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可是,做爲千問級高階聖術,即便是千問境的大聖,都要花費很長時間,纔有可能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境界差距太遠的原因,即便是有真理之心輔助,張若塵研讀第五層的修煉法決,依舊覺得深奧晦澀,很難看明白,始終有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去請教過接天神木,接天神木告訴他,高階聖術一旦施展出來,不僅僅只是爆發出屬於自己的力量,還會自然而然的引動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就像凡人一掌揮出,會帶起細微的風。

    風,就是天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品級越高的高階聖術,與天地的契合度越強,施展出來,引動的天地之力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修士的境界不夠,很難悟透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理論上來說,不朽境的大聖,無法將百枷級高階聖術修煉成功。百枷境的大聖,無法將千問級高階聖術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在不朽境,將一種千問級高階聖術修煉到大成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從小就開始修煉的龍象般若掌,也只是融合了三條千問境龍魂和三條千問境象魂,只能算是小成。想要大成,除了還要融合兩條千問境龍魂和兩條千問境象魂,另需要對掌法有更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衍道聖果和神玉瓊漿這樣的天地奇珍輔助下,張若塵的意識一片空明,閉上眼睛,能感受到身體四周的各種規則紋路。

    體內的聖道規則,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《天魔鎮獄圖》的圖像,在腦海中,自動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神魔鎮獄的法決文字,在圖像四周懸浮出來,以前晦澀難明的地方,竟是很快就悟透,如同醍醐灌頂一般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坐在命溪對面的大森羅皇發現,張若塵的體內,竟是釋放出大量森然的魔氣。

    那些魔氣,在他身後匯聚,化爲一團漆黑如墨的雲團,變換成各種不同的形態,時而化爲太古魔山,時而化爲黑色陰樹,時而化爲魔影鬼軍……

    “他是在藉助衍道聖果和神玉瓊漿,修煉一種魔道高階聖術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雙眼瞪大,咬緊牙齒,若不是輸了鬥禮,他也可以藉助衍道聖果,將修煉了百年的那種死亡念術修煉到圓滿層次。

    坐在不遠處的風后,盯了過去,暗道:“好強大的魔道氣息,引動了天地規則,張若塵是在修煉一種百枷級高階聖術嗎?”

    正在藉助衍道聖果修煉高階聖術的大聖不少,可是,力量波動能夠與張若塵想比的,卻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在不朽境,修煉出百枷級高階聖術,的確是相當了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有資格參加狩天大宴的大聖,無一不是絕代天資,可是,他們看到張若塵即將將一種百枷級高階聖術修煉成功,也都生出望洋興嘆之感。

    “這股波動……”

    閻無神凝視盤膝而坐的張若塵,眉宇間,露出深思之色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驀地,以張若塵爲中心,更多的魔氣凝聚出來,在天地間憑空誕生,將命溪流域化爲一片魔海,還在向更遠處蔓延。

    在他身後,一縷縷魔氣,相互纏繞着升起。

    魔氣之間,伴隨有一條條紫電龍蛇,發出雷鳴巨響。

    魔氣和雷電交織,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神魔虛影,一體雙生,正面是魔影,背面是神身,宛如一座頂天立地的雕像,俯視命溪流域的一衆修士。

    “千問級高階聖術。”閻無神自言自語的念出。

    命溪流域的修士,能夠真切的感受到神魔虛影的可怕威壓,哪裡還不知道張若塵修成的是千問級高階聖術?

    他們心中的震動更大,本能的覺得,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逆天到了如此地步,像他們這些千年之內成爲頂尖聖王和大聖的天之驕子……不,哪裡還能稱爲天之驕子,根本就是一羣平庸之輩。

    他們怎麼能接受這樣的結果?

