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大本族星的內部,皆有不同的機緣。

    同時,這十大機緣,也是命運神殿給予最近千年頂尖英傑的十大考驗,只有通過考驗,才能得到機緣。

    十大機緣的分配,其實是和十族修士的體質相對應。

    鬼族更容易得到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更容易得到不死血族內部的機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鬼主一貫與血絕戰神爭鋒相對,冷哼一聲:“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,只有鬼族修士才能奪取,別的修士,即便闖入進去也是徒勞。”

    “不見得吧?你們鬼族的修士沒用,讓張若塵和嫣紅大聖先一步闖了進去,憑藉他們二人的天資,未必沒有奪取的機會。這,就是命運的安排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鬼主的內心,其實是頗爲擔心,害怕被血絕戰神說中。

    被外族修士,奪走本應該屬於鬼族的機緣,對每一個鬼族修士而言,都將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況且,在鬼主看來,洫的天資非凡,鬼族唯一有一絲機會奪取到機緣的修士,就是他。若是被張若塵捷足先登,今後,血絕戰神肯定每次都會拿這件事出來炫耀,鬼主哪裏受得了這個氣?

    無常鬼城的城主,道:“十大機緣,哪有那麼容易奪取?如果我沒有記錯,上一個千年的狩天大宴,只有封塵劍神通過考驗,奪取到十大機緣之一吧?”

    鬼主道:“最近萬年,十屆狩天大宴,總共加起來,只有四位年輕大聖成功奪取到機緣。很多屆,天才輩出,可是一個成功的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,已經經歷了三十屆狩天大宴,三萬年來,鬼族不知誕生了多少驚才絕豔的修士,可是沒有一個成功將其奪取。張若塵不是鬼族的修士,難度只會更高。血絕,你對他寄予了太高的厚望,小心到時候等到的只是失望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說了這麼多,千方百計想要證明,張若塵奪取不了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。其實,恰恰顯露出你內心的焦慮和擔憂,害怕張若塵會成功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又道:“另外,三萬年來,鬼族的修士,之所以無法奪取本應該屬於鬼族的機緣。只能說明,鬼族三萬年來盡出廢物,一個能打的都沒有培養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陰沉渾厚的神威,在命運神殿中爆發。

    鬼族諸神震怒,覺得血絕戰神太過狂妄,在羞辱整個鬼族。只是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而已,竟是如此無法無天。

    “鬼族三萬年來盡出廢物”這句話,沒有任何一個鬼族修士可以忍,包括鬼族的神靈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中,涌入數之不盡的鬼氣神煙,浩浩蕩蕩,猶如億萬鬼兵入侵,將神境世界一層層撞碎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淡然視之,擡起剛勁有力的右臂,向虛空一抓,道:“戟來!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杆血色戰戟出現在了手中,血絕戰神身上自動凝聚出一具神鎧,凌厲的神威爆發出來,化爲驚天血芒,將侵入神境世界的鬼氣神煙全部震滅。

    “很好,相比於動口,本尊更喜歡動手。誰來與我一戰?”血絕戰神揚聲一喝,身上銳氣無邊,似要鬥戰十方鬼神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諸神的神威也爆發出來,化爲滿天血霧,與鬼族諸神的神威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下三族和中三族積怨極深,即便是神靈之間,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生靈和死靈的本質,是他們之間,永遠都化解不了的矛盾。

    “死靈想要壯大,必須要有更多的生靈死去。被殺的,不僅僅只有天庭萬界的生靈,也有下三族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這是他們之間的仇恨根源!

    就像,被洫煉入不朽混沌鬼帝身的一千二百萬道鬼魂之中,便有不死血族和羅剎族修士的鬼魂。

    “好了!好好的一場大宴,是要演變成諸神戰場嗎?這裏是命運神殿,諸位是不是應該給本尊一些面子?”

    一尊不知高達多少萬里的神像,在虛空顯化出來,渾身散發出刺目的福澤神光,背後命運之門顯化出來,足有一顆恆星那麼巨大,高達三百萬裏。

    諸神的神影,站在神像和命運之門的下方,顯得無比渺小,猶如凡人站在神靈面前。

    “見過福祿神尊。”

    鬼族和被不死血族的諸神偃旗息鼓,回到自己的神境世界,紛紛安靜的坐下。

    神像再次開口,道:“地獄界能夠壓制天庭萬界諸天十萬年,是在座諸位共同努力的結果,難道你們想親手毀掉這一切?”

