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與羅乷離開不久,張若塵遠遠的,看見了血屠和摩羅六大聖的身影,雙方似乎正在爭執。

    以摩羅戰帝為首的六大聖,也不知服用了什麼聖葯,身形恢復過來,不再乾癟。可是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依舊很虛弱。

    「聖血被抽走了九成以上,居然這麼快就恢復過來,不愧是大聖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明滅不定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,血屠大喜,如同找到了靠山,快步走了過去,道:「師兄,摩羅家族的這幾位大聖不服氣,想要找我的麻煩。幸好你來了,要不再教訓他們一頓?」

    仇人見面,分外眼紅。

    摩羅家族的六位大聖,一個個都怒髮衝冠,釋放出聖威,向張若塵圍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盯著他們,道:「我勸你們還是克制一下自己,全盛狀態下,都不是我的對手,更何況是現在?聖血修鍊回來不容易,若是再被我抽空一次,估計狩天大宴之前,你們是很難恢復戰力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六位大聖的聖軀都輕顫了一下,齊刷刷的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咬牙切齒,狠狠的跺腳,道:「張若塵,遲早有一天,本帝要將你生吞活吃,我們走著瞧。」

    瞪了張若塵半晌,他才大手一揮,道:「我們走。」

    「還是師兄有威懾力,一句話,就將六位大聖嚇退。」血屠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眼神,道:「你怎麼也來參加拍賣會?難道,你身上有大批聖石和神石?」

    血屠臉色一變,連忙道:「沒有,我現在,一枚神石都拿不出來。只不過,因為要拍賣封地,所以才趕來看看,能賣出什麼價格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,正好,你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帶著血屠,來到環形世界最上層的一處貴賓席位。

    席位,建在崖邊,大概佔據十丈寬的區域。

    站在崖邊,可以看到十數里之外,懸浮在環形世界中心的拍賣台。

    拍賣台,呈正方形,宛如一座白石廣場,上面建有一座殿宇,也有大批侍者走動。

    「我在星海世界,購買了幾樣東西,準備研究一番。待會兒,如果拍賣會上,出現了什麼珍奇之物,你先幫我拍買下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,又分出一道精神力念頭分身。

    將紫金葫蘆放到地上,精神力分身盤坐在葫蘆旁邊守護,本尊則是化為一粒光點,飛入進了葫蘆裡面。

    紫金葫蘆看上去很普通,血屠沒有太過注意。

    本尊進入葫蘆,張若塵便是取出十萬年年份的照神蓮。

    直徑長達一丈的十二片蓮,散發著明亮灼目的光芒,蘊含強大生機,一粒粒光亮,將周圍的空間,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盤坐在照神蓮上,張若塵再次嘗試,凝聚出拳道聖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拍賣會正式開始,懸浮在半空的拍賣台上,走出一位身高數十丈的鬼族大聖。

    「老夫乃是星海世界,拍賣第七的商皇,名叫奇洛。歡迎諸位貴客,前來參加星海世界一個月一次的拍賣會。」

    「本次拍賣會上的物品,皆是頂級珍寶,價值最低,也值十億枚聖石,也就是一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名叫奇洛的鬼族大聖,簡單的,介紹了拍賣會的規則,隨即宣布:「拍賣會正式開始,請出今天的第一件拍賣品,二元君王聖器,炁辛戰斧。」

    坐在白骨聖椅上的血屠,剛剛喝下一口血色聖泉,便是,噗嗤一聲全噴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什麼情況,炁辛戰斧怎麼出現到了星海世界的拍賣台上?」血屠愣住,轉過頭,盯向張若塵的精神力念頭分身。

    夠狠。

    不知摩羅戰帝,看見自己的戰兵,被送死拍賣台,此刻是什麼心情?

    血屠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,四處尋找摩羅戰帝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用尋找。

    摩羅戰帝怒吼聲,在拍賣場中響起:「張若塵,本帝和你不死不休。」

    無數雙眼睛,向摩羅戰帝所在的貴賓席位,投望了過去,有人不解,有人嘲笑,有人同情。

    在一道道議論聲中,那些不明所以的修士,也都知道了生死台上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「肅靜。」

    奇洛大聖釋放出鬼氣,大喝了一聲。

    拍賣場,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兩位聖王級別的巨力鬼王,抬著炁辛戰斧,來到拍賣台的中心。

    奇洛大聖道:「二元君王聖器的價值,相信不用老夫介紹,大家也都清楚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柄炁辛戰斧,乃是摩鉞邪神曾經使用過的戰兵,後來,傳給了自己的兒子摩羅戰神。」

    聽到介紹「魔鉞邪神」的名字,摩羅戰神徹底憤怒,差一點控制不住自己,殺上拍賣台。

    他自己丟人,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將他父神的名字說出來,豈不是讓摩鉞邪神,也跟著受辱?

