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九幽噬魂炎至陰至邪,與瑜皇修鍊出的一種指法聖術結合,力量更加凝聚,爆發出來的威力成倍增長。

    那股穿透力,即便是星辰,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拳影和掌影不斷崩碎,又不斷衍化出來,就像是水浪一般,一層層向前推進。

    一重,兩重,三重……

    一直達到十一重震勁。

    當最後一重震勁爆發出來的時候,以瑜皇百枷境大圓滿的修為,也被逼得向後退避十多丈的距離,才抵擋下來。

    她落到地面,眼神疑惑,道:「你剛才動用的是什麼聖意?」

    「陰陽五行聖意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胡說,哪裏來的五行聖意?頂多只是具有水之道聖意,除此之外,似乎還蘊含有拳和掌的韻味。」

    瑜皇的修為高深,眼力自然不弱,將張若塵剛才施展的手段,已解析了大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只是一個名字而已,何必在意那麼多?」

    瑜皇試探性的問道:「你這是融合之後的聖意吧?達到了三品?」

    周圍那些修士,齊齊動容。

    「三品聖意?」

    張若塵才不朽境,居然能夠融合聖意,還修鍊到了三品聖意?

    羅乷輕輕咬着紅唇,剛才也看出了一些端倪,心中暗道:「百枷境大圓滿榜上的那幾個,都是達到百枷境,才將聖意融合成功,修鍊出三品聖意。張若塵不愧是元會級天才,在不朽境就達到了這個高度。也不知,閻無神能不能做到?」

    很多大聖,在百枷境大圓滿都會停留很長時間。

    第一是因為,要反覆錘鍊不朽聖軀,讓自己達到最完美層次。

    第二是,想要清除修鍊上的一些隱患,不想進入千問境之後,遭遇困頓。也不想進入萬死一生境,遭遇死劫。

    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盡最大努力,將聖意打磨到最強層次。

    因為,達到千問境之後,聖意會固化,再也無法融煉,或者修鍊出新的聖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居然被你看了出來。」

    瑜皇眼眸中,閃過一道驚訝之色,可是,卻已經保持冷漠的神態,輕哼一聲:「若不是憑藉三品聖意,以你的修為,豈能擋得住本皇剛才那一指?可惜,你對聖意的運用,還太夠熟練和凝聚,要不然,剛才那一次交鋒,本皇恐怕也得動用聖意,才能將它化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你說得沒錯,的確還需要花很長時間去熟悉和打磨。最好是能夠戰個百場千場,才能體會出聖意的精髓、變化、奧妙。」

    聖意是天地本源的具象呈現,絕不止剛才那一擊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才雖然動用了聖意,卻爆發不出聖意的威力。那種感覺,很像空有一身力量,卻施展不出去。

    「那就讓你見識一下,本皇對聖意的運用,看你擋不擋的住。」

    瑜皇釋放出血海聖意,頃刻間,一片浩蕩的血海呈現出來,將張若塵拉扯進了聖意的世界,猶如是置身於一片無邊無際的血海之上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變得無限渺小。

    瑜皇卻和血海融為了一體,擁有無窮無盡的能量。

    其實,剛才那一擊,張若塵已經動用了全力,才化解瑜皇的指勁。如今,瑜皇施展出血海聖意,遠比剛才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「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果然非同一般,或許只有動用真理界形、空間領域、虛時間領域和陰陽五行聖意疊加,才能破她的血海聖意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他有真理之道這種能夠瞬間爆發十倍攻擊力的底牌,瑜皇豈能沒有瞬間爆發數倍攻擊力的手段?

    這一戰,張若塵知道不會那麼容易,必須全力以赴才行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切磋,做為部族領隊的他,也絕不能敗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一道刀光,忽的,從西北方位撕裂血海,如同一道連接天地的極光,直向瑜皇劈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瑜皇和張若塵都露出一絲異色,沒有料到,竟然還有第三人加入進戰場。

    那道刀光,穿透力驚人,比瑜皇先前的指勁更強。

    瑜皇很快就猜到來者的身份,眼中浮現出一抹殺意,伸出一隻雪白如玉的手,調動血海的力量,一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強大的九幽噬魂炎和血海融合在一起,化為一條血河,與刀光對碰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血河和刀光,同時碎裂。

