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七星帝宮,聖泉成湖,萬紫千紅。

    後宮,其中一間古色古香的宮宛內,張若塵那充滿陽剛線條的身軀,從聖木床榻上走了下來,肌肉勻稱,胸背廣闊,目光銳利而又邪性,五官如同鬼斧神工削刻而成,整個人都充滿極致的美感和奪人心魄的氣質。

    這一夜,酣暢淋漓,此後也睡得極深。

    將掛在床頭的白色聖袍取下,穿在身上,他回過頭,盯向還躺在床榻上的那具如同羊脂玉一般的嬌軀,道:「從今往後,這裡就是你居住的地方,你可以自由出入。」

    瀲曦早已醒了過來,烏黑的長發散亂分落,睜大一雙美得令人窒息的眼睛,盯著上方,俏麗如雪的臉蛋上,沒有過激的情緒表現,顯得格外平靜。

    凝白的玉頸上,留下了一道道紅印,一直向下,延伸至藏在被褥下的兩團雪白峰巒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即將推門而去的時候,她開口,道:「昨夜,你將我當成了誰?」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眼神深刻而又幽邃,道:「你就是你,沒有別的誰。從現在開始,你就先做一個侍婢,別的事,什麼都不要問,你也沒有資格問。」

    走出後宮,張若塵向上空一盯,眼中浮現出凌厲的殺氣,冷聲道:「都已經看了一夜,還沒看夠?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他的體內,湧出大量凈滅神火,以天火燎原之勢,化為火焰龍捲,衝天而起,將一道道神念包裹了進去。

    那些神念,足有十七道,來自不同的神靈。

    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殺意,十七道神念立即就想退走,可是,卻遲了一步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凈滅神火將十七道神念,全部抹殺,燒成了虛無。

    走出七星帝宮,站在階梯之上,張若塵一手指天,大喝一聲:「誰再敢窺視我,來多少神念,我滅多少。」

    聲音傳得極遠,響徹寒頁城域,驚動了無數修士。

    命運神域的一座莊園內,一位頭髮半百的老者,站在一棵陰桃樹下,望向寒頁城域的方向,笑道:「有性格,連諸神的神念都敢抹殺,真是百無禁忌。」

    一位神靈,坐在殿宇中,自言自語的道:「張若塵也有弱點,至少過不了色//欲這一關,對自己精神意志的控制,遠不如閻無神。而且,他的體內,存在巨大的隱患,已在入魔的邊緣。」

    另一位神靈的聲音響起:「有弱點,才更好控制。有隱患,也就有破綻。一把沒有弱點和破綻的刀,將來成長起來,會反噬主人。現在,我倒安心了許多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瀚海莊園中,所有修士都從修鍊中被驚醒,目光紛紛向張若塵盯去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張若塵的情緒很不對勁,居然放話要滅諸神的神念,別的大聖就算有這樣的實力,也不敢這麼做。

    魔音迎了上去,道:「主人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「沒什麼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擺了擺手,步入亭中,整個人一直處於一種沉思的狀態。

    魔音道:「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又來拜訪過一次,想要見你。」

    「行吧,去將他們……算了,他們已經來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轉向大門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見,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、血泣大聖快步行了過來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一股極度不滿的冷色,大聖氣息毫無保留的釋放。

    遠遠的,瑜皇陰陽怪氣的聲音,便是響起:「聽聞若塵大聖收了天庭的無影仙子,躲在七星帝宮之中夜夜笙歌,真讓人羨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讓四位這麼大的火氣?」

    血泣大聖的臉色冷然,很不客氣的道:「張若塵,你是真不知道,還是裝不知道?難道不知,血天部族因為受了你的連累,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夜宴上,受盡羞辱。你做為領隊,居然不聞不問?」

