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去,密密麻麻的手印飛來,空間在震顫,氣流急速涌動,力量波動一層疊着一層。如天河水浪。

    手印攜帶有黑暗力量,將張若塵身上散發出的聖芒吞噬。

    “只是分心打出的攻擊,便是如此強大,無疆果然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強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似是來奪取準帝品聖丹,實際上,抱有另一層目的,打算試探無疆的修爲深淺,以免在狩天戰場上相遇,被打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能夠在千年內,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個個不凡,都有底牌手段,即便是千問境大聖輕視他們都得吃大虧。

    更何況,無疆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前列,張若塵自然是十分重視,不敢有一絲輕敵。

    沒有與無疆硬碰,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,在一百道手印落下來之前,跨越空間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無疆注意到這一點,沒有驚訝,似乎早就猜到張若塵會動用空間大挪移閃避,臉上浮現出一道冷峭的笑意,自言自語的道:“空間掌控者並不是無往不利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脣念動,頓時詛咒的力量,無聲無息從體內逸散出來,如霧,如綿,如網,籠罩方圓千里的宇宙空間。

    對於冥族而言,詛咒之力,是他們最根本的手段。

    就像:劍修的劍,食聖花的吞食之力,儒道修士的學問……

    詛咒的神祕和詭異,可與時間和空間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此刻,無疆施展的乃是,詛咒之力中的“噬血咒”,是專門用來對付人類、羅剎族、不死血族……等等血肉生靈的咒法。

    一旦被咒法沾染,修士體內的血液,會急速流失,直到化爲一具乾屍。

    即便是施咒者,也不知道消失的血液去了哪裏,又是被誰吞噬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空間輕顫,張若塵的身形,顯現出來,距離無疆和仙人指,都只有一百多裏的距離,呈三角之勢站立。

    噬血咒捕捉到張若塵的氣息,盡數向他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詛咒之力侵襲肉身,張若塵的皮膚凹陷,身體迅速枯敗,變得乾癟。即便他調動了聖氣和淨滅神火防禦,也無法抵擋。

    噬血咒的力量無孔不入,任何防禦都沒有用。

    “你就慢慢享受,被噬血的痛苦吧!”無疆輕輕搖頭,懶得再看。

    殺張若塵,在他看來,也就比按死一隻螞蟻,稍微難那麼一點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虛抱,身體收縮,快速化爲一個小光點。光點跳動了一下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遁到千里之外,脫離噬血咒籠罩的那片空間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詛咒之力,以前在崑崙界遭遇的詛咒攻擊,與無疆的手段比起來,差了十萬八千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慌亂,因爲早就知道,只憑硬實力,自己與無疆還有很大的差距。此次與他爭奪準帝品聖意丹,就是想要看看差距到底有多大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已是枯瘦下去了一小半,體內聖血大量流失。

    全力以赴調動淨滅神火,焚煉體內噬血咒的力量,可是,效果卻微乎其微,體內的聖血依舊在流失,強烈的虛弱感侵襲全身,讓人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按理說,淨滅神火是可以破解詛咒之力,可是得看淨滅神火和詛咒之力的強弱。一滴水澆滅燭火,卻澆滅不了火堆。

    同是帝焰級淨滅神火,修爲境界不同,融入進入的火道規則數量不同,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看來至少也要達到百枷境,才能憑藉淨滅神火煉化這股詛咒之力,現在……還差了一些。”張若塵一邊承受失血的難受感,一邊嘗試別的方法對抗詛咒之力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輕輕點頭,讚歎道:“噬血咒,乃是冥族六大咒法之一,無疆小小年紀,居然已經修煉到第七層。按理說,只有冥族的無上境大聖,才能做到。百枷境的大聖,能夠將噬血咒修煉到第五層,就已經稱得上是天資絕代。”

    丹侍道:“你別忘了,他可是黑暗神殿那位的弟子,更是擁有萬手萬眼,將來必定手眼通天。以他的實力,在同境界,本可無敵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這個時代,出了一個宇宙神胎,又出了一個天生皇道神骨,才被壓了一頭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還沒達到百枷境,就去挑釁無疆,不是明智的行爲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道:“再過片刻,張若塵應該就會死在噬血咒之下。嗯……現在,還在奪丹的階段,他們也都還沒有進入狩天戰場,不算正式開始,我還是幫他一把,至少得救下他的性命,免得血絕戰神那邊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正準備出手,卻發現了什麼,停了下來,嘴裏發出一聲輕咦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懸浮在宇宙空間中的張若塵,腹部位置一道璀璨碧綠的光華綻放出來,將噬血咒的力量,盡數淨化。

