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婪嬰的手臂被斬斷,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相隔得太遠,誰都沒有看清,那道黑色身影,到底是使用了什麼手段?

    每一位修士都震驚得無以復加,心在顫抖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那可是婪嬰。

    能夠以一己之力,擊潰閻羅族十二大強者的婪嬰,竟然一個會合就被斬斷手臂。

    剛纔婪嬰施展的是殺生刮骨劍,既然他敢以手臂做劍,也就說明,有足夠的自信,覺得自己的手臂,比君王聖器都要堅硬和鋒銳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。”

    凡是看到這一幕的修士,此刻心中都浮現出如此念頭。

    婪嬰的身體,拋飛出去了數十里,以難以置信的眼神,盯向那道手持帝品聖意丹的黑色高瘦身影,從未想過,在狩天戰場上,居然有修士可以傷到他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飛出去的斷臂,散發出九光十八色的強烈光芒,隨後分解而開,化爲一縷縷氣流,飛回婪嬰的肩部傷口位置。

    一條新的手臂,重新長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說吧,你到底是誰?”婪嬰露出邪凜的笑意,問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並沒有因爲斷臂而受挫。

    沒有迴應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的,那道黑色身影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切,其實發生在極短的時間之內,那道黑色身影真正顯現出來的時間,只是眨眼一瞬間。

    只有在場極少數的頂級百枷境大聖,看到了他,真真切切的,感受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於,通過萬界神眼觀看投影的修士,絕大多數都沒有捕捉到他的身影,根本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太快了!

    “帝品聖意丹是被婪嬰收走了嗎?”

    “剛纔發生了什麼事,我似乎看見,婪嬰被打飛了出去。”一位沒能參加狩天大宴的地獄界不朽境大聖,盯着天空的投影,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產生幻覺了吧?婪嬰從始至終都站在原地,狩天戰場上,誰傷得了他?”

    “說得也是,看來帝品聖意丹,已是落入婪嬰手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婪嬰的臉色凜然至極,冷喝一聲:“想走,做夢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九色光從婪嬰的體內爆發出來,映照整個宇宙空間,化爲九彩星雲,瞬間瀰漫方圓數萬裡。觀看投影的修士,很多都被刺得睜不開眼睛。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,完全活躍起來,以他爲中心,輕輕的顫動。

    波動一直蔓延到十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婪嬰的雙眼,化爲九彩神瞳,大量修羅神氣化爲龍蛇形態,圍繞他的身體穿行流動,恐怖絕倫的氣息完全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婪嬰纔算是認真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場,所有修士各自施展手段,尋覓那道黑色身影的蹤跡之時,張若塵站在瑜皇佈置的九品陣法中,立即釋放出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。

    “是他,他果然也參加了狩天之戰。可是,他到底是誰?”張若塵心中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修爲強到如此地步,不用猜,一定是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第一的缺。

    缺,代表的,不是缺失,而是一個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,在狩天大宴的時候,他爲何沒有出現?爲何沒有坐到第一首席的位置?

    因爲低調?

    或者,有別的任務在身?

    要知道,進入狩天戰場,他們目的就是狩獵天奴,就是要高調,就是要在人前展示力量。隱藏身份和故意低調,反而顯得太刻意。

    若不是爲了帝品聖意丹,他估計都不會現身。

    瑜皇和易軒大聖依舊還處於發愣的狀態,剛纔,別的修士,沒有看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可是以他們二人的修爲,卻看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千問境之下,居然還有修士,能夠斬斷婪嬰的手臂?

    他們的第一個念頭是,“那道黑色身影,難道是天奴之中的某位千問境大聖?”

