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石族的本族星上黃沙遍佈,沒有海洋,也沒有植被,站在星空中望去,一片死氣沉沉,與數以億萬記的荒蕪星球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本族星的北極,昏黑而又陰冷,只有一道道極光,在天地間瀰漫。

    極光霧層之下,有一座金字塔形態的宏偉建築,被密密麻麻的大聖銘紋包裹,散發出能夠照耀千里之地的白色聖芒。

    死族的源非大聖、源魔神子、大森羅皇最先到達此處,立身在塔中,聽白玉瘋獅講述,他和張若塵的戰鬥經過。

    當然,白玉瘋獅有所隱瞞。

    畢竟那一戰,他被打得太狼狽,自然不會原原本本的講出來。

    很丟人!

    聽完後,塔中的三位死族大聖,皆是臉色沉重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心中極其難受,道:“張若塵突破大聖境纔多久,怎麼可能已經擁有擊敗你的實力?而且,百枷境……怎麼可能那麼容易達到?”

    在崑崙界的時候,源魔神子哪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裡?

    即便遭遇仙機山之敗,他也覺得,那是因爲,張若塵借用了外力,心中並不服氣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張若塵已經達到百枷境,而他,纔剛剛進入不朽境後期。只是境界上,已是拉開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是源魔神子的兄長,也是此次狩天之戰死族的第一強者,以平靜的語氣道:“張若塵執掌着日晷,又掌握有大量修煉資源,能有這麼快的修煉速度,倒也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不朽境,就能擊敗摩羅戰帝。如今跨入百枷境,白玉大聖敗在他的手中,不是什麼令人吃驚的事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源非大聖盯向白玉瘋獅的雙眼,似要將它看透,認真的問道:“你和張若塵,真的交手了數十個會合?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本聖難道還會說假話?張若塵的確很強,可是,本聖不比弱他多少。”白玉瘋獅瞪大雙目,頗爲羞惱的道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連忙安撫他的情緒,道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只是想要更加清楚的瞭解,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以免出現誤判。根據你所說,張若塵很有可能,覺醒了始祖血脈。可是,始祖血脈到底有多強,我們都沒有見過,只有你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的臉色肅然,道:“始祖血脈讓張若塵的速度大增,在沒有使用時間和空間的情況下,他的速度,都能超過一些千問境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本聖與他交手,只能被動防禦,很難搶到主動權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輕哼一聲:“大聖之間的交鋒,速度優勢,並不能起到關鍵作用。大聖一擊,破壞力可以覆蓋千里之地,速度就算再快,能夠瞬間逃到千里之外?再說,陣法、死亡念力、詛咒……等等,很多手段,都不是速度快就逃得掉。”

    “源魔神子若是如此輕視大聖的速度,小心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道清朗的聲音,在塔中響起。

    聲音極爲年輕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尋聲望去,發現,一道身穿黑色鎧甲的身影,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塔中。

    那人,站在石塔邊緣,背對他們,面朝一扇石窗。從窗外照射進來的光線,在地上,投出一道長長的倒影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摸了摸自己的頸部,指尖出現一抹血痕,心中暗凜:“好可怕的速度!不僅,在一瞬間,從外面走了進來,還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。是在警告嗎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和源非大聖對視一眼,輕輕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以試探性的語氣,道:“閣下莫非就是冥族的雀飛?”

    穿黑色鎧甲的男子轉過了身,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雖然轉過了身,可是雀飛身上的黑鎧卻極爲奇異,似乎能夠吞噬光線。任何修士向他看去,都只能看見一道黑色的輪廓,卻看不見容貌。

    如同人形的黑色鏡面,極爲詭異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冥族第二強者雀飛,難怪如此厲害。”源魔神子暗道。

    雀飛是冥族的隱藏強者,最近才聲名鵲起,如今在百枷境大圓滿榜上,排名第十六位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道:“萬手大聖呢?他爲何沒來?”

