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命運神山的山下,是一片廣闊的原野,一望無邊。

    此刻,原野上,站滿一位位衣衫襤褸的囚徒,他們落魄滄桑,身上處處鞭痕。其中一些,已經被囚禁和奴役了千年。

    囚徒的數量之多,無法數清,似一片人海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鞭子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快些走,磨磨蹭蹭,你們就是一羣低賤的獵物,現在便是你們發揮獵物作用的時候。”一位騎着骨獸的骨族騎士,揮出一根閃爍着雷電的鞭子,抽擊在蠻劍大聖的身上。

    鞭子上,印刻有特殊的神紋,不朽聖軀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蠻劍大聖的背上,又多出一條深可見骨的血痕,可是他卻一聲不吭,咬牙承受了下來。

    正在尋找蠻劍大聖蹤影的張若塵,正好看到了這一幕,雙目驟然一寒。

    洫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去,臉上露出一道得意的笑容,道:“即便是大聖,淪爲了奴隸,也得老老實實的,不然有的是苦頭吃。若塵大聖幸好有一半的不死血族血脈,又是神子,否則來到地獄界,恐怕也和他們一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冷峭的笑意,沒有與他做口舌之爭。

    站在不遠處的瀲曦,看到山下那些奴隸,他們有的,本是鼎鼎有名的大聖,卻被折磨得不成人樣,氣血衰敗,如同乞丐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些是她認識的年輕才俊,曾風華絕代,指點江山,現在卻面容枯瘦,目光渾濁,精氣神都被磨滅殆盡。

    還有很多很多……

    對地獄界而言,這是一場盛宴。

    對天庭界的修士而言,看到的卻是一片悽慘畫面,讓那些剛剛踏上修煉之路的年輕修士,深受打擊。

    即便是修煉成聖,甚至是大聖,一旦被地獄界擒住,依舊形如螻蟻,困苦得還不如一個凡人。

    修煉還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瀲曦向前方的張若塵盯了一眼,心中的情緒複雜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每一位赴宴修士身前的玉案上,都浮現出兩團白光。

    光芒中,顯化出一本卷冊,與一片菱形的鏡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拿起卷冊,打開翻看。

    卷冊上,記載了此次狩天戰場的各種規則,天奴的數量,還有其中一些天奴的身份信息。

    “天奴,一共一千三百多萬只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級的天奴,二千二百七十四隻。”

    看到此處,張若塵心中震動不小。

    大聖,在任何一界,都是頂尖級別的戰力,是中流砥柱,是聖道中的帝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像廣寒界,整整一界,也只有數十位大聖。

    兩千多位大聖,被地獄界擒拿,淪爲天奴,這是他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事。這個千年,地獄界是滅掉了多少大世界?

    接着往下看,張若塵這才瞭然。

    原來,這些天奴,並不全是天庭界一方的俘虜,還包括不屬於天庭的大世界、墟界、宇宙祕境、古文明的修士。

    甚至,還有邊荒生靈。

    並不是所有大世界,都是天庭的下屬凡界。

    比如,沒有誕生出神靈的大世界,是沒有資格成爲天庭的下屬凡界。

    這些大世界,被不死血族和羅剎族發現,頂多只是被奴役,被統治,被圈養,淪爲血食牧場。但是,被鬼族、骨族、屍族、修羅族發現,也就只能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天奴,則是地獄界的叛徒。

    逐漸的,張若塵有些理解,爲何會有這麼多的大聖天奴。其實,很多大聖天奴都不是來自弱界,而是屬於強界。

    在功德戰場被擒拿的大聖,只佔少部分。

    地獄界和天庭萬界,不僅僅只是在功德戰場上交鋒,在宇宙中爭奪各種修煉資源,也會有大量交鋒。這種交鋒,雙方出動的,肯定都是高階修士,不是聖王,就是大聖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被擒拿到的大聖和聖王,自然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“咦!居然有五位千問境的天奴,還有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天奴。地獄界的諸神,也太大膽了吧,難道不怕地獄界這一代的頂尖修士,大量被殺?”張若塵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“領隊。”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赴宴修士,全部都手持卷冊,匯聚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每一次狩天大宴的規則,都有一些不同,在拿到規則卷冊之前,以前一切的商議,只能算是預測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必須重新思考和規劃。