    “準備好,他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喝一聲,臉上露出一道喜色,眼中卻充滿濃烈謹慎。

    料得沒錯,奪取了帝品聖意丹,果然是從這個方向突圍。

    即便是像缺那麼強大的存在,也不敢以一己之力,對抗在場這麼多的大聖強者,必須遁走。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瑜皇已經隱隱感應到一道極其微弱的氣息,闖入進她佈置的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氣息之微弱,猶如一顆直徑千里的星球上,闖入了一隻蚊蟲。

    幸好這裡是宇宙虛空,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波動,再加上提前佈置了陣法,所以,瑜皇才能感應到。換做是在某座生命大世界,恐怕缺闖入到瑜皇的面前,她都不一定能察覺。

    瑜皇釋放出精神力,雙手結印,頓時,九品陣法呈現了出來,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交織,凝出一片由九幽噬魂炎匯聚而成的火海。

    瑜皇畢竟是千問境之下,有數的頂尖強者,又提前做出了佈置。

    即便缺強大無匹,此刻,也被陣法逼得顯現出身影。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你真的是神了,這小子,竟然真的自己闖入進了陣法裡面。”

    易軒大聖心中並不畏懼,反而極其興奮,右手結掌,釋放出一道道冰晶紋路,如寒冰蛛網一般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就算你再厲害,也只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境界,能夠高明到哪裡去?

    一對一,或許不是你的對手。

    可是,他、瑜皇、張若塵,哪一個是好惹的?

    合三大強者之力,還收拾不了你?

    缺依舊只是一道黑色身影,看不清模樣,只是以冰冷的語氣,道:“能夠提前在這裡佈置,算出我的動向,張若塵你倒是沒有讓我太過失望。可惜,這座陣法,還遠遠不夠用來對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缺一指點出,頓時陣法中的銘紋,一根根斷裂,成片成片的消失。

    能夠用來鎮壓不朽境大聖的九品陣法,在他面前,猶如紙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瑜皇控制陣法,將九幽噬魂炎凝聚成火焰風暴,主動向缺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九幽噬魂炎本就是瑜皇的底牌手段,乃是至陰至邪之火,在九品陣法的加持之下,爆發出來的威力更加可怕,就算是無疆、閻皇圖那種級別的強者,多半也不會選擇與她硬碰。

    瑜皇的戰力,本就站在千問境之下的頂端,陣法則是將她的戰力又向上推了一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知缺的速度快得嚇人,因此,全力以赴調動空間、時間、真理界形的力量,壓制缺的速度和力量。

    這座九品陣法所在的區域,張若塵早就將多處空間扭曲,更是佈置了空間陷阱。

    時間的力量,圍繞在缺的四周,使得那裡的時間流速變得緩慢。

    如此嚴密的佈置,張若塵自認爲,足以用來對付婪嬰那種級別的強者。可是,站在陣法中的缺,卻異常平靜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以你現在的時間和空間造詣,在我看來還只是雕蟲小技。在沒有凝聚出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之前,還是不要在我面前賣弄,不然我會更加輕視你。相比而言,夏瑜的九幽噬魂炎加上陣法,還能讓我稍微重視一點。”

    缺化爲一道黑色流光,在九品陣法中直線飛行,撞擊向九幽噬魂炎風暴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前佈置的扭曲空間和空間陷阱,對他沒用造成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甚至,時間的力量,也只是讓他的速度減半。

    減半的速度,依舊遠遠超過張若塵、瑜皇、易軒大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時間聖魂,調動出密密麻麻的時間規則,手指不斷點出,隔空擊向缺。只要缺被擊中,他所在的那片空間,時間就會發生短暫的靜止。

    時間靜止,代表缺無論速度再快,都得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時間力量,被缺輕易避開,根本無法鎖定。

    缺的身影,與九幽噬魂炎風暴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本以爲,會發生驚天動地的衝擊,可是,九幽噬魂炎卻猶如被吞噬了一般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”瑜皇驚得無以復加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別說千問境初期的大聖,就算是千問境中期、後期的大聖,想要接下她這一擊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怎麼可能無聲無息,就被化解?

