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至尊聖器……你還有多的?”

    瑜皇愕然,心中很是震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有什麼好驚訝,洫已死,他的至尊聖器,自然落入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洫死了?”

    瑜皇更加吃驚,本能的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覺得張若塵一定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    洫是何等人物,他若是要走,就算是千問境巔峰的大聖,也不見得能夠殺他。

    “難道螭帝去過鬼族本族星?”瑜皇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他是覺得與我交手,敗得太慘,無法向鬼主交代,所以施展了剎那之光,想要與我同歸於盡。可惜,沒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瑜皇眼神有些怪異,再次將張若塵打量了一遍,道:“你居然能夠戰勝洫?還能逼得他與你同歸於盡?而且,他在施展了剎那之光後,你竟然還能活下來?你……你到底有幾句話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句句都是真的,我已掙斷十四道枷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心中更加不信,投過去一道“你當我是白癡嗎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,張若塵數天前,才掙斷第一條枷鎖,突破到百枷境。就算吃了一鼎的神遊丹,也不可能這麼快掙斷十四道枷鎖。

    就算是元會級天才,也不可能如此逆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紫金葫蘆,將葫蘆打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黑光,從葫蘆中飛了出來,顯化成一朵七瓣蓮花。

    七瓣蓮花在三人的面前,緩緩旋轉,釋放出濃郁的陰寒鬼氣。

    天地在一瞬間,變得無比昏暗,蓮花內部傳出億萬鬼魂嘶吼、哀嚎、痛哭的聲音,彷彿裡面裝着一座地獄。

    “七星鬼蓮!”

    瑜皇紅脣微張,俏美的臉上表情極爲精彩,猛然盯向張若塵,道:“洫真的被你逼死了?你真的掙斷了十四道枷鎖?你還是人嗎?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她終於信了幾分,心中卻無比凌亂,有一種被張若塵按在地上用各種姿勢摩擦的恥辱感。

    同樣是大聖中的佼佼者,差距怎麼這麼大。

    突然,瑜皇想到了什麼,道:“是不是與鬼族本族星內部逸散出來的黃金氣霧有關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鬼族本族星的內部,的確是有不小的機緣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瑜皇的眼中,散發出奪目的光亮,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鬼族本族星內部的機緣,存在巨大的兇險,你若是想要去奪取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張若塵極爲不客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得這麼絕對,就是怕瑜皇抱着僥倖心理去嘗試。

    “哼!別以爲你已經天下無敵,你可以得到機緣,本皇也依舊可以。”瑜皇揚起雪白的下巴,睫毛上翹,自信滿滿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不再多說,道:“我已經使用紫金葫蘆,將七星鬼蓮初步煉化了一遍。你若是答應我的條件,我現在就將它交給你,由你去收服它的器靈。”

    瑜皇深知一位大聖掌握一件至尊聖器具有的意義,代表今後的路,可以走得更加順暢,在同境界,可以碾壓一切對手。

    這樣的機會,就算是無上境大聖,都渴望得到。

    “在狩天戰場上,我們的利益是一致的,就算沒有這件至尊聖器,無論什麼硬仗,本皇都會陪你去。有了這件至尊聖器嘛……只能說,你這個傢伙,很懂得收買人心。在本皇身上投入這麼大……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追本皇?”瑜皇似笑非笑的問道。

    對自己的美貌和天賦,瑜皇都有十足信心,曾經不知有多少地獄界的天驕,拜倒在她裙下。只不過,後來隨着她的修煉天賦顯露出來,同代人中,少有修士的修爲能夠比得過她。

    曾經的那些追求者,自知配不上她,自然也就望而卻步。

    當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,瑜皇的心思,從未放在男女情愛上面,對所有追求者都極其冷漠。

    張若塵“哏哏”了一聲,便是轉身離開,重新進入療傷狀態。

    “在本皇這裡,你明說便可,不必如此拐彎抹角。如果你是認真的,本皇肯定也會認真考慮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如同化爲磐石,寂靜無聲,瑜皇頓時興趣缺缺,將目光投向七星鬼蓮。如果掌握一件至尊聖器,今後她在血天部族的地位,將會變得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更何況,這件至尊聖器,還是張若塵贈送給她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誰?

    這個元會,最頂級的天驕,不僅是神子,更是大族宰的外孫,未來很有可能還是血天部族大族宰的繼承者。

    憑藉這一點,在血天部族,今後還有誰敢針對夏族?

    一天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傷勢痊癒,精氣神恢復飽滿狀態,體內神力涌動,精神力生出兩道若有若無的感知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,相隔較近,感知得頗爲清晰。

    另一道,相隔卻相當遙遠,只能大致感應到一個方位。

    這兩道感應,正是他對左牧聖君和缺身上的“絕對自我時間印記”的感知。

    “是時候出發狩獵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想了想,卻又將目光,投向依舊還處於昏迷狀態的大森羅皇,道:“魔音,將他喚醒。”