    就連乾癟的身體,也在一瞬間恢復如初,皮膚再次變得光潔如玉。

    碧綠色的光華,是神木之心的光,蘊含無窮的生命精氣,正是噬血咒的剋星。

    爲了提升精神力,張若塵早就將一顆神木之心吞入腹中,吸取接天神木一個元會的知識。沒想到,在這個時候,竟然發揮出了作用。

    噬血咒散去,張若塵的精氣神恢復飽滿,再次閃掠出去,衝向無疆和仙人指丹靈。

    無疆的修爲深厚,已將仙人指丹靈鎮壓,正在收取的關鍵時刻。

    發現張若塵居然化解了噬血咒,再次逼近,他的眼中,不禁浮現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居然可以化解噬血咒?”

    須知,憑藉噬血咒,一位千問境大聖,都在無疆手中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方圓千里皆被噬血咒的力量籠罩,血肉生靈無法靠近,張若塵爲何卻能做到?他是如何擋住咒法的力量?

    “你的噬血咒很厲害,可惜奈何不了我。立即讓開,不然連你一起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着紫金葫蘆,站在仙人指的下方,卻將葫蘆口對向無疆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葫蘆口,三千六百萬道空間銘紋浮現了出來,蔓延方圓數百里。

    無疆深知那隻葫蘆的力量強大,不敢小覷,目光向身後的方向看了一眼,發現了一顆長達百里的巨石形態的小行星。

    於是,他釋放出精神力,凝聚成一隻無形的大手,將那顆小行星,隔空抓了過來,向張若塵扔去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空間猛烈塌陷和收縮,瞬間就將那顆小行星擠壓成碎片,收進葫蘆。

    吞吸的力量,並沒有被完全擋住,依舊落到無疆和仙人指丹靈的身上,將他們迅速拉扯過去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吸力。”

    無疆臉色微微一變,立即釋放出黑暗之力。

    以他身體爲中心,四周變得漆黑一片,吞噬靠近他的一切力量。遠遠望去,無疆身體所在的那片區域,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。

    黑洞也散發出一股強勁的吞吸力量,與葫蘆爆發出來的力量相互拉扯,難分強弱。

    將準帝品聖意丹和仙人指丹靈收入進葫蘆後,三千六百萬道空間銘紋重新回到葫蘆口,內斂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洞中,無疆走了出來,站在張若塵對面的十多裏之外,臉上盡是殺氣,道:“將那枚準帝品聖意丹還回來,我可以暫時饒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葫蘆的蓋子蓋上,怡然不懼的盯向他,道:“我正想看看,你還有什麼手段,儘管施展出來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是你自己尋死,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無疆眉心的黑色電紋,釋放出一縷縷電芒,緩緩裂開,化爲一隻豎立的眼睛。瞳孔中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幻光,形成一萬隻眼睛,排列在身前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張若塵的意識變得模糊,不知身在幻境,還是處在真實世界。

    只感覺,他所在的天地,被一萬道光芒照亮。一萬隻眼睛,如同星辰一般懸在頭頂,每一隻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有一位神靈那麼可怕。

    換做是別的修士,哪怕是大聖,被一萬位神靈的眼睛盯着,怕是都已經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以強大的意志支撐住,身體緊繃如鐵條,並沒有在“萬眼神幻”的世界中屈服。

    “還不錯嘛,意志力居然如此強大,可惜你的修爲和精神力都太弱。”

    無疆一步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面容英偉,卻無比冷冽,又道:“精神力才六十二階,就敢主動與我作對。難道不知道,以你現在那點可憐的修爲,遇到我,應該有多遠逃多遠?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聽到無疆的聲音,也能感知到他在靠近,可是,一萬位神靈的眼睛鎖定了他,壓得他只能全力以赴對抗,除此之外,連手指都擡不起一根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聖心中不動明王大尊的那道意志,緩緩的擡起雙臂,頭頂上方出現九層神宮天宇,與那一萬隻眼睛對抗。

    心中默唸:“一切都是幻象,無疆不可能爆發出一萬位神靈的神威,都是幻象,一定要克服幻象,尋回真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遠處的丹氣河流中,剛剛收取了一枚王品聖意丹的羅乷,正好看到了這一幕,心中暗急:“張若塵這個冒失鬼,怎麼可以現在就去挑戰無疆那樣的強者。無疆的精神力,可是已經達到六十六階,只憑精神力就曾擊敗過千問境大聖,若是再加上天賦神通萬眼神幻,就算千問境中的強者遇到他都得避退。”

