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九品護星大陣,加上至尊聖器七星鬼蓮做陣法結點,即便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前來,也不可能攻得進來。”四目鬼帝道。

    洫的臉色凝重,搖頭道:“可是,現在的情況,非常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是白玉瘋獅破壞了這顆星球上的陣法銘紋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臉色陰沉,凝望鬼族本族星的北極,跨越數萬裡,看到站在北極冰川上空的白玉瘋獅。

    “這隻該死的獅子,本帝去對付它。”

    四目鬼帝怒嘯一聲,駕馭一片鬼氣雲,徑直向北極飛去。

    洫心緒沉定下來,處變不驚,道:“來者不是風后,是死族的氣息,看來是般若在操控這一切。毫無疑問,白玉瘋獅從始至終都屬於上三族的陣營,無論是支持風后,還是投靠我們,都是般若的詭計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眼神冰冷,笑道:“般若還是太年輕了一些,雖然對付張若塵,我們的實力,的確是損傷了一些。可是,依舊還有五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處於全盛狀態,想要吃定我們,除非無疆親至,再加上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聯手,纔有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無疆正在閉關煉化準帝品聖意丹,不可能這個時候出關。而且,般若也不可能一次性調動得了十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。”

    洫道:“我擔心的是,護星大陣一旦被破,憑藉至尊聖器的威力,一擊就能滅掉本族星表面的所有魂靈,鬼族將損失慘重。這,應該纔是般若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抵禦外敵,必先清理星球內部。常在兄,你能暫時壓制住傷勢嗎?”

    夜常在道:“尚能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助四目鬼帝一臂之力,務必將白玉瘋獅拿下。”洫道。

    地上的鬼影子,變得模糊,眨眼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洫的目光投向嫣紅大聖,道:“我暫時還能憑藉七星鬼蓮擋住一會兒,你得儘快斬殺張若塵,再來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雪白如玉的手臂,向上空,打出一道粉紅色的光柱。?

    一聲牛吼和一聲雀鳴,相繼在天外響起。

    骨族的兩尊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,在虛空中,顯露出身形。牛影和明月相伴,骨雀散發出耀耀神光。

    “收拾張若塵,我一人足矣。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會助你一臂之力,對抗上三族修士的攻伐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身體,化爲一道粉紅色的光華,衝入進地底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常在的劍,張若塵的確沒有完全擋住,背心被刺出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幸好半神之體足夠強大,再加上關鍵時刻,食聖花將劍上的絕大多數力量擋住,要不然,夜常在的那一劍,足以將張若塵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背部的血窟窿,逸散着黑色氣霧,腐蝕張若塵的不朽聖軀,侵蝕他的生命本源和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張若塵催動聖氣,包裹神木之心的生命精氣,按照《九天明帝經》第九重天的功法路線運轉。同時,又調動淨滅神火煉化,可是,效果卻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夜常在的那柄劍,到底是什麼來頭,怎麼比無疆的噬血咒還要可怕?應該是一件神遺古器,而且品級極高。”

    只有神的力量,纔會如此難煉化。

    一旦侵入血肉,就如跗骨之蛆,很難驅除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猜測,夜常在的那柄劍,多半蘊含地獄界某位邪神的死亡之力,或者詛咒之力,絕對是一柄不祥的惡劍。

    雖然中了夜常在一劍,可是,張若塵也將大量時間印記,打入夜常在的鬼體。

    夜常在想要恢復戰力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必須儘快將侵入體內的邪力煉化,否則一旦與強者交手,傷勢必定會惡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生出這道念頭,便是感應到嫣紅大聖的氣息。

    地底泥層中,灑落下一縷縷粉紅色光霧,所過之處,泥土和岩石變得猶如鉛鐵,硬度增加了何止十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下,就是金行極致物質。

    可惜,金行極致物質毫無縫隙,猶如一顆鑲嵌在鬼族本族星內部的巨大球體,根本沒有所謂的機緣和生路。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美麗身影,降落到金行極致物質表面,一雙星辰般明亮的眼眸,望向數十丈外的張若塵,笑道:“你怎麼不逃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負雙手,身形筆直,道:“只有你一人追來,能奈我何,我爲何要逃?”

