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五千裡大地煙土飛揚,地貌損毀,天地規則紊亂,鬼族本族星上空的雲層被打得爆開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護星大陣,二人的能量波,必會傳到星空中。

    鬼族本族星外的宇宙空間,是六彩色,星霧瑰麗而又美豔。有的,呈現出九瓣聖花的樣子,顏色各異;有的,猶如海螺,氣紋旋轉;有的,彷彿彩河,連接億萬裡之地。

    距離鬼族本族星,大概五萬裡外,位於一團紫、青、紅相間的星霧中,以般若爲首,另有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懸空而立,他們猶如四尊神聖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感嘆道:“以洫的實力,花費這麼久的時間,也沒有拿下張若塵。突破到百枷境的張若塵,果然是非比尋常,已經是千問境之下最頂尖一線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臉色凝重,心中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來到地獄界之後,大森羅皇無時無刻不想殺了他,爲弟弟報仇。數個月前,以他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爲,何曾將剛剛突破到大聖境界的張若塵放在眼裡?

    可是現在,張若塵的戰力,已是讓他生出了一絲無力感。

    至少,他沒有信心,與洫戰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能。

    死族的另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火魅陰姬,與他們並肩而立,纖細婀娜的身上,覆蓋有一層赤紅色的火焰,容顏美麗,皮膚雪白,有一種特殊的媚感。

    她道:“源非,你和洫交過手,他的實力到底如何?花了這麼久時間,都收拾不了掙斷一條枷鎖的張若塵,不會是浪得虛名吧?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神情慎重,搖頭道:“洫沒有融合出三品聖意,卻能排到百枷境大圓滿榜的第七,無人可以撼動。你當真以爲,他是易於之輩?”

    “我和洫的確有過一戰,但,我拼盡全力,也只是與他戰成平手。我感覺得到,他依舊還有餘力。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以平局收場,或許是因爲,他想隱藏實力。又或許他是知道,就算擊敗我,自己也得付出代價,所以才選擇收手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是死族的第一強者,說出這麼保守的話,在場別的大聖,都覺得他是在自謙。可是,只有源非大聖自己知道,自己和洫的確有一段差距。

    他和洫,只是切磋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洫卻是生死較量,能夠戰這麼久不露敗相,已經讓源非大聖非常吃驚。張若塵的戰力,怕是不弱於他這個排名第十二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面帶媚笑,心中卻頗爲不屑,洫就算再強又如何,與無疆比起來,依舊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等到無疆融合出二品聖意,所謂的“宇宙神胎”、“天生皇道神骨”、“元會級天才”,統統都會被踩到腳下。

    誰掌握了二品聖意,誰纔是真正的站到這個時代的巔峰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般若都凝視着鬼族本族星的方向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笑道:“般若殿下的這一招借刀殺人用得妙,不費吹灰之力,便是殺死張若塵。以我看,正好趁此機會,將粉紅骷髏也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“這倒是一次絕佳的機會!”般若不露一絲情緒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、火魅陰姬的臉上,皆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在他們心中,張若塵已經如同死人一般,當前他們最重視的對手,悄然之間,變成了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洫的掌力強橫,混沌之光和陰寒鬼氣不斷迸發出來,掀起一陣陣能量潮汐。

    一連對碰上百掌之後,張若塵的左臂,竟是已經疼痛得麻木,以半神之體的強大,以不朽混沌聖軀的奧妙,居然有些難以支撐。

    右臂因爲掙斷了枷鎖,可以源源不斷釋放出神力,倒是還能應對。

    “若是位於左臂的第二條枷鎖也掙斷該多好,就算與洫硬拼千掌,我也不會落入下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不能繼續硬碰下去,於是調動聖氣,又釋放血煞之氣,注入戴在左手手腕上的千罡環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千罡環的表面,一道道王級銘紋浮現出來,體積變大,釋放出強橫的聖力,向再次一掌拍擊過來的洫飛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千罡環化爲直徑三十三丈,將洫掌印中蘊含的鬼氣擊碎,震得他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四元君王聖器的威力,可不是洫徒手就能接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千罡環的中心,左手和左腿皆是釋放出神氣,注入進環內。

