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後,摩羅戰帝的戰力,已是直逼排名榜前十的強者,以四元君王聖器全力劈出的一斧,威力之強,星辰都要破碎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以腳去踢斧鋒,地獄界各地觀看投影的修士,發出一道道驚呼聲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張若塵擁有神腿的修士,也是臉色凝重,屏住呼吸,覺得他的行爲太冒險。只是一條神腿而已,並不是真正的神,與摩羅戰帝這種級數的大聖硬碰硬,很有可能會吃大虧。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血色戰斧與張若塵左腿散發出來的火焰神雲,激烈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漆黑的宇宙虛空,變得絢爛奪目,宛若一朵火焰神花綻放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張若塵和摩羅戰帝,閃電般的,同時向後倒退出去,勢均力敵,誰都沒有佔到便宜。

    竟然……

    擋住了!

    不知多少修士都在倒吸涼氣,對張若塵的力量,有了更深的瞭解。頓時明白,剛纔的擔心,完全就是多餘的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,以他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,竟然奈何不了不朽境的張若塵?

    “再來,試試我大成的百獸戰體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背後,涌出大量雷電,匯聚成一片雷洋電海,裏面有一隻只奇獸戰魂的虛影呈現出來,皆是爆發出大聖級別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雷電的聲音與百獸吼叫聲,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昔日,摩羅戰帝沒有達到百枷境大圓滿的時候,就是憑藉小成的百獸戰體,與地熵神國的一位千問境初期大聖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小成的百獸戰體,每一隻雷電獸皇的戰力,都達到九步聖王的級別。

    有百獸力量的加持,摩羅戰帝在同境界難遇對手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不僅修爲突破,百獸戰體也大成,戰鬥的爆發力,已是達到極爲恐怖的層次。

    每一隻雷電獸魂的力量,都達到不朽境大聖的級別。

    可以說,他每一擊打出,都有一百位不朽境大聖加持在身上,即便是一般千問境大聖,承受他全力以赴的一擊,也會受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突破到百枷境之前,沒打算和摩羅戰帝這種級別的強者硬碰,揮了揮手中的紫金葫蘆,道:“若是你不想被逐出狩天戰場,儘管攻擊我。”

    摩羅戰帝想到了什麼,向遠處的福祿黑袍大祭司望去,咬緊牙齒,道:“張若塵,你是無膽之輩嗎?若是有膽,就與我堂堂正正的一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沒有理會他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離開了這片區域。

    沒有好處的戰鬥,純粹就是浪費力氣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並非無腦的人,算計很深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,他爲了追求羅乷,暗中買通了羅乷身邊的侍女。爲了對付張若塵,以木靈希的空間玉鐲,引張若塵上生死戰臺。

    此刻,他看似是在挑戰張若塵,實際上,卻是想奪取紫金葫蘆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的怒吼聲,傳遍整個宇宙空間:“等本帝積累夠五十萬積分,必定親手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皮囊,重新恢復過來,肌膚光潔如玉,容顏美輪美奐,眼眸中,卻露出攝人心魄的寒意。

    羌尊的戰劍,黑羽屍皇的三千多具黑甲屍王,被紫金葫蘆收走,他們當然不會容許張若塵如此輕易的離開,立即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沒有兵器,戰力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三千多具黑甲屍王,是黑羽屍皇最重要的底牌之一,更加不能失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經過十七次挪移,到達萬里之外,察覺到依舊追在身後的兩大強者,頓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兩位如此窮追不捨,難道是還想奪取我的葫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若塵大聖不要誤會,丹藥爭奪已經結束,我們當然不會違反規則繼續出手。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羌尊石頭般僵硬的臉上,露出難色,道:“我們其實是想,與若塵大聖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託葫蘆,道:“你們想要要回,收入葫蘆中的戰劍和黑甲屍王?”

