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洫非是等閒之輩,修爲強大,能跨境界殺敵,張若塵早有心理準備。只不過,洫竟然強到他全力以赴也只能稍微撼動,卻是遠遠超出了張若塵的預估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鬼族的第一鬼帝,看來只能使用真理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體內的真理規則,盡數向右臂涌去,與此同時,身體周圍浮現出密密麻麻的星辰光點,化爲一片雛形的星海世界。

    “終於要動用真理之道,據說,張若塵與荒天大神一樣,都曾闖過第十層真理之海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的確很高,可以讓聖術,在一瞬間,爆發出十倍攻擊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扳手腕,在一定程度上,就是在比拼掌力。張若塵修煉掌道,花費了大量精力,若是,得到真理之道的加持,爆發出十倍掌力,洫承受得住嗎?”

    “洫爲什麼任由張若塵調動真理規則,沒有立即壓制他?”

    在場,很多修士都很好奇,換做是他們,發現張若塵調動真理之道,肯定會先下手爲強,以雷霆之勢反制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洫沒有這麼做。

    難道他覺得自己可以承受住張若塵的十倍掌力?

    嫣紅大聖雙眸含笑,道:“張若塵有真理之道,洫卻有命運之道。爲何要怕他?”

    緊接着,她又道:“更何況,這裡是命運神山,命運規則最爲匯聚的地方,在這裡施展命運的力量,比在別處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強。”

    洫是嫣紅大聖陣營中,最頂尖的力量,她對洫自然充滿信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張若塵激發出真理界形的時候,洫的背後,一座光芒璀璨的命運之門呈現了出來,高達數十丈,刺得大聖之下的修士睜不開眼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在真理規則的加持之下,張若塵施展出龍象般若掌,爆發出十倍威力,衝擊向緊捏在一起的鬼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頭千問境象魂的力量,也在一瞬間達至最強狀態,發出振聾發聵的吼聲。

    洫的鬼手,向後猛然一移,被壓下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整條鬼臂,呈扭曲的狀態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無數地獄界的修士都倒抽涼氣,忍不住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難道鬼族的最強者洫,竟然會敗給不朽境的張若塵?

    十倍力量,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洫的手臂,緩緩的向上扳轉,臉上浮現出譏誚的笑意:“你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,的確是出乎我的預料,我的命運之道無法完全將其削弱。可是,只是一瞬間的十倍力量,還壓不跨我。”

    看到洫逐漸將手臂扳回去,輪到血天部族的修士擔憂。

    其中,瑜皇、孤辰子、易軒大聖、血泣大聖,更是忍不住嘆息一聲,本來他們的心中對張若塵還抱有一絲希望,以爲他可以再創奇蹟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誰都看得出張若塵已經全力以赴,各種底牌手段全都用出。洫卻一一接下,並且還沒有使用融煉進體內的鬼魂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洫沒有動用全力。

    就像貓戲老鼠一般,任憑你各種手段施展出來,卻依舊無法改變命運,等將你玩得精疲力盡,再一口將你吃掉。

    洫就是那隻在戲弄老鼠的貓,一直將勝負掌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地獄界的修士,發出嘲笑聲。

    他們絕大多數都沒有將張若塵當成地獄界的一員,覺得他是一個外來者,所以,大森羅皇敗在張若塵手中,他們纔會覺得恥辱。

    如今,洫以絕對的優勢,戲耍張若塵,自然是讓他們有一種挽回顏面的喜悅之感。

    洫勝券在握的道:“張若塵,你也不用氣餒,你纔不朽境而已,已經可以與我扳手腕,你應該感到榮幸纔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生氣,道:“你真的以爲,真理之道有那麼簡單?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洫道。

    “真理之道最厲害之處,豈是是真理界形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頓時,懸浮在他身體四周的星辰光點變得更多,蔓延得更廣。

