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圍在生死台四周的地獄界修士,全部傻眼,被震驚得,眼珠子都要瞪出來,以為產生了幻覺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戰帝,地熵神國的領隊,居然被一個不朽境人族大聖,踩壓在地,更是使用一個葫蘆,砸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一定不是真的,摩羅戰帝怎麼可能會敗?」

    「他到底是誰?即便是閻無神,在不朽境,想要擊敗摩羅戰帝,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」

    一個戴著金絲面具的綵衣女子,在兩隊聖境護衛的簇擁下,來到生死台下,笑道:「閻無神做不到的事,他未必做不到。因為,他曾在同境界,擊敗過閻無神。」

    綵衣女子的肌膚如同冰晶神玉,渾身煙霞繚繞,婀娜的體態若隱若現,臉上的面具,由一根根金絲織成,遮擋住雙眸之下的臉蛋。金絲面具下,有一根根流蘇吊墜,發出叮叮的碰撞聲。

    綵衣女子的氣質高貴,即便是修為絕頂的聖王,站在她的面前,都會忍不住生出自卑之心。

    「在同境界,擊敗閻無神,這怎麼可能?」一位身穿玄黑色長袍的冥族大聖,根本不信她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擊敗閻無神的事,在崑崙界功德戰場,的確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
    可是,地獄界太廣闊,很多修士,又常年閉關修鍊,不問世事,沒有聽說過,自然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甚至他們中有不少修士,根本不知道有張若塵這號人物。

    綵衣女子道:「他的名字,叫做張若塵。邯西大聖,你若不信,可以派人去查,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。」

    冥族大聖邯西揮了揮手,派遣一位屬下,趕去調查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份資料,出現在邯西大聖的手中,上面記載了張若塵的一切信息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邯西大聖看到其中一則內容,眼中生出寒意,道:「我族竟然有這麼多天驕,死在他的手中,就連黑暗之子,都被他斬殺。」

    與邯西大聖一樣,很多不知道張若塵身份的修士,都去調查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調查結果之後,他們一個個都義憤填膺,怒火萬丈,覺得張若塵是地獄界的公敵,應該殺之而後快。

    「他的手中,沾滿地獄界修士的鮮血,居然還敢來命運神域。」

    「摩羅戰帝雖敗,可是,地獄界強者輩出,必有蓋世大聖可以斬他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生死台下那些地獄界修士,探出手掌,按在摩羅戰帝的頭部位置,調動精神力注入進去,想要搜尋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可是,精神力剛剛進入摩羅戰帝的顱內,就被一股神力碾碎。

    一股更加強大的精神力反擊,將張若塵震得一連後退數十步,嘴角流出聖血。

    「是神的力量,在守護他的記憶和聖魂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擦去嘴角的聖血,冷靜思考讓摩羅戰帝開口的辦法,半晌后,喃喃自語的道:「生死台倒是一處絕妙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在生死台下,張若塵看到了血屠的身影,向他指了過去,道:「上來。」

    「師兄,這生死台,不能隨便登。」血屠使勁搖頭,怕被張若塵算計。

    登上生死台,生死不由己。

    血屠是一個惜命之人,豈能不小心謹慎一些?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一瞪,道:「你確定不上來嗎?」

    血屠被張若塵的眼神,瞪得心頭一慌,舔了舔嘴唇,最終,硬著頭皮,一步步走到生死台的邊緣,死活不敢踏入進去。

    他道:「師兄,有什麼能夠幫到你的地方嗎?」

    「將他身上的鎧甲剝掉,給我綁起來。」張若塵指向地上的摩羅戰帝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血屠咽下一口唾沫,提醒道:「他是摩羅戰帝,身份非同一般,綁了他,會將整個摩羅家族得罪。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還站在外面?要我親自,將你帶進來嗎?」張若塵冷然的道。

    血屠是真的有些怕張若塵,最終,邁著僵硬的雙腿,走入進生死台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血屠能夠感受到,四面八方有無數雙眼睛,落到他的身上,心中苦澀而又難過,「我只是路過看熱鬧而已,怎麼就被推到了風頭浪尖,早知道,不該來的。與張若塵一起胡作非為,必定也會被打上』地獄界公敵』的標籤。」

    血屠深知摩羅戰帝的威名,猶豫不決,道:「真的要這麼做嗎?一位大聖,不是說綁就能綁得住。一旦他蘇醒過來,就算是十根縛聖鎖,都能輕鬆掙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根白骨鞭,扔給了血屠,道:「用這個。」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這是,骨幽皇曾經使用過的准至尊聖器……」

