喚了出來,有的觀悟血絕戰神收藏在七星帝宮之中的各種典籍,有的跟隨周禛學習陣法,有的向瀲曦請教符法,有的參悟《天魔石刻》……

    不僅他要積累知識,精神力念頭也要壯大自身。

    至於神木之心,張若塵覺得暫時還用不上,等將精神力強度,提升到六十二階再說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向血屠傳音,將他叫了過來,先是詢問了申屠雲空和翃的情況。緊接着,取出星海世界的紫金令牌,交給了他,讓他去購買星核和次神魂丹。

    等到安排妥當之後,張若塵又繼續思考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動用至尊聖器,以我現在的戰力,對付瑜皇尚且吃力。遇到刀獄皇、無疆、婪嬰這種級別的強者,該如何應對?”

    “得修煉出一種,屬於自身戰力的底牌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首先便是想到,焱神腿和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若是將龍象般若掌,修煉到千問級高階聖術的層次,再結合聖意和真理規則,爆發出來的威力,就算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估計也接不住一掌。

    “龍象般若掌要修煉到千問級高階聖術的層次,得融煉五條千問境大聖龍魂和大聖象魂。我還沒有開始掙斷枷鎖,只靠半神肉身,承受得住嗎?”

    左思右想,最終張若塵狠了狠心,決定先使用日月神龍泉,洗練已經煉化的三條百枷境龍魂和象魂。

    日月神龍泉珍貴,他總共也沒有多少。

    可是,若能將體內的三條龍魂和三條象魂,洗練到千問境的層次。龍象般若掌也就算是準千問級高階聖術,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之中,能夠接他一掌的,也就不多。

    爲了成功,張若塵又專門打開銅棺,收集了大量神魂魂霧。

    使用神魂魂霧,蘊養三條龍魂和象魂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冒險解開月神佈置在焱神腿中的第三道封印。頓時,他左腿蘊含的神之規則,從一百萬道,增加至一千萬道。

    每一道神之規則,都呈赤紅色,如同密密麻麻的火焰光絲在燃燒,痛得張若塵咬緊了牙關。

    整條腿,不僅沉重得無法動彈,更是灼燒得他差一點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焱神腿是他能夠想到的,可以在短期之內,迅速讓戰力飆升的底牌手段。所以,無論多麼痛苦,他都得挺過去。

    “焱神腿都已經與我的腿,融爲了一體,應該不算是借用外力。”張若塵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時間,便是在張若塵全力以赴閉關修煉之時,不知不覺的流逝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的日子,越來越近,寒頁城域熱鬧非凡,每天都有新的年輕大聖崛起,一鳴驚人。又有新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橫空出世,震動各方。

    天才雲集,羣英爭雄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能稱他們是天才,他們已經是大聖,每一個都是霸主,每一個都有很重的話語權,決定無數生靈的命運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們足夠的年輕,足夠的優秀,驚豔了這個時代。

    外面熱血如歌,美人如玉,酒池肉林,名利往來,瀚海莊園中的張若塵卻懶得理會,只是默默的修煉。

    任憑各種挑釁和辱罵,張若塵只當聽不見,不動如磐石。

    日晷覆蓋的範圍之內,三十多年過去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的日子,已是近在眼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