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瀲曦的眼中,從前後兩個方向行駛而來的車架,體積變得越來越巨大,先如宮殿,後如山嶽,最後似乎化爲了兩顆星球,釋放出偉岸到極點的威壓。

    車輪聲,比雷聲都更加震耳,空間出現漣漪波紋。

    她和身旁的九龍輦,顯得無比渺小。

    以她大聖級別的修爲,號稱聖境中的皇者,竟然有一種無法喘息,身體要被碾碎成碎片的驚恐之感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的修爲高深,沒有被兩輛車架釋放出來的氣勢嚇住,不想坐以待斃,於是,猛的一咬牙,背上的血翼展開,從眉心抽出一柄彎鉤形態的君王聖器戰刀,激發出刀體內的王級銘紋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他雙手抓握刀柄,體內涌出血氣雲,全力以赴一刀劈斬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道血河般的刀芒,撕裂開粉紅色的奼霧,懸浮到嫣紅大聖車架的上方,急速壓下。

    戰刀的鋒芒,將天地映照得血光一片。

    可是,這開天闢地的一刀,卻被車架散發出來的一層光霧擋住,無法傷到車體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“螳臂當車。”

    隨着嫣紅大聖冷峭的聲音響起,那層光霧中,飛出成千上萬只張牙舞爪的骨鳥,發出密集而又刺耳的叫聲,衝向九龍輦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收刀橫舉,向後倒退一步,腳下浮現出數十億道規則紋路,引動戰刀的防禦力量。

    那些骨鳥,戰鬥力極爲驚人,每一隻衝撞向他,都能震得他輕輕顫抖一下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支撐了片刻,血泣大聖的防禦就被擊潰,身上戰衣碎裂,雙臂鮮血淋淋,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九龍輦上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都沒有親自出手,只是使用奼霧,幻化出來的骨鳥,便是重創了一位掙斷七十二道枷鎖的大聖。

    並不說血泣大聖不夠強大,而是他的對手太可怕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傷得極重,單膝跪在地上,看着鋪天蓋地涌來的骨鳥,即便明知道嫣紅大聖不敢殺他,心中卻依舊生出一股“今日,必死無疑”的絕望念頭。

    遇到別的百枷境大圓滿,血泣大聖有十足的把握,與其分庭抗禮,再不濟,也有從容退走的力量。可是遇到嫣紅大聖這種層階的強者,他卻連逃走的信心都失去。

    “太強大了!這就是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八的強者,好一具粉紅骷髏。”血泣大聖垂下了頭,自信心被徹底擊垮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從今往後嫣紅大聖將是他的心魔,與跨不過去的坎。

    就在骨鳥羣靠近九龍輦的一瞬間,輦中,飛出一條龐大的龍魂,身軀如山嶺那麼巨大,張開深潭一般的嘴巴,將它們全部都吞進腹中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龍魂的軀體,盤在九龍輦四方,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長嘯。

    “千問境的龍魂。”

    血泣大聖猛然擡頭,眼中浮現出一道驚詫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緊接着,又有兩條千問境的龍魂和三頭千問境的象魂,衝了出來,盤踞在九龍輦的四周。

    它們猙獰怒目,仰天長嘯,將碾壓而來的兩輛車架抵擋住,無法再前進一丈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九龍輦中,雙臂緩緩展開。

    頓時,三龍三象的力量爆發出來,壓得前後兩輛車架,緩緩向後倒退。兩輛車架上的空間銘紋構成的空間壁,也被撐得一根根斷裂。

    瀲曦的眼眸中,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她纔算是真正清楚張若塵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,以她的修爲和天資,想要殺張若塵,幾乎是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現在,不可能。

    今後……更加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有些意外,不愧是半神之體,纔不朽境,肉身就能承受住六條千問境獸魂。不過,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後方的車架中,洫如此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下一瞬,萬鬼的長嘯之聲,從他的車架中傳出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鬼影飛了出來,有的是人,有的是獸,還有飛禽……,數量太多,何止萬道,甚至超過了十萬道,百萬道。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鬼影,凝聚成六個風暴漩渦。

    每一個漩渦中,都凝成一具千問境級別的鬼帝魂體,有高達百丈的巨人,有背長黑翼的羅剎,有頭生雙角的魔牛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的臉色,難看到了極點,道:“洫曾奪取混沌泉,鑄就了不朽混沌鬼帝身。憑藉混沌鬼帝身,加上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,可以無限吸收鬼魂煉入體內。剛纔,他釋放出來的鬼魂,至少有六百萬道。”

    六百萬道鬼魂,凝成六道千問境鬼帝魂體,爆發出來的力量,不輸張若塵的三龍三象。

    更加讓人不安的是,六百萬道鬼魂絕不是洫的全部,誰都不知道他全力以赴之後,能夠凝聚出多少道千問境鬼帝魂體。

    六道鬼帝魂體,制衡了三龍三象。

    前後兩輛車架再次行駛,向九龍輦碾壓過去。

    “能夠在千年之內,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的修士,果然都不是簡單角色。能夠排進前十的,更是個個深不可測,千問境大聖都不是你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此說出一句,將藏山魔鏡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感應到至尊聖器的氣息,嫣紅大聖的聲音響起:“所謂的元會級天才,就這麼一點能耐?我們才動用一半的力量,你就已經被逼要使用至尊聖器?”

