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造成的動靜太大,震動整個本族星。

    黃天大陸。

    風后戴着金絲面具,氣質華貴,高挑的身姿站在血浪滔天的海邊,眺望天穹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站在千里高空,可是,身上爆發出來的能量波動,卻引得本族星上的大海發生強烈波動,有海嘯和颶風生成,有血紅色的光梭在天空穿行。

    燕北君凝望天空翻滾着的血雲,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,道:“只是突破到百枷境而已,怎麼會這麼強?而且,張若塵身上的十隻金翼,怎麼會發生這樣的蛻變?金翼上的一道道血色紋路,很像傳說中的始祖神紋。”

    在不死血族流傳着一個傳說,凡是肉翼上能夠覺醒始祖神紋的修士,都是被始祖垂青的後輩,將會有大氣運加身,未來必定不凡。

    每次出現這樣的修士,不死神殿都會出面,將其接引到神殿修煉。

    始祖神紋的出現,不僅僅只是力量和天賦的象徵,更有非同一般的意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覺醒的,應該是血絕始祖的血脈,氣息非常古老,對不死血族能夠產生巨大的精神壓制。”風后眸中含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表現得越優秀,越強大,對她越有利。

    只有這樣,張若塵才能成爲她手中最尖銳的利器,用來對付般若和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燕北君道:“縱觀歷史,能夠覺醒始祖血脈的修士,無一不是嫡出純血。張若塵的母親雖然神靈,卻是庶出,血脈本就不純。更何況,張若塵也只有一半的不死血族血脈,怎麼可能得到血絕始祖的垂青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天資縱橫,古今罕見,本就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蹟的人。”風后道。

    不遠處,站有一位身形魁梧,渾身散發白色聖光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披散着一頭長髮,胸口、腹部、雙臂的肌肉爆凸,流動金屬光澤,正是石族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白玉瘋獅。

    聽到風后如此稱讚張若塵,白玉瘋獅的心中,生出濃烈的嫉妒,沉哼一聲:“是不是覺醒了始祖血脈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再說,纔剛剛突破到百枷境而已,即便再強,又能強到哪裏去?我倒是很想會一會他,稱一稱他的斤兩。”

    金絲面具下,風后晶瑩的紅脣,微微上翹,沒有阻止白玉瘋獅。

    她其實也很好奇張若塵到底有多強?

    在爭奪聖意丹的時候,張若塵曾一掌打得嫣紅大聖口吐鮮血。雖然那一掌,有意外的成分在裏面,可是,卻是實打實的輝煌戰績。

    足以讓百枷境大圓滿排名前十的強者,都不敢小覷他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達到了百枷境,實力又強到何等地步?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血液沸騰,一股強烈的嗜血衝動,反覆衝擊他的意識,恨不得將下方血紅色大海中的海水盡數喝乾。

    萬界神眼懸浮在狩天戰場的上空,正好將張若塵此時的畫面映照下來,投影到了地獄界的各個星球上,也投影到功德戰場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猙獰邪惡的模樣,崑崙界的修士,一個個都吃驚不已。

    曾經與張若塵交好的修士,內心都出現波動,覺得張若塵變得陌生,變得令他們恐懼。

    “師尊身上,一定是發生了什麼,他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?”寒雪深深的蹙眉,爲張若塵感到擔憂,覺得他現在的狀態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上官闕長長一聲嘆息,道:“他一定是融合了曾經的身體,不死血族的血脈,終於還是完全爆發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憑藉強大的意志,壓制住嗜血的衝動,定睛一看,距離他不遠的虛空,出現六道身影,身上皆是散發出頂級百枷境大聖的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嘴裏發出一聲獅吼,形成音波,向張若塵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們來切磋切磋,本聖很想知道,所謂的元會級天才到底有多強?”

    也不管張若塵同不同意,白玉瘋獅的雙手捏爪,向前一撲。頓時,兩隻數十里長的爪印,在虛空中呈現出來,向張若塵攻過去。

    兩隻獅爪,頃刻間,便是超過音波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並不是僅有嫉妒之心,其實更想試探張若塵的實力,因此,是全力以赴打出爪印,並且施展的乃是百枷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獅王混天裂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交織在兩道爪印內部,壓得虛空都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冷冷一沉,如同化爲兩柄利劍。

    說動手就動手,你以爲你是誰?

    如果是瑜皇,或者孤辰子這麼做,張若塵自然不會動怒,而且會樂意與他們切磋。可是,你白玉瘋獅算什麼東西,跟你很熟嗎?

    未經同意就出手,已經可以判定是惡意攻擊對手。只要張若塵願意,只需向萬界神眼傳出一道意識,白玉瘋獅就會被扣除五千積分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沒有這麼做。

    既然突破到了百枷境,正打算找人練練手,雖然白玉瘋獅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只是排在第三十三位,可是,倒也還算湊合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翼平直展開,散發出刺目的金芒,化爲一道流光,直接向白玉瘋獅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金翼與兩隻巨大的獅爪,對碰在一起,如同切割兩個氣泡一般,將它們撕裂。

    百枷級高階聖術“獅王混天裂”,便是如此輕易被破掉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在場所有修士都大驚失色,張若塵的十隻金翼也太可怕了吧,比百枷級高階聖術都要強大,比君王聖器似乎都要更加堅硬。

    十翼如刀,飛向白玉瘋獅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臉色凝重到了極點,盯着急速飛來的張若塵,立即催動戴在手腕上的一隻深紅色的鐵環,頓時,數十萬道王級銘紋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是一件四元君王聖器。