    雀飛的語氣很冷,道:“萬手大聖正在煉化準帝品聖意丹,衝擊凝聚二品聖意。一旦成功,我冥族必定奪得這次狩天之戰的第一,閻皇圖、婪嬰都會被他踩到腳下。就算是那位神秘莫測的缺,遭遇二品聖意,恐怕也討不得好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源非大聖、大森羅皇、白玉瘋獅等人倒也沒有露出不滿的神情,畢竟,此次狩天大宴,死族和石族的確實力差了一些,只能以萬手大聖無疆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白玉瘋獅道:“萬手大聖不來,以我們的實力,想要圍殺張若塵難度不小。”

    雀飛輕哼一聲:“對付區區一個張若塵,何須萬手大聖出手?我們這裡可是有四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殺他,如屠豬狗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深知張若塵的厲害,不過,想到源非大聖和雀飛,都是深不可測的強者,頓時心中的擔憂,也就少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輕盈的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身男裝的般若,從塔外走了進來,身材高挑,氣質神妙,語氣幽幽的道:“你們如此輕視張若塵,小心殺人不成,反而隕落在狩天戰場。”

    般若已突破到大聖境界,明亮璀璨的命運之門,始終懸浮在她身後,將她的身影映照得時而清晰,時而暗淡,彷彿穿梭在明暗之間。

    這是將命運之道,修煉到極高深層次,纔會出現的顯現,名叫“真我之門”。

    真我之門,也是命運之門。

    只不過,真我之門已經與修士完全融爲一體,不分彼此,命運之力永遠呈現,不會消失。

    擁有真我之門,般若任何時候都能削弱對手,無時無刻不在壓制對手。當然,壓制的程度,與她的修爲呈正比。

    修爲比她高出得越多,受到的壓制就越弱。

    塔中的幾人,全部都迎了上去,拱手行禮,笑道:“恭喜般若殿下修煉出真我之門,神女之位,已是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按照命運神殿以往的慣例,修煉出真我之門的修士,可以直接成爲神子,或者神女。

    可是,般若是在進入狩天戰場後,才修煉出真我之門,情況頗爲特殊。

    般若的修爲,雖然不及在場的幾位,可是,眼神卻睥睨冷然,有一種凌駕於他們之上的氣度,徑直坐到最上方的位置上,道:“對付張若塵,絕對不能掉以輕心。不出手則已,一旦出手,必須將他打入萬劫不復的死地。”

    有傳言,般若的背後,乃是命運神殿十二尊神之一的怒天神尊,背景極大,因此以雀飛和大森羅皇的傲氣,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更何況,般若在命運之道上的天賦極其驚人,未來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是般若堅定不移的支持者,連忙問道:“般若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般若盯向白玉瘋獅,道:“張若塵擊敗你,有沒有動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露出爲難的神色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般若又道:“他有動用聖意嗎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再次搖頭。

    般若再次問道:“他有使用戰兵嗎?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依舊搖頭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、大森羅皇、源魔神子,全部都露出驚駭之色,沒想到,白玉瘋獅向他們隱瞞了這麼多。

    時間、空間、聖意、戰兵,一樣都沒有使用,就擊敗了白玉瘋獅?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,必須重新評估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達到百枷境的張若塵,絕對比你們想象中更加可怕。更可怕的是,我們現在連他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,都還一無所知。”

    雀飛道:“只是掙斷了第一條枷鎖而已,就算再強,我也有把握勝他。”

    “雀飛大聖最好明白一點,我們不是要勝他,是要殺他。你有把握殺他嗎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雀飛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殺一個人,比擊敗一個人,難了太多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認爲,對付張若塵,可以分三步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,借刀殺人。”

    “借刀殺人?殿下指的是婪嬰,還是嫣紅大聖和洫?”源非大聖問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婪嬰和閻皇圖還在追蹤缺,爭奪帝品聖意丹,暫時恐怕無瑕對付張若塵。要借,只能借洫和嫣紅大聖這兩把刀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連忙道:“妙策!讓洫和嫣紅大聖去對付張若塵,第一,可以試探出張若塵的深淺。第二,可以讓他們相互消耗,最好鬥得兩敗俱傷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此事,就由白玉大聖去做,你去告訴洫和嫣紅大聖,張若塵突破到了百枷境。嫣紅大聖一直就想殺了張若塵,以獲得各大勢力的支持,肯定會迫不及待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,嫣紅大聖和洫,在狩天大宴和爭奪聖意丹的時候,還在張若塵的手中吃了大虧,已是將他恨之入骨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道:“嫣紅大聖和洫都不蠢,會不會看出我們是想借刀殺人?他們怎麼可能甘心被利用?”

