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狩天戰場浩闊無垠,六彩色的星霧絢爛分佈,引人無限遐想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片如同血漿般粘稠的紅色星霧中,一位天使族老者,站立在一塊兩百多米長的宇宙岩石上,雙瞳流動着聖芒,眺望遠方。

    他十分蒼老,臉上有密密麻麻的皺紋,身形頗爲佝僂,背上的天使羽翼破破爛爛,顯然在地獄界遭受過不少折磨。

    此處,是回不死血族本族星的必經之路。

    遠遠的,一粒金色光點,出現在這片星空。

    是一個人。

    他身影渾身散發金光,在虛空中行走,每跨出一步,都能跳躍相當遙遠的距離,正是尋瑜皇無果,準備返回不死血族本族星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位天使族老者,名叫次海空。

    他轉身衝入紅色星霧,向隱藏在裏面的天奴大聖,道:“張若塵那個叛徒來了!”

    紅色星霧中,有大聖使用自己的聖血,刻畫出了陣法銘紋,可以掩蓋他們的氣息。

    包括天使族老者次海空,一共十二位百枷境天奴聚集在紅色星霧中,有身形如蜥蜴的妖族大聖,有滿臉鬍鬚的光頭大漢,有生長在水流漩渦中的植物生命……

    聽到“張若塵”的名字,他們一個個都釋放出濃烈殺氣。

    生長在水流漩渦中的植物生命,渾身釋放出一粒粒光點,變化成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嫗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獰然,道:“張若塵本是天庭花費無數資源培養的蓋世人傑,卻主動投靠地獄界,如此鉅奸,必須千刀萬剮。”

    次海空道:“張若塵雖從鬼族本族星逃了出來,可是身上血跡斑斑,應該受了嚴重的傷勢。今天,是除奸斬惡的大好時機。”

    一個瘦得只剩皮骨的矮人,坐在星霧中一塊晶瑩剔透的岩石上,念道:“在聖獄中,我聽說張若塵在崑崙界功德戰場,屠殺了我天堂界大批年輕天驕,以此才獲得加入地獄界的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地獄界,已經被關押了六百年,必須殺一個有價值的地獄界修士,回到天堂界,才能重新被重視,張若塵是最好的人選。”

    這個矮人,名叫織傷,乃是在場唯一的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。

    讓人吃驚的是,他的手中,居然有一件戰兵。

    是一柄銀色的斧頭,斧柄比他的身體還要高一些,斧頭上,一面印着日紋,一面印着月紋,有一道道王級銘紋,在斧鋒上流動。

    這柄三元君王聖器戰斧,是織傷斬殺了一位石族大聖,奪取的兵器。

    次海空冷笑一聲:“我們這麼多大聖聚集在一起,殺不了張若塵纔是怪事,現在我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爆鳴聲響起。

    聖血陣紋籠罩的這片空間,遭受未知的攻擊,劇烈一顫。

    “來都來了,藏頭露尾有意義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化爲音波漣漪,穿過聖血陣紋,傳入他們的耳中。

    十二位百枷境大聖的臉色,皆是一變。

    矮人織傷豁然站起身,渾身聖光外射,手中戰斧釋放出刺目的銀芒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張若塵居然主動攻了上來,他怎麼知道,我們藏身在這裏?”

    次海空眼神凝重,露出愧疚之色,道:“應該是剛纔我觀察他的時候,被他察覺到了,此子的感知力和精神力,應該非常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外面,再次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空間有一次顫動,大量聖血陣紋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四周的溫度急劇攀升,猶如化爲一座熔爐。

    十二位百枷境大聖天奴驚疑不定,其中一人發現,有一團團白色的淨滅神火,燒穿陣法銘紋,飄進陣法中。

    “帝焰淨滅神火。”

    一位滿臉鬍鬚的光頭大漢,右臂被淨滅神火沾上,衣袖立即燃燒起來,比玄鐵都要堅韌千百倍的大聖皮膚被燒得通紅,似要融化。

    同樣是帝焰,修士的境界越高,融入的火道規則越多,火焰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今時今日,張若塵的淨滅神火,已擁有煉死百枷境大聖的可怕威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上十隻金翼展開,懸浮在紅色星霧的上空,釋放出源源不斷的淨滅神火,將下方直徑三百里的紅色星霧完全覆蓋,化爲一片白色火海。

    整個星空的穩定,都在急劇攀升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想將我們所有人都煉死在這裏,立即突圍,出去與他鬥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長嘯一聲,一根根白髮倒立起來,化爲白玉材質一般的藤蔓,蜿蜒着急速瘋長,穿過淨滅神火的火焰層,擊向懸浮在上空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雖然是植物生命,很怕火焰,可是因爲修爲境界足夠高深,可以在短時間內,抵擋住淨滅神火的焚煉。

    “靈風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念出一聲,沒有理會衝來的白色藤蔓。可是,食聖花卻從他的背部衝出,化爲一根根被雷電包裹的紫藤,向下方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這株靈風藤,歸我了!”

