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被淨滅神火包裹的掌印,重重的,擊在粉紅骷髏頭頂。即便,她擁有神骨身軀,也被打得骨節爆鳴。

    兩隻眼眶中的骨火,差一點熄滅。

    神骨身軀,自然沒有那麼容易被擊碎,可是,這一掌,卻震傷了粉紅骷髏的聖魂和精神。使得她難以在短時間內,做出有效的反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給粉紅骷髏脫身和定魂的機會,施展空間挪移,再次出現到她的身前,又是一掌打出,擊中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半神之體與神骨交鋒,打得神火滿天飛濺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將粉紅骷髏擊飛,張若塵也會在一瞬間追上,再次打出重擊。

    浩瀚無垠的虛空中,出現了無數道張若塵和粉紅骷髏的身影,不停的變化位置。

    隨着一道道掌擊聲傳出,粉紅骷髏猶如皮球一般拋飛。

    以粉紅骷髏的修爲,加上至尊聖器和神骨蘊含的神力,本不應該如此被動。可是,從一開始,她就失去主動權,根本無法凝聚力量,因此,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你真的有不死之身。只要震散了你的聖魂,磨滅了你的精神,你還能復活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過粉紅骷髏的資料,她曾三次被一位無上境大聖殺死,又三次神奇的活了過來,被稱爲地獄界最難殺死的大聖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對她,張若塵才格外重視,每一擊都下了狠手。

    換做別的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被張若塵打了這麼多掌,早就死了數十次。可是,粉紅骷髏的身上,卻依舊神光閃爍,精神忽凝忽散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如此強橫,鬼族的一位位大聖,皆是面面相覷,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若不是還有四目鬼帝、翼鬼皇、夜常在在此,恐怕他們已經立即遁走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雖然還活着,可是,沒有完全避開洫的剎那之光,他的身上,傷勢很重,氣息遠不如先前那麼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畏懼,一起出手。”

    骨族的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,率先打出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血月沸騰。”

    鬼族本族星上方的虛空中,一輪血月,靜謐的顯化出來,緋紅醒目,與黑色的死亡之氣相伴,變得越來越巨大。

    一隻山嶽大小的牛形骷髏,站在血月中心。

    牛形骷髏一百四十九萬塊晶瑩閃閃的骨頭中,釋放出四十二億道聖道規則,涌入血月,與它結合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血月將虛空中的死亡之氣,盡數吸收過去,凝聚出熾熱的火焰,宛如化爲一座屍爐。

    在滿月牛皇的控制下,血月急速旋轉起來,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月所過之處,凝成巨大的漩渦風暴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後傳來的強大能量波動,張若塵回頭一看,雙目猛的一縮。只見,整個視野都是一片血紅色的火海,比岩漿的熱量都要更勝百倍、千倍。

    灼熱的氣浪,讓張若塵的皮膚疼痛欲裂,特別是傷口處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的確沒有完全避開剎那之光的攻擊,傷得很重,就連半神之體也被打穿。只不過,表面上,看不到傷口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冽的眼中,無一絲懼意,大喝一聲:“劍十。”

    一道白色魂影,從他的體內飛出,化爲一道銳力無邊的劍光,直衝向撲面而來的血月。

    劍光四周,交織着數之不清的劍道規則。

    一道劍道規則,就是一柄劍影。

    若是目力足夠強大,就能看清,那道劍光魂影,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是劍魂。

    劍意之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威勢驚人的血月,與張若塵的劍光魂影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血氣被破開,血月宛如鏡子一般碎裂,化爲一團血雲,與虛空中的星霧融爲了一體。

    劍光去勢不減,直衝向滿月牛皇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手中無劍,劍魂卻如此強大,我的百枷級高階聖術血月沸騰,居然一擊即潰。”

    滿月牛皇心中震驚,對張若塵的戰力,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,正要立即閃避,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身體的六個方向,不知何時各自凝聚出了一道劍影,劍尖都是指向它。

    滿月牛皇哪裡知道,張若塵的劍十,融入了空間力量?

