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命運神殿的神子和神女,必須是交替選拔。」

    「比如,這一代,挑選的是神女,下一代就必須挑選神子。」

    「等到這一代神女成神,或者隕落,或者花費千年時間都沒有成神,就會開始籌備挑選下一代神子的計劃。」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動容,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,命運神殿最多一千年,就會挑選一位神子,或者神女?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「一個元會,神子和神女的總數加起來,豈不是有一百二十九位?他們中,有多少可以成神?」張若塵想要嘗試,通過神子神女成神的概率,推算出命運神殿神靈的大概數量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命運神殿的神子神女,在挑選出來的時候,已經說明,他們具有同代修士中最絕頂的天資。再加上,他們可以享受到整個地獄界,最好的修鍊資源,成神的概率非常大。」

    「其中有一至兩成,都能在被選為神子神女之後的千年內,修鍊成神。」

    「那些千年之內,沒有成神的神子神女,就算從高位上退下來,絕大多數也都已是大聖之中的頂尖強者。以他們悠長的壽元,其中肯定有不少,可以修鍊成神。」

    「至於,有哪些成神,哪裡隕落,或者是處於別的狀態,則是命運神殿的機密,只有最高層的人物才會知曉。」

    「神女的位置,之所以都在爭搶,最重要的原因,乃是因為神女的權勢實在太大。」

    「除非是發生了極為重大的事件,否則,命運神殿的諸神,不會過問地獄界的任何事物。一切事宜,都是由神女和十二宮的黑袍大祭司一起商議處理。神女的權勢,更在十二宮黑袍大祭司之上,代表的是諸神的意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嘆,這些神子和神女,完全就是命運神殿挑選出來的神之種子。他們是最傑出的英才,經過千年磨礪,任何一個都有做命運神殿殿主的能力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底蘊,真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越是去揣度,越是感到畏懼。

    張若塵好奇,道:「你的資質,在同輩之中,乃是最頂尖的,又信仰命運,為何沒能成為神女的候選者?」

    「你總算是誇了本公主一次,不錯,不錯。」

    羅乷媚俏的一笑,紅唇輕輕一抿,道:「本公主的資質、悟性、美貌,與三位神女候選人相比,可謂是只高不低,本來是可以成為候選人。可惜,本公主聽說,成為神女之後的一千年,必須斷情絕欲,於是就放棄去和她們爭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凝視她的雙目,想要看透她說的是真話,還是假話。

    羅乷如同狐狸一般,對張若塵眯眼一笑,又補充一句:「其實,最重要的是,本公主想要看看,預言中那個命中之人到底是誰?他又將如何走入我的生命中?萬一本公主成為了命運神女,而他卻突然出現,該怎麼辦?」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羅乷又在挑逗他,於是,從她身上移開目光,板著臉的道:「無聊。」

    星海世界的一位千問境大聖趕至,將般若和風后兩波人馬制止住,將他們分別引入湖畔的兩座亭閣休憩。

    兩座亭閣之間,只隔了一座亭閣。

    正是,張若塵和羅乷暫時休息的那一座。

    般若和死族、冥族的修士,位於左邊。

    風後座下的修士,位於右邊。

    即便被分開,兩波人馬依舊隔空對峙,彷彿是在使用意念交鋒,周圍這一片的空氣,時刻都在震蕩。

    時而還會有一道道殺意,落到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羅乷顯得很淡定,給張若塵一一介紹風后陣營中的百枷境強者,道:「那個長著金色頭髮的傢伙,就是你們不死血族千問境之下的第一強者,刀獄皇,你一定要警惕他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道:「此人雖然天賦異稟,資質絕頂,可是卻心胸狹窄,自視甚高,容不下比他更優秀的英傑。你的出現,會搶了他在不死血族的風頭,若是有機會,他肯定會給你一個下馬威,或者當眾讓你出醜,打壓你這個號稱一個元會一出的奇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她一眼,不得不說,羅乷將刀獄皇看得很准。