    “別怪沒有提醒你,在命運神域使用至尊聖器戰鬥,會被神殿強行收走。”洫道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和洫,雖然在針對張若塵,可是他們並沒有真正的出手,也沒有走出車架,只是駕車,剛好與張若塵行駛在同一條街道上。

    這是命運神殿法規的漏洞!

    就像洫,凝聚出了六尊鬼帝魂體,卻並沒有操控它們發動攻擊,只是緩緩向前行走,制衡三龍三象。

    相反,像血泣大聖這樣,先一步動用戰兵發動攻擊,纔是違反了法規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張若塵被打成重傷,他們也可以解釋,只是駕車,誤闖到了他。

    很荒謬的藉口,但,卻是能夠避開法規的藉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嫣紅大聖和洫都是來試探他的實力,並不敢真的把他怎麼樣。他們真正要做的事,是使用兩輛君王聖器級別的車架,以前後對衝的方式,碾碎九龍輦。

    別的手段,比如六尊鬼帝魂體和奼霧幻術,都只是在壓制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他們是想逼我先一步動手,這樣他們也就有了出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藏山魔鏡,目光望向前方,嫣紅大聖的車架,已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被洫和嫣紅大聖的車架撞翻,哪怕沒有受傷,也會嚴重打擊張若塵在血天部族和不死血族的威信。

    算是丟了大臉。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還有機會,代表不死血族,執掌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但,若是張若塵能夠闖過洫和嫣紅大聖這一關,聲威必定攀升到頂點,對血絕戰神去和不死血族諸神談判,有巨大幫助。

    無論你的天資再高,還是得拿出實戰成績才行。

    更何況,這一次較量,不僅僅只是考驗張若塵的實力,更考驗他的智慧和遇到危機的應變能力。

    “如何在法規的範圍之內,破去洫和嫣紅大聖的壓制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隨即,體內飛出大量時間印記光點,足有上千萬粒。

    洫和嫣紅大聖都警惕起來,他們最忌憚的就是張若塵的時間手段,雖然早就做了準備,卻依舊打起十二分精神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前後兩輛車架上,各自浮現出數十道蘊含時間印記的符文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來的時間印記光點,剛一靠近車架,就被符文的力量彈飛回去,無法進入車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九龍輦內,雙手一合。

    上千萬粒光點倒飛回去,凝聚在一起,化爲一口時間洪鐘,將九龍輦籠罩起來。血泣大聖和瀲曦連忙登上車輦,躲到張若塵的左右兩側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清楚,就算洫和嫣紅大聖再厲害,也不敢輕易觸碰時間洪鐘。

    鐘體內部,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凝聚出六條空間鎖鏈,連接三條龍魂和三頭象魂,控制它們拉動九龍輦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想要走,沒那麼容易。”洫探出一隻手,撩開車簾,文質彬彬的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Www ▲ttκā n ▲¢ o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六尊鬼帝魂體死死的抵住三龍三象,雙方比拼力量,激烈的衝撞。

    “我若要走,你們留不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向前一指,頓時六尊鬼帝魂體所在的那片空間,快速收縮塌陷。即便它們拼盡全力支撐,空間卻依舊收縮得越來越小,像是一個快速變小的球。

    直徑數百丈的巨大空間,很快變得只有拳頭大小。

    六道鬼帝魂體,都被壓制到這個拳頭大小的球形空間裡面,無法再抵擋三龍三象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車輪轉動。

    三龍三象拉着被時間洪鐘包裹的九龍輦行駛過去之後,那個球形空間,才被六道鬼帝魂體擊碎,它們的鬼體,再次增長到原來的大小。

    兩輛車架中的身影,看着九龍輦行駛遠去,並沒有追擊。

    距離這條街道,不遠的一座懸空島上,洫和嫣紅大聖的本尊並肩而立,俯看下方的城域,相互對視一眼,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驚意。

    公然在命運神域,對付張若塵這個具有特殊身份的神子,他們不敢使用真身。

    雖然那兩輛車架中,都只是他們的分身,可是,他們的真身,卻一直在控制這一切。以他們的修爲,並且準備了壓制空間和時間的手段,卻依舊讓張若塵完好無損的脫身而去,怎能不驚?

    “想要留住時空掌控者,果然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。”嫣紅大聖長嘆一聲,心中生出一股無奈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地獄界的仇家太多,只要嫣紅大聖能夠殺了他,就能獲得各大勢力的支持。如此一來,成爲命運神殿的神女,會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可是,經過剛纔的試探,讓她意識到,就算她的戰力勝過張若塵,可是,若張若塵不想和她交手,就隨時都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留不住,又怎麼殺得死?