    般若搖了搖頭,道:“所以,才讓白玉大聖去通知他們。天下皆知,白玉大聖是風后的支持者,因此得罪了整個石族,甚至得罪了我們。如今,他在風后那裡受辱,就連戰兵都被奪走,只能離開,當然想報復回去。可是,我們肯定不會接納他,他自然只能去投靠嫣紅大聖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大笑一聲:“還是般若殿下考慮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道:“若是嫣紅大聖和洫殺不了張若塵,第二步就是我們出手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笑了笑:“就算張若塵能夠從粉紅骷髏和洫手中逃命,也必定受了重傷,到時候,本皇一人就能斬他。”

    般若搖了搖頭,道:“殺張若塵,要扣五十萬積分。不到萬得已,我們還是不要親自出手。所以,第二步依舊是借刀殺人。”

    “借誰的刀?”源魔神子問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天奴。”

    衆人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這狩天戰場上,天奴是一個極其龐大的勢力,他們雖然是獵物,可是強者如雲。更重要的是,他們相當敵視張若塵這個叛徒,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收到消息,在第三號暗黑星附近的星域,發現了大批天奴聚集,其中更是有千問境的天奴坐鎮。雀飛大聖,聽說你在幻術上的造詣,已經達到地師級別,就由你去通知天奴,將張若塵的信息告訴他們。”

    雀飛發出悠長的笑聲:“般若殿下厲害,又是一招一石二鳥的妙策。無論張若塵和嫣紅大聖誰取勝,都會遭受天奴的圍殺,我們始終立於不敗之地。等到天奴殺了他們,我們又能剿滅天奴賺取積分。哈哈!”

    般若神情平靜,道:“第三步,萬一天奴也殺不了張若塵,那個時候,只能我們親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笑道:“有這三策,即便張若塵的修爲再高,這一次也是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,張若塵站在一片海域之中,反覆演練神魔鎮獄。

    巨大的神魔虛影呈現出來,與不動明王聖相時而融合,時而分離,使得海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,一直席捲到千米之下的海底。

    神魔鎮獄和不動明王聖相結合並不是太難的事,難的是,張若塵還想在結合的時候,將陰陽五行聖意融入進去。

    反覆演練了數十遍,都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“每兩種力量的結合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還是太心急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停了下來,嘴裡長長吐出一口氣,飛落到附近的一座島嶼,坐在一塊礁石之上,很快陷入思考和參悟的狀態。

    如何在短時間內,讓自己變得更強?

    有真理之心的輔助,張若塵已經找到第二條枷鎖,位於左臂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有神遊丹和衍道聖果,想要將它掙斷,估計也不是幾天時間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能夠想到的,就是借用聖意丹,融合第五種聖意。若是能夠讓聖意,真正達到二品的級別,到時候,就算遭遇無疆、婪嬰那種級別的強者,也能從容應對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這時,天穹響起刺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望去,只見,一道火光從天外飛來,穿過大氣層,如同隕石一般撞擊向他所在的這片海域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火光衝入海中,海面被壓得沉了下去,掀起數十丈高的巨浪。

    一塊石山般大小的黑色隕石,出現在了那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島邊,長髮垂落,飄逸而又鎮定,撲面而來的水浪自動分向兩邊。

    定睛望去,只見,隕石上刻有一行字:“蠻劍大聖在我手中,三日之內,單獨一人到鬼族的本族星與我一戰。分勝負,決生死。”

    從星空中飛來的戰書。

    根據隕石上文字蘊含的聖道氣息,張若塵自然知道,下戰書的,乃是鬼族第一強者,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