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因爲肉身強大,張若塵的枷鎖也更堅韌。

    直到飲用了“花開十二朵”,纔出現軟化的跡象。

    吞服下衍道聖果已經一個時辰,張若塵調動淨滅神火全力以赴煉化,又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以最快的速度吸收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解開了心臟中封印住的部分神遊丹的丹氣。

    丹氣與血液相融,如同潮水一般向右臂涌去,不斷衝擊枷鎖。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體內響起一道神雷般的震響,骨骼震動,聖氣和神火化爲一圈圈波紋,蔓延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沒有斷。

    枷鎖依舊堅韌。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衝擊,體內的力量爆發出來,如同雲霧一般散開。

    第一條枷鎖,像弓弦被拉成滿月,發出一道驚震之聲。

    再次失敗,沒能掙斷。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張若塵鍥而不捨,繼續衝擊。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衝擊第十次,即便以張若塵強大的肉身,也都承受不足,嘴角流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已經快了,無論如何都得將它掙斷,突破到百枷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咬緊牙齒,沒有放棄,繼續衝擊。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“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連續衝擊第十五次,張若塵的皮膚出現裂痕,有血珠從毛孔中溢出。就連聖魂也受損,出現散裂的跡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質驚人,更是曾經服用過神藥,恢復速度極快。

    因此,他不怕傷及本源,繼續衝擊。

    第一條枷鎖已變得非常脆弱,必須一鼓作氣將它掙斷,若是此刻放棄,就是前功盡棄。

    “給我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喝一聲,全身的力量,盡數向右臂匯聚而去,衝擊在枷鎖之上。

    衝擊枷鎖的過程,他不知已經經歷了多少次,可是這一次卻有一種酣暢淋漓之感,右臂中,如同洪水沖垮堤岸,一瀉千里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如同弓弦被拉斷,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,從張若塵的體內傳出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渾身一輕,猶如曾經捆縛在身上的鎖鏈斷裂,身體變得輕鬆,聖魂變得自由。

    第一條枷鎖,終於斷裂。

    成功突破到百枷境!

    從現在開始,張若塵也是百枷境大聖。

    渾身都是血汗,右臂更是疼痛欲裂,血肉模糊,可是卻又充滿力量,有一道道神氣霞光逸散出來,照耀在紫金葫蘆內的世界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半神之血沸騰,半神之體的神力被釋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的擡起右手,聚過頭頂。

    散發着血色神光的手臂上,傷口快速癒合,變得完好如初,皮膚晶瑩如玉,血液流動如江。

    “神力……我終於可以爆發出部分神力,不用像以前那樣,空有一具半神之體,能夠調動的神力卻是少之又少。”

    他覺得,自己隨手一掌,就能打出毀天滅地的攻擊。

    右臂中,三條千問境象魂,完全安靜下來,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反噬主人。?

    “既然掙斷了第一條枷鎖,後面的枷鎖,應該就會輕鬆許多。”張若塵滿意的看着右臂,很想找一個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試拳。

    不過,剋制了下來,繼續打坐修煉。

    衍道聖果何其珍貴,最重要的作用,並不是輔助掙斷枷鎖,而是,幫助參悟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既然吞服了一枚,自然不能浪費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要全力以赴修煉“陰陽五行聖意”,所以,將主要精力放在洛水拳法、龍象般若掌、淨滅神火、神魔鎮獄,焱神腿的修煉之上,劍道和時間、空間反而是被暫時放置一邊。

    龍象般若掌出現了瓶頸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的修煉,需要循序漸進,很難一觸而就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沒有了後面的功法,只能憑藉他自己對拳道的理解,推演後面的修煉方式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最終還是決定,借用衍道聖果的力量,繼續修煉神魔鎮獄。