    劍出之時,空間已經將它鎖定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劍光魂影和六柄劍影,同時擊中滿月牛皇,隱隱間,有骨裂聲響起。

    滿月牛皇嘴裡發出一道悲嗆的吼叫,骨身的傷勢,算不得什麼。可是,劍魂斬的是聖魂,骨族修士最爲脆弱的就是聖魂。

    聖魂受到嚴重創傷,差一點被打散,滿月牛皇身上的光芒變得暗淡,一時之間,竟是無法繼續出手。

    “一位百枷境大圓滿的強者,就這樣被打得失去戰力?”遠處星空的火魅陰姬,震驚得失神。

    曾經,在她看來,無疆就是同輩之中無敵的存在,心中高山仰止一般的傾慕和崇拜。

    見識到張若塵的可怕,這才讓她認識到,一山還有一山高。若是,張若塵達到百枷境大圓滿,無疆能擋他幾招?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拉開冰木神弓,刺骨的寒氣鋪開,四周凝聚出一座座冰山。他想要施展百枷境高階聖術“暗箭術”,偷襲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受傷,又遭遇諸多大聖圍攻,憑藉暗箭術,大森羅皇有七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偷襲成功。

    般若的手掌,擋住冰木神弓上那一支無形無質的箭,道:“先別動手。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大森羅皇不解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四翼鬼帝、夜常在、翼鬼皇,都在處在全盛狀態,中三族的修士,依舊是這片星空中最強大的一股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此刻偷襲張若塵,若是失敗,張若塵必定將仇恨轉移到我們身上,很有可能棄中三族的修士,主動攻擊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成功,張若塵一死,受益的也是中三族的修士。我們能夠從他們手中,奪走張若塵身上的各種寶物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輕輕點頭,覺得很有道理,這個時候,的確應該坐山觀虎鬥,看他們鬥個兩敗俱傷。於是,他收起冰木神弓。

    “還是小心一些爲妙,張若塵已是今非昔比,殺他不易。讓中三族的大聖去耗一耗他,是正確的策略。我們繼續療傷!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撐起至尊聖器《虛實字卷》,將衆人籠罩進去,全部隱匿於無形。

    面對張若塵這種級別的強者,必須得謹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沒給張若塵喘息之機,剛剛擊碎血月,天雀神骨的一對神骨翼,便是如同兩柄漆黑的天刀,斬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唰!唰!”

    兩隻神骨翼,交叉飛行,宛如兩柄巨大的剪刀。

    神骨翼的內部,不僅蘊含大聖銘紋,還蘊含聖道規則和王級銘紋。天雀神骨早已將它們祭煉成了戰兵,化爲君王聖器,可以隨心所欲的運用。

    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施展的是組合式攻擊,沒有任何間隙,絕不給張若塵施展空間挪移躲避的機會。

    兩隻神骨翼,是脫離天雀神骨的身體,斬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天雀神骨的本體,站在四百多裡之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時間調動聖道規則和聖氣,更沒時間激活紫金葫蘆,若是隻憑肉身,去和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打出的最強攻擊對碰,必定會吃大虧。

    頃刻間,他想出最正確的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雙腳踩出雷電,急速後退,形成一條長長的電路。同時,張若塵背上的十翼捲曲,將身體包裹,化爲一個直徑兩米的金色圓球。

    十隻金翼,猶如十層防禦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兩隻神骨翼與金色圓球激烈對碰,圓球快速滾動,化解神骨翼的力量。

    金色和黑色的力量勁氣,傳遍千里之內的虛空。

    待到兩隻神骨翼蘊含的力量消磨殆盡之時,金色圓球在虛空中撞擊出一圈圈空間漣漪,消失在了漣漪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天雀神骨立即意識到不妙,哪裡想到,張若塵的防禦力如此強大,都已經身受重傷,竟然還可以擋住它和滿月牛皇的組合式攻擊?

    就在天雀神骨準備逃退的時候,頭頂上方,出現空間波動,金色圓球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圓球裂開,化爲十隻金翼。

    站在金翼中心的張若塵,憑藉焱神腿,猛然一腳踩了下去,擊在天雀神骨的背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者接觸的瞬間,一片神火海洋顯化出來。

    站在星空中望去,神火海洋絢爛得猶如花朵綻放。

    天雀神骨最大的依仗,是背上的一對神骨翼,那並不屬於它,而是骨族一位神靈賜予。它的身體,並不是神骨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沉重的一腳擊中,頓時,身軀急速下墜,背部塌陷,堅硬的聖骨碎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天雀神骨的身體踩穿,從它的腹部下方飛出。天雀神骨的身上,留下一個對穿的巨大窟窿,骨身變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窟窿位置的斷骨,被神火點燃,在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天雀神骨連忙向遠處飛逃,同時運轉功法,施展各種手段,煉化侵入骨髓的神火,無法再繼續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接連重創三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張若塵的戰意,攀升到頂點,嘴裡發出一聲長嘯。