    孤辰子看見張若塵翻到的那一頁,猜到他的心中所想,道:“這是一場被動的狩獵,無論這些天奴的修爲有多強大,他們都只是被狩獵者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孤辰子道:“所有天奴的精神力,都被限制,無法使用精神力探查。也就是說,我們可以使用精神力找到他們,他們卻只能使用眼睛和耳朵找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確切的說,只有眼睛,能夠發揮出作用。至於耳朵……任何一個赴宴修士的速度,都遠勝音速不知多少倍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敵,我們可以立即逃走和隱藏起來。他們如果不敵想逃,怎麼逃得出精神力的範圍?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道:“還有第二點,我們都有戰器,甚至有至尊聖器,可是,他們卻沒有。一位執掌至尊聖器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當然有機會殺死一個赤手空拳的千問境大聖天奴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唯一的那一個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卷冊上有記載。他的雙手和雙腳,被神鐵鎖鏈束縛,速度和戰力都大打折扣,就算想要大肆殺戮地獄界的修士,又殺得了幾個?一隻困獸而已,只能被動挨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翻到卷冊的最後一頁,整整一頁,寫的都是那位萬死一生境大聖的資料。

    “姓名:螭帝。”

    “積分:1000萬分。”

    “年齡:兩萬一千年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瞳孔深深一縮,看見了一個醒目的標註——“無間閣”。

    這位修爲達到萬死一生境的天奴,竟然是無間閣的成員,也就是千骨女帝的下屬。

    “千骨女帝自稱是地獄界最想除掉的神靈之一,她這十萬年,到底在地獄界組建起了多麼龐大的勢力?揮下這麼多強者,無間閣的實力,恐怕不輸一座大世界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狩天戰場的排名,與功德戰差不多,都是積分制。

    修爲越強的天奴,殺死之後,得到的積分越高。

    血宸道:“我已將積分大致計算了一番,所有天奴加起來,一共大概價值六億積分。整個不死血族,只要積累六千萬積分,便算是達到十族之中的平均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血天部族,只要積累六百萬積分,也就達到中位數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以往狩天大宴不死血族的成績排名,想要積累六千萬積分,恐怕難度很大。所以,我們只需要積累六百萬積分,就能排進十大部族的前列。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活動着手腕,笑道:“只要擊殺了那位螭帝,就能獲得一千萬積分。六百萬積分,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?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的目光盯向瑜皇、孤辰子、張若塵,已是躍躍欲試了起來。

    合他們四大強者,加上至尊聖器,未必不能將那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幹掉。

    要做,就做一票大的,才能轟動地獄界。

    血宸並不知道易軒大聖和孤辰子已經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搖頭道:“一位萬死一生境的大聖,即便被縛住了手腳,爆發出來的戰力也非常可怕。就像我把你的雙手雙腳縛住,你要殺死一位聖王,也是輕輕鬆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螭帝,是諸神給婪嬰、閻皇圖、羅生天、無疆他們最頂尖的幾人,準備的一個大挑戰,我們沒必要去碰。”

    血天部族的修士,各抒己見,詳細分析今年的狩天大宴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在研讀卷冊上的規則,直到看完之後,才道:“積分不僅僅只是累積,還會扣除。”

    “積分扣除的第一條:惡意攻擊己方修士,攻擊一位,扣除五千積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條:故意殺害己方修士,死亡一位,扣除五十萬積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條:領地族人死亡十位,扣除一積分。領地族人全部死亡,整個部族的總積分扣除一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,進攻固然重要,可是防禦也是必不可少的事。”