    血屠雙手捧著白骨鞭,感慨萬千,張若塵真的是比神都富有,隨手拿出的東西,都是至寶。

    可惜,為富不仁。

    有那麼多寶物,還要他去賣封地,甚至想要賣他的聖血和聖軀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如此想著,雙手卻沒有停下,將摩羅戰帝身上的黑色鎧甲剝下,變成一具光溜溜的大漢身軀,虎背熊腰,一絲不掛。

    那畫面……實在有些辣眼睛。

    將黑色鎧甲捧在手中,探查了一番,竟是一件君王聖器,血屠感覺心中更加不平衡。

    同樣是大聖,同樣是神子,憑什麼張若塵全身都是至尊聖器,摩羅戰帝全身都是君王聖器,而他血屠混得這麼慘,什麼都沒有,連一件像樣的聖器都沒有,連封地都沒有,連人生自由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最慘大聖,非我莫屬。」

    血屠盯向赤身/裸//體,躺在生死台上的摩羅戰帝,又搖頭,道:「不,還有比我更慘的,至少我還有最基本的尊嚴。」

    摩羅戰帝蘇醒過來后,發現自己沒有死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畢竟,在生死台上戰敗,意味著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他就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,因為,發現自己依舊還在生死台上,而且被剝得精光,正被無數雙眼睛盯著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是何等身份的人物,非常在乎自己的臉面,遭受如此奇恥大辱,體內怒火似要焚滅整個地獄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本帝與你不共戴天。」

    摩羅戰帝雙臂發力,爆發出刺目的聖光,想要掙斷捆鎖在身上的白骨鞭。

    但是,他剛剛發力,白骨鞭上,便浮現出大量至尊銘紋,爆發出至尊之力,反作用在他身上,將他全身力量打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搭一把金光燦燦的聖椅,坐在生死台中心的位置,手中抓著白骨鞭,道:「一件准至尊聖器,你是掙不斷的,別白費力氣。」

    這根白骨鞭,是由一條神龍的脊梁骨煉製而成,是已渡過七次君王天劫的古器,內部孕育出了大量至尊銘紋。

    因此,既能稱它是七元君王聖器,也能稱它為準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曾是骨族大聖之下第一強者骨幽皇的戰兵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不服氣,繼續掙扎,可是,卻被張若塵不斷甩飛出去,每一次,都被摔得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「你殺了我吧!」摩羅戰帝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他覺得,自己已經沒臉繼續活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嘲笑的語氣,說道:「這就已經受不了?我聽說,你有成神之資,是摩羅家族和地熵神國了不得的大人物。現在看來,所謂的成神之資,完全就是一個笑話。」

    摩羅戰帝面目猙獰,道:「你休要繼續羞辱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侃侃而談,繼續道:「神之心,不折不撓。你才受這麼一點辱,就尋死覓活,哪有什麼神之心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摩羅戰帝如遭當頭棒喝,完全怔住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平靜下來,道:「你說得沒錯,有神心者,應該百折不撓。這點羞辱算什麼?只要本帝不死,遲早有一天,將你踩在腳下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不想死了!現在告訴我,這隻玉鐲,你是從何處得來?」張若塵手持空間玉鐲,走到摩羅戰帝的身前,眼神沉冷的問道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大笑:「哈哈!你若想知道,立即放開本帝,跪下哀求,這是唯一的辦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拳打在摩羅戰帝的臉上,將他打得滿臉是血。

    「沒用的,就算你殺了本帝,也休想本帝開口。你應該知道,大聖的意志,有多麼強大。」摩羅戰帝沒用屈服,依舊狂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,將炁辛戰斧扔給了血屠,道:「知道該怎麼做嗎?」

    血屠一連發懵,道:「怎麼做?」

    「大聖全身是寶,將摩羅戰帝一塊塊的拆分下來買掉。先從大聖之血開始賣,再賣雙腿雙腳,大聖之心……,大聖的再生和自愈能力都很強,你下手要拿捏好分寸,別一下子將他弄死。大聖之心,大聖的雙手雙腳,至少可以反覆賣十次。你說對吧?」張若塵從始至終,都很淡然。

    可是,聽在摩羅戰帝的耳中,卻猶如遭受雷擊,嚇得差點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恨不得,立即死去。

    「不能這麼輕易求死,我要堅強的活著。我有成神之資,也要有成神之心,必須百折不撓,百折不撓……」摩羅戰帝心中,如此默念。

    血屠手持炁辛戰斧的手臂,有些發軟,因為同樣的話,他早就已經聽過一遍。

    「這種要把摩羅家族得罪到死的事,為什麼要我來做?你自己不能做嗎?」

    血屠很鬱悶,更加後悔過來看熱鬧。

    先前張若塵和摩羅戰帝交手的時候,他還內心暗喜,以為摩羅戰帝能殺了張若塵這個魔頭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血屠道:「師兄,你是……你是認真的嗎?」