    與其貪多,不如將一種聖術修煉到極致。

    一招鮮,吃遍天。

    神魔鎮獄已達到第五層千問級高階聖術的級別,想要短時間修煉到第六層,很不現實。因此,張若塵的想法是,將神魔鎮獄和不動明王聖相結合。

    雙手一合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滔天的聖光,從張若塵的體內涌出,璀璨炙熱,與葫蘆世界中毀滅金陽散發出來的光芒相互映照,宛如化爲雙子星。

    高達千里的不動明王聖相呈現出來,威武而又神聖,頭頂上方,由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凝聚出九重天宇,像神宮,如仙闕。

    自從血脈之力被激發出來,張若塵的體內,多了一道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與此同時,不動明王聖相發生蛻變,遠比以前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如今,我已達到百枷境,應該可以憑藉自身的不動明王聖相,融合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讓聖相變得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激發出聖心中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乃是不動明王大尊的模樣,神聖而又威嚴,宛如蓋世天神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,則是張若塵的模樣,年輕俊逸,氣質銳利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猶如張若塵與遠古的不動明王大尊相對而立,一矮一高,一如塵埃,一如高山。可是如果塵埃的張若塵,卻毫無懼色,有吞天噬地的強大內心。

    升神宴的時候,張若塵纔剛剛突破到大聖級不久,就能擊敗瑜皇和孤辰子的聯手,正是因爲施展了聖相和意志神影結合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過,那一次的結合,只是短暫一瞬間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卻是想要將二者完全煉化,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就算不動明王大聖的意志神影再強大,也只是一縷而已,張若塵有信心將它煉化。

    再說,張若塵心比天高,絕不會容許體內擁有別的意志影響自己,只有將它煉化成屬於自己的一部分,才能心安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和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重新結合之後,張若塵立即打出淨滅神火,化爲一片火海,將它們包裹。

    在煉化的過程中,張若塵的意識,進入一種玄妙境地。

    一些晦澀難明的內容,不斷進入他的腦海,有殘缺的功法,有聖術,甚至還有法術、巫術、秘術。

    是血脈傳承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有高等蠻獸,或者神獸,才具有血脈傳承。當它們成長到一定地步,血脈傳承就會釋放出來,使得它們自然而然就能學會一些天賦神通。

    有的可以釋放雷電,有的可以吐火,有的可以日行萬里。

    人類獲得血脈傳承的難度,遠超蠻獸,除非先祖的血脈足夠強大,纔有可能通過血脈記憶的方式,將一些東西傳給自己的後輩。

    比如,兒子與父親長得很像,其實就是血脈傳承的一種表象體現。

    不過,血脈記憶會不斷變得稀薄,後代越來越難獲得傳承。

    就算獲得,很多時候,也都不完整。

    張若塵融合不動明王大尊意志神影獲得的血脈記憶,也不完成,絕大多數都是零零散散的碎片,難以組合成一種完整的術法。

    不過,他卻隱隱間窺探到,《九天明帝經》後面的修煉功法。

    目前張若塵已經將《九天明帝經》修煉到最高層次,第九重天“赤明和陽天”,憑藉這一重功法,足以支撐他修煉到無上境。

    可是,他想要成神,必須修煉更高層次的功法。

    如果《九天明帝經》只有九重天,也就說,他修煉到無上境,必須換一種神級功法修煉。不僅耗費時間,而且契合度也會差很多。

    根據血脈記憶傳承,至少讓他知道,“赤明和陽天”並不是《九天明帝經》的最後一重。

    還有第十重天,第十一重天,第十二重天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沒有去思考《九天明帝經》的完整功法,到底在什麼地方,因此此刻,不動明王聖相與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,已是完全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消失,只剩張若塵的不動明王聖相立在半空。

    聖相高達千里,散發出刺目的聖光,爆發出來的氣息,強大得讓那些在葫蘆世界中修煉的不死血族大聖,一個個都感覺到巨大壓力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,猶如是面對無上境大聖和半神一般,會親不自禁生出高山仰止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“與升神宴的時候相比,張若塵的聖相,爆發出來的氣息已有天壤之別。”