    “張若塵肯定隱藏了修爲,多半早就達到百枷境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一定是這樣,難怪大森羅皇和洫都輸給了他,此人心機深沉,隱藏了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無論是什麼樣的修爲,只要修煉成一種千問級高階聖術,就能憑藉這種聖術,與千問境大聖硬拼一擊。張若塵已經擁有與千問境大聖對抗的實力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議論聲不絕,這場狩天大宴,張若塵不斷刷新他們的認知。

    懸浮在上空的神骨玉塔中,那些千問境大聖,也無法平靜,發出一道道驚異的呼聲。因爲,他們之中也有修士,沒有將千問級高階聖術修煉到大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浩浩蕩蕩的魔氣,收斂回體內,神魔虛影隨之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,他身上的氣質,卻依舊帶有一股霸道的魔性,長髮無風飛揚,雙瞳帶有邪異的味道。

    體內不死血族血液蘊含的力量,壓過了人類血液。

    心魔的力量,又進一步增強。

    那些觀看投影的崑崙界修士,很難將現在的張若塵,與曾經的他聯繫到一起。感覺就像一個溫文爾雅的秀士,徹底墮落,化爲一尊積萬千邪惡力量於一身的蓋世魔王。

    很多堅定不移站在張若塵這一邊的修士,此刻都變得無聲。

    他們並不是在懷疑張若塵,而是覺得,肯定是地獄界的神靈,強行改變了張若塵,或是蠱惑,或是煉化了張若塵的聖魂,或是被種入邪惡意志。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修士,卻是大喜過望,對張若塵的信心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有張若塵和瑜皇的帶領,今年的狩天大宴,肯定能夠改變墊底的命運。他們只崇敬強者,崇拜力量,至於張若塵有沒有改變,一點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入魔又如何?

    正和邪,神與魔,本就存在於每一位生靈和死靈的體內,任何一種表現,都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沒有完全的正,也沒有純粹的邪。

    一念爲神,一念也可爲魔。

    “聖道規則果然增長了一億道,壽元增長三千年,不愧是千年才能吃掉一枚的奇珍。”張若塵細細查探之後,如此感慨。

    但是,最讓張若塵滿意的,還是衍道聖果對修煉高階聖術的輔助這一點。

    因此他沒有繼續吞服剩下的八枚衍道聖果,準備留起來,用到最需要的時候。現在,提升聖道規則和壽元,並不是那麼迫切。

    憑藉十六億多道的聖道規則,張若塵的規則數量,已超過很多百枷境大聖。

    “咦!第一道枷鎖居然鬆動了這麼多,難道也是衍道聖果的功效?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右臂的第一道枷鎖,已完全呈現出來,並且,不吞服神遊丹,也能將它撼動。

    如果,衍道聖果真能輔助掙斷枷鎖,那麼……

    他不得不考慮,改變先前的想法。

    沒有比突破到百枷境更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修煉神魔鎮獄的這段時間,大宴上的鬥禮,已經完全結束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修士,都將宴食全部吃掉,包括衍道聖果和玄極聖果。

    玄極聖果能夠幫助修爲頂尖的聖王,將其中一種聖道,修煉到圓滿層次。

    當然,這裡的圓滿,指的是單一一種聖道的圓滿,也就是將單一一種聖道修煉到一百萬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像張若塵和閻無神在聖王境達到的大圓滿層次,是將總的聖道規則,修煉到一億道。比將單一一種聖道修煉到圓滿層次的難度,高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想將單一一種聖道修煉到一百萬道的圓滿層次,也是極難的事,沒有玄極聖果這樣的底蘊之寶的輔助,整個地獄界一千年也誕生不出幾個。

    像血宸、羅乷、般若,將修爲停在聖王境,一直沒有突破,就是在等玄極聖果。

    在突破到大聖之前,將主修的聖道修煉到圓滿,對今後凝聚出更高品級的聖意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王,幾乎全部都是臨道的境界,在赴宴之前,就以準備好凝聚不朽聖軀的寶物,只要服下玄極聖果,立即就可以衝擊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的宴食,很多都是可以幫助凝聚不朽聖軀,幫助抵禦融道劫的珍品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幾乎每時每刻都能看到有聖王,突破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能夠達到臨道境的聖王,本就已經跨過了無數艱難險阻,距離大聖不過只是臨門一腳。雖然也有突破失敗的修士,但是,佔的比例不超過一成。