    黑羽屍皇嘴裏發出嘶啞的聲音,道:“我們是因爲準帝品聖意丹,纔會爆發戰鬥,實際上,我們和若塵大聖沒有什麼深仇大恨。若是若塵大聖肯歸還本皇的黑甲屍王,本皇保證,此次狩天之戰,絕不參與針對你的戰鬥。”

    羌尊道:“本尊也是這個意思。”

    見張若塵沒有立即迴應,黑羽屍皇又道:“若塵大聖樹敵太多,各族都有仇家。若是再多本皇和羌尊,你的處境,將會更加艱難。”

    羌尊道:“若是若塵大聖不歸還戰劍和黑甲屍王,我們恐怕只能一直跟着你。到時候,若塵大聖做任何事,都將束手束腳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在威脅我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黑羽屍皇道:“不!本皇只是不喜歡拐彎抹角,有什麼事,直接講清楚。狩天戰場上,沒有永遠的盟友,也沒有永遠的敵人,所有修士之間都只有利害關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拐彎抹角。羌尊,你的那柄戰劍,是四元君王聖器吧?黑羽屍皇,你的三千六百六十九具黑甲屍王,每一隻的戰力都接近聖王境。對吧?”

    “你們如果沒有它們,戰力必定跌到百枷境大圓滿榜的末尾。”

    羌尊和黑羽屍皇,沒有否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老實說,一件四元君王聖器,我根本看不上眼。至於黑甲屍王,就算有一萬具,我也無法操控,對我而言沒有任何價值。還給你們,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    羌尊和黑羽屍皇的臉上,露出喜悅的神采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話鋒一轉,道:“但是,想要我還給你們,必須答應我兩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。”羌尊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一,狩天之戰期間,你們不得參與對付我和血天部族的任何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羌尊和黑羽屍皇,沒有猶豫,立即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“第二,狩天之戰期間,你們得幫我做一件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羌尊和黑羽屍皇對視一眼,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他們心知在擔憂什麼,道:“放心,絕不會讓你們,做損害本族利益的事。你們兩個都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狩天之戰第一序列的人物,還有什麼好擔心?”

    “好,只要不損害石族的利益,本尊可以答應幫你做一件事。”羌尊道。

    黑羽屍皇點了點頭,也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先發誓。”

    黑羽屍皇的眉頭緊皺,道:“我們都是大聖級別的強者,整個地獄界的修士,也都在萬界神眼上看着。我們怎麼可能做出違約的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堅持的道:“不行,你們必須以本族神靈的名義發誓,若是違約,石族和屍族的神靈,全部都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黑羽屍皇和羌尊聽到這話,皆是背心發寒,忌憚的盯向命運神域的方向,心中暗罵,張若塵這個混蛋,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,也不怕被神罰劈死。

    “不敢發誓就算了,別浪費我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作勢,準備離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黑羽屍皇和羌尊,最終還是立下一道誓言,不過,倒是不敢說什麼“石族和屍族的神靈,全部都不得好死”之類的話。而是,請兩族的神靈做一個見證,若是他們二人違約,他們二人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戰劍和黑甲屍王,從紫金葫蘆中放出來,還給了他們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大致清點了一下,葫蘆中,一共收取了三枚準帝品聖意丹,三十七枚王品聖意丹,四百五十八枚頂級天品聖意丹。

    王品聖意丹和頂級天品聖意丹,是張若塵在收取了第一枚準帝品聖意丹後,飛過丹氣河流的時候,順手開啓了一次紫金葫蘆收取的。

    還有一些,是收取準帝品聖意丹的時候,意外收取進去。

    畢竟,葫蘆口的空間大陣,開啓一次,覆蓋的區域非常廣闊。

    丹氣河流中的聖意丹,已經全部被收走。

    十枚準帝品聖意丹,也都有了主人。

    除了張若塵收取的三枚,無疆、閻無神、風后、羅生天、婪嬰各自收走一枚。

    還有兩枚,張若塵沒有注意,不知道是被誰收走。

    如今,只有以閻皇圖爲首的閻羅族五大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還在與帝品聖意丹的照神蓮丹靈戰鬥。