    “高達千里的聖相,內部蘊含的力量不可想象,一巴掌揮出,可以輕易摧毀星辰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表哥如今達到了百枷境,狩天戰場還有幾人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爆發出來的氣息,哪裡像是初入百枷境的大聖?千問境大聖都未必有這麼強大的威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葫蘆世界中,不死血族的諸位大聖,皆是感嘆不已,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有的羨慕無比,有的充滿敬重,有的眼睛放光,內心火熱。

    就在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與張若塵的聖相集合的那一瞬間,聖心中,血絕始祖的意志神影飛了出去,與張若塵背上的五對金翼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血絕始祖的意志神影,也是在長生血池中洗禮的時候誕生出來,當時還與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神影爭鋒相對。

    血絕始祖擁有二十四對金翼,是血天部族,乃至不死血族歷史上的一位偉大存在,修爲幾乎強大到了神境之中的極致。

    在它與五對金翼結合的一瞬間,張若塵只感覺,五對金翼變得無比沉重,猶如化爲五座金色魔山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詭異的血色紋路,在五對金翼上呈現出來,散發出妖異的光芒。

    背部傳出一股強烈的灼燒疼痛,半個身體都像是要被燒得融化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瞳血紅,臉上和身上都浮現出血紅色的邪紋,嘴裡長出兩顆尖銳的牙齒,發出一聲長嘯。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聲音,傳遍葫蘆世界,震得不死血族的諸位大聖都耳膜刺痛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是,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令他們體內的血液逐漸變得凝固,越來越難流動。

    就連精神意志,都受壓制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氣息,張若塵是不死血族的始祖轉世嗎?”

    兩位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九步聖王,承受不住那股來自血脈和精神的壓制,雙腿顫抖,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張若塵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血光,飛出葫蘆世界,如同血柱一般沖天而起,身上強大的能量,瞬間席捲整個血天大陸。

    衝出本族星的大氣層,飛到離地千里的地方,張若塵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的一頭長髮,呈血紅色,臉色卻蒼白如紙,既是俊美,而又猙獰。背上的五對金翼,變得碩大無比,有大量血紋在上面交織。

    十翼每一次扇動,都會形成一股血氣風暴,將宇外的一塊塊太空隕石掀飛,形成潮汐浪濤。

    整個血天大陸的上空,變成了血紅色,雲氣翻滾,壓向地面。

    大陸上,三千萬不死血族盡數跪伏在地,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鎮守血天大陸的孤辰子,站在雲城的城主府中,擡頭望天,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:“他終於突破到百枷境,誰還敢與血天部族爲敵?”

    本族星的雲層中,瑜皇正帶領一隊陣法師,刻畫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察覺到虛空震盪,天地規則紊亂,連忙擡起頭向遠處望去。只見,數萬裡之外,星球的另一端,浮現出大量血芒,形成驚天動地的氣流風暴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,深深的一凝:“不就是突破到百枷境,至於弄出這麼大的動靜?不過……你突破到百枷境,本皇終於可以再次與你好好的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自從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,瑜皇無時無刻不想在和張若塵較量一次,一雪前恥。

    不過,以前張若塵只是不朽境的修爲,她就算將他擊敗,也找不回失去的面子,所以一直在等張若塵突破到百枷境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的氣息波動,怎麼這麼奇異?似乎蘊含一股古老而又強大的神威,相隔了數萬裡,我體內的血液,都受到了一些影響。難道是不死血族十大位始祖的氣息?”瑜皇驚疑不定,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十大始祖,創立了十大部族,是最爲古老的大神通者。

    因爲十大始祖存在的時代太過久遠,他們的身份,一直都有爭議。各大家族,都說自己的始祖,乃是十大始祖之一,創立了部族。

    所以,始祖級別的存在,實際上有數十位之多。

    真正的十大始祖,已經很難考究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始祖的血脈覺醒,怎麼會出現在張若塵這個傢伙的身上?

    他可是還有一半人類的血脈,並不純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