    魔音那妖嬈嫵媚身影,從張若塵的背後走出,玉//腿纖長,腰若柔柳,胸口黑色蕾絲,雪白的肌膚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數百根雷電紫藤,正是從她右手的五根雪蔥手指之中飛出。

    兩波藤蔓,一上一下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雷電和颶風撞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白色的靈風藤,沒堅持多久,被雷電劈得化爲黑煙。

    食聖花吞食了太多天驕人物,又有張若塵的半神之體,蘊養自身,得到了無窮多的好處。如今道果成熟,它的戰力,足以和百枷境大圓滿頂層的強者抗衡。

    區區靈風藤,豈是它的對手?

    “是食聖花!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被雷電擊傷,嘴裏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。

    忽的,感應到了什麼,她擡頭一看。只見食聖花的數百根雷電紫藤,猶如雨下,穿過淨滅神火的火焰層,將她的身體包裹和纏繞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還來不及躲閃,就被雷電紫藤頂端的花骨朵,擊穿不朽聖軀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上千道電光劈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髮老嫗的嘴裏,發出慘叫聲,幾乎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在雷電紫藤衝入淨滅神火火焰層的一瞬間,另外十一位百枷境大聖,本能的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看到白髮老嫗的遭遇後,他們正想營救,可是,雷電紫藤卻拖着白髮老嫗的身體,瞬間飛出了聖血陣紋所在的空間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次海空背上的天使殘翼展開,化爲一道白光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啪啦。”

    一根直徑一米粗的雷電紫藤,猶如鞭子一般,從淨滅神火火焰層的上方抽出,擊中次海空的身體,將他打得口吐鮮血,墜落了回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十位百枷境大聖,臉色變得更加難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算受了傷,似乎也很強大,而且,還有食聖花這個幫手。

    頃刻間,就能擒住百枷境的靈風藤,張若塵身上那株食聖花的戰力,至少也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層次。

    今日這一戰,恐怕沒有他們想象中那麼輕鬆。

    “聖血陣紋最多還能堅持十個呼吸的時間,不能坐以待斃,一起出手,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矮人織傷雙手抓起銀色戰斧,將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調動出來,注入斧中。

    銀色戰斧綻放出來的銀光,更加奪目,每一道光芒都如一道利刃,能夠殺死聖境之下的修士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銀色戰斧向上方劈出,形成一道百里長的巨大斧影,將紅色星霧一分爲二,以摧枯拉朽之勢將淨滅神火火焰層撕裂開一道裂縫。

    斧影似有開天闢地的威勢,直向張若塵劈去。

    ωwш ★тTk ān ★C〇

    正在操控淨滅神火的張若塵,只是向斧影淡淡的盯了一眼,便是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上千萬道空間規則,從眉心飛出,將身前的空間凍結,化爲一面厚達千米的空間盾牌。

    斧影劈在空間盾牌上面,將凍結的空間一層層擊碎,沉陷下去五百多米深。

    “力量太弱了,還遠遠不夠傷到我。”張若塵淡漠的說道。

    矮人織傷大吼一聲,兩隻粗壯的手臂,釋放出一道道紅色光華,力量變得更加強大,“轟隆”一聲,將千米厚的空間盾牌全部斬碎。

    眼看斧影就要落到張若塵的頭頂,兩道空間裂縫,從張若塵的眼瞳飛出,直接將斧影,斬斷成了三截,隨後在虛空中消散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可以隨心所欲施展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麼強大?”

    矮人織傷感到難以置信,不是說張若塵是最近一年,才突破到大聖境界嗎?

    就算他能夠跨境界戰鬥,也不至於,跨到千問境的層次吧?

