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到底是什麼,爲何張若塵的修爲,突然暴漲了這麼多?”一尊長有六角的神靈,顯露出神影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諸神推算不出鬼族本族星內部發生的事,可是,卻能清晰感知到,張若塵今非昔比,實力增長得太快。

    羅剎族第一神國“天羅神國”的國主羅衍,顯露出神影,好奇的問道:“張若塵凝聚出了二品聖意,而且乃是五種道的聖意融合而成,堪稱當世無敵。難道他已經得到了神古巢的機緣?”

    鬼族的一衆神靈,盡皆陷入沉默,一座座神境世界,變得死寂。

    鬼主的眼神沉冷,怒火沖天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石像開口,道:“尚未得到機緣,不過已經通過考驗,擁有了得到機緣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以諸神的智慧,也有些難以理解這句話。

    通過了考驗,竟然還不能得到機緣?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心情大好,問道:“神尊,神古巢的機緣,到底是什麼?張若塵都已融合五種聖道,修成二品聖意,竟然依舊無法獲得。”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石像,道:“這個故事,得從三萬年前講起。當時,酆都大帝在神古巢,喚醒了兩隻沉睡無盡歲月的神獸,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,它們都是史前神種。”

    “酆都大帝有意鎮壓它們,收爲坐騎,可是卻被神古巢深處的一道強大意志阻攔。那道意志,告訴酆都大帝,虎,乃百獸之王;龍,乃百靈之尊,虎嘯龍吟,天翻地覆。你若收它們爲坐騎,鎮壓它們爲奴爲僕,日後必受反噬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地獄界的諸神,皆是訕訕一笑。

    開什麼玩笑,天下間,居然有人敢威脅鬼族第一強者酆都大帝?即便是天宮之主,說出這樣的話,酆都大帝也未必會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大帝必定不會懼怕這一龍一虎。”一位鬼族神靈,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石像沉默了半晌,道:“事實上,酆都大帝最後沒有收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爲坐騎,本尊不知道他和神古巢深處的那道意志,達成了什麼協議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是,酆都大帝帶着二獸,回到了地獄界,將它們交給了本尊,讓本尊在狩天大宴上尋找合適的年輕才俊,做二獸的引導者,幫助它們融入現在這個時代。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,就是葬金白虎。”

    聽完後,諸神怔怔出神,感到無比震驚。

    以酆都大帝的無上威能,竟然還需要向神古巢深處的一道意志妥協?

    當然,絕大多數神靈,並不認爲酆都大帝會懼怕什麼。只覺得,應該如福祿神尊所說,酆都大帝是和神古巢深處的那道意志,達成了某種不爲人知的協議。

    讓諸神更加震驚的是,爲何要安排兩個年輕才俊,去做兩隻神獸的引導者?

    酆都大帝和福祿神尊親自引導,豈不是更好?

    再說,以神獸的修爲和智慧,要融入這個時代,很難嗎?爲何需要引導者?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中,血絕戰神、冥王、血後、血耀神君,另有多位血天部族的神靈聚集。

    他們都在恭賀血絕戰神和血後,畢竟,無論是張若塵修煉出二品聖意,還是成爲葬金白虎的引導者,都是非同小可的喜事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擺了擺手,道:“神尊都已說過,張若塵只是通過了考驗,還沒有成爲引導者。以我看,葬金白虎既然是史前神種,應該不會輕易選擇自己的引導者,肯定還給張若塵提出了條件。”

    血後問道:“神古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,爲何酆都大帝都要忌憚三分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情變得嚴肅,道:“諸位修煉成神,按理說,整個宇宙沒有什麼地方去不得。可是,偏偏就有那麼一些禁忌之地,神靈也不能亂闖。”

    衆神皆是露出傾聽之色,畢竟,有些隱秘,即便是神靈也很難知曉,血絕戰神這樣的巨擘才能接觸得到。

    “宇宙中,有五大史前文明遺蹟,沒有渡過元會劫難的神靈,千萬不要去闖。神古巢,就是其中之一,從史前就已經保留下來,乃是非同小可的凶地。”

