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用一座叢林小世界,換來五枚衍道聖果,代價高昂,可是,張若塵卻覺得值。

    將洫身前的五枚衍道聖果收了過去,與先前的五枚一起,一字排開,擺放在玉案上,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那十枚閃閃發光的聖果,宴席上,所有修士都眼神熾熱,充滿貪婪、羨慕、嫉妒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的,該多好。”不少修士腦海中,都生出這樣的念頭。

    十枚衍道聖果,代表十億道規則,三萬年壽元。

    有的,覺得張若塵贏得太輕鬆,只是兩場而已,擁有的衍道聖果,便是達到歷屆狩天大宴的最多數量。

    但是,更多的修士卻從這兩場鬥禮,重新認識了張若塵,將他視爲此次狩天戰場的勁敵。

    勝了大森羅皇,還可以說,張若塵是投機取巧和運氣好。

    可是,就連修爲巔絕的洫,也敗給張若塵,誰還敢輕視他?

    風后一雙玲瓏剔透的眼眸,凝視張若塵,忍不住浮現出一道動人的笑意,終於有些明白,血天戰神爲何讓他做血天部族的領隊,更是全力支持他執掌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通過兩場鬥禮,風后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奇異感覺,僅僅只是不朽境的張若塵,竟是變得有些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就算爭奪神女失敗,嫁給了他,憑藉他的天資和我的幫助,這個時代,必定屬於我們二人。神女的光芒,或許都會被我們掩蓋。希望狩天戰場上,可以在他身上,看到更多的奇蹟。”風后心中對張若塵的認可度,直線上升。

    黃天部族的神靈,有意將她嫁給張若塵的時候,風后本來是頗爲抗拒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她卻覺得,那或許是一條不錯的退路。

    血屠看見張若塵再次取勝,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,鬱鬱寡歡,心中猶豫,最終,還是咬了咬牙,向上遊走去。

    “什麼都可以不要,但是,這枚衍道聖果,一定要吃到。張若塵若是不還,我便與他拼命。”血屠捏緊雙手,目光沉狠,已做好拼死一戰的準備。

    般若沒有繼續逗留,也沒有多看張若塵或者洫一眼,轉身而去,從始至終都冷漠得像是一座冰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沒有看她,目光盯向命溪對面的洫,確切的說,視線落在那柄巨劍上面,道:“他還活着嗎?”

    洫知道張若塵指的是誰,站起身來,將巨劍提在手中,道:“活着!而且,你很快就能見到他,在狩天戰場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可是內心卻已被各種負面情緒籠罩。

    有殺意,有憤怒,也有沉痛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一旦送上狩天戰場,那麼,蠻劍大聖也就變成地獄界修士的獵物,他們將成爲戰場上的死敵。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洫的心境,顯然是遠勝大森羅皇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:“我很好奇,在狩天戰場上,你遇到他,能不能痛下殺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盯着他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洫道:“大宴纔剛開始,我便在你手中連輸兩場,但是,我突然一點都不憤怒和懊惱。反而很感激這兩場失敗,至少輸掉的只是臉面和五枚衍道聖果,而不是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兩場失敗,讓我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弱點,還是太輕敵,獅子搏兔亦需用全力。對付你和瑜皇,我只想着如何去羞辱你們,卻忘記最根本的目的,是要擊敗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,我太享受擊敗對手的過程,你給我的教訓,讓我意識到必須做出改變。結果,比過程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爲了表示感謝,我得提醒你一句,遇到那人,最好一劍殺了他。你若是不能意志堅定的,與天庭界的修士劃清界限,註定無法融入地獄界。一個猶豫不決又搖擺不定的人,也註定難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你是一個很強大的對手,我期待在狩天戰場上,與你來一場真正的較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敲擊玉案,剋制了下來,吐出一口氣,道:“好啊,我們狩天大宴上見。”

    “送給你了!”

