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二千多米長的紫色隕星,重重的,撞擊在火魅陰姬身上,有滾滾騰騰的紫色殺戮之氣衝入她體內,磨滅她的生機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身上的紅靈火焰熄滅,慘叫一聲,急速向下墜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紫色隕星再次一擊,撞擊在火魅陰姬身上,將她的不朽身軀打得血肉模糊,似乎就要爆碎。

    紫色隕星準備發動第三擊的時候,《虛實字卷》的八千個文字飛至,頃刻間,紫色隕星中發出一道笑聲,從空間中消失,變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左牧聖君太狡猾了,根本不和至尊聖器硬碰硬,每次攻擊完就立即遁走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的心境,本是十分平和,可是,頃刻間,己方一連折損兩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再好的心境都被破壞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與中三族交手的時候,都沒造成這樣的損失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血淋淋的聖軀,如同一片紅色樹葉,軟綿綿的飄浮在虛空,氣息尚存,可是,卻沒有精神力波動,進入無意識狀態。

    “趕緊回來,與我們會合。”

    般若向大森羅皇傳音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也已經被嚇住,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一邊提防四周,一邊向《虛實字卷》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分出兩道精神力念頭,投送到火魅陰姬和白玉瘋獅的身旁,探查他們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還好,尚且有救。”源非大聖道。

    般若嘆息一聲,擺了擺手,道:“讓萬界神眼的器靈,送他們離開戰場吧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頗爲無奈,最終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和白玉瘋獅傷得太重,在狩天大宴期間,不可能恢復過來,將他們送離戰場,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火魅陰姬和白玉瘋獅被傳送離開後,源非大聖嘆息一聲:“若是先前採取你的建議,我們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,左牧聖君就算再強,也不可能得手。損失兩位百枷境大聖,對我們將會相當不利。”

    般若依舊鎮定,道:“左牧聖君是雪蠻族的飛昇者,後被隕星神殿殿主收爲弟子。他天資卓絕,被稱爲隕星神殿最有可能達到神境的大聖,可惜太過急功近利,爲了儘快突破境界,被心魔控制了心智,數月之間,接連煉化十多顆星球的修羅族生靈。”

    “隕星神殿的大聖,趕去阻止他,卻反被擊殺。”

    “一連殺死了七位隕星神殿的大聖,左牧聖君一路逃往邊荒星空,最終,被命運神殿的天命聖衛擒拿。”

    “左牧聖君雖然是千問境中期的境界,可是,以他的天資,加上修煉了空間之道,戰力絕對不遜色千問境巔峰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進入狩天戰場,他的精神力被封印,又只有一件隕星鎧甲可以使用,攻擊力應該沒有那麼可怕。但是,達到千問境後期的層次,應該還是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輕輕點頭,道:“看來,就算掌握着《虛實字卷》,憑你我二人,也未必是左牧聖君的對手。這一戰,變得不好打了!”

    般若的目光,盯向依舊還在激烈交鋒的張若塵和雀飛,雙眸一眯,道:“召回雀飛,只有合我們四人之力,才能懾退左牧聖君。至於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在八千個虛實文字的保護下,回到了《虛實字卷》中,心有餘悸的問道:“白玉瘋獅和火魅陰姬到底遭遇了什麼?難道是螭帝來了?又或者是羅生天?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簡單的,給他講述了般若的推測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一拍額頭,露出悔意,道:“還是般若心思縝密,若是先前能夠聽她的,怎麼會遭遇今日之敗?”

    “今日還沒敗。”

    般若又道:“目前,已成三足鼎立之勢,我們依舊還有機會,斬殺張若塵,奪取他身上的寶物。不過,在此之前,我們或許可以先和張若塵合作,除掉左牧聖君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?張若塵怎麼可能與我們合作?”大森羅皇冷笑一聲,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般若臉上沒有一絲表情,雙目深沉,道:“左牧聖君是我們共同的敵人,也是張若塵的巨大威脅,他未必不會與我們合作。這天下,哪有永遠的敵人?”