    般若、無疆、大森羅皇、源魔神子等等一大批修士,聚集在同一座貴賓席位上,其中,不少修士的臉上,都浮現出笑意。

    無疆道:「我突然覺得,像張若塵那樣舉世皆敵,未必是一件壞事。至少,隨時都有對手,主動送上寶物。張若塵那麼富有,完全就是以戰養戰的結果。」

    「舉世皆敵,很容易慘死。張若塵能夠活到現在,已經是一個奇迹。」大森羅皇道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道:「張若塵此舉太愚蠢,為了一點小利,算是徹底得罪了摩羅家族。」

    般若靜靜聽著他們的評說,久久之後,道:「諸神需要一個像張若塵這樣的修士,用來磨礪地獄界的大聖。現在,不正是按照,諸神預想的進行著?」

    無疆道:「張若塵有沒有資格做諸神的刀,還得看他,能不能活到狩天大宴之後。現在,他連刀,都算不上。」

    拍賣台上。

    奇洛大聖道:「炁辛戰斧,底價八十枚神石。每次加價,不得少於一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競拍開始。」

    「八十枚神石。」摩羅戰帝率先喊價。

    「八十五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九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一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頃刻間,炁辛戰斧的價格,飆升到一百枚神石以上。

    很顯然,在場並不是所有修士,都給摩羅家族面子,依舊有不少大聖,想要購買一件二元君王聖器,提升自己的戰力。

    血屠樂在其中,時而喊一聲,將炁辛戰斧的價格往上抬。

    最終,炁辛戰斧以一百六十二枚神石的價格,被摩羅戰帝買回。

    「搶奪兵器,居然這麼賺。一柄炁辛戰斧,比我的所有封地加起來,還要值錢。」血屠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緊接著,摩羅家族的另外七件君王聖器,也一一登上拍賣台。都是一元君王聖器,七件加起來,也就只賣了二百四十枚神石。

    奇洛大聖再次走到拍賣台的中心,身後跟著十位白衣侍者,每一位侍者的手中,都捧著一隻赤銅小鼎。

    「接下來,要拍賣的,是十鼎神遊丹,每一鼎都是一百枚。」

    「神遊丹屬於半王品丹藥級別,作用是幫助百枷境的大聖,掙斷體內的枷鎖。吞服一枚,至少可以幫助大聖,掙斷一條枷鎖。」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拍賣場上,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狩天大宴將至,所有赴宴修士都拼盡全力,想要提升自己的修為。

    其中,百枷境大聖乃是狩天大宴的主力,起決定性作用,實力強大一分,就能佔據更大的優勢。

    神遊丹的作用和意義,可謂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刀獄皇道:「無論如何,本皇代表齊天部族,必須拿下一鼎。到時,齊天部族的整體實力,都將提升一大截。」

    「距離狩天大宴,還有一個多月。若是能夠得到一鼎神遊丹,讓黃天部族的百枷境大聖各自服下,他們的實力,肯定都會有所增長。」風后心中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說到底,黃天部族才是她的根基。

    另一頭,上三族所在陣營的修士,也在商議。

    般若道:「神遊丹對不久之後的狩天大宴,起著決定性的巨大作用。正是看準了這一點,星海世界才這個時候,拿出來拍賣。」

    「明明只是半王品聖丹,最後,肯定會在各方的爭搶之中,拍賣到遠超王品聖丹的價格。」

    「下三族,中三族肯定也會全力爭奪,其中,風后和粉紅骷髏將是主力。我們至少要拍買下四鼎神遊丹,才能佔據優勢。」

    源魔神子信心十足,道:「般若你放心,無論價格多高,本神子一定拿下一鼎。」

    無疆雙手抱在胸前,笑了笑,淡然道:「我的大師兄,不久之前,贈送給了我一座神石礦。每年都能產出至少十枚神石。神石對我來說,只是一個數字。若是可以,我想拿下一半神遊丹,送給般若,不,是送給神女殿下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上三族修士,皆是笑了起來,一個個都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有錢,就是可以任性。