    無疆走到張若塵的身前,伸出一根食指,指尖吐出黑暗之力,化爲一柄黑色的利刃,緩緩刺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空間微微震盪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羅乷動用空間大挪移,出現到了無疆的對面,腳下踩出一圈圈空間漣漪,如同站在一片湖泊的中心。

    無疆沒有正眼看她,頗爲漫不經心的道:“羅乷公主最好別多管閒事,就憑你,阻止不了我。你皇兄來了,或許還有幾分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來阻止你,是來救你。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無疆眼中浮現出一抹疑惑的神色,手中的利刃停下,向羅乷盯去,道:“救我?”

    “狩天之戰已經正式開啓,你殺了張若塵,可是會扣掉五十萬積分。你現在有五十萬積分嗎?”

    羅乷的美眸媚俏,浮現出一道勾魂攝魄的迷人笑容,又道:“積分爲負,是會被立即逐出狩天戰場的,你難道不想參加狩天之戰了嗎?”

    無疆輕哼,道:“現在大家都在爭奪聖意丹,而且,我們也還沒有進入狩天戰場。你用狩天之戰的規則來壓我,有用嗎?”

    羅乷的目光,投向福祿黑袍大祭司,問道:“大祭司,如果我奪取到了丹藥,別的修士卻還要硬搶,甚至想要殺死我,算不算是違反了狩天之戰的規矩?”

    福祿大祭司還沒有開口,羅乷便是又道:“先前大祭司可是親口宣佈,狩天之戰正式開始。”

    福祿大祭司無奈的苦笑,隨即聲音傳遍丹氣河流,道:“丹藥一旦被收取,不可再搶奪。否則,視爲破壞狩天之戰的規則,扣除對應的積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無疆溫潤的眼睛,便是獰然了幾分,深深的盯了羅乷一眼,道:“好,我記住了!屬於我的東西,從來沒有人可以奪走。哼!”

    無疆重重的一揮衣袖,徑直離去,有浩渺的聲音飄回:“公主殿下與張若塵走得太近,可不是什麼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提醒。”羅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萬眼神幻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幻境中恢復過來,臉色凝重,苦苦思考破解無疆這一招的辦法。就像別的修士,苦思破解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一般,總有辦法可以對抗。

    香風襲近,飄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羅乷長髮飄飄,性感絕倫,向他瞥了一眼,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,見他沒有受傷,神智也很正常,才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早就給你說過,暫時不要去招惹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前十的強者,你才修煉多久,怎麼和他們抗衡?他們看似不到千歲,可是加上在時間陣法中修煉的時間,有的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已經修煉了接近萬年。你至少得掙斷第一條枷鎖,才能初步具有,與他們對抗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的萬眼神幻非常可怕,你的精神力和神智,沒有受創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我就是在逼他施展萬眼神幻,從資料上看到,和親自體會,終究是不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覺得,自己就是在找死?”羅乷一雙鳳眸,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想到破他萬眼神幻的辦法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一怔,道:“不可能,你們的精神力強度差距太大。就算他不動用萬眼神幻,只用精神力施展幻術,你也依舊沒有反抗之力。只有我皇兄的天生神目,加上瞳孔中兩顆活耀的神座星球的力量,才能化解。正是這樣,我皇兄的排名,才比他高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,幻術再厲害,若是被窺破,也就失去了威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瞬間明白了張若塵的想法,道:“你是想憑真理,窺破虛幻?可是精神力差距太大,除非你有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,是真理使者,纔有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一定要是真理使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的念出一句,隨即轉過身,正視羅乷,道:“剛纔……謝謝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終於會對本公主說謝謝了?”羅乷眯眼一笑,笑得就像一隻小狐狸一般,覺得收穫滿滿,即便得罪了無疆,似乎也是一件值得的事。

    很快,羅乷收起笑容,十分認真的道:“你得有緊迫感了,儘快掙斷第一條枷鎖。否則,此次狩天之戰,你將寸步難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的確要儘快掙斷第一條枷鎖。”

    羅乷離開後,張若塵將注意力,集中到另一枚準帝品聖丹上。

    那枚準帝品聖丹,有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在爭奪,其中一位是三大神女候選人之中的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“或許可以再去試一試她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或晚上,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