    一粒粒光點,快速變大,化爲一顆顆光球。

    在洫的視野中,那些光球,化爲一片無邊無際的星海,每一顆都有星辰那麼巨大,如同立身在浩瀚無邊的宇宙之中。

    真理界形,其實是使用真理之道,構建出來的一座世界形態。

    只不過,這座世界,是由天地之間的各種規則構建出來。

    越是強大的真理界形,構建出來的規則世界越是廣闊,能夠引動的力量也就越強。

    當初,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宇文靖,只是修煉出了“皇天在上”的真理界形,從界形中涌出的雷電,便是逼得張若塵使用《時空秘典》才能化解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的真理界形,已是“星海無岸”,而且還在向“宇宙無邊”衍變,能夠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也就更強。

    星海中,那些星辰光球,猶如化爲真正的星球一般,急速飛向洫。

    對於別的修士而言,只是看見一顆顆星辰光球飛出去,並不覺兇險。可是,在洫的視野中,卻是一顆顆真正的星球向他碾壓過去,無窮龐大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洫緊緊以咬牙,沉哼一聲:“張若塵,你到底是在扳手腕,還是想戰鬥?”

    “我在規則範圍內,與你扳手腕,別的力量爲何不能使用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那些星球,越來越近,釋放出毀滅性的威壓。

    “該死,星海無邊的界形,真的強大到了如此地步?它們到底是真正的攻擊力量,還是精神力幻象?”

    洫感到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以前,他倒是遇到過,修煉出真理界形的修士。可是,那位天庭界修士,只是修煉出了皇天在上的界形,而且還來不及使用界形的力量,就被他一口吞入腹中煉化。

    修煉出真理界形的修士,實在太少。

    洫對界形的瞭解,自然也很少。

    命運之門飛到洫的身前,如同一面光芒萬丈的盾牌,擋住衝擊而來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每一次撞擊,命運之門都在猛烈震顫。

    有力量波,穿過命運之門,衝擊在洫的身上。

    越是強大的真理界形,越是難操控,張若塵也是將精神力修煉到六十二階,才勉強可以憑藉界形,調動界形世界中的天地規則爲己用,轉化爲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掉以輕心,還是先以絕對的力量,擊敗張若塵,再尋找典籍細細研究真理界形。”

    洫終於在張若塵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脅,擔心發生意外,不再戲耍他,張嘴吐出八百萬道鬼魂。

    刺耳的鬼叫聲,傳遍命溪流域。

    天空被鬼影覆蓋,黑雲滾滾,昏黑陰暗。

    八百萬道鬼魂,快速融合,化爲八尊千問境級別的鬼帝魂體,與洫的力量結合在一起,站在他八個不同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現在才動用鬼魂的力量,是不是遲了一些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手,緩緩向上一擡,頓時,叢林小世界從虛空中,顯化出來一角,鎮壓到他右手的上方。

    叢林小世界的世界本體逐漸移動,彷彿是要完全顯化出來,越來越沉重。

    小世界的中,密佈山川河流,平原沙漠,最開始只有長達數百里的一角,而現在顯化出來的世界長度已經超過千里。

    “天吶!張若塵居然喚出一座世界,用來鎮壓洫的手臂。這還是扳手腕嗎?”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張若塵掌握着一座世界,難道就是這一座?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覺得,洫選擇用扳手腕的方式與張若塵鬥禮,是很不明智的行爲,還不如直接戰鬥。至少戰鬥的時候,張若塵即便喚出這座世界,也鎮壓不住洫,他即可退,也可攻。可是現在,洫卻只能被動的承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着叢林小世界顯化得越廣闊,爆發出來的重量,即便是八道千問境鬼帝魂體也難以承受。

    洫的臉上輕蔑之色早已消失,嘴裡發出一聲長嘯,再次吐出四百萬道鬼魂,又凝聚出四尊千問境鬼帝魂體。

    合十二尊鬼帝魂體的力量,終於抵擋住叢林小世界的鎮壓。

    “看我打碎你的這座世界。”

    洫全身緊繃,神情冷峻,完全認真起來。

    他的左手擡起,掌心浮現出一朵七瓣鬼蓮,鬼蓮散發出刺骨的陰寒之氣,急速旋轉着飛向叢林小世界。

    七瓣鬼蓮旋轉之時,逸散出來的力量,凝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在場,很多修士都在推算,很快得出結果,“憑藉七星鬼蓮,洫將會擊碎張若塵的叢林小世界。”

    無疆盤坐在玉案旁邊,道:“沒想到洫一直都在隱藏力量,憑藉十二尊千問境鬼帝魂體和七星鬼蓮,即便是我與他對上,都不敢說百分之百能夠取勝。”

    坐在無疆對面的羅生天,目光卻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難道你不覺得張若塵更了不得?”