    無疆的身份尊貴,師尊是黑暗神殿最古老的神,幾位師兄都是神靈。那些師兄,隨便送出一些東西,也足夠讓頂尖大聖眼紅。

    地獄十族的各大勢力,都摩拳擦掌,對神遊丹勢在必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念頭分身,睜開眼睛,對血屠道:「拍下神遊丹。」

    血屠問道:「神遊丹,是各方勢力主要爭奪的寶物,必定是天價。我們爭得贏他們嗎?」

    「神石不是問題,價格你隨便喊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的臉色變得古怪,警惕的道:「師兄你不會是想坑我吧,神遊丹,別說是一鼎,就算是一枚我都買不起。如果拍下來后,你不給神石,星海世界把我關押起來,怎麼辦?」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語,道:「放心,不會坑你。這點神石,對我來說不算什麼。」

    「等一等,我要將你說的話,映照下來,留作證據。」

    血屠取出一幅捲袖,對著張若塵,道:「師兄,這件事我必須要慎重對待,請你對著捲袖,再說一遍。拍買神遊丹,與血屠無關,是我張若塵要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力,幾乎完全放在凝聚聖意上,懶得與他多說,隨口應付了一句。

    緊接著,血屠問道:「師兄想要購買幾鼎?」

    「越多越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將捲袖小心翼翼的卷了起來,貼身保管,隨後偷偷瞥了張若塵一眼,發現他的精神力念頭分身又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是你要我隨便喊價,而且還越多越好。既然如此,我就不客氣了!」

    血屠意氣風發,挽起雙袖,準備大幹一場。

    反正不要他出神石,隨便喊價,沒有任何壓力。最好,將十鼎神遊丹全部高價買下來,砸到張若塵的手中,狠狠的坑他一回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血屠差點笑出聲。

    「第一鼎神遊丹,一共一百枚,起拍價一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每次加價,不得低於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競拍開始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三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第一個喊價,將價格抬高三倍,既是想要一錘定音,也是想要告訴所有競拍者他的決心。

    不少競拍者,的確是被鎮住。

    下三族中的競拍者,自動選擇放棄,給他讓路。

    可是,中三族和上三族的修士,卻不吃這一套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道:「三百五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四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四百二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一鼎神遊丹的價格,在激烈的爭奪中,很快超過五百枚神石。單一一枚的價格,堪比普通的王品神丹。

    「六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六百三十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七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些競拍者,代表的並不是自己,而是他們背後的勢力,價格自然直線向上飆升。

    直到,超過一千枚神石之後,競拍的聲音,才開始變少。

    畢竟一千枚神石一鼎,已經讓神遊丹的價格,達到普通王品聖丹的兩倍。各大勢力,就算再有錢,也不想做冤大頭,被星海世界宰。

    神遊丹,只是最適合百枷境大聖提升修為的丹藥,並不是唯一一種。

    般若背負雙手,眼中浮現出一道深邃之色,道:「神遊丹的價格,最多達到三倍王品聖丹的地步,就能嚇退各方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源魔神子立即喊出:「本神子出一千五百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整個拍賣場,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一眾修士的目光,齊刷刷的盯向源魔神子。

    「為了一鼎神遊丹,居然出一千五百枚神石,源天神殿還真是財大氣粗。」

    「一千五百枚神石太高了,神遊丹不值這個價。源天神殿在這裡損了一個大窟窿,只能調動別的地方的財富來補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眉頭緊緊擰在一起,源魔神子喊出的這個價格,已經超出他的心理價格一大截。

    風后對他搖了搖頭,道:「第一鼎神遊丹而已,沒必要繼續拼下去。一千五百枚神石,足以讓一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破產,接下來,他們很難拼得過我們。」

    刀獄皇還在猶豫之時,一個高調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「我出兩千枚神石。」

    般若、源魔神子等等上三族的修士,本以為,已經十拿九穩,哪裡想到,半路還會殺出一個攪局者?

    血屠見所有修士的目光都投了過來,大笑:「兩千枚神石,還有價格更高的嗎?大家趕緊競拍,神遊丹,半步王品聖丹,可以讓百枷境大聖以最快速度突破的丹藥。趕緊啊,趕緊加價。」

    源魔神子氣得臉色漲紅,咬牙切齒,很想一巴掌,將血屠扇飛出去。

    你都已經漲到兩千枚神石,還讓別人加價,你是星海世界安排的托嗎?還是,故意來坑人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給各位讀者推薦一位女頻大神「八匹」的古言——《尚書大人易折腰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