    狩天戰場,位於無歸宇宙森林的一片遼闊的星空之中,既有巨大的生命星球,又有大量小行星和隕石星辰碎片。

    按照卷冊上的記載,地獄界的十族,每一族都有一顆本族星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,生存着大量不死血族的低等族人,不具有半聖級戰力。參加狩獵的地獄界修士,必須要保護好他們,不被天奴殺害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道規則,張若塵便是知道,狩天大宴的另一層意義。

    諸神分明就是在告訴他們,不僅要進攻和殺戮,更要學會守護本族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狩天戰場開啓,一片浩瀚無垠的六彩星空森林,呈現在了上方的萬界神眼的鏡面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片六彩星空森林,張若塵立即皺起眉頭,輕嘆一聲:“狩天戰場太大了,這將是一件很麻煩的事。”

    別的那些修士,也都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根據眼前看到的宏偉星空,他們的推算,這片戰場中,至少有上千顆星球,數億記的宇宙塵埃和星辰碎片。

    所謂的宇宙塵埃,並不是真正的塵埃,小的只有拳頭大小,大的卻比山體都要龐大。

    很多宇宙塵埃,都能隱藏身形。

    而且整個戰場的直徑,絕對超過一億裏,甚至更廣。就算是精神力大聖,一次性能夠探查到的區域,也只是小小的一塊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尋找那些天奴,便成了最難的事,與他們最開始的設想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揚聲道:“狩天大宴正式開始,爲期一百天。天奴將會提前一個時辰,進入戰場。在這一百天之內,你們只要殺死一位赴宴修士,或者十萬位地獄界的低等修士,並且一直活到了狩天大宴結束,命運神殿便恢復你們自由身。”

    那些自認爲必死無疑的天奴,聽到這話,一個個眼神都亮了起來,隨即釋放出凌厲的殺氣。

    爲了自由,爲了報復地獄界,他們的殺意安全被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空間通道打開,一千多萬位天奴,提前被傳送到了戰場各處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的目光,投向命溪流域的方向,道:“你們還有一個時辰,商量狩獵計劃。同時,每一位修士,立即將身上所有戰器、丹藥、符籙,全部裝入一件空間容器裏面,放置到你們身前的玉案上。每一位修士,只能保留一件戰器,或者是防禦性的鎧甲。”

    所有修士立即照做,諸神都看着,誰也不敢私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所有一切,全部都放入進一顆空間玲瓏球,只穿一身白衣,手提紫金葫蘆,突然感覺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起來。

    風后的目光,不留痕跡的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留下的居然只是一個葫蘆,頓時,她的心中,無比困惑。

    這隻葫蘆,是什麼至尊聖器?

    以她的知識和閱歷,竟然看不透這隻葫蘆的來歷,只能猜測,或許是血絕戰神最新祭煉的戰寶。可是,一件新成的至尊聖器,能夠與另外九族的至尊聖器對抗嗎?

    “千萬不要出差錯纔好。”風后有些擔心了起來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手指一點,一座巨大的殿宇,從空間中顯化出來,出現到命溪流域的上空。

    他道:“殿宇中,有爲各族修士特製的衣袍,儲物容器,還有各種材料。每一位修士,最多隻能取走一萬斤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各族修士,紛紛向殿宇中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血天部族的修士,道:“大家儘量取煉丹、佈陣、制符的材料,煉器的材料太沉重,儘量不要選。在狩天戰場上,也很難在短時間內煉製出來厲害的戰兵。”

    進入殿宇中,張若塵領取了十套血紅色的衣袍,和一隻儲物手鐲。

    血紅色衣袍很奇異,無法抵擋外界的攻擊力,可是,卻能承受住修士自己的力量爆發。總之就是不具有任何防禦性,卻韌性十足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各種材料不感興趣,但是卻有意外之喜,發現了神石。

    可惜,每一位修士,只能取一枚。

    他立即傳音,讓每一位血天部族的修士,都必須取一枚神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