    洫將那柄巨劍扔出,劍尖在前,劍柄在後,化爲一道劍芒,直向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是被洫全力打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一轉,巨劍幾乎貼着他的臉飛過去。

    劍身上,映出張若塵的容貌,眉眼鋒銳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大量時間印記浮現出來,使得這片空間之中的時間流速變緩,張若塵探手抓住巨劍的劍柄,手腕向下一壓。

    劍身斜着朝下,哧的一聲,插入進地面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劍體上蘊含的衝擊力,依舊使得劍體向後劃出了數丈的距離,形成一道深深的劍路。

    幸好這裡的命運神山,地質結構堅固,又密佈神紋。

    要不然,這一劍,爆發出來的衝擊力,足以蔓延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巨劍從地底拔了起來,舉在手中,細細看了一眼,不禁回憶起在天庭修煉的那段歲月,道:“一件君王聖器級別的戰劍,說送就送,的確是一份大禮。”

    洫已轉身離開,擺了擺手,道:“五枚衍道聖果都送了出去,多送你一柄劍,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孤辰子傳音給張若塵,道:“他送劍給你,是想擾亂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何嘗不知道洫的心思,不得不說,這柄劍的出現,的確是讓他最開始堅定不移的心,發生了一絲變化。

    本已決定,不受任何影響,殺個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而現在……

    哎!

    “師兄!”

    血屠的聲音,在身後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情很壞,若不是限於狩天大宴的規矩,剛纔他就已經向洫出手。此刻,他猛然轉過身,道:“怎麼了?你有什麼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瞳中,散發出冷冽的光芒,蘊含殺意。

    血屠哪知道張若塵的殺意是針對洫?

    被他的目光一瞪,血屠全身發涼,喉嚨都像是被凍住了一般,有些結巴的道:“師兄……我……我恭喜你,恭喜你擊敗了洫,贏了第二場鬥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情緒完全收斂回去,輕輕點頭,道: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血屠轉過身,剛剛走了兩步,心中一突:“我是來要衍道聖果的,怎麼就這麼走了?”

    鼓起勇氣,血屠再次走了過去,低聲道:“師兄,你借我的衍道聖果,現在是不是可以……可以還我?”

    “借的東西,一定要還。對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點頭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借我的無間煉獄塔,爲什麼沒有還?這枚衍道聖果,就用來抵債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一時語塞,很不甘心,道:“我可以以後慢慢還債,先將這枚衍道聖果給我好不好?我吃下它之後,修爲肯定急速攀升,有利於血天部族在狩天戰場上的表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根手指,一道道空間規則,在指尖匯聚。

    想到剛纔被張若塵一指彈飛出去,血屠臉色一變,連忙後退,向下遊走去,嘴裡嘀咕道:“該死的修辰,爲什麼要抓張若塵的女兒。不抓他女兒,他也就不會來地獄界。他不來地獄界,以我血屠的天資,必定威震這個時代,又怎麼會被他死死的壓制?”

    “活得跟孫子一樣啊。不行!不能這麼隱忍下去,我得反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血屠的背影,沉思了一瞬,喚道:“血屠,我可以借給你一枚衍道聖果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心中大喜,快步衝了回去,激動萬分的,抓住張若塵的手臂,擲地有聲的道:“師兄有什麼事儘管吩咐,我血屠必定肝腦塗地,絕不說一個不字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算了!記住,你又欠了我一筆鉅債。”張若塵將一朵盛放衍道聖果的聖花,遞給了他。

    血屠緊緊捧住聖花,感動得眼眶發紅,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有些受不了他的眼神,揮了揮手,示意他退下去。

    洫敗之後,又有一些修士來挑戰張若塵,可是張若塵都一一拒絕,不想繼續比。

    連贏兩場,已經讓血天部族的士氣,攀升到頂點。

    繼續比,首先,張若塵沒有取勝的把握。其次,萬一輸了,好不容易積蓄上去的士氣,也就垮掉。

    隨着五千枚玄極聖果,從命溪上游流下,到達五千位頂尖聖王的手中。

    鬥禮變得更加頻繁,到處都在爭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瞥向還跪在旁邊的瀲曦,道:“起來吧!”