    不久前,刀獄皇故意將請帖錯送到瑜皇那裡,已經讓張若塵看出他的心性。

    羅乷又道:「看見那個身材魁梧,渾身散發白色聖光,披頭散髮,宛如一隻獅子的雄壯大漢了嗎?他是一個另類,不屬於下三族,屬於石族,卻堅定不移的站在風后的陣營。」

    「白玉瘋獅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就是那頭瘋獅子。」

    羅乷笑了笑,又道:「別的修士,都是為了本族的利益,才輔佐神女候選人。而他,完全就是為了風后,主動倒貼上去,甚至還在公開場合放話,此生願做風后的坐騎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愣住了一剎那,輕輕搖頭,道:「難怪被稱為瘋獅。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覺得他真瘋,就大錯特錯。能夠成為大聖的生靈,心智又能差到哪裡去?」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的意思是,風后的手段高明?」

    「能夠讓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,心甘情願做坐騎,風后的手段自然是非比尋常。可是,若風后成為了真正的神女,立即就能擁有滔天的權勢。神女的坐騎,便是她的第一心腹,在命運神殿也能擁有很大的話語權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羅乷拋出一個問題,道:「你覺得,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般若,與已經是百枷境大圓滿的風后,誰成為神女的機會更大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羅乷笑著,又道:「石族不可能將寶,全部押到般若身上。我猜,白玉瘋獅多半是他們布置在風後身邊的一步棋,若是風后真的以為,已經完全駕馭了白玉瘋獅,對它沒有任何防範之心,最後,誰騎誰還不一定呢!」

    圍繞狩天大宴和神女選拔的利益關係,錯綜複雜,任何一方勢力,任何一位參與進去的修士,都會打起十二分精神對待。

    風后的師弟燕北君,來到亭閣外,雙手抱拳,道:「若塵大人,羅乷公主,我師姐誠心邀請二位,過去一敘。」

    羅乷盯向張若塵,看他的態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來星海世界,是為購買修鍊用的物品,也想見識一下拍賣會上的各種珍奇。如果風后想要交朋友,我們可以單獨另約一個時間和地點,而不是今天。」

    燕北君聽到傳音,露出傾聽之色,隨即道:「我師姐說,若塵大聖在星海世界購買的各種物品,都可以算到她的頭上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如果我將神屍拍下來呢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燕北君面容一僵,很快,又舒展而開,道:「若塵大聖說笑了,請一定要相信我師姐的誠意,她真心想結交你這個朋友。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說笑,對神屍,我是真的很感興趣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左右兩邊的亭閣中,都有轟然的笑聲傳出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道:「還真是巧了,本皇奉有父神之命,無論如何,都要拍下神屍。張若塵,你想拍下神屍,準備了多少神石?」

    無疆道:「據我所知,血絕家族最近得到了一具偽神的屍身,暫時應該沒有購買神屍的需求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「我購買神屍,與血絕家族無關。」

    死族和冥族所在的亭閣中,笑聲變得更加響亮。

    沒有人相信,不靠家族和神靈,張若塵憑自己的財力,買得起神屍。

    此時,三金大聖與三位侍者,行了過來,走入亭閣。

    「若塵大聖,你要的十枚地品器丹,十枚天品器丹,五十枚天品天煞丹,全都在這裡,一共價值七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三金大聖攤開右手。

    掌心的位置,浮現出一粒光點。

    光點越來越巨大,最後化為一朵直徑大概一丈長的蓮花,一共十二片花瓣,片片晶瑩,散發出撲鼻的花香。

    看到這株照神蓮,在場的修士,目光全部都投射過去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眼中,露出激動的精芒,脫口說道:「十萬年年份的照神蓮。」

    「正是十萬年年份的照神蓮,價值一百四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說完,三金大聖將照神蓮,交給了張若塵,又取出一件球狀的半透明空間寶物。空間寶物中,一共存放有十二枚星核。