    洫的眼神深沉,道:“我們二人聯手,居然試探不出他的深淺,此子的實力,較之與摩羅戰帝交手的時候,增長了何止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試探出,他的修爲,已達到不朽境巔峰。”嫣紅大聖道。

    洫道:“他在掙斷第一條枷鎖之前,尚且還不具有威脅。可是,讓人頭疼的是,誰都不知道,他什麼時候就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掙斷第一條枷鎖,代表張若塵正式進入百枷境,半神肉身的力量將會全面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那時,即便洫和嫣紅大聖這種排名前十的百枷境大圓滿,也要對他忌憚三分。

    這是他們,最不願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中,不是掌握着一張重要的底牌?在狩天大宴中,將之用上,張若塵就不可能再像今天這樣從容脫身。”嫣紅大聖的眼中,露出並冷如霜的光芒。

    雖是一具粉紅骷髏,可是,骷髏的表面,卻是一具美豔的皮囊,看上去容貌豔麗多姿,與一位傾國傾城的美女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又道:“張若塵身邊那位無影仙子,倒是可以煉製成我下一個百年的皮囊。完美,越看越美。”

    щшш★Tтká n★Сo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龍輦破損得嚴重,處處都是裂痕,行駛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,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無疆站在夜幕之中,身體與六彩色的雨融爲一體,將剛纔的交手過程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既然洫和嫣紅大聖聯手都留不住張若塵,他再出手,多半會是相同的結果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,卻驚訝的發現,九龍輦的前方,出現了一道人影,走在街道的正中。

    黑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像是一根竹竿,身體乾瘦如柴,卻又體形筆直。

    他是迎着九龍輦走了過去,像是一個聾子和瞎子,看不見那是張若塵的車架,更看不見拉車的三龍三象是千問境獸魂。

    可是,能夠出現在寒頁城域的修士,真的會是聾子和瞎子?

    “他是誰?他想幹什麼?”

    無疆使用精神力探查過去,可是,精神力剛剛靠近,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吞沒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要知道,無疆在百枷境大圓滿的榜單上排名第五,實力更在洫和嫣紅大聖之上。

    寒頁城域怎麼會冒出一個這麼古怪的修士,難道修爲比他還要強大?

    輦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感知到那位黑色人影的氣息,還在回想剛纔的交手過程,神情平靜自若,心中卻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試探性的交鋒,卻讓他深深感知到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的強者的厲害,無論是洫,還是嫣紅大聖,都如兩座深淵,看不到底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今的瑜皇,與他們相比,也還差了一籌,或者半籌。

    這種差距,很明顯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將傷勢控制住後,便是問道:“洫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七,嫣紅大聖排名第八,以你現在的修爲,與他們對上,有取勝的把握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答,只是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在說“不知道”,還是在說“沒有把握”,或者說“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”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黯然的低頭,心中暗道,“洫和嫣紅大聖在同境界,都是橫掃無敵的存在。張若塵纔不朽境,就算再強,與他們對上也不可能取勝。能夠從他們二人的合擊之下脫身,已經是非常了不得,足以震動地獄十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,眼神瞬間變得銳利如劍,直視前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應變速度,不可謂不快,可是,手臂才擡起三寸高,一道黑影,便是穿過三龍三象,穿過九龍輦的車壁,進入車中,手指以比張若塵快數十倍的速度,從他的頸邊劃過,斬落下一縷長髮,捏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擡起手臂的時候,那道黑影,已經穿過九龍輦,出現到車輦後方的街道上,手捏那縷頭髮,向背離車輦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車外,站在街道上,盯向那道猶如竹竿一般的黑色人影,眼中盡是驚疑不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所謂的元會級天才,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黑色人影說出這話,走着走着,身體就消失不見,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就像剛纔什麼都沒有發生過,只是他的幻覺一般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跳下九龍輦,順着張若塵眺望的方向盯去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你剛纔看見沒有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問道:“看見什麼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也對,他的速度太快了,以你們的修爲,怎麼可能看得見。這,就是虛無的力量嗎?”張若塵捋了捋耳後的頭髮,其中一縷已斷,只剩寸長。

    來無影,去無蹤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修爲,也只能看見對方的影子,無法阻止對方斷他的頭髮。

    能斷他的頭髮,也就能夠殺他。

    如此速度,血泣大聖又怎麼可能看得見他?

    或許只有提前防備,動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張若塵纔有一絲機會與他比拼速度。但是,對方的身體,與虛無沒有區別,根本無法提前感應,怎麼提前防備?

    “這是在試探我的實力,還是在示威,你到底是誰?”張若塵的雙瞳,緊緊的收縮。

    遠處,目睹這一切的無疆,完全屏住呼吸,只感覺渾身發麻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爲,居然看不清對方是怎麼出現,又怎麼消失,簡直可怕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能夠出現到這裡,必定是參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希望那是一位千問境或者萬死一生境的赴宴者。如果他是百枷境……我十之八//九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無疆在心中推算和猜測,可是卻又不斷搖頭。

    就算是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三的閻皇圖,排名第二的婪嬰,也不可能強到如此地步。難道是排名第一的那一位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