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蠻劍大聖心中恨意滔天,拼盡全力掙扎,想要掙破嫣紅大聖的壓制,自爆聖軀。

    哪怕不能與她同歸於盡,也要以死,免除張若塵的後顧之憂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隔空一掌,將他重新按入進崖壁之中,死死鎮壓,本是美豔絕世的臉蛋,卻讓人感到分外猙獰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着就行,別妄想一死了之。”

    她吟吟笑道,紅脣抿成一條線。

    絢爛的星空中,源非大聖、火魅陰姬、大森羅皇皆很詫異,哪裡想到張若塵居然如此厲害,滅了鬼族一座城,還逼得洫不得不引動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“幸好張若塵才掙斷一條枷鎖,真不敢想象,他若是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得強大到何等地步?”大森羅皇道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點了點頭,道:“我們下定決心,在現階段不惜一切代價殺張若塵,是非常明智的決定。”

    唯獨只有般若一言不發,目光緊緊鎖定鬼族本族星的方向。

    此刻,位於地獄界各地與各大功德戰場的修士,目光也都望向上空。有的緊捏拳頭,心都要從體內跳出,爲張若塵感到擔憂。

    有的欣喜若狂,發出暢快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至尊聖器在大聖的手中,爆發出來的威力,竟然如此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在同境界,掌握至尊聖器的大聖,可以瞬間碾殺別的大聖。而且逃無可逃,被至尊聖器鎖定,空間都會被定住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這一次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張若塵獨自一人殺入鬼族本族星的時候,就有不少修士,持悲觀的心態。

    當這一刻來臨,他們卻依舊難以接受,默默閉上雙目,不忍繼續看下去。

    處在至尊之力籠罩的中心區域,張若塵處變不驚,手掌一拍腰間的紫金葫蘆,葫蘆飛起,落到手心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隨着掌心不斷涌出聖氣和神氣,葫蘆口的空間銘紋,葫蘆內部的至尊銘紋,同時被激活,爆發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金芒萬丈,手中葫蘆緩緩旋轉,飄逸出塵得猶如一尊羽化仙。

    毀滅金陽已與葫蘆完全融合,它蘊含的至尊銘紋,也等於葫蘆蘊含的至尊銘紋。

    有所不同的是,至尊銘紋是在內部顯化,不會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三千六百萬道空間銘紋,交織成一座直徑數百里的圓形大陣,出現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猶如一朵綻放的瑰麗花朵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在至尊聖器的面前,一切力量都會被摧毀。”

    洫沉笑一聲,引動積蓄已久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頓時,天穹上,七朵黑色鬼蓮中,同時涌出一道黑色鬼氣河流,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交匯在一起,化爲一座黑色瀑布,傾瀉而下。

    黑色瀑布中,氣息冷寒刺骨,卻又有上萬道水桶粗細的雷電匯聚。

    張若塵腳下的海水,頃刻間便被蒸發殆盡,顯露出海底陸地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空間大陣覆蓋的範圍,方圓數百里空間猛然塌陷,將七星鬼蓮打出的黑色瀑布全部都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天地恢復平靜,如同什麼都沒有發生過。

    能夠殺死元會級天才張若塵,洫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因此,難以保持平靜的內心,瘋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是被我洫殺死,這個時代,必定有我濃墨重彩的一筆……這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笑聲迅速消失,洫猶如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。

    他瞪向萬里之外,只見,那片海域被至尊之力完全蒸乾,變得乾枯。可是,張若塵的身形,卻依舊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至尊聖器的力量,怎麼可能消失得無影無蹤?是被他空間力量轉移到了別處?不,不可能,以他的空間造詣,怎麼可能化解得了至尊聖器的力量。爲什麼?到底爲什麼?”

    洫渾身顫抖,心中充滿不解和疑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詭異,已超出他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紫金葫蘆,變得沉重無比,拼盡全力才能托住。葫蘆的表面,有大量的陰寒雷電涌出,如同龍蛇一般穿梭。

    葫蘆內部,火焰和寒氣在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轉化鬼氣瀑布蘊含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冷喝一聲:“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葫蘆口,對向萬里之外的洫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葫蘆中,衝出一條黑色鬼氣光柱,無數雷電在光柱中交織,攻向萬里之外的洫。

    鬼氣光柱衝過的地方,海域被分開一條水路。

    洫的臉色鉅變,爆發出最快速度,立即逃遁。

    可是,鬼氣光柱蘊含的能量龐大,連綿不絕,在張若塵的控制下,宛如一條萬里長龍不斷追擊他。

    最終,洫逃無可逃,只得結出空海印抵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空海印擋住了大概十個呼吸的時間,便是崩碎分解。

