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憑一己之力,一連奪取兩枚準帝品聖意丹,張若塵造成了巨大的轟動,成爲所有修士眼中的焦點。

    “虎口奪食啊!無疆的準帝品聖意丹,竟然都被他搶走。”

    “誰能想到,張若塵成了最大贏家?”

    “其實,並不是張若塵有多麼強大,主要是因爲他手中的葫蘆太適合收取丹藥,佔了別人不具備的優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目前爲止,成功收取準帝品聖意丹的修士,只有婪嬰、羅生天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婪嬰和羅生天自然不用說,在地獄界威名赫赫,是這一代的領軍人物。可是,即便是他們,也僅僅只是收取了一枚準帝品聖意丹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不朽境的修爲,連收兩枚,自然惹人眼紅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與張若塵齊名的閻無神,此刻都還在苦戰,暫時還沒能拿下一枚準帝品聖意丹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衆修士發現,張若塵沒有就此罷手,又有了新的目標。他向一株血采薇丹靈衝了過去,在空間中跳躍,速度極快。

    與血采薇丹靈交手的主力,乃是美豔絕倫的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搶奪了洫和無疆,他將主意又打到了嫣紅大聖的身上?”

    通過萬界神眼投影,觀看丹藥爭奪畫面的修士,一個個都驚得目瞪口呆,只覺得張若塵膽大包天。

    這樣四處樹敵,真的好嗎?

    一開始,大家都在推測,張若塵在狩天戰場上將如何躲避無疆、洫、嫣紅大聖的殺伐,怎麼都沒有想到,張若塵居然敢主動出擊。

    萬里之外,婪嬰遙望血采薇丹靈的方位,輕哼道:“張若塵的戰力,距離第一還差得遠。可是他的膽子排在第一,應該沒有什麼爭議。”

    紅浮屠站在婪嬰的身旁,渾身肌肉鼓脹,氣息渾厚的道:“我們才奪取一枚準帝品聖丹,不如也去爭一爭?順便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婪嬰罷了罷手,道:“那隻粉紅骷髏,好歹也是三位神女候選人之一,心智厲害着呢,不會犯與洫、無疆同樣的錯誤,張若塵想要得手,沒那麼容易。再說,區區一枚準帝品聖丹算什麼?”

    婪嬰轉過身,一雙散發着神光的眼瞳,望向正在與照神蓮丹靈交手的閻羅族五大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一道精芒在眼中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帝品聖意丹,纔是他的目標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使用的戰兵,乃是一件五元君王聖器級別的紫鼎。

    紫鼎中,涌出數十萬道王級銘紋,化爲一片覆蓋方圓數百里的紫雲。紫雲不停翻滾,引動出三十九道河流那麼粗大的閃電,將血采薇的三根枝條緊緊纏繞,死死的鎮壓。

    另外兩位爭奪準帝品聖丹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不敢靠近紫雲,退到了一邊。

    “這枚準帝品聖意丹,看來是要被嫣紅大聖收取。只能去收取幾枚王品聖意丹,彌補損失。”

    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嘆息了一聲,化爲兩道流光,急速飛走。

    “算你們識趣……嗯,是他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那張瑩白的臉蛋上,笑容收起,釋放出更加強大的力量催動紫鼎,想要儘快鎮壓血采薇丹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提紫金葫蘆,來到嫣紅大聖的後方,道:“堂堂骨族第一強者,三大神女候選人之中的第一高手,使用的戰兵,居然不是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之時,張若塵揮手打出一道數十里長的空間裂縫,向嫣紅大聖和血采薇丹靈之間的位置斬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空間被割裂,嫣紅大聖和紫鼎之間的聯繫,瞬間中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沒有嫣紅大聖的操控,紫鼎的威力大減,血采薇丹靈衝破了它的壓制,化爲一道血光,穿透厚厚的紫霧,急速向六彩色的無歸森林遁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收取成功,卻被張若塵破壞,嫣紅大聖再好的心境,也都控制不住怒意,一根根長髮如同柳枝一般飄揚起來,變得越來越長,如同刀刃一般在空氣中飛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輕敵,釋放出空間領域和虛時間領域,隨時準備引動空間和時間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很好奇,你這具皮囊下的真身,真的是粉紅色的嗎?”張若塵故意挑釁嫣紅大聖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與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交手,若是能夠先擊潰她的心境,讓她自亂陣腳,那麼她的戰力,將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你若有本事,自然看得到,就怕會嚇你一跳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面容精美,如同仙晶神玉雕琢而成,雙瞳散發着一粒粒靈光,雖然知道她的本體是一具骷髏,天下間的修士,卻還是會被她的外貌迷得神魂顛倒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的戰鬥,一觸即發的時刻,嫣紅大聖和張若塵同時察覺到,剛剛離去的那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去而復返,繞過了他們,向血采薇丹靈追去。

