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衍道聖果與玄極聖果,整個宇宙,一共只有五千枚。

    五百年生根發芽,五百年開花成熟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上吃完留下的果核,重新種下,千年後,才又能長出五千枚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命溪的上游,宴食裝在一朵朵聖花之中,順着水流,飄了下來。

    第一種宴食,正是衍道聖果。

    衍道聖果看起來像是一顆球形的翡翠珠子,晶瑩欲滴,果香流溢,在聖花中閃閃發光,天地規則自動在它的四周旋轉,形成一個肉眼無法看見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終於可以品嚐傳說中的衍道聖果,希望可以藉助它,讓我將斬星刀訣修煉到大成。”

    “吃下後,真能增壽三千年嗎?如此一來,我將來就有比別的修士更多的時間,去衝擊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瞬間增加一億道規則,修爲又能提升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有大聖的目光全部望過去,灼熱似火,內心期待了起來。

    坐在最上游的十大首席,迅速挑走十枚品質最高的衍道聖果。

    緊接着,衍道聖果隨着溪水,進入十條大支脈,來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一揮手,張若塵動用聖氣,取走兩朵裝有衍道聖果的聖花,飛落到玉質桌案上面。

    他向血屠面如死灰的望去,道:“師弟,你的這枚衍道聖果,我先幫你收走。鬥禮結束,再還給你。你應該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血屠當然有意見,而且意見很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答應與大森羅皇鬥禮,與白送衍道聖果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“自大,狂妄,盲目自信,張若塵你自己作死,爲什麼要把我也帶上?我招誰惹誰了?參加狩天大宴,不就是想吃一枚衍道聖果?我的三千年壽元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張若塵如今的強絕修爲,血屠僅存不多的反抗意志也消失,只能選擇忍氣吞聲。

    只當那枚衍道聖果餵了狗。

    旁邊的大聖,有的露出同情的目光,有的卻是無情的嘲笑,都覺得血屠是遭了無妄之災,這次被張若塵坑得太慘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乃是死族頂尖級別的強者,具有很大的影響力,向兩位死族大聖許諾了好處之後,成功籌集到三枚衍道聖果。

    在所有修士看來,大森羅皇必勝無疑,那兩位死族大聖自然也是如此認爲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們很樂意,賣大森羅皇一個人情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和張若塵的這場鬥禮,將所有修士的目光都吸引過去,很多都在議論,還有一些則是在冷笑,認爲張若塵將會陪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不懂狩天大宴的規則吧?居然敢答應與大森羅皇鬥禮?難道他以爲,鬥禮是比拼戰力?”

    “大森羅皇是死族排名第三的強者,就算比拼戰力,張若塵也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天賦或許是頂尖級別,可是,太過自信,只有莽夫之勇,成不了大氣候。相比之下,閻無神卻是有勇有謀,二人的差距何止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孤辰子、易軒大聖、血泣大聖、瑜皇,甚至包括羅乷,全部都暗中傳音給張若塵,告訴他鬥禮的規則,並且勸他不要答應。可是,張若塵卻沒有理會他們,露出一副一意孤行的態度。

    風后心中更加不解,畢竟她早就將鬥禮的規則,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哪怕張若塵再衝動,也不該明知必敗而爲之吧?

    大森羅皇臉上笑容燦爛,道:“若塵大聖的魄力,讓本皇佩服啊!不過,你得明白,鬥禮的方式,得由挑戰者決定。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他故意頓了頓,以爲張若塵會吃驚和後悔,甚至會直接反悔。如果是那樣,他自然有後續的手段,讓張若塵丟盡臉面,而且還得繼續和他鬥禮。

    可惜張若塵眼皮都沒有動一下,只是靜靜的,等他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這下,反倒讓大森羅皇心頭一緊,覺得很反常,想到自己絕對不可能輸,才又重新放鬆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次鬥禮,我們比射藝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將一柄無弦的神木長弓取出,弓若龍骨,長約九尺,通體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孤辰子和易軒大聖似乎早就猜到大森羅皇要比的是射藝,二人對視一眼,都垂頭一嘆,知道張若塵已是必輸無疑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主修的就是“箭道”,並且融合出了一種四品箭道聖意——極點穿透聖意。

    在整個地獄界,千問境之下,大森羅皇可以說是第一箭道大聖。

    即便千問境大聖之中,能夠與他比箭的,也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反觀張若塵,主修的聖道,與箭道和射藝完全不沾邊。

    再說,比拼射藝,總得有一柄絕世好弓?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冰木神弓,取材於一棵神木的樹幹中心,堪稱天地間最好的材質。並且,還是一把珍貴無比的三元君王聖器,威力完全爆發出來,可以跨越千萬裏,射落天穹之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這樣的弓嗎?

