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白玉瘋獅畢竟是百枷境大圓滿境界的強者,風后不想失去這個強大的盟友,迎向張若塵,道:“剛纔白玉大聖的確有失禮之處,但,我們現在是同進共退的盟友,還請若塵大聖不要介懷,將千罡環還給他。”

    燕北君對張若塵的行徑,感到不滿,哼了一聲:“大家只是切磋而已,白玉大聖已敗,若塵大聖沒必要奪取他的戰兵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盯去,道:“切磋?我有答應與他切磋嗎?若是我的實力不如他,你覺得這一戰,會是什麼樣的結果?”

    燕北君道:“白玉大聖至少不會奪取你的戰兵?更不會,如此咄咄逼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如果我現在要和你切磋呢?”

    也不管燕北君同不同意,張若塵嘴裡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氣凝成劍,化爲一道流光,向燕北君的心口飛去。

    雖是一口氣,可是,卻蘊含張若塵的劍道規則和強大劍意,威力不亞於一種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這口氣,已與真正的聖劍,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燕北君臉色驚變,急速閃避。

    可是,他纔剛剛突破到大聖境界而已,與張若塵的修爲差距何其之大,怎麼可能避得開?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劍氣擊中燕北君的心口,劍尖沉入進去,帶着他的身體,向後飛出十多裡遠。

    劍氣擊穿心臟,穿體而過。

    大量大聖之血飛灑出來,落到地面,使得泥土燃燒,融化成了岩漿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五指成爪,伸手一抓,以隔空取物的手段,將燕北君身上一件玉佩形態的戰兵奪走。

    玉佩的器靈劇烈反抗,卻被張若塵死死鎮壓住,無法逃出手掌心。

    風后和白玉瘋獅都怔在當場,張若塵做事也太乖張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。只是一言不合,便是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風后雖然很看好張若塵,也希望得到他的支持,可是,張若塵如此驕縱的行爲,又如此不將她放在眼裡,使得她的心中生出一股怒意。

    實力強,就可以爲所欲爲?

    張若塵將千罡環煉化,徑直戴在手腕上,隨即,飄落到地面,背上的十翼收回體內,雙瞳恢復成黑色,氣質不再像剛纔那麼邪獰,顯得既是飄然,而又俊美。

    燕北君是大聖,生命力強大,即便心臟被擊穿,也不會死。

    但是,心臟對不死血族而言,乃是最爲重要的要害之一,一旦受損,勢必元氣大傷,很難恢復。

    燕北君的手掌按在心口,緩緩的從地上爬起,臉色慘白,道:“張若塵,你如此心狠手辣,就不怕被萬界神眼逐出狩天戰場?”

    “萬界神眼爲什麼要驅逐我?”張若塵一步步向他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燕北君已見識到張若塵的強大和冷酷,情不自禁向後倒退,道:“你……你惡意攻擊己方修士,得扣除五千積分。一旦積分爲負,萬界神眼的器靈,自然會驅逐你。”

    “惡意攻擊?說錯了吧,我們剛纔是在切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答應與你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燕北君語塞,明白了張若塵的意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果剛纔白玉瘋獅將我打成重傷,搶走我的紫金葫蘆,你們還會覺得那是在切磋嗎?”

    “他不會那麼做。”風后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扭臉盯去,道:“如果這麼做了呢?你想過後果嗎?”

    風后想要辯駁,可是,仔細思考之後,整個人都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說到底,白玉瘋獅並不是不死血族,而是石族修士。

    爲了石族的利益,完全有可能對張若塵下狠手,將張若塵打得無法繼續參加狩天之戰。百日狩天,只能龜縮在本族星養傷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若是不死血族的至尊聖器被奪走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而她,有反制白玉瘋獅的手段嗎?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臉色陰沉,道:“說那麼多,有什麼意義?直接開條件吧,要怎樣才能將千罡環還給本聖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“做我的坐騎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幾乎以咆哮的語氣,吼出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狩天之戰期間,做我的坐騎,百日之後,我就將千罡環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怒極反笑,道:“你太狂了,也太目中無人。先前,本聖只是給風后面子,才剋制自己。你真以爲能夠吃定本聖?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沒你想象中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仰天長嘯,皮膚上,逸散出奪目的白色光華。

    身軀越變越大,不斷膨脹,化爲本體。

    一隻身軀如同山嶽的玉獅,出現在大地上,體內散發出來的聖芒,幾乎凝爲液態,形成一片聖液海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這片區域的山嶽,承受不住玉獅身上的氣息,一座接一座的倒塌。

    風后連忙阻止二人,道:“你們還不收手,是想將本族星毀掉嗎?”

