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閻無神邀約張若塵,並不是什麼秘密,在九龍輦行駛進甲寅城區的那一刻,消息便是在各大勢力傳開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,閻無神和張若塵是這個時代最頂峰的英傑,二人必有一場巔峰較量。

    可能分勝負,也可能分生死。

    他們的這一次相聚,也就顯得耐人尋味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黃天部族主持的十大部族夜宴之上,也爆發了一場精彩絕倫的戰鬥。

    瑜皇對決淨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“越聽海”,以強勢凌厲的手段,將其擊敗,斷其右臂,一雪前恥。

    有人懷疑,瑜皇不僅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,更修煉出了三品聖意。

    否則,越聽海不可能敗得那麼慘,幾乎沒有還擊之力。

    至此不死血族第一強者的位置,成了刀獄皇、風后、瑜皇的三強之爭。

    消息傳出,十族修士齊齊震動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實力,在十族之中,正式衝進前列。

    但是,讓無數修士疑惑不解的是,瑜皇那麼強大的修爲,卻並非血天部族的領隊,如此一來,在無神殿赴約的張若塵,也就引起更大關注。

    夜幕上空,雲層奔涌,呈現出六種不同的色彩。

    那是,宇宙森林的六彩星霧,散發出來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伴隨一道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,天空降下六彩色的雨,滴滴答答,落在屋檐瓦片之上,如同珠簾,如同天淚。

    般若站在長亭之中,白衣如雪,烏絲長髮在風中搖曳,伸出一隻纖長如玉的手,接着雨滴,目光卻眺望甲寅城區的方向。

    在她身旁,站有一道身形纖長的火焰人影,仔細凝視,就會看見那是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她,名叫火魅陰姬,屬於死族。

    “你對張若塵太看重了一些吧?”火魅陰姬露出不解和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般若的目光靜如止水,道:“不是我看重他,是閻羅族看重他。能夠讓閻羅族如此重視的對手,我們爲什麼要輕視?風后若是得到他的支持,我們也就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無疆手持一把青紙傘,走了過來,在燈光的照耀下,地面上投出一道長長的影子,道:“張若塵能不能走出無神殿,還是一個未知之數。”

    火魅陰姬向他盯去,看到那一張俊朗的臉,眸中浮現出一抹別樣的神采,道:“我聽說,閻無神走上了一條修佛的路,憑藉一顆上古舍利子,借用神器萬佛通明燈,將肉身熬煉到了極致,堪稱半佛之體。張若塵想要活着走出無神殿,比登天還難。”

    “雨太急,風太冷,我們還是先回去吧!張若塵在掙斷第一條枷鎖之前,不具有任何威脅。”

    無疆越過火魅陰姬,走到般若的身旁,將傘撐了過去,遮住了斜飄進來的風,也遮住落入般若手心的雨水,般若不禁皺起眉頭,瞳孔深處浮現出一絲不悅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幽影,出現在雨幕之中,單膝跪下,道:“稟告般若殿下,張若塵走出了無神殿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眼眸中波光粼粼,凝白的臉上,這才又浮現出一道絕美無雙的笑意,道:“在自己的主場,閻無神居然留不住張若塵,他們二人的這一次交鋒,張若塵已是勝了一籌。一個瑜皇,再加一個張若塵,血天部族這一次,還真是有意思,處處都是驚喜。”

    無疆的眼神中,卻露出一道冷芒,道:“我去會一會他。”

    聲音還未落下,他的身影,已是消失在長亭中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的手中,抓着無疆剛纔持的那把青紙傘,道:“寒頁城區禁止戰鬥,他不怕破壞規矩嗎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擔心,他們都懂得,在規矩的範圍之內戰鬥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手,依舊攤開在雨中,細細感受雨滴的冰冷,掌心顯得六彩斑斕,如同潑墨成的畫。

    雨滴,始於天,終於她的手,走完了一生。

    這是它一生的命運!

    “他們?”

