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一箭,必能射穿傳訊光符,本皇贏定了!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心中,這道念頭,剛剛浮現出來,視野中,神木箭便是被一道白光擊中,斜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片刻後,撞擊聲才傳回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臉色變了又變,沉冷至極的瞪向張若塵,道:“你到底是在射符,還是在射箭?”

    “射符也好,射箭也罷。你沒有射中,我也沒有射中,那麼,目前我們就是平手。”張若塵將白日箭收回,重新握入手中,氣定神閒的說道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張若塵能夠一箭射中他的箭,已足以證明在箭道上,有不低的造詣。

    不容輕視。

    “平手?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雙瞳,變成赤金之色,射出兩道數丈長的光柱,盯向傳訊光符飛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的速度,已完全爆發出來,再射出神木箭,根本追不上。

    包括精神力的延伸速度,也跟不上它,無法探查到它,無法將它鎖定,只能根據它留下的波動,大致判斷它的飛行軌跡。

    “難度升級了,接下來,就看傳訊光符將會撞向哪一顆小行星?”

    在場的大聖,有的釋放出精神力,有的動用超凡的目力,有的憑藉自身的感知天賦,種種手段都被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,傳訊光符哪有那麼容易探查?

    有那麼容易,誰還會用它傳送信息?

    只是片刻過去,在場絕大多數修士,都失去對傳訊光符的感應。

    “太快了,太遠了,憑藉大聖的聖目,也只能在千里之內,看到一道淺淺的虛影。”

    “大森羅皇的優勢,這下將會完全展現出來。他修煉出的赤金神目,不輸於神靈的雙眼,這是他能成爲地獄界千問境之下第一箭聖的最根本原因。張若塵就算具有半神之眼,依舊差了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力,不可謂不強,可是,僅僅只是追蹤了萬里,傳訊光符就從他的視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他並不慌亂,立即打出一道響指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身體右側的空間坍塌,出現一個直徑丈長的空間鏡面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萬里之外,傳訊光符消失的位置,也出現一道空間鏡面,形狀如洞口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空間鏡面消失之後,張若塵立即打出第二道響指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第二道空間鏡面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接下來是第三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露出不解的神色,不知道張若塵在幹什麼。

    做爲空間掌控者,羅乷大概猜出了張若塵的目的,道:“這是空間蟲洞鏡面,可以瞬間連接兩處空間座標。一處在張若塵的身邊,另一處肯定是連接傳訊光符的附近空間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借用了空間蟲洞鏡面,隔空感知傳訊光符的飛行軌跡。”

    一位借給了大森羅皇衍道聖果的死族大聖,嗤之以鼻,笑道:“就憑空間蟲洞打開的一瞬間,想要感知到傳訊光符?開什麼玩笑?”

    羅乷譏誚盯了他一眼,道:“不是空間蟲洞,是空間蟲洞鏡面。兩者的區別在於,前者是穩定的空間通道,後者只能存在一瞬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刻畫空間銘紋,只是隨手打出一道響指,就能精準的打開一道空間蟲洞鏡面,這是將空間之道修煉到登峰造極的一種體現。

    別的修煉空間之道的大聖,就算修爲達到了無上境,也未必有如此造詣。

    恐怕只有修煉空間之道的神,才能壓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樣羅乷無比羨慕!

    “張若塵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,竟然已經強到了如此地步。”申屠雲空緊盯着張若塵身旁不斷閃現的空間蟲洞鏡面,再一次被深深打擊。

    做爲空間神殿萬年以來的第一天才,申屠雲空也是空間掌控者,但是,與張若塵一比,他的空間造詣,還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羅乷又道:“在兩道空間蟲洞鏡面形成的一瞬間,張若塵就像是多了一雙空間之眼,可以近距離的看到傳訊光符。就算看不到傳訊光符,也能感知到傳訊光符飛過,形成的空間波動。再加上張若塵強大的推算能力和解析能力,如此一來,傳訊光符就逃不出他的感知範圍。”

    聽到羅乷的解釋,兩位借給大森羅皇衍道聖果的大聖,皆是緊張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場本是實力懸殊的比鬥,變得無法預測,大森羅皇再也不是穩操勝算。

    承受着巨大壓力的大森羅皇,忽的取出一支神木箭,搭在冰木神弓之上,調動全身力量將弓拉開。

    弓體上,浮現出數十萬道王級銘紋,爆發出能夠冰封千里的可怕寒氣。

    此時,閻無神向在場的修士,秘密傳音,道:“傳訊光符落在了大概三十萬裡之外的一顆七十里長的小行星上,大家拭目以待,看他們二人誰能將其準確射中,並且射穿。”

    在場,沒有人敢傳音告訴大森羅皇,或者張若塵。

    畢竟不僅他們在關注這場鬥禮,不死血族和死族的神靈,也肯定在關注。

    誰敢在神靈面前甩手段?

    緊張的氣氛,籠罩整個命溪,甚至包括上方的神骨玉塔,山頂的命運神殿,乃至所有正在觀看大宴投影的修士。

    七十里長的小行星,看似很大,可是隔了三十萬裡,比站在數百米之外,射一粒芝麻,都要難得多。

    更加關鍵的是,還要將它射穿。

    就算是大聖的力量,飛行了三十萬裡之後,還能留存多少?