    “本尊知道,各族之間有恩怨矛盾,但是,爲什麼一定要親自出手?”

    “諸位都是威震寰宇的存在,是億萬修士之中誕生出來的最強者,應該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。真有恩怨,就讓族中的小輩解決,正好也可以磨礪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也難逃一死,終究會歸於寂滅。地獄界的未來,在年輕一輩的身上,他們強大,才代表你們所在的族羣強大。”

    諸神沉默不言,在福祿神尊的面前,誰都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神像望向血絕戰神的方向,開口道:“血絕,張若塵真的修煉出了二品聖意?”

    聽到福祿神尊主動詢問一位年輕大聖的情況,諸神的眼中,皆是露出異色。

    畢竟,福祿神尊所在的高度實在太高,能夠被他知道名字,並且主動詢問,對任何一個大聖而言,都是無上榮耀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態度,從某種程度上,可以決定張若塵未來在地獄界的地位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收斂戰意,站起身來,雙手抱拳,道:“多謝神尊過問,張若塵的確修煉出了二品聖意,不過,尚還有一些缺陷,目前只能算是準二品。”

    其實,即便是面對神尊級別的人物,血絕戰神也從不如此謙遜。

    但是福祿神尊卻不同,曾經指點過血絕戰神修行,算是血絕戰神半個師父。正是這個原因,他這個桀驁不馴的戰神,對福祿神尊纔會如此敬重。

    神像開口,道:“看來你們血絕家族即將迎來最輝煌的時代,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不小,源自神古巢,若是張若塵能夠奪得,未來的成就或會超過你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神古巢”三個字,諸神再次震動。

    十大機緣各不相同,具體是什麼,即便是十族的神靈也不清楚。但是,聽到福祿神尊所說的話,卻讓他們意識到,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,比他們想象中還要珍貴。

    神像再次開口,道:“狩天之戰是對張若塵一次考驗,若是他能通過,本尊會賜給他一場福澤,保他今後可以安心在地獄界修煉。”

    這是一道非同小可的信號,代表了一位神尊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殺死的神子、神女不少,與諸多神靈都結下了仇怨,以血絕戰神和血後的實力,當然可以保他性命無憂,可是,卻阻止不了諸神殺他的行動。

    但,福祿神尊卻可以。

    當然前提是張若塵能夠通過考驗,不僅僅只是天賦和實力的考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紫金葫蘆中,張若塵藉助毀滅金陽的力量,加上神木之心和淨滅神火,終於將侵入身體的阿摩詛咒盡數煉化。

    當他恢復到巔峯狀態,從葫蘆中走出的時候,發現葫蘆漂浮在一片無邊無際的金色水域上。

    憑藉自身的修爲,加上至尊聖器的力量,也難以抵擋水面黃金氣霧的同化力量。

    “糟了,我已經失去了方向,如何才能靠岸,返回地面?”

    僅僅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站在葫蘆上的張若塵,身體就變成金色。

    身體僵硬如鐵,張若塵憑藉精神力搬運自身,逃回葫蘆裏面,落到火焰滾滾的毀滅金陽表面。

    這一次,皮膚、頭髮、血肉,包括部分骨骼都變成了黃金,張若塵花費了很長時間,才憑藉淨滅神火和神木之心的生命精氣恢復過來,重新變成血肉之軀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,這些完了,被困在這片金色海域,根本就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緊皺,忽然感知到了什麼,露出驚奇的神色,自言自語的道:“精神力怎麼突然之間,增長了這麼多?”

