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《掌道聖意心得》,是血絕戰神親手書寫,文字沉重,字字如掌,向張若塵拍擊而來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的修為,沒有進入大聖境界,恐怕看不了幾個字,就會吐血重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握卷,身如磐石,體內浩蕩雄厚的陽剛之氣迅速運轉,任憑文字的力量再強大,也無法傷他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「書寫《掌道聖意心得》之時,血絕戰神的修為,應該沒有達到神境,雖然字字如掌,卻沒有蘊含神性力量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號稱一個元會才出一個的奇才,對聖意,自然是有獨到見解,心得上書寫的內容,複雜晦澀,張若塵看得很慢,不時還會停下來久久沉思,全部心神都投如進去。

    周禛站在一旁,眼神明暗閃爍,內心掙扎得厲害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將全部心神,都用到參悟研究之上,如此近的距離,我若是出手偷襲,成功的概率極大。只要鎮壓了他,控制住他的聖魂和精神,就能命令他帶我離開地獄。」

    周禛躍躍欲試,正打算出手。

    突然,想到了什麼,他的心微微一顫,暗思:「張若塵不會是故意在試探我吧?」

    越想,周禛越覺得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為什麼要當著他的面,參悟《掌道聖意心得》?難道想不到,他會出手偷襲?

    周禛心頭一陣咒罵,覺得張若塵太陰險,幸好自己聰明,不然,偷襲失敗的後果一定很慘。

    「現在該怎麼辦?即打不過,也逃不掉,難道真的只能徹底投靠張若塵?將所有一切,都告訴他?」

    雖然他成為了精神力大聖,可以守護自己的記憶。而且,有自信,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絕對奪取不了他的記憶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是血絕戰神的外孫,這裡又是地獄界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願意,請動一位頂尖的精神力大聖,肯定不是難事。到時候,他還守得住自己腦海中的秘密嗎?

    「師叔,人在地獄,身不由已,這一切怪不得我。」周禛心中長長一嘆。

    花費了整整半個月,張若塵才將《掌道聖意心得》看完,收穫巨大,對掌道,對聖意,都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
    心中有些後悔,應該早些向青盛大聖請教,若是做足了準備,再凝聚拳道聖意,或許可以超越五品。

    將單一一種道,修鍊出五品聖意,對任何大聖來說,都已經算是出類拔萃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追求的不是出類拔萃,而是唯我獨尊,亦或者天下無雙。

    「修鍊聖意,不是單純的將一種聖道規則融合,更需要深入理解這一種聖道,若是能夠觀悟這一種聖道的奧義力量,悟得越深,凝聚出來的聖意就越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著搖頭,天地間,掌道奧義的總數只有「一」,能夠掌握掌道奧義的神靈,又有多少?

    想要獲取觀悟掌道奧義力量的機緣,絕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想將書冊合上,發現書冊還有最後一頁,但是,這一頁,似乎是和書殼粘合在一起,先前居然忽略。

    張若塵去翻,才發現,這一頁書紙重達千斤。

    翻開后,紙張上,是一道淡淡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仔細一看,精神和意識在一瞬間,便是被吸了進去。

    手掌印變得無窮巨大,像是化為一座宇宙,每一條指紋,都像一條浩瀚的星河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這是一道掌道奧義印記,太好了!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必定是血絕戰神留給他的。

    既然血絕戰神在大聖之時,修鍊出了掌道聖意,成神后,必定掌握了部分掌道奧義。

    盤坐在手掌天地的中心,張若塵進入全身心悟道的狀態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與冥王、血后坐在一起的血絕戰神,生出一絲感應,道:「他準備修鍊的第二種聖意,是掌道。」

    血后道:「塵兒主修的是劍道、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,率先修鍊拳道聖意和掌道聖意,應該只是練手。」

    「越到後面越難,如果是我,必定率先凝練時間聖意和空間聖意,再凝練劍道聖意。至於別的聖意,後面能夠凝練出來幾種算幾種,反正並不是那麼重要。」冥王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「你是純粹的劍修,走這樣的路,沒有錯。可是,張若塵必定會走融合聖意的路,所以修鍊出來的每一種聖意都很重要。最後會決定,他能不能融合出二品聖意。」

    血后道:「塵兒凝聚出來的第一種拳道聖意,達到五品,已經是頂尖級別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搖頭,道:「在聖王境,他將拳道聖意修鍊到了圓滿境界,凝聚出五品聖意,只能算是及格。」

    血後知道,血絕戰神的眼光很高,對張若塵的期望也很高,所以才會用「及格」二字,形容張若塵的表現。

    「拳道,畢竟不是塵兒主修的三種道之一。」血后道。

    對絕大多數大聖來說,只能修鍊出一種聖意。可是,從始至終,他們都沒有考慮過張若塵能不能凝聚出第二種、第三種,甚至更多的聖意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覺得,張若塵凝聚出多種聖意,是理所當然的事。

    關鍵只在,他能夠凝聚出多少種?

    冥王道:「若是張若塵主修的三種道,能夠全部達到四品。別的那些不是主修的道,全部達到五品。那麼,他將來融合出二品聖意,也就不算太難的事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輕輕點頭,道:「就看他,能不能帶給我們,出乎意料的驚喜?」

    融合出一種二品聖意,是他們三神,對張若塵最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地獄界很多大人物,都在關注張若塵和閻無神,很想知道,他們二人誰能凝聚出二品聖意?