    火魅陰姬的臉上,浮現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他們”二字,代表的絕不可能是無疆和張若塵,難道還有別的勢力,也準備對張若塵動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和閻無神對飲了三杯,才起身離開。

    從空間陷阱之中,將血泣大聖拖了出來,張若塵先一步邁出無神殿,渾身上下都冒着火焰,散發花香和酒香,頭髮呈赤金色,腳下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剛一走出殿宇,園中的地面,便是生長出一株株奇花,就連天空都有花瓣在飄飛。

    看守無神殿的修士,紛紛向後退避,一個個吃驚無比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心中既是鬱悶,同時又好奇得要命,張若塵和閻無神到底爆發了戰鬥沒有?他們誰勝誰負?

    他想問,可是,看到張若塵的狀態很不對勁,也就剋制下來。

    “回瀚海莊園。”

    進入九龍輦,張若塵如此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隨着九龍長嘯聲響起,車輦衝出寒頁城區,行駛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輦中,瀲曦早已從牀榻上走了下來,穿一身紫衣,纖腰如柳,發若流雲,瓊鼻輕輕的嗅了嗅,看着張若塵似乎極其痛苦的模樣,道:“你喝了烈性極重的酒?”

    “花開十二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交合,全力以赴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煉化花開十二朵蘊含的酒勁。

    雖說,閻無神是在試探他的深淺,可是花開十二朵的確是稀世奇珍,對淬鍊身體,掙斷枷鎖,有非同一般的效果。

    閻無神能夠拿出此酒,與張若塵一起品嚐,也就說明他絕不是一個小氣狹隘之輩。

    池崑崙待在他的身邊,未必是件壞事。

    瀲曦蹙眉,道:“你明知道,自己的身體存在巨大的隱患,無論是百萬倍的陽剛之氣,還是焱神腿、三龍和三象,都會反噬你。你怎麼還敢吞飲烈焰屬性的酒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關心我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瀲曦道:“我只是怕你,又來折磨我。或者,你遭到反噬而死,而我在地獄界,也將失去一處最佳的棲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異樣的目光,向她盯去,道:“看來你已經想得很清楚,也明白自己的處境,這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你能答應,將來你若是去了功德戰場,可以放我離開。”瀲曦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還想回天庭?回得去嗎?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用管了!只要你答應我,我就答應你,今後在地獄界,一定聽你的話,做你最乖巧的侍女。”瀲曦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道:“好!一個心不在我這裡的女子,留着也沒用,你想什麼時候走,我都會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能夠得到張若塵這一句承諾,瀲曦徹底放下心來,看到他全身血液似乎都在沸騰,問道:“我能怎麼幫你?”

    “憑你的修爲,能怎麼幫我?”張若塵反問一句。

    瀲曦露出猶豫的柔美神情,靠近過去,正要有所舉動,張若塵卻推開了她,道:“花開十二朵的力量,我要憑藉自己的身體,慢慢消化,藉助它的力量,融煉體內的枷鎖。你的這份心意,我記下了!”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坐在車外,看着空無一人的街道,心中生出一股濃烈的疑惑,警惕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白天和黑夜其實沒有什麼區別,一樣的熱鬧,就算是下雨,也不應該如此安靜。

    忽的,九龍輦停下。

    瀲曦的玉手,撩開車簾,問道:“怎麼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她吃驚的發現,掙斷七十二道枷鎖的血泣大聖,根本沒有坐在車上,竟是無聲無息的消失不見。前方的街道上,浮現出一層粉紅色的霧。

    憑藉強大的精神力,她能感受到粉紅色霧氣之中的空間,正在拉伸。

    霧,越來越濃,並且向九龍輦涌了過來,將四周的建築和街道吞沒。

    最後,瀲曦的視野,完全變得粉紅一片。

    一股不安的情緒,在她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霧中,響起一道戲謔的笑聲:“天庭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無影仙子,居然來了地獄界,還成爲張若塵侍婢,世間還有比這更荒謬的事嗎?”