    “對付它,毀不掉本族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此說出一句,已是擡起右臂,一巴掌向那隻體形巨大的玉獅拍了過去。

    手掌心神光四射,伴隨三隻千問境象魂,一起落下,將玉獅所在區域,壓得沉陷下去,形成一個巨大的五指盆地。

    五指之間的地面聳起,形成四條高達千米的山嶺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在張若塵的掌印下方拼命掙扎,怒聲大吼,卻毫無作用,被死死的壓制。

    燕北君看到這一幕,臉色變了又變,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懼意。

    風后也屏住呼吸,心中吃驚不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強得也太過分了吧?

    白玉瘋獅曾經可是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排名第十八位,化爲本體之後,戰力會增長一大截,即便是她,都得小心應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一巴掌就將他鎮壓?

    因爲各大勢力的隱藏強者不斷冒出頭,加上頂級的百枷境大聖,在狩天大宴上,服用了包括衍道聖果在內的珍奇宴食,又吞服了聖意丹,因此有不少都突破瓶頸,達到了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數量,由最初的四十七位,增至八十八位。

    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排名,也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曾經排名第十八位的白玉瘋獅,降到了第三十三位。

    曾經排名第十二位的風后,降到了是第十五位。

    在進入狩天戰場之前,命運神殿除了給所有修士一本卷冊,還給了他們一塊菱形鏡片。

    菱形鏡片是萬界神眼孕育出來,與它同源,能夠不定時呈現出狩天戰場上的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比如,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榜單。

    一旦有新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誕生,榜單就會呈現出來,出現最新的排位。

    又比如,一旦有天奴殺死了地獄界的赴宴修士,這位天奴的位置,就會被萬界神眼追蹤,傳送到每一位赴宴修士的菱形鏡片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本族星的地質結構穩定,即便如此,以張若塵手掌爲中心的千里之地,依舊裂出大量峽谷。

    整個血天大陸都在震顫。

    幸好生活在血天大陸上的三千萬不死血族,匯聚到了三大城池之中,要不然,只是誤傷,就能將他們鎮死不少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擡起手臂的時候,白玉瘋獅已是筋疲力盡,身上出現了更多的裂痕。

    那一雙碩大無比的獅眼中,露出深深的忌憚,張若塵實力之強,遠超它的預估,就算是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前十的存在,也未必強到了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風后,今日本聖敗得心服口服,無顏繼續留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就此告辭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腳下浮現出一片白雲,飛天而起,衝破雲層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風后想要追上去挽留,身形騰飛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比她更快,在半空,卻將她攔住,道:“讓它去吧!一個石族的頂尖強者,待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,本就是巨大隱患。稍有不慎,我們滿盤皆輸。”

    風后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斷了她的話,又道:“你不在乎本族星上兩億四千萬不死血族的生死,可是我在乎,更在乎不死血族的積分,我還不想不死血族的積分被砍掉一半。”

    風后道:“所以,你是故意將白玉瘋獅逼走?”

    “你得明白,是他先向我出手。再說,你不是早就在懷疑白玉瘋獅接近你的目的?既然懷疑,就該立即踢除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,你都不懂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飛落回地面,雙手緩緩的擡起,釋放出大量聖氣。頓時,這片被毀掉的大地,重新擡升了起來,長出鬱鬱蔥蔥的植被,變得生機勃勃。

    風后心中的怒意,漸漸平復,覺得張若塵的話頗有道理。

    當然更重要的是,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實力足夠強大,對她爭奪神女之位,可以起到關鍵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神子和神女,未必是一個時代的最強者,但是,必須在這個時代,有足夠強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是這個時代的最強者,她掌握了張若塵,那麼這個時候,還有誰敢不服她?