    藏身在九幽噬魂炎後方的易軒大聖卻是管不了那麼多,將早就凝聚出的冰封乾坤掌,拍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掌印前方,寒氣沖天,出現大量冰晶,形成一條條冰雪山嶺向缺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是真正的冰雪山嶺,有山峰,有深淵,有刺骨的掌風殺氣。

    瑜皇和易軒大聖並不是你欠我後的出手,而是使用了組合性攻擊,沒有時間間隔,根本沒有給缺喘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有以這種方式,他們纔有機會將其戰勝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佈置得再嚴密,他們依舊還是太樂觀了一些。易軒大聖一掌打出的時候,一條條冰雪山嶺纔剛剛衝出,便是紛紛崩碎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只感覺眼前一花,也不知道遭受了什麼攻擊,胸口如同被一座神山撞擊一下,拋飛了出去,胸前肋骨盡碎,身體塌陷,五臟六腑化爲血泥,嘴裡大口吐血。

    幸好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,若是還是以前的境界,遭受這一擊,身體非要被打爆不可。

    無時間間隙的第三波攻擊,是由張若塵發動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焱神腿,化爲一條赤紅色的光柱,接替易軒大聖,攻擊向缺。

    缺簡簡單單的一拳打出,擊中張若塵的足底。

    焱神腿蘊含的神力,頃刻間就被化解,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反向衝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身體以更快的速度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僅僅只是虛空之道,力量竟然也如此可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叫不好,立即收縮背上的十隻金翼,包裹成一個金色圓球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瞬間,一道銳利至極的黑芒,擊中金色圓球。

    金色圓球急速轉動,伴隨着一層空間光霧。

    黑芒擊穿空間光霧的時候,力量被消減了大半,落到金色圓球上的時候,又因爲圓球疾速轉動,化解了一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金色圓球飛了出去,有一滴滴金色血液灑出。

    飛出三百里,張若塵纔將黑芒蘊含的力量化解,金色圓球打開,顯現出身形,臉色極其蒼白,背上其中兩隻金翼變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雖然受了不輕的內傷,可是,並沒有傷及根本。

    其實,在很多觀戰者的眼中,張若塵已經相當了不起。須知,即便是以婪嬰的修爲,觸不及防之下,遭受缺的一擊,也都斷臂。百枷境大圓滿的易軒大聖,更是瞬間重傷。

    可以說,接缺一擊而不死,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自己的分析,缺的確強大,可是,終究只是百枷境的修爲。若是他真的強大到,無法戰勝的地步,爲何奪取了帝品聖意丹後,立即逃走?

    說明,百枷境中的頂級強者,依舊有威脅到他的實力。

    他就算排名第一,可是與婪嬰、閻皇圖、羅生天、無疆等人的差距,未必就有多大。排名前十的強者,未必不能與他對抗一二。畢竟,他們都不是簡單角色,幾乎代表的就是千問境之下的極限實力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還是低估了缺的速度,和虛無之道的詭異。

    而且錯誤的以爲,缺的力量,會是他的弱點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缺的力量,遠勝達到百枷境大圓滿之後的摩羅戰帝,能夠輕鬆擊潰張若塵的焱神腿,很有可能,也是千問境之下的第一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是百枷境大圓滿大聖之下,純力量強者的代表人物,除了有數的三五個修士外,敢直接與他對拼力量的大聖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等人的阻擋,婪嬰、閻皇圖、無疆、羅生天、洫、嫣紅大聖、風后、刀獄皇,已是從八個不同的方向,追趕而來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,別的修士,根本不敢與缺爲敵。

    洫和嫣紅大聖已經結盟,風后和刀獄皇則又是另一個聯盟。正是因爲聯手,他們纔敢出擊,纔有一定的把握,奪取帝品聖意丹。

    缺破開九品陣法,立即遁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一道精芒,凝聚出一個空間蟲洞鏡面,引動天地間一大片時間印記光點,打入了進去。

    其中,他的手心,由時間規則凝聚出了一粒特殊的時間印記,藏入其中,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一粒時間印記光點,是他最近才悟出,並不是從天地間捕捉,是由他自己修煉的時間規則凝聚出來,是創出來的新的時間。

    是屬於他的時間。

    名叫“絕對自我時間印記”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缺的身後,一道空間蟲洞鏡面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一粒粒時間印記光點,如同光雨一般,向他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和今天,網文圈大地震,很多書被封了,我也在修改《萬古神帝》前面的章節內容,花費了很多時間。所以,昨天斷更了,實在抱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