    無疆雙眼一眯,輕輕的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掙斷第一條枷鎖,就能逼得洫,將各種底牌手段都施展出來,的確讓他們這些排在百枷境大圓滿榜前列的高手,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坐在最上方的閻皇圖,道:“這場較量,與真正的戰鬥,已沒有什麼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是洫勝了,張若塵終究還差了一截。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無疆被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實力震撼,心中不僅有緊迫感,更有一種深深的失落。因爲,若是在同境界,他懷疑自己連張若塵的一掌都擋不住。

    不過,想到進入狩天戰場,就可以將張若塵抹殺,阻止他繼續變強,那種壓力和失落便是消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七星鬼蓮擊中叢林小世界,將整個世界都撞得穿透,大地四分五裂,山嶽倒塌,江河斷流,所有植物都被鬼蓮的力量腐蝕,化爲黑色膿液。

    一座世界毀滅了!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在惋惜,因爲他們看出,張若塵的那座叢林小世界已經初具生態,可以誕生出生命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座小世界,具有的價值,堪比一座超過七級的高等生命星球。

    拿出去賣,可以賣出上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叢林小世界被洫打得毀滅,也就標誌張若塵必敗。

    洫的嘴角,向上揚起。

    可是,讓他不解的是,面對必敗的局面,張若塵卻穩如磐石,不慌不亂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可以如此鎮定?”

    這道念頭,在剛剛在洫的腦海中浮現出來,忽的,洫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,身處的空間,正在發生翻轉。

    “不好,剛纔張若塵使用那座小世界鎮壓我的手臂,完全只是在吸引我的注意。他的真正目的……真正目的是扭曲空間。”

    洫的目光向左盯去,只見,原本流淌在地面的命溪,竟是詭異的飛了起來,從地上向天空流淌。

    下游的那些地獄界修士,也都坐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空間,在他的左側,發生九十度翻轉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我不能輸……”

    洫心中在無聲的低吼,全力以赴發力,將張若塵的手臂向下壓去。

    可是已經遲了,左側的命溪,以更快的速度壓下來,他的那隻十丈長的鬼手,很快就被溪水的水面浸透。

    一切已成定局!

    按照般若制定的規則,誰的手,先浸入溪水,誰就是輸家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沒有徹底壓垮他的手臂,可是,卻扭曲了命溪所在的空間,從鬥禮規則上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舉一個例子:

    張若塵要從原地,走到五百米外的一座亭子裡面。不一定非要去走這五百米,只需要動用空間力量,縮地成寸,將那座亭子拉扯到面前,一步就可以跨入進去。

    般若懸浮在半空,看着扭曲的空間,又盯向張若塵和洫,道:“勝負已分!取勝者,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坐在命溪最上方的閻皇圖,猛然一掌按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扭曲的空間,被掌力壓得恢復原狀。

    洫並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,可是此刻,卻雙目發怔,無法接受這個結果。

    洫知道自己不該輸,但也明白,自己輸得不怨。張若塵雖然投機取巧,可是,空間力量卻也是他自身力量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能夠更加小心謹慎一些,不那麼輕敵,張若塵就算動用空間力量,也不可能得逞。

    大聖之間的較量,從來都不是單純的力量交鋒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天,凝視了許久,長長一嘆:“爲了勝你,竟是損失了一座世界。現在我終於明白,大聖之間的較量,一座世界都只是一枚棋子而已。神之間的較量呢?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揮衣袖,頓時,叢林小世界碎裂之後,形成了大地板塊碎片,飛向天外,懸浮在了命運神域的上空,化爲太空隕石和宇宙塵埃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直到這時,命溪流域的赴宴修士才意識到張若塵勝過了洫,又贏了五枚衍道聖果,頓時爆發出震耳喧囂聲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