    「哦?那場夜宴,不是由瑜皇代替我去參加?以瑜皇的修為,誰敢羞辱她?」張若塵取出一壺聖泉,一套高腳青銅杯,一連斟滿五杯。

    緊接著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示意他們坐下。

    瑜皇那張美若謫仙的臉上,浮現出一抹羞惱之色,沒有坐下,道:「夜宴上的事,責任在我,不怪你。可是,面對婪嬰和無疆的挑釁,你卻不做任何回應,讓我們血天部族的修士,今後怎麼在地獄界抬得起頭來?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吃驚的神色,道:「怎麼了?他們怎麼挑釁?」

    易軒大聖道:「婪嬰在生死台上,立了一桿大旗,上面寫著,挑戰血天部族的領隊張若塵,一決生死,若不應戰,便是縮頭烏龜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幼稚的手段,他也用得出來?」張若塵笑著搖頭。

    「你別管他用的是什麼手段,可是你沒有做出回應,便是已經淪為被嘲笑的對象。就連血天部族的修士,也跟著被嘲笑。」血泣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無疆又是怎麼挑釁?」

    「無疆曾公然說血天部族無人,所以,才讓一個不人不類的東西做了領隊。這樣的言論,就連我都不能忍,你卻忍了下來。」血泣大聖的眼神,獰然到了極點,對張若塵很不滿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直了身體,手指把玩著青銅高腳杯,將杯中的聖泉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道:「不用理會他們,狩天大宴上,自然會有交鋒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「交鋒?」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語的孤辰子,以自嘲的語氣說道:「婪嬰和無疆任何一個出手,都有憑藉一己之力,擊潰大半個血天部族的實力。怎麼交鋒?狩天大宴上,我們唯一的生存之道,就是盡量避開他們,避免與他們正面交鋒。」

    雖然不願承認,可是,婪嬰和無疆的戰力擺在那裡,的確是讓在場的幾人都生出一股深深的無力之感。

    同時他們也能理解,為何面對婪嬰和無疆的挑釁,張若塵沒有做出回應。

    實在是因為,打不過,只能認慫。

    否則,將會受到更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只能忍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置可否的一笑,又問道:「你們都去參加了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晚宴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以你們的實力,刀獄皇應該不會做得太過分吧?」

    瑜皇臉色陰沉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道:「不死血族十大部族的晚宴,本是大家聚在一起,商討如何應對狩天大宴,讓不死血族能夠在十族的競爭中,取得更好的成績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別的九大部族,都被安排在大堂之內,血天部族一眾修士的席位,卻被安排在大堂之外。他們給出的理由是,坐不下。」

    「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憤然進入大堂,質問刀獄皇,卻遭到另外幾大部族的聯合排擠和奚落。」

    「刀獄皇雖然沒有開口,可是,他身邊的修士,卻聲稱,血天部族已經成為各大勢力針對的目標,參加狩天大宴,將會拖累整個不死血族。」

    「又有人說,血天部族的實力弱小,可有可無。若是能夠主動退出狩天大宴,這樣,不死血族的成績,說不定會更好。」

    聽到血泣大聖的講述,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的臉色,都非常難看,內心極度難受和羞怒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繼續說道:「瑜皇、易軒大聖、孤辰子當然不能繼續忍下去,向開口奚落的修士發難。但是,誰都沒有料到,那位修士竟然真的應戰,而且還直接挑戰他們三位。」

    這個時候,張若塵終於動容,道:「同時挑戰他們三位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血泣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誰有這樣的魄力?刀獄皇?風后?還是晉琨大聖?」

    在他看來,只有百枷境大圓滿的修士,才敢這麼做。否則,惹怒了瑜皇三人,只會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道:「那位,並不是刀獄皇、風后、晉琨大聖之中的任何一人,而是一個沒有任何名氣的修士,來自凈天部族。」

    「結果呢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向瑜皇等人盯了過去,閉口不言,顯然是難以啟齒。

    「你們全部都敗了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緊捏雙拳,雙眼似乎要從眼眶裡面瞪出來,道:「敗得很慘!誰都沒有想到,他居然是一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此前,故意羞辱血天部族,完全就是想要激怒我們,然後踩著我們三人一戰成名,轟動天下。」

    瑜皇、孤辰子、易軒大聖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有他們的帶領,血天部族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中的實力,絕對不會是墊底,有衝擊前五的資格。