    誰能成功,誰就是這個元會的代表人物,可以載入史冊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「閻羅族的那個瘋老頭,昨天傳給我了一道消息,閻無神已經凝聚出三種聖意,兩種五品,一種四品。」

    血后道:「閻無神可以自由進入閻羅神殿修鍊,而且他的精神力強大,對凝聚聖意,也有巨大幫助,走在前面一步,是理所應當的事。塵兒有日晷輔助,追上他,只是時間問題。甚至有很大機會,超越他。」

    冥王道:「我倒是有些期待,張若塵能夠凝聚出幾品掌道聖意?有沒有可能,給我們帶來驚喜,凝聚出四品?」

    「概率很低……咦……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臉色,發生一絲微妙的變化。

    「怎麼了?」血后問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眼中露出罕見的笑容,道:「有意思!真有意思!我留給張若塵的那道掌道奧義印記,博大精深,蘊含無窮精妙,曾經讓青盛參悟過,可是,他花費了百年時間,也只能解析百分之五十。可是張若塵……」

    「他才剛開始解析,難道已經入門?」冥王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點了點頭,道:「等一等再說,我很想知道,他的解析速度,到底有多快?」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血絕戰帝道:「解析了百分之十。」

    兩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「解析了百分二十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「解析了百分之五十。」

    冥王和血后對視一眼,即便以他們的心境,臉上也都出現奇異的變化。

    短短六個時辰,堪比青盛大聖百年苦修?

    要知道,青盛大聖能夠修鍊到無上境,絕不是庸碌之輩,差距怎麼會如此巨大?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有日晷輔助,修鍊六個時辰,也才過去半年。

    冥王笑道:「幸好老三沒在這裡,要不然,肯定會受到嚴重打擊。如果我是他,以後在張若塵的面前,都抬不起頭來。」

    十個時辰后。

    「解析了百分之九十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「差不多,可以結束。對於一個不朽境大聖而言,解析奧義印記百分之九十,已經是極限。繼續解析下去,只是浪費時間。」

    就在血絕戰神準備收回掌道奧義印記的時候,卻驚異的察覺到,張若塵的解析程度,達到百分之九十一。

    「怎麼還能解析?」

    這一次,即便是血絕戰神,也都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解析速度快,證明他的悟性高,倒是還在理解的範疇之內。

    可是,解析程度是有壁壘的,怎麼可能超過百分之九十?

    在血絕戰神的驚詫之中,張若塵又花費兩個時辰,將掌道奧義印記解析至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,血后欣然笑道:「三哥解析了百分之五十,就能凝聚出五品掌道聖意。塵兒在聖王境,掌道規則圓滿,現在又將掌道奧義印記解析百分之百,看來是有很大概率,凝練出四品掌道聖意。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主的掌道聖意只有五品,是與他凝聚出的另一種聖意融合之後,才修鍊出了一種四品聖意。

    「掌道,不是他主修的道,能不能凝聚出四品聖意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」冥王道。

    四品聖意,是單一一種聖道,能夠凝聚出來的極限。

    凝聚難度,是五品聖意的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禛一直待在星字宮中,整個人都要崩潰。

    看一本書而已,張若塵這一看,整整看了一年。到最後,周禛明明知道,張若塵肯定已經進入全身心狀態,不知為何,卻依舊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心中,總是怕這怕那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掌道奧義印記,從書冊中飛走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完全清醒過來,細細回味了半晌,「啪」的一聲,將書冊重重合上,放回書架。

    周禛立即收起不耐煩的神情,迎上去,面帶笑意的道:「若塵大聖終於看完了?我已經想得很清楚,可以將所有一切都告訴你。」

    這一年,磨平了周禛的心。

    經歷無數次猶豫和否定,現在,就算張若塵重傷垂死,躺在他的面前,他多半都不敢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周禛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意,輕輕點頭,道:「你說。」

    經過這一年的試探,他都不敢出手偷襲。

    周禛僅存的那點威脅,已喪失殆盡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在全身心參悟解析掌道奧義印記,可是,七星帝宮的器靈荒天一直都在,周禛真要出手,還沒有攻擊到張若塵身上,就已經被鎮壓。

    聽完周禛的講述,張若塵記住了一個名字,開羅地師。

    此人,是周禛的師叔,也是陣滅宮最頂尖的一位陣法地師,是天庭萬界,最接近陣法天師的修士之一。

    就是開羅地師讓周禛,參與進計劃之中。

    也的確是周禛和申屠雲空,將青虹閣的空間坐標,告訴了地獄界。並且,將九天玄女的聖血,親手交到閻無神的手中。

    當然,閻無神並不知道他們二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「周禛知道的東西,果然不多。此次行動,天堂界派系真正與地獄界接觸的巨擘,到底是誰?那位開羅地師,知道得應該要多一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親手清理天庭的那些幕後黑手,可是,卻鞭長莫及。而且以他現在的修為,就算回去,也遠不是開羅地師的對手。

    「先凝聚掌道聖意。」

    因為有真理奧義和真理之心的輔助,張若塵解析掌道奧義印記的速度,遠超別的修士。

    如今,他對凝聚掌道聖意,有十足信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離開七星帝宮,而是使用精神力,將盤坐在日晷下方參悟聖道規則的五尊聖相收回,與本尊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隨後,他取出紫金葫蘆,飛入進去。

    又拿出元會級照神蓮,盤坐在蓮花中心,迅速將自己調整至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有紫金葫蘆和元會級照神蓮的輔助,張若塵凝聚掌道聖意,顯得水到渠成,異常順利,只花費六天時間就成功。

    四品——血陽聖意。

    他背上的十翼完全展開,皮膚變成血紅色,有一道道火焰圍繞身體流動,釋放出與烈日一樣灼熱的溫度。

    「原來凝聚四品聖意,也不是太難……不好,怎麼回事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睜開雙眼,還來不及高興,便有意外發生。

    超過常人百萬倍的陽剛之氣,突然不受控制,爆發了出來。他的體內,就像是有億萬條岩漿河流在奔涌,隨後匯聚到了一起,順著脊柱,沖向腦部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