    「哈哈,不錯,不過百年時間,你居然進步了這麼多,都能擋住本聖全力以赴的一刀,進步很大嘛!」

    隨着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,一位布衣老者,提着一柄神紋朴刀,飛落到血海之上,披散一頭花白的頭髮,臉上、手臂、雙腿都有很厚的塵垢,顯得頗為邋遢。

    張若塵敏銳的感知到,邋遢老者的修為,已超越百枷境,達到了千問境。

    大聖境的修士,數量最多的,還是不朽境和百枷境。

    能夠進入千問境,也就算是,進入大聖之中的高層。

    比如廣寒界,如此一座擁有億萬生靈的大世界,可是,千問境以上的大聖數量,恐怕也就只有十個左右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血天部族,這樣的強者,數量也相當有限,每一個都具有很大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瑜皇完全將張若塵無視,目光鎖定邋遢老者,冷然的道:「沈南笙。」

    「哎呦,小女娃,居然沒有忘掉本聖的名字,看來百年前的那一刀,記得很深。」沈南笙露出一口黃牙,獰笑着說道。

    瑜皇心中的怒氣更強,晶瑩剔透的臉蛋上,浮現出一根根血紋,雙瞳之中射出兩根青色光柱,猶如化身為了一尊神魔,向沈南笙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腳下踩空,身體不受控制,離開血海,出現在了瀚海莊園之中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不知何時,已在莊園裏面,衣袖一揮,正在戰鬥的瑜皇和沈南笙,便是飛進張若塵先前開闢出來的那座沙漠戰場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剛才張若塵就是被他,強行拉扯出來。

    「今天,我算是見識到了無上境大聖的厲害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剛才那一手,看似簡簡單單,可是,能夠將一位千問境大聖和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輕輕鬆鬆打入到另一片空間。

    這種手段,張若塵以現在的修為,只能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冷沉着一張臉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舅舅,這個沈南笙,是你安排給瑜皇的對手吧?他們之間,似乎是有什麼深仇大恨,剛一出手,便是將各種底牌手段都打了出來。」

    「沈南笙乃是千澈神殿四位最強大聖之一。夏瑜所在的夏族,與千澈神殿相鄰,都是位於血天部族世界的南嶺。夏祖隕落之後,夏族失去神靈坐鎮,很多利益和疆土都守不住,遭到千澈神殿的吞併。」

    「大概百年前,在雙方的爭鬥之中,沈南笙曾隔着三萬里,一刀斬向夏族七大聖城之一的海石聖城。」

    「當時,瑜皇為了擋住那一刀,不朽聖軀都被斬斷,傷得極重。二人的恩怨,便是在那個時候結下。」

    聽到青盛大聖的講述,張若塵好奇的道:「兩大勢力爭鬥得如此激烈,血天部族的大族宰,就不管一管嗎?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「怎麼管?你的實力不夠,卻霸佔著大量的資源,必然會引發爭鬥,這是管不過來的事。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,才是規則。」

    「想要改變局面,只能拚命的修鍊,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。寄希望別人來幫你主持公道,你得有那個價值才行。」

    「大族宰只能盡量去控制事態,不可能強行制止這一切。血絕家族若不是有戰神坐鎮,也肯定有很多勢力覬覦。」

    「不說這個,還是說你的事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沙漠戰場上交鋒的二人,心中明白青盛大聖所指的是什麼,道:「要找到那四道奧義印記,有難度?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冷然的道:「你明白,我說的不是這個。既然你叫了我一聲舅舅,我就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,誤入歧途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這條路,我必須要走。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和以前完全不同,神情很嚴厲,道:「你想融合掌道、拳道、五行,這是痴心妄想,根本就是一條死路。你主修的劍道、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怎麼辦?要捨棄了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不會捨棄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「你的天資的確很高,很有可能,與戰神一樣,修鍊出九種聖意。可是,也只有九種。你覺得自己和別的修士不一樣,能夠修鍊出十種?十一種?」

    「自古以來,誕生了多少天驕,他們之中很多都和你一樣自信,也有與你一樣的天賦,可是沒有一個成功。反而,其中有很多前途光明的修士,冒險去嘗試,最後卻變得平庸,一生碌碌無為。」

    「你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,更不要覺得,自己能夠與天地對抗,打破規則的極限。否則,必定遭受天地給予你的懲罰,將你打入萬劫不復的深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路,都是人走出來的。第一個修鍊成大聖的生靈,第一個參悟出聖意的大聖,第一個修鍊到神境的修士……,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但是,他們都堅定不移的前行,所以才開闢出了一條條聖道之路。」