    “彆強裝鎮定,你被夜常在的阿摩神劍擊中,阿摩詛咒必定侵入了你的身體。你不戰鬥還好,憑藉淨滅神火,還有可以慢慢將阿摩詛咒煉化。可是,一旦與我戰鬥,無法壓制阿摩詛咒的侵蝕,很快你就會變成一個修爲盡廢的凡人,然後在一瞬間老死。”嫣紅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恍然的神色,道:“原來是阿摩詛咒。”

    “阿摩詛咒”與無疆修煉的“噬血咒”,都是冥族六大咒法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憑藉神木之心,輕鬆淨化噬血咒,那是因爲,噬血咒是無疆隔空發動的咒法。而阿摩詛咒,卻隨着阿摩神劍刺入張若塵的身體,侵入了血液和不朽聖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雖有一絲壓力,可是臉上卻依舊輕鬆寫意,淡淡的道:“無疆的噬血咒都奈何不了我,區區阿摩詛咒,早已被我煉化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的俏臉上,浮現出疑惑的神色,有些拿捏不準張若塵的虛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有你一人前來圍殺我,看來鬼族本族星是遭遇了某種巨大危機。如果我沒有猜錯,應該是上三族的強者,趁機攻伐你們吧?”

    “這你都知道?”嫣紅大聖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白玉瘋獅本就是上三族的暗棋,被我驅趕離開之後,他找上了你們,很顯然就是想要利用你們的力量殺我。而上三族的修士,站在一旁看戲,最後再坐收漁利。”

    “中三族的頂尖高手,有一半都匯聚在鬼族本族星,上三族想要坐收漁利,哪有那麼容易?”嫣紅大聖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果再加上下三族呢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嫣紅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覺得,我真的會獨自一人來闖鬼族本族星?實話告訴你,下三族的強者,早就集結在了附近星域,其中包括羅生天。”

    如果換做是別的修士,報羅生天的名號,嫣紅大聖根本就不會信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卻不同,整個地獄界都知道,羅生天的妹妹羅乷公主與張若塵的關係極爲親近,請動羅生天似乎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一個羅生天,加上風后、刀獄皇、瑜皇,還有下三族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如果再加上上三族的強者……這一戰,還怎麼打?

    下三族和上三族,完全有可能聯手,先將中三族踢出競爭行列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們最想除掉的,乃是她嫣紅大聖。

    “絕對不能讓他們攻破鬼族本族星的護星大陣,我得去助洫守陣。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嫣紅大聖不再理會張若塵,化爲一道流光彩霞,徑直衝向上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,隨後,施展出空間挪移,立即逃遁離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片刻後,嫣紅大聖火急火燎的急速重新返回,落到金行極致物質表面,釋放出精神力尋覓。

    哪裡還有張若塵的氣息?

    “該死,就知道被他給騙了!張若塵與上三族仇深似海,就算上三族要和下三族聯手,也絕對不會打頭陣,肯定要等到張若塵死後,再出手。可是現在,打頭陣的是卻是死族,完全不合邏輯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心中有些怨惱,自己剛纔怎麼可以那麼慌亂,竟然錯失殺張若塵的最佳機會。

    當嫣紅大聖再次找到張若塵的氣息,將他追上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將阿摩詛咒之力煉化了接近一半。

    在地底,嫣紅大聖修煉的粉紅煙羅氣,可以硬化泥石,使得張若塵的速度大受影響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還真是一個謊言大師,難怪可以將瑜皇、風后、羅乷公主這些地獄界一等一的天之驕女都騙到身邊。”

    嫣紅大聖探手向前一按,頓時,埋葬在泥土中的白骨,全部活了過來,骨頭中生出粉紅色的紋路,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十隻金翼開路,在地底泥土中來去如風,擋他去路的白骨,全部被斬碎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以怪我騙你?只能怪你自己太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此說出一句,隨即調轉身形,向身後盯去。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白骨骷髏,與泥土混合在一起,呈圓筒形狀,緊追在身後。

    在白骨的後方,嫣紅大聖攜帶滿天花雨,急速飛行。

    死氣沉沉的地底,因爲嫣紅大聖的力量,完全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與嫣紅大聖的美眸遙遙對視,兩人的眼神,都不含任何情緒,一個冰冷得像石頭,另一個則是不知什麼時代留下來的骷髏。

    “追那麼緊幹什麼,不怕我收了你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將紫金葫蘆抱在腹部位置,與食聖花一起,催動葫蘆上的空間銘紋和至尊銘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葫蘆口,三千六百萬道空間銘紋衝出,覆蓋地底方圓數百里之地,將嫣紅大聖那纖美的身姿,籠罩了空間大陣之中。

    空間之力和至尊之力,同時爆發了出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