    天奴手中掌握的信息,相當滯後,而張若塵的進步速度太快。不止矮人織傷,別的天奴,全部都驚呆。

    另一頭,白髮老嫗被雷電藤蔓拖出淨滅神火火焰層之後,便是化爲原形,變成一株白色靈風藤。

    沒過多長時間,魔音使用數百根雷電藤蔓,將靈風藤全部吸收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的傷勢痊癒了!接下來,好好的陪他們玩。”酥柔動聽的聲音,從魔音的嘴裏吐出,面露迷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洫施展剎那之光自爆的時候,魔音也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如今傷勢痊癒,戰力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魔音操控數百根雷電紫藤,籠罩方圓三百里,將想要衝出淨滅神火的天奴,全部都抽擊得飛了回去,沒有一個可以逃脫。

    被困在淨滅神火中的天奴,全部都後悔不已。

    先前爲何要聚集在一起?

    完全就是作繭自縛。

    如今,就算想要分散逃走,都變成一件十分艱難的事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的火焰層,快速收縮,壓榨天奴的活動空間,也讓火焰可以更加凝聚。

    化身爲精靈族聖王的死族強者雀飛,在距離張若塵大概五百里外的一片白色星霧中,顯露出身形,驚詫的道:“張若塵還真是心狠手辣,對天庭的大聖,絲毫都沒有憐憫之心,竟是想要將他們全部都煉死。”

    此刻,恐怕沒有修士,再敢說張若塵與天庭有聯繫。

    也不知萬界神眼是不是刻意針對張若塵,迅速就將此處的畫面,投影到了地獄界各地和功德戰場,再次引起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要討伐張若塵的修士,變得更多,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覆蓋的範圍,縮小到了直徑五十米左右,十一位百枷境大聖拼盡全力突圍,即便魔音的修爲強大,也無法完全防住。

    矮人織傷第一個衝了出去,飛出一道弧線,出現到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大吼一聲,雙手提起銀色戰斧,劈向魔音控制的數百根雷電藤蔓。只有斬斷這些藤蔓,被困在淨滅神火中的天奴,才能逃出來。

    那時,結合十一位百枷境大聖的力量,與張若塵和食聖花,纔有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餘光,向矮人織傷瞥了一眼,只用一隻手控制淨滅神火,另一隻手,抓住從翼鬼皇那裏奪取來的鬼頭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鬼頭鞭宛如一條陰氣森森的黑龍,飛了出去,纏住矮人織傷手中的戰斧。

    鞭子的頂端,一顆宮殿大小的骷髏頭探了出來,雙眼燃燒着骨火,嘴裏露出兩顆尖銳的獠牙,一口將矮人織傷咬進嘴裏。

    矮人織傷一隻手提斧,一隻手撐住骷髏頭的牙齒,苦苦支撐。

    雖然是百枷境大圓滿的大聖,可是,被關押在聖獄中的六百年,身上血氣流失嚴重,進入狩天戰場後,精神力又被封印,戰力自然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即便是百枷境大圓滿榜排名第五十四位的翼鬼皇,都比他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雀飛懸浮到了白色星霧的上方,英俊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鄙夷的笑意,道:“這些天奴,還真是夠廢物,十多位百枷境大聖一起,卻反而要被張若塵一網打盡。嘖嘖,看來,還是得我來幫一幫他們。”

    兩指合併,捏成劍訣,在身前畫出一個圓圈。

    圓圈的中心,大量天地聖氣匯聚在一起,凝成一柄三尺長的黑劍。

    雀飛一掌拍出,擊在圓圈中心,黑劍猶如光梭一般飛出,頃刻間便是擊中鬼頭鞭頂端的骷髏頭,打得骷髏頭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矮人織傷順勢脫困,手臂猶如風車一般旋轉甩動,將手中的銀色戰斧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銀色戰斧旋轉着飛行,將雷電紫藤斬斷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該死!什麼人在幫他們?”魔音向後倒退了兩步,一雙魅惑動人的眼眸,變得冷然,釋放出精神力,尋覓剛纔出劍的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數,顯得鎮定得多,深吸一口氣,激發出左腿一千萬道神紋,猛然一腳向下方踩去。

    既然無法直接將他們煉死,只能換一種方式結束戰鬥。

    “焱神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腿燃燒起熊熊烈焰,在向下踩去的過程中,顯化出一隻巨大的火焰神腿,腳掌覆蓋方圓百里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雲團被焱神腿踩得裂開,強大的毀滅力,落到十位百枷境天奴的身上,將他們震得向四面八方飛去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位修爲較低的百枷境天奴,承受不住焱神腿的力量,不朽聖軀破碎,神形俱滅,慘死當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