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進入命運之門後,張若塵讓魔音化爲食聖花,重新飛回體內,如今,他的身邊只有瀲曦一人。

    宴會期間,大聖級別的赴宴者,是可以留下一位侍女或者僕從,隨時在身邊侍奉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聲勢浩大,莊嚴氣派,五千位大聖和五千位頂級聖王聚集,而且年齡都不超過千歲,如此震撼的盛宴,在天庭是極其罕見的。

    有陰氣森森的鬼帝,有白骨猙獰的骨族大聖,有被死氣光團包裹的死族強者……,即便瀲曦早就知道自己是在地獄界,可是,依舊被震撼得無法言喻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若是沒有張若塵的庇護,自己會是什麼下場。

    “地獄界太強大了,天庭萬界最近千年誕生的大聖,絕對沒有這麼多。而且,地獄界千歲以內的大聖,絕不止眼前這些。”瀲曦的心中,生出深深的無力之感。

    她終於明白,爲何十萬年來,在功德戰場上天庭一直處於下風,只能落得被動挨打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不知那些看着狩天大宴的天庭界修士,是不是也有相同的感受?一直這樣下去,天庭和地獄的差距會越拉越大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瀲曦不敢繼續想下去,心中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這時。

    “瀲曦,你在這裡守着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起身,向命溪上游走去。

    瀲曦盯向張若塵那挺拔的背影,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,他這是要去幹什麼?

    念頭只是這麼一閃,緊接着,她的思緒,又回到剛纔的地方,暗道:“地獄界大聖強者如過江之鯽,張若塵這個外來者,真的能夠在狩天大宴上有所作爲嗎?”

    雖然已經成爲精神力大聖,可是,面對狩天大宴的諸強,她卻有一種自己無比渺小的感覺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,猶如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柔弱少女,被數千位身形彪悍的大漢圍住,心中充滿絕望、無助、卑微,還有恐懼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張若塵卻能憑一己之力,站在她的身前,使得那些彪悍的大漢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這在她心中,種下了一顆微妙的種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向上遊走去的時候,正是槍皇、慕陽天君等人望向他的時候。他們一個個都很驚訝,心中猜測,難道張若塵後悔了,準備去奪取一個首席座位?

    可是現在纔去,就算解析速度再快,也都來不及。

    座位的爭奪,已進入尾聲。

    左四首席的旁邊,洫和瑜皇與座位都只剩下不到一丈的距離,近在咫尺,只需跨出五六步就能到達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沒必要再繼續吊着她。”

    洫嘴角一勾,露出一道譏誚之色,不再保留實力。

    一步,兩步,三步。

    洫連跨三步,徹底拉開與瑜皇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什麼?怎麼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瑜皇難以置信的盯向洫,拼盡全力向前邁出一步,可是,因爲這一步之內的禁制銘紋還沒有完全解析,腳步剛剛跨出去,便是遭到空間禁制銘紋的攻擊,被一道空間裂縫擊中手臂。

    手臂上,滴淌出鮮紅的聖血。

    不敢再冒進。

    “夏瑜,你的實力,其實已經很強,可是不該來與我爭鬥,爲什麼要自取其辱?”洫道。

    瑜皇哪裡還不知道,自己是被洫給戲弄,一雙星眸中,涌出濃烈的火焰,幾乎控制不住自己,想要出手劈向洫。

    “這就受不了了?千萬要剋制,血天部族也就只有你,纔是一個像樣的對手,若是你被逐出狩天大宴,今年地煞鬼城對血天部族的狩獵,還有什麼意思?”洫以嘲弄的語氣,笑道。

    他就喜歡看着別的修士,將他恨之入骨,卻又奈何不了他的樣子。

    瑜皇不敢破壞狩天大宴的規矩,只得剋制下來,向命溪下游望去。

    “別看了,趕緊去下游,首席和主席的位置,你是肯定已經沒有機會,或許可以試一試次席。”洫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來到瑜皇的身旁,伸出一隻手,道:“將手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瑜皇極其意外,不過她是瞭解張若塵恐怖的解析速度,相當果斷的,將一隻雪白的玉手伸了出去,與他的手掌緊握到一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瑜皇發現四周出現大量時間印記,時間流速變緩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發現有真理規則,從張若塵的手心涌入她的體內,匯聚到雙瞳。她的雙目,猶如化爲了一雙真理之眼,可以迅速看清禁制銘紋的分佈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的出現,讓洫頗爲意外,可是,並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距離座位,只剩最後兩步。

    將其佔據,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再次跨出一步,洫看着身前的首席座位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是,笑容很快就凝固,向左看去,只見瑜皇和張若塵已經站在他的身旁,距離座位也只剩一步。

    怎麼會這麼快?

    洫心中的震動,已到無以復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此刻,無論是狩天大宴的會場,還是正在觀看投影的修士,全部都爲之譁然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,居然還能幫別的修士爭奪座位?