    “哼!等我奪取了準帝品聖意丹,凝聚出三品聖意,再慢慢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化爲一道粉紅色的流光,飛落到紫鼎之上,催動紫鼎,追向血采薇丹靈。

    準帝品聖丹對她十分重要,絕不能有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空間規則,正打算施展空間大挪移,忽的,一道璀璨的箭芒,劃破漆黑的宇宙,向他飛來。

    “大森羅皇!”

    感知到神木箭的氣息,張若塵猜出攻擊他的是誰,“譁”的一聲,身形從原地消失,挪移到了百里之外,避開了神木箭。

    八千里外,大森羅皇懸空而立,手持冰木神弓,冷冷的一笑:“有本皇在,你休想再收取準帝品聖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上三族,支持的不是般若嗎?你這麼幫嫣紅大聖,就不怕招來非議?”

    “本皇做事,還需要向你解釋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再次拉開冰木神弓,又一支神木箭,搭在了寒氣凝成的弓弦之上,箭身變得晶瑩剔透,道:“萬箭齊發。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絃聲爆響。

    神木箭以超過五千倍音速的速度飛出,在半空,一分爲二,而分爲四,四分爲八……最後,化爲一片箭雨,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,即便隔了八千里,也瞬間便至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畫圈,指尖流動出密密麻麻的空間規則,將身前的這片空間,扭曲了一百八十度。

    飛向他的箭雨,頓時反向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與其浪費時間攻擊我,你不如多去收集幾枚聖意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不想與大森羅皇纏鬥,立即離開了那片空間,一連跳躍了三次,追上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“還有我呢!”

    一道寬達百丈的斧影,從上空劈下,攜帶一大片凌厲的風勁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波動,將張若塵鎖定,逼得他不得不凍結頭頂上方的空間,結成一面空間盾印,抵擋斧影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斧影與空間盾印對碰,形成一道道能量漣漪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破碎聲響起,空間盾印被一柄血色戰斧劈碎。眼看斧頭就要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張若塵手提葫蘆嘴,重重一擊,敲響斧鋒。

    刺耳的金屬碰撞聲,響徹這片遼闊的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急速向下墜落,將十隻金色肉翼展開,纔是逐漸穩住,擡頭向上望去。只見,一尊高達千丈的羅剎戰魂,立在星空之中,正在俯視他。

    羅剎戰魂的下方,一片邪剎之氣雲團上,站着一道身高四米的魁梧身影。

    正是羅剎族七大神國之一地熵神國的最強者,摩羅戰帝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手持一柄磨盤大小的血斧,猙獰怒目,沉聲道:“張若塵,我們又見面了!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發現攻擊張若塵的竟然是摩羅戰帝,略微詫異了一下,隨即,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,不在逗留,繼續去追血采薇丹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嫣紅大聖離開的方向盯了一眼,眉頭緊皺,感覺很無奈,道:“我就那麼可恨嗎?竟然讓你和大森羅皇分別屬於下三族和上三族的強者,都寧願幫嫣紅大聖,也要對付我?萬一嫣紅大聖奪取到了那枚準帝品聖意丹,修爲再進,導致風后和般若爭奪神女失敗,就是你們惹的禍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將張若塵恨之入骨,道:“你可不可恨,你自己不知道嗎?今天,本帝要和你再戰一場,洗刷生死戰臺上的恥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與摩羅戰帝交手,望向福祿黑袍大祭司所在的方向,道:“大祭司,狩天之戰已經開始,攻擊地獄界的修士,要扣五千積分對吧?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提起的戰斧,立即停下,心中有些忐忑,怕被逐出狩天戰場。

