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如此近的距離,又是蓄勢待發,就是想要一劍定乾坤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這一劍,我要將你刺穿,詛咒的力量,將會深入你的骨髓,浸入血液,最終讓你在咒殺中死去。”

    在這電光火石之間,夜常在當然不會浪費時間說話,剛纔之言,並不是從嘴裡說出,而是以精神力的方式,直接傳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阿摩神劍與不動明王聖相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聖相雖是虛像,可是,卻比真正的金鐵更加堅硬。只不過,阿摩神劍更加銳利,金鐵也能輕鬆穿透。

    劍破聖相的瞬間,爆發出滿天金色氣勁。

    “你還真以爲,在敵人手中,我會在同一個地方栽倒兩次?”張若塵面無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阿摩神劍尚還沒有到達張若塵的面前,張若塵打出的那隻拳頭,突然,噴薄出一重重無形的空間衝擊波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夜常在被擊中,黑色的身影,向後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雖然是“地魂成鬼”,鬼體無形無質,可是,畢竟存在與空間之中,空間力量是對付他的最好手段。

    空間衝擊波一重連着一重,將夜常在的影子,一連震飛七次。

    到得第八次的時候,影子竟是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“這一拳,一直都是爲你準備你的。你知道你爲什麼只能排在第十八嗎?你的隱藏,對精神力強度六十四階的大聖而言,毫無意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其實,夜常在是一個天生的刺客,憑藉六十四階的精神力,張若塵也只能模糊的感應到他的存在。是加上了真理之心,張若塵才清晰的感知到,他藏身在翼鬼皇的影子中。

    說出剛纔那樣的話,是爲了打擊夜常在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五百里外。

    夜常在重新凝聚出鬼影,向已經在交手的張若塵和翼鬼皇望了一眼,沒有一絲猶豫,立即遠遁。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太可怕,都已經傷得那麼重,被如此多大聖圍攻,竟然還是保持清晰的戰鬥思維,內心冷靜到了極點,完全滴水不漏,根本無法偷襲。

    力量可怕,更可怕的是……駕馭這股力量的,是他這個沒有破綻的人。

    地魂鬼體是最難被打碎,可是,一旦被打碎,也就很難復原。夜常在已經失去繼續戰鬥的力量,可以說,在狩天之戰期間,他都不可能恢復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翼鬼皇哪裡是張若塵的對手,一連硬拼了三擊之後,鬼體就出現大量裂痕,隨後施展出逃命秘術,向遠處遁走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大挪移將它追上,一腳將他的鬼體,踩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翼鬼皇慘叫一聲,鬼體猶如氣球一般爆開,化爲滿天鬼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給他重新凝聚鬼體的機會,雙手攤開,背部衝出密密麻麻的食聖花藤蔓,瘋狂的吸收,散佈四方的鬼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傷勢,變得更加嚴重,卻渾身金光閃爍,眼神銳利的盯向鬼族諸聖,道:“誰還想戰?”

    這片虛空,聚集了大批鬼族的大聖,數量近百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他們卻失去繼續戰鬥的信念,僵在原地,沒有人敢第一個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沒辦法,洫死之後,鬼族諸聖就已經失去主心骨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滿月牛皇和天雀神骨帶着不知是生是死的粉紅骷髏,已經逃離而去。再加上,夜常在和翼鬼皇接連戰敗,一個逃遁,一個被煉化吸收,鬼族大聖就算意志力再堅定,也不得不考慮一下利弊得失。

    繼續戰下去,就算耗死了張若塵,他們之中怕是也有不少會陪葬。

    這樣,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鬼族還要繼續參加狩天之戰,不能再有更大的傷亡。

    四目鬼帝帶着蠻劍大聖,代表鬼族諸聖站了出來,與張若塵對話,道:“這一戰,鬼族認栽,徹底敗了!張若塵,只要你留翼鬼皇一命,我現在就放了蠻劍大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也想威脅我?”

    四目鬼帝迎向張若塵那雙眼睛,心中猛然一跳,想到了先前的粉紅骷髏,語氣變得軟了幾分,道:“要殺你的是洫、嫣紅大聖、白玉瘋獅,我們只是被洫邀請來助拳,應該罪不至死吧?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若是執意要殺翼鬼皇,我們爲了鬼族的尊嚴,別無選擇,只能拼死與你一戰。到時候,豈不是便宜了藏身在附近的上三族修士?”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,在張若塵腦海中響起:“主人,我的道果,已經成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將食聖花的一根根藤蔓收回體內,向四目鬼帝道:“今日,我便給你四目鬼帝一個面子,饒他不死。”

    四目鬼帝臉上露出一絲喜色,目光向蠻劍大聖盯了一眼,倒是沒有想到,區區一個廢掉的大聖,在張若塵心中的分量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不過,這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爲了救一個廣寒界的大聖,與地獄界的修士大打出手,就算讓他救回去又如何?