    一枚六級星核,五枚五級星核,六枚四級星核。

    「若塵大聖,你要的所有寶物加起來,一共三百五十三枚神石。」三金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放下吧,我全要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三金大聖又將羅乷想要購買的修鍊資源,一一取出,呈放在桌案上,一共價值二十四枚神石。

    羅乷沒有仔細去查看,道:「本公主也全要了,都算到他的頭上。」

    三金大聖露出尷尬的笑意,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二十四枚神石,不是一筆小數目,像血屠那樣的大聖,需要賣封地,才能籌到。

    「你的冥陽神輪那麼值錢,區區二十四塊神石都捨不得?本公主若是攪局,信不信冥陽神輪的拍賣價格,會大幅度縮水?」羅乷暗暗向張若塵傳音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沒有將冥陽神輪賣給她,羅乷的怨氣很大。

    若是她跳出來攪局,不說別的,只要將「冥陽神輪的拍賣者,是張若塵」的消息,大肆傳播出去。冥陽神輪的價格,也會大受影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她的那一份,算我的。」

    左右兩邊的亭閣中,皆是響起嘩然聲。

    一次性購買數百枚神石的寶物,對不朽境和百枷境的大聖而言,已經是非常大的手筆。對聖王境界的修士來說,更是天價。

    當然,讓他們更加在意的,則是張若塵和羅乷的關係。

    可以隨手給羅乷購買二十四枚神石的修鍊資源,是不是意味著,張若塵正在追求羅乷,想要與天羅神國結盟?

    神皇子羅生天的實力擺在那裡,誰都無法忽視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的敵人而言,這是一個很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般若的目光,再次投了過去,平靜而淡然,可是,視線卻在羅乷的臉上停留了很久,在仔細的打量著她。

    風后變得沉默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燕北君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半晌后,源魔神子才是不咸不淡的說出一句:「崑崙界功德戰場上,張若塵搜颳了不少珍寶,區區數百枚神石算什麼?若是將張若塵殺死,把他身上的寶物全部奪取過來,你們就會發現,他的財富,未必少於無上境大聖。」

    「嗡!」

    「嗡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鐘聲七響。

    拍賣會即將開始。

    湖畔的一眾修士,紛紛騰飛起來,向拍賣場趕去。

    星海世界的拍賣場非常浩大,懸浮在半空,是一座螺旋向上的環形世界。環形的直徑,大概四十里,分為上中下三層。

    每一層世界,都建有青山、翠池、階梯、瓊樓,又有花圃和貴賓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一起,飛落到了環形世界的最上層。

    才剛剛落地,便是聽到,遠處傳來一聲怒吼,「張若塵離我妹妹遠一些,你想找死嗎?」

    神皇子羅生天的身軀高大,腳步急促,滿臉怒氣,即便有天地規則的壓制,身上也是爆發出滔天的威勢,右手的拳頭上,浮現出灼熱刺目的邪芒。

    在羅生天的身後,跟有十數位羅乷族的強者,也殺氣騰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眉,深深的一皺,看向身旁的羅乷,道:「你自己去給你皇兄解釋吧,我可沒有把你怎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趁機離開,不想再被羅乷敲詐,頃刻間,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羅乷頗為無奈的迎向羅生天,幽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那個混蛋呢?小妹,他有沒有為難你?是不是因為生死台上的事,他記恨在心,找你報復?」

    羅生天想要去追張若塵,卻被羅乷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就算給他一個膽子,他張若塵也不敢把本公主怎麼樣。皇兄,你先將力量收起來,這裡是拍賣場,別把星海世界的秩序者引出來,耽誤了正事。」羅乷道。

    羅生天沉哼一聲:「雖說,在命運神域,張若塵不敢把你怎麼樣,可是此人行事張狂,無視規矩,你和他又舊怨甚深,以後一定要小心一些。拍賣會後,我會找機會,給他一個警告。」

    「以前在功德戰場上,也就罷了。來到地獄界,他再敢欺辱你,我一定讓他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