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個時辰的逃命時間,是蠻劍大聖最後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,不殺蠻劍大聖,自己今後在地獄界將會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。可是,內心終究是做不到忘情絕義,所以纔打算給他最後一次機會。

    蠻劍大聖顯然是能夠理解張若塵,喝完壺中酒,走了過去,一把拍在張若塵肩膀上,哈哈大笑:“不逃了,能逃到哪裡去?我的聖源都被挖走,修爲幾乎盡廢,隨便一個大聖都能殺我。死在地獄界一羣宵小的手中,何有死在自己兄弟手中痛快?”

    張若塵凝視着他,苦笑道:“太過分了!你倒是痛快了,我呢?我哪裡去找痛快?要不,我給你三個時辰的時間,或許你能從我手中逃走呢?”

    蠻劍大聖搖了搖頭,道:“知道爲什麼洫可以那麼快找我?因爲,他在我的體內,留下了鬼印,鬼族的修士都能追蹤到我們位置。所以,我怎麼逃,都是死。你不殺我,難道要逼我自殺?”

    說出“自殺”二字的時候,蠻劍大聖的語氣中,帶有幾分意味深長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蠻劍大聖不是不想自殺,而是知道,自殺只是讓自己顯得更加窩囊,卻什麼都幫不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在地獄界立足,需要的,是他的命。

    蠻劍大聖盯着張若塵看了半晌,見他遲遲不動手,於是,大喝一聲:“在劍道上,我也有不低的造詣,接我一劍試試。”

    蠻劍大聖雖然聖源被挖,可是,大聖血液和不朽聖軀之中,依舊蘊含強大的聖力。

    捏指成劍,劍意瀰漫而開,引動虛空中的星霧。

    一縷縷六彩星霧,凝聚出成千上萬柄虛劍,跟隨蠻劍大聖的手指,劃破虛空,向張若塵直刺過去。

    劍影,進入百丈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。

    進入十丈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不動。

    進入五丈,三丈,一丈……

    眼看滿天劍影就要刺入張若塵眉心,他的一雙瞳孔,被劍影填滿。

    嘆息一聲,張若塵緩緩閉上雙目,身體表面浮現出金色光芒,化爲一柄金劍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滿天劍影,被金劍全部撞碎。

    金劍刺穿蠻劍大聖的身體,從背心飛了過去,一直衝到數十里之外,才又重新化爲張若塵的身形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虛空,沒有轉身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身後,蠻劍大聖的身體爆裂而開,化爲血霧雲團,盡數灑落在下方的鬼族本族星上。

    血雨從天降,悽美而又絢爛。

    諸神包括萬界神眼,必定都在關注,張若塵沒有耍小聰明,這一劍,直接將蠻劍大聖徹底殺死,包括聖魂和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在諸神面前耍小聰明,是最愚蠢的行爲。

    要麼不殺,要麼必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乃是心智非凡之輩,只是最初眼中閃過了一道痛苦的神色,很快就被堅定和絕然覆蓋,再次恢復冷酷無情,一步跨千里,頭也不回,徑直而去。

    藏身在《虛實字卷》中的上三族衆人,看到張若塵突然出手,擊殺了蠻劍大聖,殺得如此乾脆,如此果斷,一個個都被震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倒吸了一口涼氣,道:“誰說張若塵是來救那個廣寒界大聖的?這傢伙,根本就是一個冷血的狠人,爲了達到目的,什麼人都能殺。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不正是需要這樣的人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皺起兩條粗黑的濃眉,道:“你們不覺得,張若塵這麼做,顯得太刻意了嗎?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道:“刻不刻意有那麼重要嗎?諸神要的只是一個結果,張若塵給他們的,就是一個結果,算是徹底選擇了自己的立場,表明了自己的決心。不得不說,他的確是夠狠,是一個厲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火魅陰姬冷峭一笑:“再厲害又如何?今天依舊得死!真正厲害的,是能夠笑到最後的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擊殺蠻劍大聖的畫面,定格在天空的投影畫面上,久久之後才散去。

    很多崑崙界和廣寒界的修士,都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幕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爲,張若塵是去救蠻劍大聖,可是到頭來,蠻劍大聖卻死在了他的劍下。

    太出乎預料!