    頓時,千罡環綻放出萬丈光華,急速旋轉時,發出刺耳的金屬鳴聲,密密麻麻的光痕羽毛從中飛出,爆發出比剛纔更強的威能。

    有神力催動君王聖器,威力顯現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白玉瘋獅心中難受至極,氣得不停跺腳。自己的戰器,落到他人的手中,卻爆發出更強的威力,豈能不鬱悶?

    “以神力駕馭一件四元君王聖器,張若塵爆發出來的每一擊,都不會弱於一招千問級高階聖術。這個小子,比想象中要難對付得多。”嫣紅大聖蹙眉,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不用戰器,我也能勝你。”

    洫身上戰意攀升到頂點,大聖之威席捲整個星球,飛落到地面,腳掌一踩,頓時,地底響起震耳的轟鳴聲。

    方圓百里的大地,升了起來,化爲一座宏偉的祭臺,如山似嶽。

    洫站在祭臺的中心,整個星球的天地規則,自動向他匯聚過去。他的鬼體升高,膨脹到了九十九丈,化爲一尊巨鬼,烏黑長髮飛揚,雙目涌出鬼芒,雙手結出複雜的指印。

    使用混沌泉洗禮,修煉出的“混沌鬼帝身”,真正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嘎!”

    “哧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千上萬道鬼氣,從混沌鬼帝身的體內飛出,如同寒冰魔蛇一般,匯聚到他的雙手。與此同時,鬼族本族星上的鬼氣,也受到影響,化爲上百條千里、萬里長的鬼氣河流,向他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地利的優勢,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洫雙手的掌心位置,一道黑色的印記,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黑色印記越變越大,宛若一個能夠吞噬萬物的黑洞。

    “三空印法,空澤印。”

    洫大喝一聲,將黑色印記打出。

    三空印法,名爲:空澤印、空海印、空天印。

    乃是地煞鬼城極爲出名的千問級高階聖術,空澤、空海、空天,一重比一重強大。傳說中,空澤印的威力,堪比千問境初期大聖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空海印,堪比千問境中期大聖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空天印,威力則是達到千問境後期大聖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若是由千問境大聖施展,三空印法的威力,還得更強一籌。憑藉空天印,可以戰千問境巔峰的大聖。

    此刻,洫打出的空澤印,有十二尊鬼帝魂體的力量加持,力量勝過千問境初期大聖何止一倍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千罡環旋轉着飛出,與空澤印對碰在一起,強大的對衝力量,以橫掃天地之勢,將大地震得一層層塌陷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千罡環上的王級銘紋迅速變得暗淡,拋飛出去,撞擊向數百里之外的一片大地,使得那片區域變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戰器畢竟是身外之物,自身的實力纔是本源。在狩天戰場之上,你沒有一件件至尊聖器使用,自身的弱點也就暴露出來。今日,我必鎮殺你。”洫的渾厚聖意,從那尊九十九丈高的混沌鬼帝身的嘴裡吐出。

    空澤印繼續飛向張若塵,黑色的印記,將天地規則、空氣、泥土、草木全部吸收進去,威力不減反增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印法,好強大的力量,難怪排名超過修煉出三品聖意的瑜皇。單論力量,瑜皇與他相比,差距不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不變,調動體內的血煞之氣注入十隻金翼,頓時,金翼上的血紋,變得無比明亮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金紅相間的光芒,衝破空澤印的鎖定,飛到洫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洫輕咦一聲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以空澤印的力量強度,一旦被它鎖定,就算是空間挪移都難以施展。可是,張若塵的金翼,卻能破開空澤印的場域鎖定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始祖神紋的力量,的確不是大聖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“焱神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蓄力,左腿浮現出一千萬道神之規則,釋放出浩蕩無邊的火焰。與此同時,火道規則和淨滅神火也釋放出來,在腳下凝聚出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讓天空燃燒,讓地面化爲赤土。

