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座位之爭,很快結束。

    十大首席座位,沒有太大的懸念,被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前十的大聖佔據。唯一的變數,就是瑜皇奪走了本應該屬於洫的座位。

    不過,那是在張若塵的幫助之下,她才做到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星海世界制定的排名,準確性很高。排名前十的強者,更是比後面那些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明顯高出一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最上方的主席座位上,位於命溪之畔,身前是一張玉質的桌案。

    桌案上,只擺放了一個神骨雕琢成的三腳杯,與一個聖玉打磨成的碟子。

    前方的命溪,是一條大支流,足有十丈寬,水流湍急,氣霧迷茫。透過水霧望去,張若塵意外的發現,坐在對面位置上的修士,竟是大森羅皇。

    此刻,大森羅皇的目光,也正好盯向他,冷然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他,目光投向奔流的命溪溪水,使用神骨三腳杯,隔空取了一杯。

    溪水乃是從命運神山之中孕育出來,如血色琥珀,比聖泉都更凝香,乃是整個宇宙之中最神奇、最珍奇的飲品之一,在外界,有再多的聖石都買不到。

    一杯飲下,細細感受。

    溪水清涼,甘甜可口,進入腹中頃刻間就被消化,如絲如縷的分散到全身各處,融入血液、骨骼、聖魂、精神力念頭。

    穿過命運之門的時候,張若塵的氣海通天河中,出現了六百道命運規則。

    此刻,一杯溪水喝下,又增加了十多道。

    當然,區區數百道命運規則,與在場這些從小參悟命運之道的修士相比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更別提凝聚出“命運之門”。

    “命溪的溪水,不僅可以洗練肉身體質、聖魂和精神力,對在場那些修煉命運之道的修士,幫助應該會更大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一場狩天大宴,完全就是在培養,地獄界未來最尖端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天庭,天賦高的修士,必須修煉真理之道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天賦高的修士,必須修煉命運之道。

    可以說,在場來自十族的一萬位赴宴修士,幾乎每一個都修煉了命運之道,而且達到了很高的層次。

    要不然,天庭同境界的修士,施展出真理之道,瞬間爆發數倍攻擊力,他們根本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掌握真理之道或者命運之道,並不一定就能無敵。

    因爲要將真理之道和命運之道,融入自己的聖術,需要很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威力強,卻爆發得慢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,你未必有調動真理之道或者命運之道的時間。只有修煉出了“真理界形”和“命運之門”,才能縮短融合的時間,佔據更大的優勢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擁有“真理界形”和“命運之門”,依舊需要耗費時間,只要對手的速度夠快,就能壓制你,使你沒有時間爆發真理之道和命運之道的威力。

    另外七大恆古之道,都能在一定程度上,將它們剋制。

    空間,可以撕裂“真理界形”和“命運之門”。

    時間,可以讓你來不及施展“真理界形”和“命運之門”。

    黑暗,可以吞噬“真理界形”和“命運之門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恆古之道,若是將七十二至尊聖道之中的流光聖道,修煉到高深的地步,速度足夠的快,也能將它們壓制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任何一種道,都不可能絕對的無敵。

    將空間修煉到“無限”的層次,將時間修煉到“永恆”的層次,就算是命運和虛無,也無法將它們撼動。當然,那種極致的層次,即便是最強大的神,也達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一個修士的強弱,關鍵還是要看自己的境界高低。

    一個不修煉命運之道和真理之道的黑暗掌控者,只要將黑暗之道修煉得足夠的強,也能在同境界,將修煉命運之道和真理之道的修士擊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下游,一位聖王境的石族修士,喝下大量溪水,背後浮現出一粒粒光點,凝聚成一道光門。

    逐漸的,化爲命運之門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!終於成功凝聚出命運之門,哈哈,我的戰力,將再次提升一大截。不愧是命溪,不愧是命運神殿的底蘊之泉。”那位石族修士,揚聲大笑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修士都不平靜,以更快的速度吸納溪水。

    要知道,溪水只能在狩天大宴上飲用,不能帶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身旁的瀲曦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臉色,雖然平靜淡然,可是眼中,依舊帶有一絲心動和好奇,時不時都會向命溪盯去。可是,她現在的身份,只是一個侍女,是沒有資格主動取溪水飲用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她招了招手,道:“過來。”