    王山中,小黑又嚷嚷了起來,道:“看到沒有,看到沒有,本皇說什麼?張若塵這個狗賊早已不是你們以前認識的那個他,心之冷,手之狠,做爲屠天殺地之皇,本皇都自愧不如。不行,不行,本皇真的必須立即出發,用捆,用綁,也得把他弄回來。”

    韓湫穿着一身玄黑色長袍,目光似兩道剪水,笑道:“我卻覺得,現在的張若塵更加迷人,做爲一個想要成大事的男人,就該殺伐果斷。蠻劍大聖做爲天奴,必是一死,死在張若塵的手中,至少可以少受一些折磨。”

    “冷血。”

    小黑瞪大一雙貓眼,齜牙咧嘴的說道。

    寒雪怔了很久,盯着走出王山的小黑,追了上去,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地獄界,那邊我比你更熟,正好我也要去拜見女帝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?女帝?你是認真的?”

    小黑本來不想寒雪跟去,可是聽到這話,整隻貓頭鷹都喜得癲狂了起來。這個小丫頭,終於透露出了有用的信息,看來女帝果然還活着。

    它去地獄界的心,變得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修士,曾經將張若塵視爲希望之星,不知多少年輕修士,將他當成偶像一般崇拜。可是此刻,恨他之人,卻是恨不得剝他的皮,食他的肉,將他視爲最可惡的背叛者。

    有大批修士趕去月神山,向月神跪拜請願,希望月神能夠出手殺死張若塵,爲蠻劍大聖報仇。

    可是,月神山卻出奇的平靜。

    月神以閉關準備渡元會劫難爲由,沒有見任何請願者。

    倒是天堂界的修士相當活躍,唯恐天下不知一般,將張若塵殺死蠻劍大聖的消息,在整個天庭宣揚,嘲笑月神識人不明。

    這一場風暴,比當初荒天背叛天庭的時候,還要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地獄界的修士,倒是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,覺得張若塵這麼做一點錯都沒有,是很正常的行爲。既然加入了地獄界,就該斬斷和以前那些修士的一切關聯。

    倒是被張若塵抓到地獄界的周禛、申屠雲空、翃,看到影像之後,心中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就連蠻劍大聖,張若塵都說殺就殺,更何況是他們?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覷,一絲反抗之心都不再有,決定以後都老老實實的追隨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中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、冥王、血後都微微鬆了一口氣,最擔心的事,終究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無論張若塵是爲達目的不擇手段,還是被逼無奈,只要殺了蠻劍大聖,也就可以暫時堵住悠悠之口,誰都不能再拿他的身份說事。

    冥王點了點頭,道:“這一劍,不僅是取了蠻劍大聖的性命,也意味着他的心境,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脫變。今後,將沒有任何事物,可以阻擾他。”

    血後卻有些擔心,道:“他在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,進入千問境和萬死一生境,恐怕會有更大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要歷劫,每個人的心都有經過千錘百煉,才能百折不撓。只要擁有強大的意志力,再大的麻煩,我相信,都難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如此說了一句,冥王盯向血絕戰神,道:“張若塵果斷選擇了立場,與天庭劃清界限,第一關算是過了!可是如果……我是說如果,張若塵進入地獄界,抱有別的目的,血神殿和命運神殿能夠容忍他到什麼地步?”

    整個神境世界都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冥王問出的這個問題,是在太敏感,也太直白。

    “無論他抱着什麼目的,他都是我的外孫,他的命,誰都不能動,這是我的底線。”血絕戰神如此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道:“當然,即便張若塵不是我的外孫,以他的天賦,血神殿和命運神殿也不會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張若塵沒有殺那幾個天堂界的修士一樣,明知他們有異心,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,能有用處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人會死,只有兩個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是沒有了價值。第二,是死了之後,會有更大的價值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還有價值,他就不會死。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老傢伙,都想將張若塵培養成一把刀,用來磨礪地獄界那些大聖的心,給他們製造壓力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張若塵這把刀,已經越來越鋒利,相信他們應該很滿意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這樣的特殊價值,你們也就不必爲他的性命擔憂,讓他去折騰。區區一個大聖而已,還能把天捅破了?真把天捅破了,反而會讓我更加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每一句話,都說得很平靜,可是心中卻十分期待張若塵身上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天捅破了,他可以撐着。

    變得平庸了,才讓人失望。

    “鬼主真平靜,這個老傢伙,看來是被氣得不輕。此次狩天之戰,鬼族已經失去競爭力,算是提前出局。”冥王笑道。

    血後卻笑不出來,目光投向狩天戰場的方向。

    張若塵傷得那麼重,可是,接下來的路,卻並不好走,還有一重重殺機,正在等着他。血後擔心張若塵還沉浸在殺死蠻劍大聖的痛苦之中,不知道危險已經悄然接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