    「你覺得,我是在開玩笑?你若是下不了手,不如趟到那裡,我連你一起賣掉。」張若塵冷肅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下不了手,我血屠殺人如麻,豈會婦人之仁。」

    血屠提著炁辛戰斧,向摩羅戰帝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並不怕死,可是此刻,除了眼珠子外,全身每一寸肌肉和皮膚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生死台四周的修士,已是驚呆,沒想到張若塵和血屠竟然敢這麼干。

    在場的一些聖者境、聖王境的修士,卻有些動心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可以得到摩羅戰帝的大聖血,大聖骨,或者大聖心,大聖肺,對他們提升修為和參悟大聖境界,必定是有巨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大膽包天,竟敢羞辱我摩羅家族的戰帝,還不出來受死。」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五尊大聖趕至,一位百枷境,四位不朽境,年齡不超過千歲,很顯然,都是狩天大宴的赴宴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摩羅戰帝引我進生死台,欲要殺我,我還不能反擊了嗎?你們若想救他,便登上生死台,與我一戰。在台下大呼小叫,算什麼本事?」

    摩羅天速乃是五位大聖之下,唯一的百枷境強者,掙斷了七道枷鎖,冷聲道:「你擊敗了摩羅戰帝,殺了他便是,為何要羞辱他?」

    「你這麼鼓動我殺他,莫非是因為,他死了之後,你就可以做摩羅家族新一任的戰帝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被問得語塞,內心氣憤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旁邊一位摩羅家族的不朽境大聖,道:「你羞辱摩羅戰帝,便是羞辱整個摩羅家族,從今往後,我們與你勢不兩立。」

    「摩羅家族的大聖,只會喊話嗎?有本事,生死台上一戰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戰就戰,怕你不成。」

    另一位摩羅家族的不朽境大聖,已被張若塵氣得七竅生煙,手持聖矛,就要殺上生死台。

    摩羅天速連忙將他攔住,傳音道:「張若塵非同小可,就連戰帝都敗給了他,你上去送死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摩羅家族的大聖,尚且是一群貪生怕死之輩,可想而知,大聖之下,肯定更加不堪。你們若是怕死,可以一起出手,我全部接下便是。」

    那位手持聖矛的不朽境大聖,再也忍受不住,覺得張若塵罪該萬死,大吼一聲:「就算是死,也不能讓外人覺得,我們摩羅家族的大聖貪生怕死。」

    「戰!」

    掙脫摩羅天速的壓制,他衝上生死台。

    大聖的強大威勢,席天卷地,手中聖矛化為一條銀鑄的怒龍,向張若塵衝殺而去。

    「給我跪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,釋放出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,三重恆古之道蘊含的力量,同時壓下。

    頓時,那位不朽境大聖,被壓得停下腳步,全身骨骼爆響,站在原地無法動彈,雙腿顫抖不停。

    他咬牙堅持,沒有跪下。

    「大聖的意志和力量,果然非同小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彈,一道時間印記飛出去,擊中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頓時,那位不朽境大聖折損百年壽元,身體變得虛弱,再也抵擋不住三重恆古之道的壓制,雙腿重重的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……你……你罪該萬死……」

    那位不朽境大聖,不甘的咆哮,眼中儘是屈辱。

    跪下的那一刻,他的體內,釋放出大量雷電,讓整個生死台化為一座雷電空間。

    生死台下。

    另外四位摩羅家族大聖,全部都為之憤怒,不顧一切的衝上生死台。他們大吼道:「一起出手,鎮壓張若塵,為摩羅家族的榮耀而戰。」

    「殺!」

    「鎮壓張若塵,虐殺血屠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打算給摩羅戰帝放血的血屠,內心極度鬱悶,覺得自己很無辜,「你們的敵人明明是張若塵,為什麼要虐殺我?我也是被逼的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無論是對付摩羅戰帝,還是激怒摩羅家族的五位大聖,除了想逼問木靈希的下落。更是想要,踩壓摩羅家族,在地獄界立威,震懾別的各大勢力的仇敵。

    讓他們明白,與他張若塵為敵,將是生不如死的下場。

    否則,仇家源源不斷找上門,將是一件萬分頭疼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解釋一下,張若塵送給木靈希的第一件空間寶物,應該是玉鐲。前天寫的時候,因為在山上,沒有仔細翻查前面,寫成了戒指,已經修改。

    已經下山,回到了家。接下來,應該可以保持更新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