    地獄界,不過只是一場盛宴,便是瞬間誕生數千位大聖。

    功德戰場上的天庭修士,士氣前所未有的低落,有的羨慕,有的失去鬥志,有的暗暗絕望。

    特別是弱界的修士,心中更加複雜,不僅深受打擊,更是生出強烈的不平衡心理。爲什麼地獄界就有那麼多頂級的修煉資源?天庭沒有嗎?

    四大主宰世界肯定有,天宮肯定有,爲什麼沒有拿出來分享?

    是被那些養尊處優的神子神女吃掉,還是被神靈自己享用?

    他們卻不知,能夠參加狩天大宴的修士,絕大多數都是神子神女,或者是神孫,或者擁有巨大的背景。普通的地獄界修士,想要千年之內修煉到大聖境界,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強者恆強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地獄界將投影傳至各界的目的,已經達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食聖花,大量觸鬚探入命溪,吸收溪水。

    命溪的溪水,並不是想飲多少就能飲多少,若是體質不夠強大,很快就會達到飽和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玉案上的宴食吃完之時,食聖花剛好吸收到了飽和狀態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了命溪溪水的輔助,我應該可以結出更加強大的法身果實。一旦修成法身,即便是對上洫那樣的強者,應該也有一戰之力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不敢將話說得太滿,畢竟洫不是泛泛之輩,與張若塵交鋒的幾次,都沒有用出全力。

    法身果實,是食聖花結的第四枚果實。

    一旦修成法身,食聖花也就堪比百枷境大圓滿層次的強者。

    跟隨在張若塵的身邊,食聖花吸收了不少強者和寶物,修煉出來的法身,自然是非同小可,要不然也不敢聲稱可以對抗洫。

    “大概還需要多久,你的法身果實才能成熟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在主人閉關的這段時間,我吸收了大量神屍的神血,法身已經十分接近成熟。若是,能夠吸收兩枚衍道聖果,應該……”食聖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斷了它的話:“你想都別想。”

    爲了培養食聖花,張若塵耗費的資源,用來培養二十位大聖都已經足夠。看重的,無非是它沒有境界的門檻,突破速度足夠的快,而且未來有很大的潛力。

    但是,衍道聖果卻絕對不可能給它,那是張若塵的核心利益。

    “可以給你神石,儘快修煉出法身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若是,食聖花能夠修煉出法身,張若塵便是相當於有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可以調動,對奪取狩天大宴的第一,幫助會非常巨大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的山頂,那座無比巍峨的神殿之中,走出一道數千丈高的身影,身穿黑袍,極其蒼老。身體雖然龐大,可是與命運神殿相比,卻如豆粒一般渺小。

    “拜見福祿黑袍大祭司。”

    命溪流域的宴席上,所有修士全部都正襟危坐,雙手抱拳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大宴已結束,狩天戰場將要開啓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十二宮:生、死、禍、福、喜、怒、吉、兇、過去、未來、虛、實,分別掌管着各種不同的權利和力量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,就是福祿神宮負責主持和操辦,發揮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,是福祿神尊選出的神宮管理者,負責神靈之下的一切事物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揚聲,道:“放天奴,開獵場。”

    命運神殿山下的空間,劇烈的震盪,出現一道道空間之門,連接向各個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空間之門中,走出一位位被封住修爲,並且戴着聖鏈枷鎖的囚徒,全部都是半聖以上的修爲,其中更是有不少達到了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既有人類,也有天使和精靈。

    有龍族,也有大鵬。

    有植物類生命,也有石族修士。

    有僧,也有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從空間之門中,走出的囚徒越來越多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