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狩天大宴上有的是交手機會,不急在今天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伸手一引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殿宇中,有銅柱二十四根,每一根都雕琢萬千空間銘紋,奇獸圖案九百萬只,看似只有三人合圍粗細,可是,真實的直徑和高度,卻能撐起二十四座世界的天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了閻無神的對面,背脊筆直,道:“既然不在今天決戰,難道只是邀我來喝酒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喝酒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露出一道笑意,目光自然下垂,注視到赤銅桌案上的酒壺上。

    酒壺是黃褐色的陶罐,酒杯也是相同材質。

    與凡人燒製的陶器沒有區別,很粗糙,甚至不太規則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簡陋,可是,張若塵卻看出不同尋常之處。無論是酒壺,還是酒杯,都有一股古老的韻味,形狀和線條與天地規則契合爲一體。

    無論將它們擺在什麼地方,都與那裡的一切渾然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套酒器,至少已經傳了十個元會劫難,甚至更加久遠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見得?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世間的萬事萬物,只要上了一定的年份,都會留下特殊的時間痕跡。它們的表面,時間痕跡很深,也很老。我見過的古器不少,但是,只有一兩件上面的時間痕跡,能夠與它們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古老的酒,只有古老的器皿,才配盛放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坐在原地不動,在精神力的操控下,陶治酒壺緩緩飛起,在張若塵面前的酒杯中,倒滿了一杯。

    酒,很普通,沒有任何異樣。

    “此酒,你或許聽過名字,叫做花開十二朵。乃是三個元會之前,崑崙界的一位神靈,贈送給先祖。我知若塵兄對崑崙界的感情深厚,來到地獄界,必定思念故鄉,所以,特地進入閻羅神殿,取出來了其中一壺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一邊說着,一邊給自己斟酒。

    在極其遙遠的過去,還沒有成立天庭界和地獄界的時候,各大世界雖然與地獄十族也有極深的矛盾,但,並不是水火不容,部分修士之間,依舊有交情。

    “花開十二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念出這一句,忽然,記起了什麼,露出一絲吃驚的神色,心中暗道:“這就是酒瘋子曾經提到過的,崑崙界有史以來排名第二的烈酒。”

    傳說,花開十二朵乃是碧落子釀製而出,一共只有十二壇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,早已成爲絕品,一滴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花開十二朵,怎會如此普通?難道經歷了三個元會的存放,酒勁已經消失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曾經喝過烈酒排名第八的龍焱酒。

    以龍焱酒的烈性,只有聖者才能承受。曾有半聖誤飲,身體自燃而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探出兩根手指,觸碰酒杯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一股驚人的灼燒感,透過杯體,傳遞過來。

    剎那間,張若塵的兩根手指,燃燒了起來,變成赤紅色。幸好他的肉身強大,否則只是輕輕觸碰的這一下,整條手臂都得化爲灰燼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花開十二朵,開的是十二朵火焰神花,酒入腹中,纔會綻放。據說,這種酒,只有神靈的神軀才能承受。聖境修士,哪怕是大聖,若是飲用,都會被十二朵火焰神花從內到外燒穿,魂飛魄散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兄具有半神之體,自然不是尋常大聖的不朽聖軀可以比擬。不知敢不敢喝這一杯花開十二朵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已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試探,張若塵明白,閻無神所說的話,一點都沒有誇大。花開十二朵,的確不是大聖的不朽聖軀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閻無神身前的那一杯,道:“既然無神兄如此盛情,豈有不喝的道理?我先乾爲敬。”

    端起酒杯,張若塵的整隻右手都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將杯中之酒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那股滾燙灼燒的恐怖能量,從喉嚨向下流淌,進入腹中,滲透到全身。他的體內,豁然綻放出一朵朵火焰神花,分別位於五臟、六腑、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,火焰從體內,燒到了體外。

    濃郁的酒香和花香,與火焰一起,向外蔓延,充斥在整個殿宇之中,呈現出十二朵絢爛豔麗的花朵虛影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那股疼痛感,侵蝕全身,猶如煉獄一般的折磨。

    片刻後,雖然依舊疼痛,可是,張若塵卻生出一股難以嚴明的舒爽之感,體內的一萬多道精神力念頭,彷彿經過了上百次淬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精神力強度突破極限,達至六十二階。

    “好酒!無神兄,該你了!”張若塵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張若塵哪裡還不明白,閻無神請他喝酒是假,想要借喝酒,探他現在的修爲深淺纔是真。

    他有半神之體,承受住一杯花開十二朵,已經是頗爲勉強。

    閻無神沒有半神之體,敢喝嗎?

