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全身聖氣,守護住大腦靈台,以防被陽剛之氣衝垮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「噼啪。」

    他的身體燃燒了起來,烈焰滾滾,皮膚如烙鐵,頭髮如金絲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的不朽身軀和半神肉身足夠強大,換做是別的不朽境大聖,遭受百萬倍陽剛之氣的衝擊,肯定已經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「一直以來,我都是以拳道蘊含的水屬性力量,剋制掌道的火焰屬性力量。可是這一次,凝練出來的聖意品級不同,打破了二者的平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一閃,跨越空間,落到葫蘆中的那塊宇空寒冰石上,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攤開,緩緩向上抬起,頓時引動宇空寒冰石的力量,進入眉心氣海,隨後,跟隨經脈和聖脈,湧向全身各處,壓制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「吼!」

    左右兩隻手臂,響起龍吟和象嘯之聲。

    三條百枷境級別的龍魂和象魂,從他的雙臂中沖了出來,呈現在左右兩側。六魂也爆發出兇猛的陽剛力量,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,從雙臂,沿著脖頸,沖向張若塵的頭部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體內的血液燃燒起來,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鳳凰鳴叫。

    他的半神肉身,乃是使用,一隻神境血凰的神血孕育出來。血凰的神血,本來與他的血液,已經完全融合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卻出現變故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隨時都處於巔峰狀態,就算有隱患,也能憑藉強大的修為壓制下去。可是此刻,所有隱患,在一瞬間,完全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隨著一聲振聾發聵的鳳凰啼鳴響起,一隻龐大無比的血凰虛影,在張若塵的頭頂呈現出來,雙翼展開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三龍三象與它相比,如同三隻蚯蚓和三隻螞蟻。

    「是血凰的殘魂。」

    神靈即便隕落,也會有殘魂遊離在天地之間,不可能完全泯滅。

    那隻血凰,釋放出強大的神魂力量,衝擊張若塵的精神意志,想要將他擊垮,進而將他奪舍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正的神魂,張若塵肯定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,只是一道殘魂而已,還不具有奪舍張若塵的能力。當然,殘魂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來,給張若塵造成了不小的影響,使得他壓制陽剛之氣,變得更加困難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全力以赴,鎮壓陽剛之氣、三龍三象、血凰殘魂之時,第四股力量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第四股力量,源自左腿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腿,與焱神的神腿相融。此刻,腿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烈焰紋路,釋放出毀天滅地的火焰神力,從腿部,湧向腹部,與百萬倍陽剛之氣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以不朽境中期的修為,擊敗百枷境巔峰的大聖,原因在於,他的體內蘊含各種不可思議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些力量,雖然讓他變得比同境界的修士強大,卻也具有巨大的隱患。

    四大隱患同時爆發,使得張若塵的身體,到了支離破碎的邊緣,長發飛揚,十隻金翼將體內的聖氣,轉化為浩蕩的血煞之氣,精神狀態大受影響,思緒狂亂,腦海中出現嗜血、貪婪、情//欲、吞噬、殘忍,各種不同的負面情緒。

    每個人的體內,都住著一隻魔鬼。

    隨著修為變得強大,魔鬼也會變得越來越厲害,不時就會跳出來,左右本尊的神智和判斷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接天神木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腦海中響起:「你的危機,源自無法壓制體內的陽剛之氣,別的隱患,才會趁機爆發。你可以嘗試,將拳道聖意和掌道聖意融合,或能將陽剛之氣暫時壓制下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咬緊牙齒,雙眼血紅,問道:「如何融合?」

    「按照我教你的方式,一步一步的來。」

    隨即,接天神木的聲音,一句句傳入張若塵的腦海,指引他以最佳的方式,融合兩種聖意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戰力雖然很弱,但,卻是一位智者。

    它曾經乃是宇宙中,壽元最為悠久的生靈之一,學識淵博,對天地,對修鍊,對萬物的認知,就算是神靈,也無法與他相比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,不知有多少神靈,都是聽它講道,才修鍊到神境。