    可是,遇到一位百枷境大圓滿,卻被狠狠的羞辱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他們心中是何等憋屈。

    瑜皇顯然受的刺激不小,道:「張若塵,你曾說過,有辦法讓我在狩天大宴之前,突破到百枷境大圓滿。此話,還算不算數?」

    「當然算數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易軒大聖、古城子、血泣大聖皆是面面相覷,眼中都浮現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若是瑜皇能夠突破,成為百枷境大圓滿,實力必定暴增。

    到時候,誰還敢小覷血天部族?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另外幾大部族,誰還敢說血天部族可有可無?

    狩天大宴上,一個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可以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,猶如頂樑柱一般,能夠撐起一片天。也能撐起,一個勢力的尊嚴和榮耀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多少大聖都困在九十九道枷鎖的層次,無法突破,即便是神靈,都沒有太有效的辦法幫助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那個本事?

    瑜皇對張若塵也沒有太大的信心,所以上一次,才會拒絕。

    可是,這一次夜宴,她受的屈辱實在太大,哪怕只有一絲希望,也想嘗試一下,死馬當作活馬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易軒大聖等人,又道:「你們也別走了,一起來吧!能夠提升到什麼層次,就看你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。」

    在張若塵的規劃中,是希望,在狩天大宴之前,讓易軒大聖和孤辰子也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三位百枷境大圓滿,再加上他自己,張若塵才有足夠的信心,去爭奪地獄界十族的總第一。

    當然,此刻的易軒大聖和孤辰子,並不知道張若塵有這麼大的野心。他們純粹是因為好奇,才跟了上去,想要知道,張若塵到底有什麼通天之能,可以幫助瑜皇突破?

    剛剛跨入七星帝宮的宮門,他們遇到了從裡面走出來的瀲曦。

    看到他們五位大聖,瀲曦連忙推移到一旁,目光盯著地面,身上有一種楚楚動人的幽憐氣質。

    「這位就是無影仙子?果真是絕代美女。」

    「一位仙子墜入地獄,也只有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還能活得好一點。否則,說不定有神,會出面將她帶走,收回禁臠。」

    易軒大聖和孤辰子都露出一道驚艷神色,他們剛才看到,瀲曦是從後宮走出來,已是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再次盯向張若塵,二人感到無比羨慕。

    難怪張若塵一直躲在七星帝宮修鍊,若是他們有這樣一位仙子一般的美女侍寢,也肯定夜夜笙歌,不願理會外面的是是非非。

    血泣大聖長嘆一聲,徹底死心,心中對張若塵是又羨慕又嫉妒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瀲曦瞥了一眼,道:「去神屍體內,取一些沒有侵染毒液的神血,送到星宙宮來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瀲曦向張若塵施施然的行了一禮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星宙宮,是血絕戰神修鍊時使用的宮殿,裡面空間廣闊,長達百丈,四方的牆壁和上方的宮頂,都鑲嵌了大量珍貴的晶石,閃閃發光,如同滿天星辰。

    這裡是別的修士,無法探查和推算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他們帶來此處,幫助他們提升修為,就是想要他們成為血天部族的底牌手段,從而,在關鍵的時刻,打得敵對勢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鼎神遊丹取出,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「這一百顆神遊丹,都可以給你們使用。但是,每一顆,我要收取二十枚神石。你們沒有意見吧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看到神遊丹,瑜皇等人,皆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    難怪他們去找血屠,想要購買神遊丹,血屠會百般推脫。原來,拍下神遊丹的人,根本就不是他。

    二十枚神石一顆,雖然昂貴,可是,還在他們接受範圍之內。畢竟,他們去找血屠購買的時候,曾經將價格,喊到了三十枚神石一顆。

    瑜皇道:「就算有神遊丹也沒用,想要掙斷枷鎖,最難的地方,乃是找到枷鎖。找不到體內的枷鎖,服用再多的神遊丹,也是白費。」

    「尋找枷鎖,對別的大聖來說很難,對我而言,輕而易舉。」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