    瀲曦擡頭看了看上空的神鏡,最終還是無奈的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的一舉一動,必定在無數天庭修士的關注之中,可是以她現在的身份,卻不得不向張若塵低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神骨三腳杯扔給了她,道:“你取溪水,餵我喝。”

    瀲曦接過神骨三腳杯,冷然的瞪向他,沒有照做。

    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七星帝宮,她受一些委屈也就罷了,可是這裡是狩天大宴。

    此刻,宴會上,很多地獄界的修士,也都注意到了這一幕,露出玩味的笑意,一雙雙眼睛都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還真是懂得享受,居然,在狩天大宴上,讓無影仙子喂他,難道不怕遭到天庭界修士的聯合討伐?”

    “在天庭,無影仙子的愛慕者多不勝數,張若塵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魂界那位神靈,肯定在看着狩天大宴,也不知會不會被氣得七竅噴血?哈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乷覺得張若塵的行爲,頗爲反常,心中在思考他這麼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難道在逼瀲曦徹底投靠他,再也無法回到天庭?

    還是在用這種方式,告訴地獄界的諸神,他張若塵徹底將自己當成了地獄界的一員,已經不在乎天庭如何看他?

    又或者,僅僅只是一種報復的行爲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,是真的不打算回到天庭了嗎?”羅乷蹙眉,總覺得張若塵待在地獄界,是另有企圖,並不是真心加入。

    見瀲曦一動不動,只是氣怒的瞪着他,張若塵的臉色變得冷寒,以沉定的語氣道:“做爲一個婢女,居然無視主人的命令,瀲曦,你好大的膽子,給我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不可辱。”瀲曦抗爭的說道。

    其實,瀲曦心中已是委屈到了極點,很想一死了之。可是每次生出這個念頭的時候,腦海中,都會響起張若塵曾經說過的話“有神心者,百折不撓”。

    有時候她都在想,張若塵當初給她說這句話,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就是在防止她自殺。

    “看來以前還是太寵着你,教訓得不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指點了出去,頓時一股強橫無比的空間力量,壓到瀲曦那纖細的嬌軀之上,鎮壓得她渾身一顫。

    只是抵抗了一瞬間,修長的雙腿,便是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根本抗衡不了!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的眼神都鋒冷無比,不帶任何情感。

    整個命溪,響起喧囂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這是在故意挑釁天庭和魂界,嘿嘿,不知多少修士會怒得吐血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張若塵是天庭安排到地獄界的臥底?就憑他今天的做派,回去之後,必定死路一條。魂界那位神靈,會放過他?天庭的巨擘,難道看不出他是在故意羞辱天庭?月神也保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張若塵這是在投名狀,在告訴地獄界的諸神他的決心,否則他永遠都無法進入地獄界的核心層。當初的荒天大神,就沒有張若塵這麼聰明,所以,無論他天賦再高,即便修煉成神,也都處處受排擠,一直被邊緣化,直到斬了他的師父元墟古佛,才證明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不乏聰明之輩,自認爲看穿了張若塵的意圖,都在侃侃而談。

    閻無神坐在另一條大支流的最高主席位上,遙遙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端起三腳杯,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早就猜到,張若塵肯定會在狩天大宴上有所表現,向諸神證明自己。

    只不過,沒有料到,張若塵會自毀聲譽,做得這麼低劣。

    欺負一個女子,必將被整個天庭的修士唾棄,甚至包括曾經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雖然低劣,可是,做一個被唾棄的敗類,才更能讓諸神安心。爛招,實在是爛招。”閻無神輕輕搖頭,可是仔細一想,又覺得除了自毀,張若塵似乎沒有別的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想要騙過諸神,太難。

    可是自毀這條路,就算地獄界諸神明知道他是故意爲之,也能接受他。因爲,他已經回不去,天庭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地,今後只能老老實實的待在地獄界。

    坐在張若塵對面的大森羅皇長嘆一聲:“無影仙子,你怎麼就遇到了這麼一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主人,不如投靠本皇,本皇絕不讓你爲奴爲婢。”