    洫腳下的祭臺出現熔化的跡象,可是他卻處變不驚,雙手釋放出海量聖道規則,如同億萬絲線,操控空澤印,向上空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空澤印已經變得足有百里長,急速旋轉,向上攀升。

    從天而降的張若塵,向下看去。空澤印宛如一隻無邊無際的鬼神黑眼,要將他吞噬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境無瑕,依舊義無反顧的踩壓下去。

    越是這個時候,越是不能生怯。

    一旦內心生怯,也就敗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焱神腿凝成的火雲,與空澤印對碰在一起,驚天動地的毀滅力量,席捲這座數萬里長的大陸。有能量波,傳到另外幾座大陸,使得鬼族本族星上的鬼魂,全部都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二人交戰所在的大陸,早已生命絕滅,出現破碎的跡象,裂開了一道道寬大的溝壑,猶如一塊即將破碎的陶瓷。

    令人吃驚的是,那些深不見底的溝壑下方,居然涌動出漆黑如墨的鬼氣。

    這些鬼氣,比瀰漫在鬼族本族星上空的鬼氣,濃郁了何止千倍,即便是鬼帝級別的存在,也難以孕育出來。

    星空中,般若輕輕搖頭,道:“不對。”

    “哪裡不對?”火魅陰姬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剛纔,張若塵和洫爆發出來的攻擊力量,已經達到千問境大聖的級別,猛烈對衝的毀滅力,足以將十顆鬼族本族星毀滅。可是,剛纔你們都看見,鬼族本族星只是輕輕震動了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火魅陰姬道:“這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吧?鬼族本族星上肯定刻畫了大聖銘紋,要不然洫不會將戰場,選在星球表面。”

    般若輕輕點頭,不再多說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眼神深邃,依舊在細思,總覺得此事非同尋常。或許十族的本族星,並不像他們想象中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諸神佈置的戰場,怕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洫此刻已經後悔,張若塵比他預想中更難對付,繼續這樣纏鬥下去,說不定鬼族本族星都得毀掉。

    那樣,他將成爲鬼族的罪人。

    “結束這一戰吧,空海印。”

    洫的腳掌,猛然在祭臺上一踩,轟隆一聲,祭臺四分五裂,所有岩石都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本是土屬性的岩石,卻在頃刻間,衍化爲水屬性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一片方圓千里的大海,在洫的腳下衍化出來。

    大海還在變得更加廣闊,似乎這座數萬里長的大陸,都會衍變成海洋。這是改天換地的力量,讓藏身在大路上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全部都無比吃驚。

    “洫居然修煉出了空海印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那張傾城絕麗的臉上,露出一道詫異之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若是沒有別的底牌,這一擊,就能定勝負。能夠逼得洫施展出空海印,就算戰敗,也不會有人質疑他元會級天才的名號。”夜常在道。

    施展空海印,洫顯然是拼盡了全力,九十九丈高的混沌鬼帝身都萎縮了數丈。

    印法打出,緊接上被焱神腿擊碎的空澤印,飛向上空,瞬間便是將張若塵籠罩,根本不給張若塵施展空間挪移逃走的機會。也就更加沒有機會,催動真理之道的十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面對這能夠對抗千問境中期大聖的一擊,張若塵依舊鎮定,不動明王聖相和神魔鎮獄衍化出的神魔虛影,同時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並不是只有你才修煉出了千問級高階聖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合十,身上戰意攀升到了極點,不動明王聖相和神魔虛影融爲一體,變得足有千里高,顯現出來的模樣,與張若塵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站在星空中,都能看見神魔一般的“張若塵”的半截身體,九重天宇懸浮在頭頂。另一半身體,沉在黑色大氣層之下。

    這一幕,猶如神靈,顯化出了本尊一般。

    身軀千里高的張若塵身形,向洫打出的空海印,一腳踩壓了下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