    粉紅色的霧中,憑空出現一輛車架,距離九龍輦只有十多丈,駕車的車伕是一具人形骷髏,只有臉部長着血肉。

    剛纔的笑聲,就是從車架之中傳出。

    瀲曦的目光,盯向那個骷髏車伕,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那個車伕,完好無損的臉,竟是和血泣大聖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難道就在剛纔那一瞬間,血泣大聖已經被對方無聲無息的殺死,煉成了一具骷髏?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雙目,將精神力釋放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精神力剛剛與粉紅色的霧接觸,便是被溶蝕,無法探查對方的虛實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九龍輦的後方出現一團鬼霧,一輛黑色的車架,停在那裡。車中,發出一道爽朗的笑聲:“做張若塵的侍婢,不覺得屈辱嗎?無影仙子此事與你無關,趕緊離去。”

    三輛車架停在一條直線上,九龍輦被堵在了中間。

    瀲曦十分清楚,若是離開了張若塵,只會淪爲下一位地獄界修士的階下囚,到時候,處境將會比現在更艱難。

    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,難道不知道,寒頁城區禁止戰鬥和殺戮嗎?”瀲曦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車中,道:“他們二位的來頭,可是相當了不得。一位是命運神殿三大候選神女之一,嫣紅大聖。一位是鬼主第七子,洫,都是百枷境大圓滿之中排名前十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瀲曦的臉色,瞬間變得蒼白。

    她早就知道,張若塵在地獄界仇家遍地。可是,一次性來了兩位如此可怕的強敵,卻是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接下來該怎麼破局?

    對方既然殺死了血泣大聖,也就說明,絕不是來試探和恐嚇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擋在前方那輛車架中,嫣紅大聖的聲音響起,“被我的奼霧覆蓋,失去精神力感知,還能第一時間,判斷出本聖的身份。張若塵看來這段時間,你在瀚海莊園,不只是在與無影仙子翻雲覆雨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後方的車架中,洫道:“你從未見過我,卻能認出我。怎麼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因爲你們一直是我十分重視的敵人,關於你們的一切,我都熟記在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說出這話的時候,嘴裡念出一個字:“破。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從九龍輦中涌出,如同白色雲團一般四散而開,將粉紅色的奼霧,燒得不斷消失,破去了幻境。

    骷髏車伕的容貌,不再是血泣大聖的模樣,而是戴着斗笠,看不清長相。

    “原來都是幻覺,那位嫣紅大聖,這麼做的目的,肯定是想讓我們爲之恐懼。”瀲曦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此刻,真正的血泣大聖,被一根根蠶絲一般的粉紅色霧氣絲線纏繞,如同包裹進了一隻血繭裡面,怎麼都掙脫不出來。

    若是嫣紅大聖真敢在寒頁城域,明目張膽的殺死血泣大聖,必定會觸怒血絕戰神,命運神殿也不能保得住她。

    隨着淨滅神火燃燒過去,粉紅色霧氣絲線散開,血泣大聖脫困逃了出來,連忙退到九龍輦的旁邊。

    他的心,鬱悶到極點。

    本以爲,掙斷七十二條枷鎖,自己已經晉升百枷境頂尖高手的層次。卻沒想到,只是陪張若塵出來赴了一次宴,就遭受兩次打擊。

    與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差距竟然這麼大。

    “哐咚!”

    “哐咚!”

    前後兩輛車架的車輪緩緩轉動,向九龍輦行駛而來。

    每前進一丈,空間就會被壓縮一重。

    前後兩個方向的空間,猶如化爲兩面無形的牆,緩緩的推移過來,九龍輦被壓得定在原地無法動彈,街道上的石板全部龜裂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九聲爆響,拉車的九條龍魂,承受不住空間擠壓,爆碎而開,退縮回了車輦內部。

    可是,血泣大聖和瀲曦卻無法退宿,只能憑藉自身的修爲,硬扛空間擠壓帶來衝擊力量。

    九龍輦經過重新鑄煉之後,已經十分接近君王聖器,可是,在前後兩輛車架行駛進十丈之內的時刻,車輦卻發出“吱呀”的聲音,其中一些地方,出現了裂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