    「踏上修鍊之路,難道不就是在與天地對抗?不斷去打破規則的極限?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「你太自以為是,聖意修鍊,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。聽舅舅一句勸,先修鍊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、劍道,然後再去參悟五行之道。」

    「最好,在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、劍道,三種聖道之中再選出一種最擅長的,將它融合成二品聖意。那麼,將來你在同境界之中,必定無敵。若是達到神境,也將有機會,窺探神境最頂峰的層次。」

    「將主修的三種道,融合成一種二品聖意,才是你應該全力以赴去做的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依舊堅定,道:「修鍊陰陽五行,未必能不修鍊出二品聖意。」

    「不是主修的道,不可能修鍊出二品聖意。」青盛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不一定吧?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修鍊陰陽五行,都能修鍊出二品聖意,今後本聖這名字就倒著寫。」青盛大聖以恨鐵不成鋼的語氣,憤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青盛大聖會如此看重這件事,沉思了片刻,道:「舅舅你去問過戰神嗎?」

    「此事,別說是戰神不會允許,就算是你母后,也絕不會讓你亂來,你這是想要毀掉自己。」青盛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舅舅沒有去問過戰神,又怎麼知道他的想法?或許這天地間,只有他那種級別的天驕,才能懂我此時此刻的決定。他當年沒有做到的事,或者是不敢去做的事,我想試一試。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怔住,沒有想到張若塵的意志,居然如此堅定。

    看來真的只能去稟告戰神,由他或者血后出面,才能改變張若塵的決定。

    此時,在沙漠戰場之中激戰的瑜皇和沈南笙,已是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瑜皇先是動用了九品大陣將沈南笙困入進陣中,又動用攝魂簫,以《喪魂祭曲》麻痹了沈南笙的五感,最後,一指擊穿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百里沙漠戰場,被聖血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「九品萬靈陣,大坤屯指,神刺甲,她居然還隱藏了這些底牌。夏瑜的戰力,已達到千問境初期的層次。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自然自語的念出這一句,伸手向虛空探去,將受傷的沈南笙拉扯出了戰場,落到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沈南笙神情有些黯然,嘆道:「終究還是老了,血氣大幅度下降,不復當年之勇。夏族誕生了一位如此厲害的年輕大聖,復興指日可待,」

    瑜皇追了出來,依舊殺氣騰騰,道:「青盛大聖,請你不要插手這件事,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。」

    「是本聖讓他來測試你的實力,自然也得將他安全的帶走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青盛大聖向瑜皇暗暗傳音,說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聽完后,瑜皇問道: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「千真萬確,你可以去試一試。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含笑點了點頭,便是帶着沈南笙,離開了瀚海莊園。

    瑜皇的目光,向張若塵盯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深深一皺,望去青盛大聖的背影,心中暗道,「他到底給瑜皇傳音說了什麼?怎麼瑜皇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?不會被他陰了吧?將我拖出來,幫沈南笙擋劫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盛大聖去稟告的時候,血絕戰神和血耀神君正在樹下對弈,下着一盤已經下了千年的棋局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情一凝,停頓了很久,似乎是在深思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則是以似笑非笑的神情,盯着他,顯然也很想知道,面對這個難題,血絕戰神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?

    久久之後,血絕戰神才問道:「你把後果,給他講清楚了嗎?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道:「我已經講得很明白,可是他完全聽不進去。還說……還說你會懂他,你當年沒有做到的事,或者不敢去做的事,他想試一試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陷入了回憶,不知為何,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,道:「好,很好,看來是我以前低估了他。他這是要將自己的退路全部斷掉,以破釜沉舟行動,逼自己只能前行。」

    「當年,我思考這件事,思考了九年,最終還是沒有跨出那一步。他卻只用了不到一天時間,就堅定了自己的想法。看來有些時候,想得太多,反而是件壞事。」

    血耀神君道:「你當時還背負有振興血絕家族的責任,不知多少雙眼睛都盯着你,你不能走錯任何一步。做決定的時候,當然不能像他這樣任性。」

    血絕戰神盯向青盛大聖,道:「你去告訴他,那四道奧義印記,三天之內,就給他送過去。另外,這件事,別告訴青引,我會封閉天機,不讓她知曉。她若知曉……哏哏……」

    青盛大聖應聲離去,邊走邊嘆。

    「戰神為什麼會同意張若塵這麼亂來?難道真的是因為,我的天賦太低,理解不了他們?我可是無上境大聖,有成神之資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