    大森羅皇自認爲勝券在握,含笑道:“若塵大聖若是沒有備弓,本皇可以借你一柄。不過,君王聖器級別的弓,本皇也只有這麼一柄,只能借你一件萬紋聖器級別的弓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。”

    在無數修士訝然的目光之中,張若塵將青天弓和白日箭喚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手持弓,一手持箭,張若塵身上的氣質大變,銳氣十足,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強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閉關修煉這數十年,張若塵的精神力念頭,看了大量書籍,其中包括此次狩天大宴每一位修士的詳細資料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百勝。

    甚至包括“鬥禮”的規則,張若塵也知道得清清楚楚,先前只是爲了麻痹大森羅皇,故意裝着不知。

    因此,大森羅皇提出比拼“射藝”,張若塵是早就有預料。

    一位將箭道修煉到極致的大聖,不比箭,比什麼?

    “看來張若塵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準備,他取出的弓和箭,都不是一般的聖器,多半也達到君王聖器的級別。”

    “有弓,有箭,就能與大森羅皇抗衡?箭道哪有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射藝,可不止涉及到箭道,還要考驗修士的力量、目力、判斷力、箭意……等等,這些東西,都需要長時間的苦修,加上箭道規則、箭道聖意的輔助,才能達到最完美的層次。張若塵若是沒有在箭道上浸淫百年以上,與大森羅皇比射藝,就是找虐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顯然也不覺得,張若塵有取勝的機會,以比張若塵更加自信的姿態,走向嫣紅大聖,道:“爲了公平公正,請嫣紅大聖爲我們定一個射擊的目標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屬於骨族,與大森羅皇和張若塵都不同族。

    同時,大森羅皇支持的是般若,張若塵支持的是風后,和嫣紅大聖處於對立面。

    由她來定射擊目標,看似公平,實際上對張若塵卻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畢竟,嫣紅大聖曾公開放話,要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就在嫣紅大聖要答應下來的時候,閻無神站起身來,大笑一聲:“既然嫣紅大聖如此爲難,不如由我來給你們二人出題,定一個難度大一些的射擊目標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其實是很樂意幫一幫大森羅皇,可是,閻無神已經主動提了出來,她如果拒絕,無疑是讓閻無神難堪。

    沒必要爲了大森羅皇,得罪閻無神。

    於是,她不動聲色的道:“既然閻君這麼感興趣,大森羅皇,要不你請他幫忙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當然沒辦法拒絕,只得含笑向閻無神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閻無神和張若塵的爭鬥,天庭和地獄人盡皆知,倒也不用擔心他會偏幫張若塵。

    閻無神取出一張半透明的晶石符籙,大概一寸長,十分精緻,道:“兩位都是大聖,一般的射藝比鬥,難不到你們。出的題目,必須越難越好。我手中這枚符籙,乃是最低等的星際傳訊光符,最遠的傳訊距離,可以以無限接近光速的速度飛行一天,大概就是數百億裏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,我會將它激活,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誰能將它射中,誰便是取勝者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當然希望難度越大越好,可是,閻無神出的這個題,已經不能叫難,而是根本就沒有大聖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閻君,傳訊光符一旦過了加速階段,速度完全爆發出來,根本沒有任何箭矢追得上。而且,也沒有任何大聖,可以將箭射到數百億裏之外。”大森羅皇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露出不悅的神色,道:“若是一般的大聖都能做到,還用來考你們幹什麼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沒有繼續多說,畢竟鬥禮的方式是他提出的,人也是他找的。這個時候,繼續爭辯,只會顯得他不夠決斷,沒有魄力。

    再說,也不是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只要抓住傳訊光符加速階段這個極爲短暫的時間,還是有機會,將它射穿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算了,看你們那麼勉強,我便給你們降低難度。我會將這枚星際傳訊光符,打向命運神域上空的一顆荒蕪小行星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若是射不到傳訊光符,誰先將那顆小行星射穿,就算誰贏。”

    “記住,是射穿,不是射中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是哪一顆小行星,我不會告訴你們,得你們憑自己的本事去判斷。”

    沒有任何徵兆,閻無神突然激活傳訊光符,將它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光符,化爲一道光梭,飛向上空。

    在絕大多數修士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,大森羅皇和張若塵幾乎同時將手中的弓拉開,箭指指上空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,二人的應變速度,都快到極致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太小,速度太快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一瞬間之後,它都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不愧是地獄界最頂尖的箭道大聖,幾乎就在閻無神打出傳訊光符的一瞬間,一支神木箭,便是跟着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像是根本沒有瞄準,全靠感覺射出這一箭。

    射出後,大森羅皇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已是勝券在握。

    “箭道上,我遠不如大森羅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始至終就沒有瞄準傳訊光符,對他而言,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事。

    他瞄準的,乃是大森羅皇射出的那一支神木箭。

    在大森羅皇鬆手的一瞬間,張若塵激發出空間領域,感受神木箭在急速飛行的時候的空間波動,隨即將白日箭射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