    在掙斷第一條枷鎖,突破到百枷境的時候,張若塵的精神力增長了一大截,達到六十二階的中期。

    可是,就剛纔這一瞬間,精神力強度又迅猛提升一截,距離六十二階後期,似乎都已經不遠。

    細細探查之後,張若塵發現,精神力迅速增長的原因,竟是身體被黃金化,使用淨滅神火和毀滅金陽煉化了之後,有部分奇異的力量,融入進了精神力念頭,使得精神力念頭的強度大增。

    當然,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。

    使用淨滅神火和毀滅金陽煉化了黃金化的身體,其實張若塵的身體,會有巨大的損傷。之所以能夠完全恢復過來,是因爲,有神木之心源源不斷補充生命精氣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這個過程,可以加快煉化吸收神木之心的速度。

    精神力自然可以迅猛提升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發現一件更加奇妙的事,位於右臂的第二條枷鎖,居然在黃金化和血肉化這個轉化的過程中,變得鬆動了許多。

    完全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憑藉神遊丹丹氣的輔助,我應該已經可以掙斷第二條枷鎖。”

    反正暫時很難逃出這裏,張若塵所幸就在紫金葫蘆裏面修煉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經過七次衝擊,張若塵成功掙斷位於右臂的第二條枷鎖,頓時,半神之體釋放出更加強大的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金光燦燦的毀滅金陽上方,擡起神光閃爍的雙臂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,“黃金化和肉身化轉換的過程,竟然如此玄妙。僅僅只是這一次轉換,就比我衝擊一千次枷鎖的效果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轉換的過程中,似乎有某種神祕的金屬性力量,融入了我的血肉、精神力、聖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神情一動,再次飛出葫蘆。

    站在葫蘆上,張若塵一邊尋找回地面的方向,一邊主動接受黃金氣霧的侵蝕。

    皮膚失去知覺,血肉失去知覺,骨骼完全失去知覺……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頗爲冒險,一直等到只剩氣海沒有黃金化,才動用精神力,搬運身體,飛回葫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的整個肉身,都黃金化。

    花費了比上一次更長的時間,張若塵才恢復血肉之軀。

    從黃金化,到血肉化轉換的過程,其實非常痛苦,猶如全身每一寸血肉組織都被燒得熔化,又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若不是張若塵的意志堅定,根本不敢嘗試第二次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一種自虐的行爲。

    過程雖然煎熬,可是,收穫卻非常巨大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次黃金化到血肉化的轉換過程,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正式達到六十二階的後期。同時,成功掙斷位於右腿的第三條枷鎖。

    “繼續。”

    修爲和力量提升帶來的快感,讓張若塵忘記了肉身轉換過程的痛苦,反而開始享受這個過程。

    第三次轉換。

    第四次轉換,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六十二階巔峯,掙斷第四條枷鎖。

    第五次轉換。

    ……?

    第七次轉換,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六十三階,掙斷第五條枷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次轉換,精神裏強度達到六十三階中期,掙斷第六條枷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轉換的過程,不斷的持續。

    張若塵完全沉浸其中,心中暗想,“危險果然和機遇並存,黃金氣霧能夠殺死大聖,將大聖變成黃金雕像。可是,卻也能迅速提升修爲,利用日晷修煉,都沒有這麼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知,千問境之下的大聖中,能夠像他這樣反覆多次轉換肉身的修士,可以說是絕無僅有。

    首先,他擁有不朽五行混沌聖軀,對五行之一的金屬性力量,本來就有很強的接受力。

    五行,自身就是一個可以相互循環和轉化的過程。

    金生水、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的半神之體,乃是由血鳳的神血孕育出來,加上不死血族血脈,使得他的生命力強度遠勝別的大聖,即便肉身不斷被破壞,也能重新恢復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的體內還有生命至寶,神木之心。

    正是這些種種先天和後天的優勢,張若塵才能連續不斷在黃金化和血肉化之間,轉化肉身。

    換做是擁有神骨身軀的粉紅骷髏,被黃金化之後,就算恢復過來,神骨也會出現一定程度的損傷。多次轉化,不僅得不到好處,反而會傷及本源。

    她沒有五行轉化的能力,以強對強,只會是傷。

    而且,金屬性力量,無法轉化爲水、木、火、土屬性與身體相融,自然她也就無法吸收到黃金氣霧蘊含的好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也一章4000字。

    提前祝各位書友端午節快樂,也祝各位高三的同學高考順利,考出理想的成績。

    明天沒有什麼事,應該可以兩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