    “看來若塵兄的確是配飲用花開十二朵的妙人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端起陶杯,仰頭灌入嘴中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體,也燃燒起來,十二朵神花的虛影,圍繞他的身體綻放而開,栩栩如生,藤蔓蜿蜒盤旋將十二朵花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能夠承受住一杯花開十二朵,閻無神的肉身絕不簡單,不會弱於他的半神之體。關鍵在於,張若塵看不透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如今的閻無神,給他一種高深莫測之感。

    閻無神滿臉紅光,爽朗的笑道:“其實我也是第一次飲花開十二朵,的確是好酒。你可知道,它最大的好處,並不是提升精神力強度。”

    “無神兄指的是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若塵兄的修爲,已經達到不朽境的巔峰層次了吧?距離百枷境,只差臨門一腳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張若塵坦然的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可是,你卻怎麼都掙不斷第一條枷鎖,無法進入百枷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睿智的光芒,道:“看來無神兄是遭遇了和我一樣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正如張若塵猜測的一般,並不是閻無神看透了他,而是因爲,兩人都遇到相同的難題。

    閻無神點了點頭,道:“你擁有半神之體,在不朽境,戰力遠勝同境界的大聖,甚至能夠擊敗百枷境巔峰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即便是半神之體,也有一百道枷鎖束縛。而且,這一百道枷鎖,比別的大聖強大得多,束縛也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來,半神之體反而成了一種阻礙和困擾,你想要掙斷每一條枷鎖,都比別的大聖更難。它們是束縛半神的枷鎖,已經超越你境界能夠掙斷的範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,只要掙斷這一百道枷鎖,達到百枷大圓滿,半神之體也就不再受束縛。憑藉半神肉身,在神境之下,就算做不到無敵,也能進入頂級序列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飲用花開十二朵,就能讓我們掙斷枷鎖變得容易一些。你說,這好處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看來我是要感激無神兄今日的款待,將來我必定也請你喝一回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道:“酒已經喝過,那麼,也該談正事。崑崙呢?他在哪裡?”

    閻無神的雙眼,緊緊盯着張若塵,道:“你要帶他走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我已經收他做弟子,他在閻羅族,不會受委屈。你儘管放心,我和修辰天神是不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不屬於閻羅族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頓了半晌,纔是以意味深長的語氣,道:“你覺得,將他帶回你的身邊,真的是一件好事嗎?地獄界的諸神都知道,你是爲了池孔樂和池崑崙,才被迫進入地獄界。”

    “池孔樂已經被救走,池崑崙若是再回到你的身邊。你留在地獄界,還有什麼意義?在地獄界,還有什麼可以牽制你?”

    “像你這樣一個,隨時可能叛逃而去的元會級天才,是該直接抹殺在搖籃之中,還是重點栽培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地獄界的神靈,肯定第一個支持,現在就殺了你,以絕後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不語,在心中,推演這一切。

    看似一場邀約,二人卻處處都在爭鋒,從精神力,從肉身體質,從心理上。

    從張若塵跨入大殿的第一步,便是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主動權一直都在閻無神的手中。

    這是沒辦法的事,無論是地獄界,還是這座殿宇,都是閻無神的主場。更何況,閻無神的手中,還掌握“池崑崙”這一張致勝之牌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這場爭鋒就不公平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池崑崙待在我這裡,比待在地獄界的任何一個地方,都更加安全。他待在閻羅族,能夠享受到的修煉資源,你提供不了,血絕家族提供不了,包括崑崙界的那位池瑤女皇,也提供不了!我知道,你不缺神石,可是很多修煉資源,神石是買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向上方,伸手虛指,道:“舉頭三尺有神明。你不怕剛纔那番話,被地獄界的神聽到嗎?”

    “在這座無神殿中,所有天機都被斬斷。神,不會知道任何東西。”閻無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告辭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輕輕敲擊桌面,喚住了他,指向陶製酒壺,道:“才喝一杯,怎麼就急着離開?要喝,就要喝盡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是不服輸的性格,重新坐了回去,道:“也罷!既然無神兄想要喝個痛快,今日,我便捨命相陪,絕不少喝一滴。”

    只是喝酒,就是一場會死人的較量。

    花開十二朵,朵朵都殺人。

    閻無神揚聲大笑,重新給他和張若塵各自倒滿一杯,道:“先前我說過,狩天大宴之前的各種宴會和活動都太無聊,根本沒有什麼意義。可是,我還是宴請了你,破了閻羅族的例。你可知道,是什麼原因?”

    “願聞其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的神情變得嚴肅,道:“因爲直覺告訴我,你張若塵乃是此次狩天大宴,閻羅族唯一的威脅。不妨告訴你,我設宴,就是想要探一探你的底。可是到剛纔爲止,我尚且還無法完全將你看透。”

    “無神兄說笑了吧?閻羅族威震地獄界,每次都是狩天大宴的第一,憑我張若塵能成爲閻羅族的威脅?冥族、死族、修羅族、鬼族,他們纔是你們閻羅族,應該提防的勁敵。”張若塵不動聲色,淡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端起陶杯,品飲了一口。

    想要一次性將一整杯花開十二朵,全部都喝下,他和閻無神現在都做不到。只能看誰,能夠撐得更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