    稱它為「神之師」,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在接天神木的指引之下,張若塵同時調動血陽聖意和九震聖意,讓二者交融。

    血陽聖意猶如一顆炙熱的恆星,隨時都在燃燒,釋放出驚人的毀滅勁氣。九震聖意卻像是一片浪濤,一層疊著一層。

    兩種聖意剛剛接觸,便是劇烈震動,都在抵制對方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體,本就在承受焱神腿、血凰殘魂、三龍三象的撕扯,再加上兩股聖意爆發出來的對衝力量,即便是半神之體,都變得疼痛欲裂,猶如要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「融合聖意,是一件極難的事,一百個大聖,都未必有一個能夠成功。你必須結合自身和內、外三股力量,同時輔助。」

    「內在力量,可以由乾坤界提供。」

    「外在力量,可以使用紫金葫蘆。」

    按照接天神木的講述,張若塵的十隻金翼,釋放出十道血煞之氣,將紫金葫蘆催動。葫蘆中,毀滅金陽和宇空寒冰石快速旋轉起來,將他拉扯到漩渦中心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乾坤界鎮壓到了血陽聖意和九震聖意的上方,如此一來,即便兩種聖意激烈排斥,爆發出來的對衝力量,也無法對張若塵的肉身造成影響。

    融合聖意,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,整整花費一個月時間。

    兩種聖意融合之後,並不穩定,還需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去磨合。

    「血陽和九震融合,衍生出了第十震,聖意應該已經達到三品的層次,就叫血陽十震聖意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每一位大聖,融合出來的聖意,都是獨一無二,可以自己命名。

    掌道聖意和拳道聖意融合,張若塵體內的百萬倍陽剛之氣,稍微變得緩和了一些,不再像先前那麼狂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意志,雖然依舊受負面情緒影響,但,還能保持理智,於是強行將陽剛之氣、血凰殘魂、三龍三象、火焰神力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聲音,再次響起:「你體內的陽剛之氣,依舊不平衡,我建議,接下來修鍊的第三種聖意,可以是五行水之道聖意。將水之道聖意,融合進血陽十震聖意,才有可能達到平衡狀態。當然,你得做足準備,很有可能,到時候又會出現新的危機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我明白,多謝指點。」

    接天神木聲音慎重的道:「張若塵,你天資絕頂,又有半神肉身,五行混沌不朽聖軀,無論是百萬倍的陽剛之氣,還是血凰殘魂、三龍三象,又或者焱神腿的火焰神力,都很難對你造成影響。」

    「最大的禍源,還是因為你自己的心魔,已經越來越強。」

    「現階段,影響並不是太大,憑你的精神意志,可以壓下。可是,等到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,必會對你造成巨大的阻礙和致命的威脅。」

    星字宮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從紫金葫蘆中飛出,背上的十翼依舊展開,渾身上下釋放出紊亂、霸道、凌厲的血煞之氣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周禛,被他身上釋放出來的煞氣,衝擊得向後倒退了四步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你怎麼了?」

    周禛看著張若塵,感覺到陌生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臉色獰然,雙目中,充滿狂放凌厲的光芒,只是向周禛盯了一眼,便是讓他感到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沒有理會周禛,張若塵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張若塵的精神氣都在變化。

    當走出宮門的那一刻,他完全恢復過來,將所有負面情緒都強行壓制,至少,表面上看,已經和以前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魔音迎了上去,道:「主人,在你閉關修鍊的這一段時間,來了好幾位修士,想要拜訪你。你要不要見他們?」

    「都是誰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「天羅神國的羅乷公主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著日晷的方向,看到了一道窈窕的身影,盤坐在地上,道:「不用說了,我已經看見她。」