    史前文明,指的是,天庭各界和地獄十族誕生之前,就已經存在的文明,所有史書都沒有記載,只能從一些史前文明遺蹟中,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有神靈,在史前文明遺蹟中,做過勘探和探究,普遍認爲五萬個元會之前,宇宙曾有一次大破滅。

    所有史前生物,盡數滅亡。

    所以,將五萬個元會之前留下的蛛絲馬跡,都稱爲史前遺蹟。

    所謂的“萬古不滅大世界”,並不是史前文明,指得是渡過了一萬個元會,也沒有毀滅的大世界。這樣的大世界,已經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所謂的“古文明”,如千星文明、天初文明……等等,也不是史前文明,指的是曾經乃是萬古不滅大世界,但是後來遭遇類似崑崙界這樣的大劫難,世界毀滅,其中一部分人活了下來,不得不移居宇宙秘境隱藏起來。

    因此,古文明有強有弱。

    關鍵看,古文明保留下來了多少傳承?有沒有元氣大傷?有沒有至強活下來?

    正是如此,經歷了大破滅,還能保存下來的史前遺蹟,也就顯得格外罕見,無一不是極其特殊的地方,神靈也不能亂闖。

    這時,鬼主的聲音,在命運神殿中響起:“葬金白虎既然是酆都大帝帶回地獄界,那麼,它的引導者,必須從鬼族中挑選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冷笑一聲:“鬼族三萬來,都沒有誕生一個可以通過考驗的大聖,難道還要葬金白虎再等三萬年?或者,三個元會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鬼主很想說,洫有機會做到。

    可是,看到洫被張若塵鎮壓在腳下,實在是開不了這個口。

    青鹿神王道:“什麼人都可以做葬金白虎的引導者,張若塵絕對不可以。此子,與崑崙界、廣寒界,乃至天庭的一些神靈,都有很深的聯繫,進入地獄界目的不純,今後多半會反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應該讓婪嬰、閻皇圖、羅生天、無疆他們去試一試,大機緣必定牢牢的掌控在地獄界修士手中,不能被一個天庭的修士奪走。”

    “婪嬰乃是宇宙神胎,他通過葬金白虎考驗的機會,應該非常大。”

    諸神雖然不知道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存在,可是,它們能夠讓酆都鬼帝妥協,必定是有非凡之處。

    況且,掌握了它們,等於是掌握了與神古巢溝通的橋樑。

    任何勢力,若是能夠得到神古巢的支持,在地獄界的話語權都能大增。

    有冥族的神靈,立即聲援青鹿神王,道:“張若塵闖鬼族本族星的目的,乃是救一個廣寒界的天奴,由此可見,他與廣寒界依舊是藕斷絲連,隨時可能反出。若是讓他得到神古巢的支持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“讓無疆成爲葬金白虎的引導者,卻不會有這樣的風險。而且,無疆修煉的聖意,只差一步就能達到二品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既然能夠憑藉葬金白虎的力量,融合出二品聖意,無疆肯定也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神尊,我認爲,應該將鬼族本族星的秘密,告知無疆等人,讓他們公平競爭。張若塵只是運氣好,佔據了先機,並不能說明他是葬金白虎唯一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沉聲一喝:“你們還真是喪心病狂,爲了葬金白虎和神古巢,將所有莫須有的罪名,都加到張若塵一個小輩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鬼主厲聲道:“血絕,你改變不了一個事實,張若塵的確是爲了救廣寒界的天奴,纔會去鬼族本族星,殺了鬼族無數魂靈,擊傷多位鬼族大聖。這難道不是反地獄界的行爲?”

    “這話有些不對吧?張若塵是被洫邀請去鬼族本族星決一死戰,然後,又遭受鬼族和骨族多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圍攻,一直都是在被動反擊,拼命想要活下去而已。什麼時候反地獄界了?”