    照神蓮丹靈雖然被封印,可是依舊擁有千問境巔峯的戰力,以閻皇圖之能,加上至尊聖器的輔助,也僅僅只是能夠將它纏住,使它無法逃脫。

    另外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則是都受了傷。

    閻羅族別的大聖,已是以最快的速度,向戰場趕了過去。若是不發生意外,以閻羅族的實力,要收取帝品聖意丹,只是時間問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遠遠望去,發現,閻皇圖和照神蓮丹靈的戰場,已經移動到無歸森林之中,進入六彩色的星空。

    星空中,漂浮着數之不盡的宇宙塵埃和星辰碎片,呈現出六種不同的顏色。

    瑜皇和易軒大聖,與張若塵會合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頗爲愧疚,道:“抱歉,我們被洫纏住了,沒能及時趕去支援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看見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的俏臉如霜,目光冷銳,道:“本來本皇和易軒大聖是可以奪下一枚準帝品聖意丹,可惜卻被無疆搶走。張若塵,你下次遇到他,一定要小心,他修煉出來的聖意,很有可能是頂級三品。”

    回想與無疆交手的經歷,張若塵的眼中露出沉思之色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無疆與他交手的時候,根本沒有動用聖意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注意到張若塵的目光,一直盯着六彩星空中的戰鬥,道:“閻羅族的所有高手都趕了過來,帝品聖意丹已是他們的囊中之物,真是羨慕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愕然,道:“難道還有人敢與閻羅族爭?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不敢?狩天之戰,本就是各族之間的爭鋒,哪裏有不敢的說法?你們看,無疆、羅生天、洫、嫣紅大聖……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最頂級的那些強者,都沒有離開,而是向照神蓮丹靈的方向聚了過去。你們覺得,他們是去看熱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舔了舔嘴脣,道:“的確有點意思,要不我們也過去看看?或許會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瑜皇也頗爲意動,眼中冒出一道精芒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有興趣,我們就去湊個熱鬧。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伸手探出,在虛空中,手指一捏。

    頓時,三人四周的空間,發生嚴重扭曲,身形消失不見,猶如隱身了一般。

    雖然扭曲空間隱身,瞞不過精神力大聖的探查。不過,閻羅族和照神蓮丹靈的戰場,波及了萬里的區域。

    一萬里太廣闊,一個人即便不隱身,站在宇宙虛空中,也如一粒灰塵一般,很難被發現。

    隱身後,除非精神力大聖近距離仔細探查,否則不可能發生他們。

    三人無聲無息的,進入戰場,落到一塊黃褐色的星辰碎片上。

    這塊星辰碎片,長達二百七十里,形似一條巨石山嶺,犬牙交錯,山峯林立,岩石極其堅硬,部分已經金屬化。

    戰場的中心,閻羅族的十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和閻無神,同時催動一件玉如意形態的至尊聖器,已將照神蓮丹靈鎮壓,正在一步步煉化丹靈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們不像張若塵,可以使用葫蘆,先將丹藥收進去,以後再慢慢煉化。

    他們若是不煉化照神蓮丹靈的精神意志,根本無法將它收走。

    別的閻羅族修士,則是裏三層外三層的將他們保護起來,防止遭受偷襲。他們的修爲都很強大,足有近千位大聖,百枷境大聖的數量就有三百多位。

    即便無疆、羅生天這樣的強者,膽敢靠近,也會在一瞬間,被千位大聖轟擊成渣粉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後,露出凝思的神色,道:“不對,不對啊!”

    “哪裏不對?”瑜皇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按理說,以帝品聖意丹的吸引力,最應該出手的,應該是婪嬰。爲何無疆、羅生天等人都出現在了附近,婪嬰卻不見蹤影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