    瀲曦雙眼空洞,猶如木偶一般站起身。

    看到她那副模樣,不少修士都感到心痛,忍不住想要將她擁入懷中,保護起來,不讓她受到一絲傷害。

    同時,也有很多修士,想要教訓張若塵這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混賬。

    特別是正在觀看投影的天庭界修士,在各大功德戰場喊出口號:“殺入地獄界,劍斬張若塵,營救大曦王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籌集聖石,讓地殺組織的殺手,去地獄界,割下張若塵的頭顱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現在是不死血族,又是大聖,生命力強大,即便割下頭顱也不會死,必須得亂刀分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知道,各大功德戰場的天庭界修士,已經組成“伐塵聯盟”,將他視爲這個元會的第一鉅奸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從壺中,倒滿一杯神玉瓊漿,張若塵遞給了瀲曦,道:“你也算幫我贏回了一枚衍道聖果,這一杯神玉瓊漿是賞賜你的。”

    各大神殿,都有提供宴食。

    羅剎神殿提供的是“神靈肉”。

    修羅神殿提供的是“龍肝鳳膽”。

    不死神殿提供的是“長生血髓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玉案上,已擺滿各種菜品,每一種都是讓神靈也會心動的食物。有的可以提升修爲,有的可以提升聖魂,有的能提升精神力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神玉瓊漿,是酒神殿提供的宴食,以神玉之精混合神血和各族奇珍,耗時九百年,才釀造出來,喝下一杯,就能進入頓悟狀態。

    每一位大聖,只有一壺。

    瀲曦沒有去接三腳杯,依舊沉默不語,一動不動,誰都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,似在無聲的反抗。

    “不識擡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哼一聲,一口將神玉瓊漿全部喝下。

    只不過,在仰頭喝酒的時候,眼瞳中,卻浮現出一道深沉而又悲嗆的自嘲之笑。

    來到地獄界,連他這個神靈的兒子,很多時候都身不由己,更何況是你一個俘虜?

    對於瀲曦,張若塵最開始沒有任何感情,有的只有敵視和利用。

    即便現在,也同樣沒有感情,可是他的心中,卻多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。

    無論最開始張若塵抱着怎樣的目的,可是她終究是成爲了他的女人。張若塵很清楚沾上了這段因,無論結出什麼樣的孽果,自己都得承受。

    瀲曦說她想要回去,張若塵答應了要放她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就那樣回去,她絕對沒有好下場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在猜測,張若塵故意羞辱瀲曦,逼她下跪,是在間接羞辱天庭,是在投名狀。可是,張若塵只是想將壞人的身份扮演得更加徹底,讓天庭界的修士知道,瀲曦沒有真正臣服與他,她只是一個受害者,一個可憐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瀲曦纔回得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瀲曦逃走之後,地獄界纔不會認爲是他故意放走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侍女而已,她的路,終究還是得她自己去走。

    “喝神玉瓊漿可以悟道,吞服衍道聖果可以幫助修煉高階聖術,也不知它們的力量,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神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枚衍道聖果服下,準備修煉一種千問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百枷境大圓滿的人物之中,有不少都修煉出了千問級高階聖術。一旦施展出來,張若塵不動用至尊聖器,根本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,每一族的至尊聖器,最大的作用,是用來威懾。

    狩天的前期,各族都不會將至尊聖器暴露出來,如此一來,誰都不知道至尊聖器到底執掌在誰的手中,也就不敢輕易引戰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修煉一種千問級高階聖術,也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
    沒有千問境的龍魂和象魂,張若塵暫時無法將“龍象般若掌”修煉到千問級高階聖術的層次。於是,選擇修煉神魔鎮獄的第五層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計劃,不僅要將神魔鎮獄的第五層修煉成功,更要將這種聖術,與不動明王聖相、陰陽五行聖意結合起來,成爲一種真正的大殺招,專門用來對付百枷境大圓滿的修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