    諸神看着。

    地獄界的修士,也看着。

    這一戰,張若塵的確是贏了,可是,也輸了!

    地獄界哪裡還有他的容身之地?

    “嘩嘩。”

    這片虛空中,殘餘的鬼氣快速匯聚,凝爲翼鬼皇的身形。

    翼鬼皇雖然沒死,可是,鬼氣被食聖花吸收了大半,短時間內,休想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“鬼頭鞭,我收了,你沒意見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不管翼鬼皇同不同意,直接使用淨滅神火,開始煉化鬼頭鞭。

    鬼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,翼鬼皇長長一嘆,今天這個跟頭,栽得實在太慘。

    鬼族爲什麼要和張若塵爲敵?

    站在《虛實字卷》之中的上三族修士,皆是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“鬼族吃了那麼大的虧,就這樣和解了?”白玉瘋獅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道:“不和解,還能怎樣?繼續和張若塵死磕,這一屆狩天之戰,鬼族就徹底沒有翻身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白玉瘋獅眼中露出殺意,道:“張若塵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,接下來,由我們出手,徹底了結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張若塵已經是強弩之末?剛纔,他連敗粉紅骷髏、滿月牛皇、天雀神骨、夜常在、翼鬼皇,哪裡像是力竭的樣子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以疑惑的眼神,盯向她,道:“般若殿下會不會太謹慎了一些?今天,是殺張若塵的最佳時機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我沒說不殺,只不過,我們沒必要像鬼族和骨族的大聖那麼愚蠢,去和深不可測的張若塵硬碰硬。別忘了,我們還有一招後手。讓雀飛,利用天奴的力量殺死張若塵,豈不是萬無一失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問道:“要不要,使用暗箭術,先襲殺張若塵一次?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般若頗爲後悔的嘆息一聲,道:“我們已經錯失時機,現在再使用暗箭術,能偷襲張若塵的概率太低。先前,是我判斷失誤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搖頭,道:“不能怪你,誰都沒有想到,張若塵可以以摧枯拉朽之勢,接連重創五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嚇得鬼族不敢繼續再戰。再說,就算大森羅皇先前使用暗箭術,成功的概率也很低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露出不以爲然的神色,道: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夜常在都偷襲失敗了!”源非大聖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一時之間沉默不語,竟是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論偷襲暗殺,夜常在顯然是比他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蠻劍大聖渾身都是傷痕,特別是被五根冰柱洞穿的地方,至今血肉中都還殘留有冰渣。有死靈之氣侵蝕肉身,即便是大聖聖血蘊含的能量,也無法讓傷口癒合。

    當然,就算傷痕累累,蠻劍大聖那魁梧的身體,依舊挺拔筆直。

    張若塵煉化了鬼頭鞭之後,目光盯向站在五步開外的蠻劍大聖,眼睛餘光看見,鬼族諸聖全部都撤退到了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二人對視,卻誰都笑不出來。

    因爲,這裡是地獄界,是狩天戰場。

    一個是狩獵者,一個是天奴。

    “人生真是奇妙,當初,你隨月神一起回到月神山的時候,我就看出你的不凡,可是沒有想到,我們二人會有這樣一番際遇。”

    蠻劍大聖率先打破沉寂,臉上擠出一道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視他的雙眼,道:“或許,這是命運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命運?”蠻劍大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本是不信的,可是今天,我卻有些信了!若不是有命運在安排,我們怎麼會在這個時間,這個地方,以這樣的方式,站在這裡?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一揮手,空間凝固,化爲一張無形的桌臺。

    從紫金葫蘆中,張若塵取出一隻酒壺和一隻神骨三腳杯,道:“狩天大宴的時候,我偷偷留了半壺酒神殿釀造的神玉瓊漿,專門留給你的。”

    大宴上的食物,可以帶進戰場。

    “兄弟就是兄弟,這樣的好東西,以前都只是聽說過,沒想到,還有喝到的機會,看來是沒有什麼遺憾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打算幫他斟滿一杯,可是,蠻劍大聖卻直接從他手中,奪走了酒壺,仰頭便是往嘴裡傾倒。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的看着他,道:“蠻劍大哥,你知道我爲什麼一定要來鬼族的本族星?”

    蠻劍大聖依舊喝酒,沒有停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:“因爲,我知道,你絕不甘心,死在鬼族修士的手中,更不甘心被煉成鬼奴。所以哪怕我知道,我來了之後,我們二人都可能會死在這裡,卻還是來陪你。要麼一起死,要麼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,逃,無論往哪裡逃,一個時辰後,我都會來殺你。若是被我追上,我會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點鐘起來寫,終於寫起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