    趁着那十個呼吸的時間,洫成功再次引動七星鬼蓮的至尊之力,與鬼氣光柱對衝在一起,化解了危機。

    洫心有餘悸,暗道:“好險……只差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鬼氣光柱雖強,可是卻傳了上萬裡,那股力量洫未必擋不住,可是,一定會受重傷。

    一旦受重傷,也就意味着敗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剛纔雖然狼狽了一些,可是總算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那個葫蘆,怎麼如此厲害,連至尊之力都能收取?天地間,還有什麼不能收?”洫心中鬱悶到了極點,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“好一個葫蘆,難道也是一件至尊聖器?不對啊,並沒有至尊之力散發出來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十分心動,很想將紫金葫蘆據爲己有。

    若是掌握着這麼一件至寶,狩天戰場還有什麼可懼?

    即便是無疆、羅生天那麼級別的強者,怕是都得忌憚她幾分。

    於是,將看守蠻劍大聖的任務,交給了鄍,嫣紅大聖化爲一道粉紅色的光路,向張若塵所在的那片海域飛去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看他的葫蘆能夠收走多少力量。”

    四目鬼帝的爆喝聲,在張若塵東邊的天空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東望去,只見,一片黑壓壓的鬼氣,在天地間翻滾,一尊身軀巨大的鬼影,隱隱顯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南邊,翼鬼皇雙翼展開,形成上千根黑色風柱,連接天空和大海,大量海水被席捲到天穹之上。

    西邊,洫的九十九丈混沌鬼帝身,駕馭千丈高的水浪,出現到八百里外,如同站在天穹,俯視海盆中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北方,嫣紅大聖站在海面,整片海域都變成粉紅色。

    水面,開出絢爛美麗的骨花,變成一片花海。

    都沒有靠近張若塵的五百里之內,顯然是忌憚他手中的紫金葫蘆。

    被四尊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包圍,張若塵自然是壓力大增,略微擡頭望天,心中疑惑,怎麼瑜皇還沒有破掉鬼族本族星的護星大陣?

    剛纔,洫調動七星鬼蓮的力量,攻擊他,正是護星大陣最脆弱的時候,以瑜皇的陣法造詣,肯定可以找到陣法的薄弱點,一擊即潰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計劃中,破掉鬼族護星大陣,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

    只要護星大陣壞掉,他憑藉極致的速度,加上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,即便遭受數位百枷境大圓滿強者的圍攻,也有把握進退自如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計劃出現變數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算是被困在了鬼族本族星的這一隅之地,想要以一己之力,抵擋數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圍攻,將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。

    鬼族本族星外的虛空,瑜皇遇到了麻煩,她被埋伏在一顆星辰碎片上的屍族第一強者紫屍發現,二人展開了精神力對決。

    正是被紫屍牽制,瑜皇失去了破掉護星大陣的最佳時機。

    另一片虛空,源非大聖、火魅陰姬、大森羅皇依舊還在看戲,準備坐收漁翁之利。

    “誰能想到,張若塵手中的葫蘆,居然可以對抗至尊聖器七星鬼蓮?那葫蘆,到底什麼來歷?”火魅陰姬的眼眸中,浮現出貪婪的笑意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至寶,任何修士都會心動,包括神靈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或許那也是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吃驚,道:“至尊聖器?應該不可能吧!葫蘆多次啓動,都沒有釋放出至尊之力。再說,不死血族的風后和刀獄皇都是強勢人物,怎麼可能讓張若塵執掌至尊聖器?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也點了點頭,道:“每一件至尊聖器,都有不小的名頭。無論是天庭,還是地獄,能夠與張若塵手中那隻葫蘆對上號的,還真沒有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心中已有一些猜測,但是,見衆人都不相信,也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她道:“鬼族的本族星上,匯聚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絕不止五尊,張若塵就算有翻天之能,如今也是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趁他牽制住了絕大多數高手,我們現在就出手,先破護星大陣。就算殺不了嫣紅大聖,也要先滅掉鬼族本族星上的魂靈,將鬼族徹底打壓下去,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火魅陰姬嫣然一笑,道:“我贊同般若的決定,我們的確應該立即出手。免得張若塵身上的好東西,都落入鬼族、骨族的手中,這纔是最大的損失。衍道聖果和準帝品聖意丹讓給你們,我只要那隻葫蘆。”

    “有白玉瘋獅裡應外合,要破鬼族的護星大陣,應該不是難事。”源非大聖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