    緊接着,冥王又笑道:“可惜,鬼族太弱了,匯聚了那麼多高手,本族星卻還是被毀掉,就連機緣都被奪走。怪誰呢?可憐的弱者。”

    鬼主的眼神一寒,冷笑道:“你們狡辯也沒用,現在盡情的得意吧,張若塵就算天資再高,若是心向天奴,逆反地獄界,最終,萬界神眼必定不會讓他活着走出狩天戰場。那個時候,看你們還怎麼笑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、冥王、血後,皆是變得沉默。

    他們對張若塵的實力和天賦,都有足夠的自信。可是,對張若塵的行爲和思想,卻是一點把握都沒有。

    從小在人類世界長大的他,真的會完全歸心地獄界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放人。”

    與張若塵那雙銳利似劍的眼睛對視,站在鬼城城牆上的鄍,只感覺渾身刺痛,猶如被一柄柄實質性的劍擊中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怎麼會這樣,張若塵居然能夠擊敗七哥?”鄍心中無比鬱悶和難受,曾經的自信和驕傲,彷彿被張若塵狠狠的踐踏。

    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與張若塵交換。

    洫是鬼族的第一強者,就連他都戰敗,誰還能擋張若塵?

    現在只能希望,儘快平息張若塵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不能將蠻劍大聖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粉紅骷髏攔住了鄍,一隻粉紅色的骨手,扣住蠻劍大聖的肩膀,盯向城下的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我知道,你和蠻劍大聖情深義重,絕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他死去。想要他活命,你得先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眯,眼神如刀,道:“你難道沒有看見,洫就在我的腳下?我要殺他,如屠豬狗。”

    粉紅骷髏呵呵一笑:“你真以爲自己可以在狩天戰場上肆無忌憚的胡作非爲?洫乃是鬼族這個千年誕生的最傑出的大聖,有很大的概率會成神。爲了一個天奴,殺死地獄界未來的神,就算諸神可以忍你,萬界神眼也會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要殺我,我卻不能殺你們?”張若塵冷笑道。

    粉紅骷髏點了點頭,道:“沒錯,就是這樣,你和那些可憐的天奴,沒有區別,都是我們的獵物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真想救蠻劍大聖,就去將鬼族本族星外的那幾個上三族的大聖,全部都擒拿,帶到我的面前,與我交換。”

    “這,是你唯一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向天外看了一眼,隱隱間,感知到了般若、大森羅皇等人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本來我是想留洫一命的,可是你卻成功的惹怒了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粉紅骷髏暗暗一驚,心中浮現出一道可怕的念頭,正要開口阻止……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左腿中的一千萬道神紋,重重一腳踩下,將洫的鬼體,踩得爆碎而開,化爲一團黑森森的鬼雲。

    天地巨震,所有修士都被張若塵的行爲驚住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居然真的敢殺洫?

    洫擁有不朽混沌鬼帝身,自然沒有那麼容易死去,億萬道鬼霧在急速流動,向中心區域匯聚,重新凝聚成鬼體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敢殺我,地獄界必將沒有你的容身之地,血絕戰神也保不住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力量,將洫重新抓了過去,凝聚出一道淨滅神火大手印,將他的鬼體再次打爆。

    洫顯然不是真正的不死,鬼體每被打爆一次,身體都會虛弱一大截,重新凝聚鬼體的速度會變慢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給我吞食了他,利用他的鬼氣,讓道果儘快成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部,衝出數之不盡的食聖花藤蔓,蔓延到鬼霧之中,瘋狂吸收洫的力量。

    鬼城中的鬼族大聖,全部都大驚失色,張若塵還真是膽大妄爲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?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蠻劍大聖?”粉紅骷髏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殺他,待我進入鬼城,必將你身上的一根根骨頭,全部拆掉,餵給荒天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留下了食聖花,駕馭十隻金翼,騰飛了起來,顯化出千里高的不動明王聖相虛影,重重的一腳向下方的鬼城踩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鬼城的陣法銘紋,形成碗形的光罩,擋住了這一擊。

    可是,陣法銘紋卻也崩斷了不少,鬼城中無數建築倒塌,所有魂靈都在恐懼的哭嚎。就連大聖級別的強者,也都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一旦被張若塵攻破防禦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天一天都有事,回到家都已經晚上11點,本來打算眯一會兒起來碼字,結果睜開眼睛的時候,已經是今天上午11點,實在是沒辦法。

    這一章4000字,算昨天的。

    今天沒啥事,可以再寫一章4000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