    福祿黑袍大祭司輕飄飄的說道:“惡意攻擊己方修士,纔會扣除五千積分。現在,你們是在爭奪聖意丹,當然可以相互出手,不算違規。”

    “大祭司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,冷然一笑,再次揮斧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剛纔接他那一斧的時候,張若塵就發現,摩羅戰帝的戰力相比在生死戰臺上的時候,提升了數倍,肯定是掙斷了最後一道枷鎖,突破至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,在星海世界拍賣場,摩羅戰帝花費一萬一千枚神石的天價買走了一鼎神遊丹。

    以神遊丹的力量,完全有可能,助他破境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背上的骨翼,由原來的八隻,增長到了十隻。

    就連他手中的戰斧,也不是曾經二元君王聖器級別的炁辛戰斧,而是一柄四元君王聖器級別的神遺古器,斧頭上,蘊含強大的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與摩羅戰帝硬碰,動用空間大挪移,不斷跳躍空間,衝向血采薇丹靈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,張若塵,本帝今天一定要報仇雪恥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十翼展開,爆發出來的速度,竟是不比施展空間大挪移的張若塵慢多少,頃刻間,追至血采薇丹靈的附近。

    “開雲破天。”

    血色戰斧劈下,有開天闢地之勢。

    “他們兩個怎麼戰到這裡來了?”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力量,摩羅戰帝突破到了百枷境大圓滿。”

    正在鎮壓血采薇丹靈的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立即避開,即便是他們也不敢輕易觸碰摩羅戰帝的戰斧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掙斷九十九道枷鎖的時候,摩羅戰帝就曾與一位千問境初期的大聖戰成平手。如今,他修爲突破,戰力暴增,在羅剎族恐怕只有羅生天可以壓他一頭。

    一般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都得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這一斧,從血采薇丹靈的邊緣落下,劈傷了丹靈的道體,傷口處,飛出成千上萬片光雨花瓣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這一斧的力量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“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,摩羅戰帝倒是一個知恥而後勇的狠人。早知道,在生死戰臺上,就該將他的大聖之心挖出來賣掉,這樣他就不會那麼容易恢復到巔峰狀態,更加不可能在狩天大宴之前突破到大圓滿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後悔,不過,有摩羅戰帝這個戰力強橫的大聖攪局,若是利用得好,對他收取準帝品聖意丹,反而有很大幫助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扇動十隻金翼,飛向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“躲躲閃閃算什麼本事?上一次,本帝是一時大意,纔會被敗給你。如今,本帝已經修煉到百枷境大圓滿,只憑一隻手,就能將你鎮壓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再次撐起千丈高的羅剎戰魂,目光順着張若塵的飛行軌跡移動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根本沒有長記性,依舊還是這麼輕敵。你若是真用一隻手與我交鋒,只會再次被我鎮壓得跪在地上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想到在生死戰臺上,被張若塵鎮壓得當衆跪伏的屈辱,摩羅戰帝雙眼赤紅如血,大吼一聲,一斧橫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斧,不僅攻向張若塵,也將嫣紅大聖鎖定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皺眉,逼不得已,只得控制紫鼎,擋在身前防禦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退了一步,踩入一圈圈空間波紋之中,身體沉陷了進去。

    他再次顯現出來,已是出現到血采薇丹靈的上空,取出紫金葫蘆,激發葫蘆口的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“小心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不能讓他收取了準帝品聖意丹。”

    兩位正在觀戰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察覺到了張若塵舉動,一位打出一柄君王聖器戰劍,另一位口吐屍氣,化爲成千上萬只黑甲屍王,將張若塵包圍。

    可是,他們終究是遲了一步,葫蘆口的空間銘紋,全部都激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飛來的君王聖器戰劍,還有密密麻麻的黑甲屍王,陷入空間大陣之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