    鐵環急速旋轉,變得直徑三十三丈大小,釋放出強大的死亡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斜,左邊的五隻金翼,斬在鐵環上,發出刺耳的金屬對撞聲,大量火花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鐵環被撞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也微微頓住了一下,停在半空,隨即,十翼扇動,爆發出奇快無比的速度,以曲折的路線,飛向白玉瘋獅。

    本族星的地面上,很多不朽境大聖,根本看不清張若塵的容貌。只能看見,一道道變幻莫測的金光紋路,在急速飛行。

    與以前相比,張若塵此刻的速度,提升了太多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修爲增長,帶動速度提升。更重要的原因乃是,血絕始祖的意志神影融入進了金翼,使得張若塵的十隻金翼,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。

    猶如蠻獸血脈傳承之中的天賦神通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神經繃緊到極致,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收縮在方圓千丈的區域之內,捕捉張若塵的身形,不斷將鐵環打出去。

    只能被動防禦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碰撞聲,如同雷鳴,在本族星的上空響起。

    每碰撞一次,白玉瘋獅都會向後倒飛長長的距離,一連數十次對碰之後,已是手忙腳亂,心中已是驚駭莫名,“張若塵的金翼,難道比四元君王聖器還要堅硬?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停止攻擊,卓然的懸空站立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長長鬆了一口氣,無論怎麼說,總算是擋住張若塵的攻擊,對張若塵的實力,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。

    不能再戰。

    再戰,他多半會敗。

    達到百枷境的張若塵,的確很恐怖。

    “纔剛剛突破到百枷境,就能與本聖戰成平手,不愧是能夠與閻無神齊名的天驕。佩服,實在讓人佩服。”白玉瘋獅不卑不亢的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正在觀戰的不死血族的修士,皆是輕輕點頭,認可了張若塵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能夠與白玉瘋獅打成平手,張若塵在不死血族中的戰力,足以排進前五。看來,他能擊傷嫣紅大聖,是真的具有強硬的實力,不僅僅只是突襲成功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怎麼說,血天部族又多一尊頂尖強者,加上百枷境大圓滿的瑜皇和易軒大聖,血天部族的實力,堪稱十大部族的第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衆人議論紛紛的時刻,張若塵卻冷哼一聲:“平手?剛纔,我只是在測試金翼的堅韌程度而已,你真以爲,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白玉瘋獅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答他,再次化爲一道金光飛出去,速度比剛纔,還要更快幾分。

    以白玉瘋獅的目力,都有一種難以捕捉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鐵環飛了出去,想要像剛纔那樣,將張若塵擊退。

    可是,這一次,張若塵卻沒有與他硬碰,只是身形一側,便是從鐵環的上方飛過,向白玉瘋獅直衝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快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臉色大變,雙臂展開,化爲兩隻白色聖玉獅爪,就連人類頭顱,也都變成了碩大的獅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到白玉瘋獅的頭頂上方,左邊的五隻金翼,宛如五柄魔刀劈斬下去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雙爪舉過頭頂,釋放出萬丈聖芒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嘭!嘭!”

    五翼連續不斷斬下,劈得白玉瘋獅的身體急速下墜,從千里高空,落到地面,將一片山嶺衝擊得垮塌,露出一個直徑百里的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張若塵鎮壓了四元君王聖器鐵環,飛到大坑的上空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從大坑底部的碎石中爬了起來,嘴裏流出白色血液,玉質的雙臂,出現五道刀砍斧鑿的口子,伴隨有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以他帝皇聖玉的堅硬體質,竟然差一點被張若塵的金翼打廢雙臂?

    “居然這麼強嗎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更加不敢再戰,繼續戰下去,雙臂必定廢掉。

    雙臂一旦被打碎,狩天之戰期間,絕對不可能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他擡頭看去,臉色瞬間變得凝固。只見,張若塵竟然正在使用淨滅神火,煉化他的四元君王聖器戰兵,千罡環。

    這件君王聖器,並不屬於他,是他參加狩天大宴之前,石族一位神靈賜給他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纔剛剛開始不久,戰兵就被奪走,他必定會淪爲石族的笑話。那位神靈,也肯定會對他十分失望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們只是切磋而已,你爲何要奪我戰兵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飛出大坑,咬牙切齒的瞪向張若塵,一時之間,倒是不敢直接出手搶奪,準備與他理論。

    打不贏,當然只能講道理。

    “切磋?我們幾時在切磋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煉化千罡環。

    來到狩天戰場,只有一隻紫金葫蘆,遠遠不夠用,這隻千罡環,正好可以用來做防禦戰器。不得不說,各族對狩天之戰的確相當重視,賜下的戰兵品級都極高。

    奪取一件,等於奪取了大量神石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的腦海中,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兩道血芒,從天穹飛落下來。

    風后和燕北君哪裏想到,白玉瘋獅堂堂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竟然敗得如此之快?

    於是,他們立即追回地面,正好看到這一幕。

    張若塵搶了白玉瘋獅的戰兵,還在煉化,根本沒有還回去的意思。白玉瘋獅氣急敗壞,怒火滔天,指着張若塵破口大罵,卻遲遲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兩人皆是愣住。

    既是吃驚,張若塵居然如此不留情面,畢竟,白玉瘋獅與風后是盟友。也很吃驚,一貫脾氣暴躁的白玉瘋獅,居然有如此剋制的時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推薦,快樂二浩寫的《都市之惡魔君王》,精彩不容錯過哦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