    來到張若塵的身旁,她道:“天下皆知,白玉瘋獅是我的盟友。你應該給我一點面子,剛纔,不該下手那麼狠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是給了你面子,所以沒有殺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“殺”字的時候,風后明顯感受到了一股濃烈的殺氣,頓時渾身生寒。

    原來,張若塵剛纔已經動了殺機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白玉瘋獅臨走時,說的那句’敗得心服口服’,其實,只是想要保命,才那麼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見,所謂的瘋獅,一點都不瘋,反而還很精明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清楚,自己敢說一句不服的話,或者揚言要報復的話,今天,勢必無法活着離開不死血族的本族星。我要殺他,他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是他先向我出手,就算被我殺死,也是活該。”

    風后心中凜然,張若塵之狠比她想象中更勝幾分。

    有張若塵參加狩天之戰,這一屆,恐怕比以往任何一屆都更加血腥,多半會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風后幽嘆一聲:“白玉瘋獅離開,也是一件好事,免得隨時都提防着他。”

    燕北君聽到張若塵和風后的對話,才知道,原來風后早就在懷疑白玉瘋獅。此刻想想,也覺得不對勁,一個石族的頂尖大聖,置本族的利益不顧,偏幫不死血族,石族的神靈怎麼可能還賜給他一件四元君王聖器?

    的確有些可疑。

    可惜明白得太晚,爲了白玉瘋獅,他得罪了張若塵,如今身受重傷,狩天之戰期間,幾乎沒有痊癒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燕北君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自嘲的苦笑。

    被打成重傷,被奪走戰兵,似乎都是自己活該。

    “接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那塊玉佩形狀的戰兵,扔給了燕北君。

    燕北君大喜過望,雙手捧住玉佩,露出既是尷尬,而又感激的笑容,道:“多謝若塵大聖。先前,都是本聖看不清局勢,給你添麻煩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神木之心中的生命精氣,運轉掌心,按到了燕北君的心口。

    隨着大量生命精氣注入,燕北君的傷勢,迅速痊癒。

    燕北君心中的羞愧更濃,垂下頭,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拱手行禮,以示對張若塵的敬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燕北君的肩膀,盯向風後道:“我記得你奪取了一枚準帝品聖意丹,將它煉化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融合聖意是一件大事,我還在調整狀態。”風后道。

    “爭取儘快將其煉化,若是能夠融合出一種三品聖意,你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的排名,應該可以進入前十。一場血戰,即將來臨,我也得去準備準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了揮手,化爲一道血芒,飛離而去。

    燕北君皺眉,問道:“師姐,張若塵怎麼知道一場血戰即將來臨?”

    風后道:“他指的,應該是白玉瘋獅。白玉瘋獅既然離開,必定會將他突破到百枷境的消息,傳回石族,或者傳到上三族的頂尖高手耳中。如此一來,想要殺張若塵的各方勢力,必定會立即行動,以免張若塵變得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白玉瘋獅真的會這麼做?”燕北君還是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風后道:“我也不知道!但,如果張若塵猜測是對的,以後遇到那隻獅子,本後必定親自教訓他一頓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不愧是與閻無神齊名的人物,不僅實力強大,做事也是果決狠辣,幸好他是我們的盟友。”燕北君感嘆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張若塵已突破百枷境,速來石族本族星商議誅殺大計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回到石族的本族星後,立即派人聯繫死族的大森羅皇和源非大聖,冥族的萬手大聖無疆,命運神殿的般若。

    經此一戰,張若塵的強大,給白玉瘋獅留下了難以磨滅的深刻印象,只想立即除掉這個大患。風后身邊有此人,般若爭奪神女的阻力大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說一說張若塵的性格變化,其中有很多原因疊加,造成了現在這樣的性格。

    第一,現在是在地獄界,這樣的環境,使得張若塵必須換一種對待身邊的修士的方式。而且,張若塵的內心,其實是很討厭地獄界的修士。換句話說,就是他僞裝出來的一種性格。

    第二,就是說過的心魔,還有血脈對他的影響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對敵人其實一直都很果斷,只是在感情上面很優柔寡斷,形象也是很正面的。現階段,會寫得偏亦正亦邪,手段狠辣一些,不擇手段一些。

    到了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,因爲境界的設置,人物的性格會迴歸,是一個尋找真我,返璞歸真,也是贖罪和苦修的過程。

    另外,狩天之戰,不會寫太久,估計三場大戰左右的劇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