    魔音將所有百枷境天奴全部吞食,猶如妖冶奼女一般,趕至附近星空,落到一塊宇宙岩石之上,身上散發的氣息,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雀飛早就發現了左牧聖君的氣息,因此,不敢繼續交手,各自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上,流動着一根根黑暗紋路,冰寒的黑暗之力侵蝕了他小半個身體。

    雀飛也沒佔到便宜,被張若塵最後一劍擊中腹部,有時間印記入體,壽元被斬掉三百年,身上的氣息波動變得虛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魔音走到張若塵身旁,關心的問道:“主人,你的傷勢……”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背脊筆直,目光炯炯有神,氣質卓然,雖然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,胸口有三道對穿了傷口,可是,卻依舊戰意十足。

    只要有這股銳氣在身上,誰都不敢將他當成一個重傷之人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魔音的雪白如玉手指,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將侵入他體內的黑暗之力一絲絲吸收了出來,渡入自己的體內。

    做爲食聖花,天下間不能吸收的力量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般若盯着張若塵和魔音親暱的模樣,臉上毫無波動,道:“張若塵,我們都是狩獵者,不如先聯手,除掉那隻隱藏在暗處的獵物?”

    出乎所有人的預料,張若塵答應得很爽快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過我很想知道,殺死了他,積分怎麼算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冷哼道:“十二位百枷境天奴的積分,足夠你們血天部族在不死血族內部奪得不低的名次,你還想要這位千問境天奴的積分?若是不與我們合作,小心死在那位千問境天奴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淡漠,看都不看他,而是一直盯着般若那張清美動人的臉蛋,道:“如果你們是這樣的態度,恕不奉陪。魔音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一雙秀目,瞪了大森羅皇一眼,道:“大聖的生命力強大,很難殺死。只有我們聯手,動用至尊聖器,纔有殺死那位千問境天奴的機會。殺死之後,積分平分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魔音的嬌軀輕輕靠到張若塵身旁,在他耳邊,低聲道:“主人不要信她,殺死那位千問境天奴,接下來,他們必定會對付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魔音,道:“我有一個更好的提議,不如,誰殺死了他,積分就全部歸誰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大森羅皇、雀飛、源非大聖皆是發出一道笑聲,張若塵的提議,他們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這樣決定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一位如此強大的千問境天奴,積分必定超過三百萬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張若塵必須殺了他,不能讓他落入別的地獄界大聖手中。

    要帶領血天部族奪得十大部族的第一,要不死血族成爲十族的第一,要自己成爲總積分的第一,這是必須做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無論是十二位百枷境天奴,還是那位千問境天奴,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,必定與般若有關。

    這樣的機會,很難有第二次。

    “我先將他逼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紫金葫蘆,調動聖氣不斷注入進去,在催動葫蘆上的空間銘紋和至尊銘紋的時候,暗暗向食聖花傳音,道:“我攻擊他們的時候,你以最快的速度,將他們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?主人,你說的是上三族的修士?我們不是與他們合作嗎,爲什麼攻擊他們?就算收拾了他們,我們如何對抗那位千問境天奴?”

    魔音相當詫異,怎麼也沒想到,剛纔還與般若談合作的張若塵,心中竟然在謀劃對付他們。

    般若等人,怕是也料不到這一出吧?

    沒有多給魔音解釋,紫金葫蘆中的至尊銘紋和空間銘紋,都被激活,綻放出刺眼的紫金光芒,將整個星空都映照成紫金色。

    “是至尊之力,原來張若塵的那隻葫蘆,竟然是一件至尊聖器,難怪如此厲害。這,應該纔是他最大的底牌手段。”

    雀飛暗驚,心中細思,如果剛纔張若塵動用紫金葫蘆的至尊之力,自己是否抵擋得住?