    要知道,首****、次席、末席,越是靠前,破解禁制銘紋的難度就越大。所以,雖然狩天大宴各個修士的修爲差距巨大,可是他們坐上座位的時間,差距並不大。

    幫助別的修士奪取座位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是因爲同時掌握時間力量和真理力量,並且修煉到了很高深的層次,所以才能幫到瑜皇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修士,即便強大如婪嬰和閻皇圖,在座位爭奪之中,能夠給予同族修士的幫助也相當有限。

    命溪上方,神骨玉塔中,地煞鬼城的一位千問境大聖,道:“作弊,這是作弊,張若塵破壞了狩天大宴的規矩,必須逐出會場。”

    至淵血帝冷哼一聲:“狩天大宴從來沒有規定,不能幫同族修士爭奪座位。怎麼能算破壞規矩?”

    “諸神都在關注狩天大宴,他們都沒有發聲,說明張若塵沒有破壞規矩。”槍皇道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幾位大聖強者,心中皆是欣喜不已,若是張若塵真的能夠幫助瑜皇奪下首席座位,無疑是狠狠的踩了地煞鬼城一腳。

    這是他們最樂意看到的事!

    沒有任何懸念,瑜皇先一步跨出最後一步,坐到了左四首席座位上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玉石臺散發出耀眼的光華,將她籠罩,“夏瑜”二字,在石臺上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只差最後一步的洫,眼神發怔,無法接受這個結果。

    本是想要戲弄瑜皇,打壓血天部族,卻沒想到最後竟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瑜皇長長鬆了一口氣,連忙抽回被張若塵抓住的手,俏目瞪了他一眼,卻不含怒意,彷彿只是故作樣子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可以說是,當着整個地獄界的修士,做了一件她以前絕不可容忍的事。雖然是在幫她奪取座位,可是太親密了,很容易引來流言蜚語。

    就像般若、風后,絕不可能讓別的男性修士,牽她們的手。她們是神女候選人,出現這樣的事,會影響她們的形象。

    洫的心境幾乎崩掉,咬牙切齒,怒視着“郎情妾意,欲拒還羞”的張若塵和瑜皇,雙手抱拳,向命運神山山頂的命運神殿一拜,揚聲道:“張若塵和夏瑜破壞了狩天大宴的規矩,請神靈將他們逐出會場。”

    狩天大宴期間,各族神靈都會聚集在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諸神,有諸神的盛宴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命運神殿也沒有迴應。

    瑜皇冷笑一聲:“別嚷了,趕緊去下游,首席和主席的位置,你是肯定已經沒有機會,再不快一點,次席都沒有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洫氣得嘴脣哆嗦,丟下一句狠話:“別得意得太早,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洫急速向下遊衝去。

    瑜皇再次去看張若塵,卻發現那個傢伙已經一言不發離開,回到了下游,喃喃自語道:“只是瞪了你一眼而已,不會就生氣了吧?那麼多修士盯着,本皇總不能表現得很配合你,不知道的修士,還以爲我們是什麼關係。不管怎麼說,這次謝謝了!”

    無論張若塵能不能聽見,她還是如此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想到剛纔自己被洫羞辱得無地自容的時候,張若塵忽然出現,幫她解圍,還反敗爲勝,瑜皇臉上便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一道動人的笑容,如春風拂面。

    命溪會場上,般若和羅乷的目光,都不自覺的向她盯了一眼,正好看到了她臉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般若迅速移開目光,垂下眼簾,沉默不語,沒人看得透她在想什麼。

    羅乷卻是露出氣鼓鼓的神色,嘴裡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狩天大宴上公然牽手,的確是太親密的行爲,再加上瑜皇那不輸於九仙的美貌,自然也就引來各種猜測。

    王山中,小黑嘴裡發出“嘖嘖”的聲音,以爪子指着上空的投影,對寒雪說道:“畜生啊,看到沒有,看到沒有,你還說他是身不由己,還說他是有不得不去做的事,以本皇看,他已經變節,樂不思崑崙。在女人身上吃得虧,去了地獄界,他肯定是要報復回來,已徹底放飛自我。本皇也要去地獄界,不能讓他繼續墮落下去。”

    中央皇城,紫微宮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一掌重重的拍在石臺上,冷哼一聲:“看來是我多慮了,張若塵這個混蛋,哪裡有什麼危險,去了地獄界也混得風生水起,居然還有心思沾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盯着瑜皇,黑白分明的眼睛中,浮現出一抹羨慕而又幽邃的神色,低聲道:“沒想到,不死血族竟是有如此美貌動人的女子,能夠坐到首席座位上,她應該非常強大。”

    突然,滄瀾武聖慎重了起來,道:“你覺得張若塵是不是真的已經投靠了地獄界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輕搖頭,沒有回答她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