    魔音道:「對不起主人,奴婢本想將她攔住,可是,她卻聲稱,早就與你達成了協議,非要進入日晷覆蓋的範圍修鍊。與她同行的,還有一尊大聖凶屍,奴婢攔不住她。」

    「我和她,的確有協議,讓她留在這裡修鍊吧!不過,運轉日晷使用的神石,得由她出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魔音笑道:「這幾次,的確羅乷是公主提供的神石。」

    「幾次?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日晷上的神石,已經換了四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問道:「我進入七星帝宮,閉關修鍊了多久?」

    「一天多吧!」魔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同時放置兩枚神石在日晷上,可以運轉兩天。為什麼,只是一天多的時間,換了四次神石?」

    魔音道:「此事,奴婢也很不解,不知為什麼,神石的消耗速度,加快了數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暗思考,喃喃自語,道:「難道是因為,我在七星帝宮和紫金葫蘆中修鍊的原因?」

    以前,日晷的範圍,只能覆蓋方圓兩百丈,可是在時間之海和修辰天神交手的時候,出現了復甦的跡象。應該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日晷的覆蓋範圍變廣。

    七星帝宮雖然位於日晷兩百丈的範圍之內,可是,內部空間卻非常巨大,肯定超過了兩百丈。或許正是因為,覆蓋了七星帝宮和紫金葫蘆的內空間,所以,對神石的消耗,才會變得更大。

    魔音道:「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、血屠,都曾前來找你,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。對了,命運神殿三位神女候選人之中的般若,已經來過三次,想要見你一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去思考日晷的事,問道:「她在哪裡?」

    「應該還在莊園的會客大廳等待。」魔音道。

    般若的到來,出乎張若塵意料。

    像她那樣固執、驕傲、冷漠的女子,怎麼可能會主動來拜訪他?

    而且,根據璇璣劍聖所說,她來地獄界,是有更加重要的任務。來見張若塵,很容易暴露身份,她怎麼會做出這麼不理智的事?

    張若塵在趕去會客大廳的這段路上,腦海中,不斷思考般若來找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「她是猜到拍走七鼎神遊丹的人是我,所以,才會來找我?」

    「她想求我,助她一臂之力,成為命運神女?」

    「又或者,她只是單純想要見我一面?」

    想著想著,張若塵自己都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覺得,很有可能,把般若想得太簡單。

    她既然下定決定,踏入鬼門關,捨棄上一世的榮辱和繁華,變成一縷幽魂,能夠扛住幽冥之火和幽冥雷劫的煎熬,進入地獄界,精神意志很有可能,已是脫變比他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任何不理智的事,她都絕對不會做。

    或許,張若塵還會在寂寞的夜晚,內心孤寂的時候,忽然回想起曾經的那一份情感,做出理智無法剋制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她,絕對不會。

    終於,在會客大廳,張若塵再次見到了般若。

    她就那麼端莊的坐著,一身白衣,黛眉輕蹙,嫻靜而又自然,卻又由內而外的,散發出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氣質。

    與曾經的黃煙塵,已經不是同一種模樣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,卻像是看到了那一年西院三魔之一的黃師姐。人生的初遇,總是那麼難忘。

    又像是看到了千水郡國王宮大殿上的煙塵郡主,哪怕是訂婚時,嘴角也含著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更像是紫微宮宮門前的那個黃煙塵,女皇弟子,界子之尊,本是夫妻情深,卻提劍指著他。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,卻總能喚起人內心深埋的情感和記憶,或有歡喜,或有悲傷,或有遺憾。

    這就是人!

    她已經不是人,是般若,只是一縷遊魂。

    她還有情感嗎?

    「若塵大聖,你終究還逃不過宿命,地獄界才是你的歸宿,來了,就別再想著回去。當然,很高興你能親自出來見我,不勝榮幸。」

    般若的聲音,將他的思緒,拉回到現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平靜自然的坐到她對面,道:「般若殿下能夠屈尊降貴,登臨瀚海莊園,才是我的榮幸。不知殿下有何指教?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