    瀲曦盯了一眼溪水對面的大森羅皇,一言不發,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張若塵的空間壓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然的向大森羅皇盯去,道:“想搶我的人,你是在找死嗎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眼神更冷,不過很快又收斂回去,笑道:“若塵大聖好大的威風,本皇哪裡敢強搶你?不過,狩天大宴上,有一個有趣的環節,叫做鬥禮。”

    “鬥禮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道:“對我們來說,狩天大宴上最珍貴的寶物是什麼?衍道聖果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衍道聖果太珍貴,每一個大聖,只能分到一枚。想要吃更多怎麼辦,只能鬥禮,將別人的衍道聖果贏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所謂鬥禮,就是鬥贏了,就有大禮。鬥輸了,就得送禮。”

    “送的,就是衍道聖果。”

    “據本皇所知,往屆的狩天大宴上,曾有大聖贏得八枚衍道聖果,一個人獨享九枚,瞬間提升了九億道聖道規則,二萬七千年的壽元。”

    “也曾有聖王境的修士,贏了四枚玄極聖果,一個人獨享五枚。瞬間將五種聖道,修煉到圓滿層次。”

    “這纔是大宴的樂趣所在,不知若塵大聖願不願意,與本皇鬥禮?”

    無論是衍道聖果,還是玄極聖果,都是狩天大宴的主菜,比命溪的溪水,珍貴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衍道聖果,瞬間提升一億道聖道規則都只是其次,它還能讓修士增壽三千年,可以幫助修士以最快的速度,修煉出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是天地間,所有千問境之下的大聖,都要服用的寶物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它足夠珍貴,所以,沒有足夠的把握,沒有大聖敢將它拿出來鬥禮。一旦輸了,即便是大聖,估計都得哭出來。

    風后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道:“別與他鬥禮,小心中計。一般來說,狩天大宴上的鬥禮,都是弱者向強者發起。”

    “一是爲了贏取衍道聖果;二是爲了踩着強者揚名。”

    “大森羅皇的修爲遠勝於你,卻向你發起鬥禮,完全就是欺負你不懂鬥禮的規則。你若是衝動,也就正中他的下懷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鬥禮的規則,乃是由挑戰者提出鬥禮的方式。不一定是戰鬥,可以是下棋,可以是畫畫,可以是比拼速度,比拼劍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旦答應了他,他肯定會用自己最擅長的,與你比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狩天大宴上,足有一萬位修士,可是會答應鬥禮的,屈指可數。”

    “當初那位贏了八場的大聖,就是如今,威震寰宇的封塵劍神。他簡直就是奇蹟一般的存在,被稱爲上一個千年最完美的修士,沒有任何短板,每一方面都是最強,而且任何東西一學就會,一學就是巔峰。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聆聽風后的傳音的時候,大森羅皇再次開口,調侃道:“若塵大聖不會是怕了吧?放心,本皇不要你的衍道聖果,如果你輸了,只需將無影仙子贈送給本皇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你是看上了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,挑起瀲曦雪白的下巴,盯着她那張凝白如玉的臉蛋看了看,道:“好啊,我答應與你鬥禮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大喜。

    瀲曦的眼中,卻浮現出恐懼之色。

    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雖然並不好過,可是,落入大森羅皇的手中,不用想也知道只會更慘。這就是她的宿命嗎?

    她的心中憤恨,也很絕望。

    憤恨的是,張若塵太絕情。

    絕望的是,若是大森羅皇真的將她贏了過去,她覺得自己肯定無法支撐下去,會選擇自我了結。什麼百折不撓,什麼成神之心,都是張若塵在故意算計她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的會場,再次喧囂,所有修士都興奮起來,準備看好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鋒一轉,道:“不過,只賭一枚衍道聖果有什麼意思?要賭,我和你賭三枚。”

    “無影仙子如果是完璧之身,倒也無所謂。可是,她都已經是你的女人,還能值三枚衍道聖果?”大森羅皇譏誚的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當然只值一枚衍道聖果,可是,我還有一枚。”

    “這也只有兩枚。”大森羅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向下游望去,鎖定在血屠的身上,指了過去道:“血屠是我師弟,他會支援我一枚。”

    本來,血屠還在看熱鬧,覺得張若塵肯定會在大森羅皇手中吃大虧,心中暗笑不已。

    多次被張若塵坑,他是很希望看到張若塵也被坑的模樣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血屠如遭雷擊,臉上失去血色,還真是禍從天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