    背上綻放出璀璨的金芒,千里高的不動明王聖相呈現出來,頭頂九重天宇,腳踩萬屍地獄,長髮飛舞,氣勢磅礴。

    鬼族諸位大聖,打出的數十道高階聖術,每一招都有毀天滅地的破壞力,可是,進入不動明王聖相的附近空間,立即被打得散裂而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不動明王聖相的眉心位置,擡起手臂,打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大手印,與四目鬼帝打出的四座鬼獄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四座鬼獄一丈丈崩塌,支離破碎,向遠處蔓延,猶如四座世界毀滅。

    四目鬼帝的身形跌跌撞撞,被震退了數百里遠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戰威無匹,震撼人心,可是,在場的大聖和通過萬界神眼投影看到畫面的修士,都看見張若塵破碎衣袍的下方,鮮血直流,身上有很多道傷口。

    其中,位於胸口的三道傷口,最爲觸目驚心,將他的身體穿透,延伸到了背部。

    這是被剎那之光擊中的舊傷,隨着剛纔的激烈戰鬥,傷口崩裂,聖血止不住的流淌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解,張若塵爲何不立即救走蠻劍大聖,趕緊逃命?

    繼續戰下去,傷勢進一步惡化,怕是會有隕落的風險。

    只有張若塵還在堅持,眼神絕然,他的心中,有一份別人無法理解的情緒。這種情緒,只有通過戰鬥和殺戮,才能釋放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翼鬼皇站在八百里外,打出鬼頭鞭,從破碎的四座鬼獄後方,鞭身蔓延出來。

    鬼頭鞭氣息陰寒,變幻莫測,很像是一頭鬼氣森森的鋼鐵黑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力量,遠勝翼鬼皇,探出一隻手,利用不動明王聖相,抓住了鬼頭鞭,拖動鞭身,將翼鬼皇向身邊拉扯。

    “力量怎麼如此巨大?”

    翼鬼皇的雙翼展開,化爲兩片鬼雲,將渾身力量完全調動,卻依舊無法定住身形。

    他距離張若塵越來越近,從八百里,頃刻間,便是到了三十里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拖住鬼頭鞭,另一隻手捏成拳頭,一拳向迎面而來的翼鬼皇,擊了過去。與此同時,身軀千里的不動明王聖相,與張若塵一樣,也一拳打出。

    若是被一拳擊中,翼鬼皇就算不死,鬼體也肯定會爆開。

    “哏哏,張若塵這一次,你恐怕要失算了。”翼鬼皇臉上驚慌的神情消失,浮現出一道陰沉而又奸詐的笑意。

    無聲無息的,一道黑色影子,從翼鬼皇的影子中飛出,迎向張若塵的拳頭。

    黑影手持一柄怪異的劍,劍體如蛇,通體漆黑,時而無形,時而有形。

    無形之時,不散發出任何力量波動,使用空間力量去感知,也發現不了,猶如不存在於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有形之時,散發出強大的神力和詛咒氣息。

    正是夜常在,與他的阿摩神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晚寫的時候,狀態不是很好,寫出了一個bug,就是黑暗神殿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章,提過一句“黑暗神殿是有中三族把持”,昨晚寫的時候,沒有翻看前面仔細校對,寫成黑暗神殿代表上三族的利益。所以,我將前面和上一章關於黑暗神殿的描寫,都刪掉了!

    關於黑暗神殿的設定,其實我最開始想的是,代表的是死靈。但是,一直沒有單獨記下來,導致後面寫的時候,就記錯了!後面我會認真梳理一下,單獨整理出黑暗神殿的世界觀。

    另一個地方,大家可能又誤解。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龍,只是史前神種,並不是活了五萬個元會。舉一個例子,從南極冰川下方,挖出了萬年前的猛獁象屍體,通過未來的技術,可以克隆出一隻活着的猛獁象。

    史前神種當然不是克隆出來,後面會解釋,它們的具體情況。總之,它們可能沒有大家想象中那麼長的壽元,也不可能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