    源非大聖被紫金光芒刺得睜不開眼睛,用手擋了一下,當他將手移開,才發現,張若塵竟然通過空間大挪移,出現到視野的前方,距離他們只有百里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激發《虛實字卷》。”

    源非大聖反應最爲迅速,腳掌在字捲上一踩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本是隻有十多丈長的字卷,快速延展開,顯露出更多的文字。化爲十多里長,一百多里長……還在繼續變得巨大,釋放出越來越強的至尊之力波動。

    一個個文字,從字卷中飛出,將四人緊緊包裹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葫蘆口的空間大陣,將《虛實字卷》覆蓋。

    緊接着,大陣中的空間迅速塌陷,破掉了成千上萬個虛實文字形成的防禦層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葫蘆口中,一道赤金色的至尊之力涌出,化爲一根直徑數十米的火焰光柱,衝擊在《虛實字卷》的本體上。

    只是抵擋了一瞬間,站在字捲上的四人,皆是被打得脫離字卷,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出爾反爾的小人,不得……好死……”大森羅皇被火焰光柱擊中,右邊小半個身體燒得融化,痛得齜牙咧嘴,叫罵聲都有些不利索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和雀飛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更是身經百戰,心智過人,可是卻被張若塵打了一個措手不及,直到現在,依舊還是發懵的狀態,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附近一位千問境天奴虎視眈眈,張若塵攻擊他們幹什麼?

    不怕被那位千問境天奴漁翁得利?

    “張若塵太陰險,從一開始,就是打算先除掉我們。糟了,食聖花來了,大家分頭突圍,先離開這片星域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她沒有受傷,因爲修爲最低,反而不是張若塵的主要攻擊目標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雷電藤蔓,從各個不同的方向,向他們蔓延過去,意圖很明顯,就是要將他們困死在裡面。

    源非大聖和雀飛都被至尊之力擊中,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,自然不敢繼續戰下去,以《虛實字卷》開路,迅速轟出一道缺口,殺了出去。

    般若則是比他們更早一步,飛出雷電藤蔓的覆蓋範圍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卻沒有他們那麼幸運,被一根根藤蔓纏成了糉子,被雷電劈了上千次之後,終於停止掙扎,暈死了過去,成爲食聖花的俘虜。

    “先別吞食了他,他還有更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如此吩咐一句,張若塵的雙臂一展,強橫無邊的力量從體內爆發出來,如同風暴一般,席捲方圓數千裡的星空。

    風暴所過之處,空間盡皆碎裂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萬道細小的空間裂痕,被撕裂開,紫色隕星再無藏身之地,不得不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紫色隕星所在的位置,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籠罩,即便是張若塵施展的空間風暴,也無法將那裡的空間撕裂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倒是一個梟雄,竟然敢先算計上三族的修士,獨自對上本君。若是你沒有受傷,處在鼎盛狀態,或許還能與本君鬥一鬥。可是現在,你完全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沉厚的聲音,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紫色隕星的上方,光芒一閃,出現一道六丈高的巨大身影。

    是人類的模樣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渾身散發寒氣,使得星空中,自動形成滿天飛雪,詭異無邊。

    片刻後,紫色隕星被雪花覆蓋,變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已經是強弩之末,剛纔先是全力催動紫金葫蘆,又施展空間風暴,此刻,已無再戰之力。

    他腦海中的意識,變得模糊,若不是意志力在支撐,早就已經倒下。

    不過,他剛纔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那麼做。

    若是選擇和上三族合作,無論出不出手,都會暴露自己的虛實。諸神全都看着,般若可以暗助他,卻絕對不可能明幫他。

    一旦被大森羅皇等人知道他已經無法出手,今天豈能活着離開?

    若是直接離開,不與上三族合作,更會暴露自己的心虛,引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更怕的是,上三族和這位千問境天奴合作,先除掉他。

    所以,剛纔唯一能活命的方法,就是先答應合作,出其不意的,除掉上三族的修士。至於這位千問境天奴,看似戰力強橫,所向無敵,可是,身上卻存在巨大的弱點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根本不是威脅。

    一個精神力被封印的千問境大聖,張若塵絲毫不懼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