    在絕大多數修士看來,這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將力量積蓄到了頂點,並且將極點穿透聖意也融入進入,手指一鬆,響起一道震雷一般的聲響。

    大地猛顫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神木箭破空而去,形成一道長長的光路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中,有神靈輕輕點頭,道:“大森羅皇的這一箭,成了!以他的天賦,將來很有可能,成爲地獄界新一代的箭道之神。血絕,你們家的那個小子,似乎還沒有找到方向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目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對這一箭頗有信心,至少可以肯定,自己找準了目標,而且沒有射偏。唯一的變數在於,能不能一箭射穿那顆小行星?

    但,就算射不穿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沒看見張若塵連弓都還沒有拉?

    很有可能,他根本沒有找到,傳訊光符的位置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終於通過空間波動,精準的推算出,傳訊光符撞擊的位置。

    將白日箭搭在青天弓上,調動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弓和箭,同時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爆發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青天弓綻放出來的光芒,將命溪所在這片天空,映染成了青色。白日箭則是如同化爲一輪白色的烈日,懸在青天的中心。

    閉關的這短時間,張若塵將青天弓和白日箭的器靈徹底收服,已能將它們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有修士驚呼一聲:“張若塵的這套弓箭,居然達到了五元君王聖器的級別,威力遠勝大森羅皇的冰木神弓。”

    青天部族的百枷境大圓滿修士,晉琨大聖,將青天弓和白日箭認出,道:“那是昔日青天部族大聖之中的第一戰神白日天君的弓箭,天君當年手持青天弓和白日箭,可以射落千萬裡之外的星辰。如今的大森羅皇,與他相比,還差了百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相當眼熱張若塵手中的青天弓和白日箭,若是他能將之得到,戰力必定再次攀升一大截。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的排名,也會更高。

    “弓和箭,都是瑰寶,可惜落入了一個不懂箭道的人手中,就是珠玉蒙塵。張若塵,你就算射出箭矢,也已經晚了!若是現在認輸,本皇可以不要你的兩枚衍道聖果,只要你的這套弓箭就行。”大森羅皇道。

    “認輸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笑了一聲,拉着青天弓,將白日箭指向大森羅皇。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被一件五元君王聖器指着,大森羅皇臉色猛然一變,情不自禁的向後倒退,呵斥道:“張若塵……你想幹什麼?”

    如此變故,驚到很多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都豁然起身,眼神變得凝重。

    無疆沉哼道:“張若塵,你這是輸不起嗎?你若是敢射殺大森羅皇,我便親手將你擊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偏要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之上,三龍三象呈現出來,將青天弓拉到極致,手指一鬆,白日箭化爲一道白色光束飛出去,攜帶狂暴的風雷聲,衝向大森羅皇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別衝動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怒斥聲和驚喝聲響起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張若塵如此膽大包天,居然真的敢在狩天大宴上射殺大森羅皇?

    正在觀看狩天大宴投影的修士,也被嚇倒了一大片,覺得張若塵一定是輸不起,已經發瘋,要不然怎麼敢做出如此瘋狂的事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瞪大一雙瞳孔,看着白日箭飛來,根本沒時間避退,嚇得雙腿情不自禁的顫抖,向後倒去。

    面對死亡,誰都無法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再強大的心性,被突然一嚇,失去心理防守,也可能做出丟臉的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眼看白日箭就要擊穿大森羅皇的頭顱,一道空間蟲洞鏡面,在他身前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白日箭衝入蟲洞鏡面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命運神域的上空,白日箭從另一道空間蟲洞鏡面飛出,擊中一顆長達七十里的小行星,將其穿透。

    小行星出現大量裂痕,崩碎而開,化爲碎石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有神靈操控“萬界神眼”,映照下了小行星被白日箭擊穿的畫面,將投影傳了出來。等到神木箭飛到的時候,那裡只剩一片碎石帶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修士都怔怔無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贏了!

    勝過了以箭道稱皇的大森羅皇。

    即便是關注狩天大宴的諸神,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別的修士更不用說,一個個盯向張若塵,再也不敢有一絲輕視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被白日箭嚇得雙腿發軟,跌倒在地上,似乎不知道自己丟盡了臉面,雙眼只是直勾勾的,盯向上空的神鏡鏡面,不敢相信那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張若塵怎麼可能做得到?本皇……本皇怎麼可能會輸……”

    風后的一雙鳳眸,向目光深邃的張若塵望去,金絲面具下的臉上,也露出一道驚疑不定的神色,心中暗道:“這個傢伙是早就料準了一切,包括大森羅皇會與他比拼射藝,多半也在他的預料之中。張若塵啊,張若塵,看來本後以前還是低估了你,只看到了你的修煉天賦,沒有看到你還有如此可怕的心計,大森羅皇這次算是栽了大跟頭。”

    羅乷看了看手持青天弓卓然而立的張若塵,又看向嚇得癱倒在地的大森羅皇,心中偷笑:“本公主的命中之人就該如此意氣風發,別的大聖與他相比,差得太遠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