    魔音停止修煉箭道,指尖彈出一道淨滅神火,落到大森羅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下一瞬,大森羅皇發出慘叫聲,從地上彈射而起,剛剛將身上的淨滅神火撲滅,就被張若塵打出的鬼頭鞭纏住身體,嘭的一聲,重新墜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很快明白了自己的處境,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,你有本事就放開本皇,本皇要和你公平一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步走了過去,道:“你尚且沒有與我一戰的資格,說吧,想要伏擊我的那些天奴,是不是你們上三族引過去的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冷哼一聲,閉口不言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這麼多天奴,不可能無緣無故聚集在一起,他們應該有集中的隱藏之地吧?隱藏之地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依舊一言不發,只是瞪着他,露牙冷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,道:“看來是教訓得不夠,魔音,你來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眼中,閃過一道驚恐之色,目光盯向上空,開口道:“萬界神眼大人,我要……離……”

    “離開狩天戰場”幾個字尚未說出來,一根攜帶雷電的藤鞭,狠狠抽在他的臉上,將他的身體打得拋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藤鞭一次又一次抽擊,打得大森羅皇一直飛在半空,時而向東,時而向西,渾身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嘴裡,發出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魔音一邊控制藤鞭,一邊說道:“主人,我探查過大森羅皇的記憶,倒是知道那些天奴的聚集地在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可以探查到大森羅皇的記憶?”張若塵頗爲詫異。

    要知道,無論是天庭,還是地獄,具有重要身份的修士,都肯定有神靈動用神力封印記憶,守護住一些隱秘,外力無法強行奪取。

    就像當初張若塵想要探查摩羅戰帝的意識海,就被神力攻擊,自己反而受傷。

    魔音道:“我探查到的,只有他進入狩天戰場之後的記憶和意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,笑道:“原來是這樣,也對,神靈的神力,無法進入狩天戰場。”

    “在大森羅皇的記憶中,有很大一批天奴,聚集在第三號暗黑星的附近。其中,包括被我們殺死的十二位百枷境大聖,還有那位千問境大聖。”魔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走,現在就去第三號暗黑星。”

    魔音盯向大森羅皇,問道:“他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已經失去作用,殺了吧!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自然聽到了這話,心中大急,偏偏這個時候,連想要逃離狩天戰場的意願都無法傳達出去。

    至於自爆聖源,也就更加不可能。

    因爲,他剛剛將力量凝聚出來,就被雷電藤鞭打散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極爲不甘,覺得自己死得太屈辱,堂堂百枷境大圓滿大聖,居然連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阻止住想要將大森羅皇吞食的魔音,探手一抓,隔空將大森羅皇的頭顱,抓到了手中。五道血煞之氣和精神力融爲一體,從五指中衝出,侵入大森羅皇的體內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腦顱內,有着一圈圈神力外涌,與張若塵對抗。

    不過,那股神力,不算太強,張若塵很快就將其化解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收回手掌,而大森羅皇則是軟綿綿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與我猜想的一樣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魔音問道:“主人,我現在可以吞食他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擺了擺手,道:“在狩天戰場上,還是不要輕易殺地獄界的大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要殺你。”魔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不會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魔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破掉了他意識海中的守護神力,抹去了他關於修煉之外的一切記憶。接下來,他將是我的幫手。”

    魔音露出失望的神情,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瑜皇手託七星鬼蓮,從天而降,道:“大森羅皇乃是赤魂君主之子,以赤魂君主的絕世修爲,你是怎麼破掉他的守護神力?”

    “赤魂君主再強,神力也無法進入狩天戰場。他留在大森羅皇體內的那點守護神力,根本阻擋不了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神是不可能將大量神力,直接留在某一位修士的體內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探查摩羅戰帝的記憶,之所以被神的力量擊傷。那是因爲,張若塵所做的事,被摩羅戰帝背後的神靈感知到,神靈的力量穿過空間,進入摩羅戰帝的體內,在那一瞬間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就像月神送給張若塵的神使木杖,只要張若塵遭受大聖級別的攻擊,就能通過神使木杖,借來月神的神力。

    神使木杖本身,則是沒有多少神力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甦醒後,便是跟隨張若塵、魔音、瑜皇一起,向第三號暗黑星的方位飛去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第三號暗黑星,張若塵對“絕對自我時間印記”的感知,越是清晰,心知來對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森羅,你和魔音一起,清殺外圍區域的天奴,絕不能放任何一隻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魔音,你除了清殺天奴,還有另一個任務。若是,那位千問境天奴想要逃走,你不惜一切代價,也得將他留住,拖到我們追上來爲止。”

    給魔音和大森羅皇佈置了任務之後,張若塵和瑜皇各自展開背上的肉翼,化爲一金一銀兩道流光,向黑暗星飛去。

    不同的恆星死亡之後,呈現的狀態,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暗黑星,就是其中一種狀態。

    受暗黑星的影響,周圍百萬裡的星空,一片漆黑。而且,修士的精神力和視力,在這裡,會被黑暗星的力量影響,大幅度下降。

    對於天奴來說,這裡是最佳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剛剛進入黑暗星力量覆蓋的區域,張若塵和瑜皇就感知到一股龐大的吸力作用到身上,在拉扯他們。

    隨着越來越靠近黑暗星,那股吸力,還在不斷變強。

    “你確定那位千問境大聖,藏身在黑暗星的星體上?”瑜皇十分清楚黑暗星的可怕,心存忌憚。

    大聖之下的修士,一旦落到暗黑星上,就如變成了凡人,無法離地飛行,會被困死在那裡。

    聖王之下的修士,落到暗黑星上,瞬間就會被恐怖的重力壓死,變成齏粉。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行動便是,這位千問境大聖非常強大,若是能夠將他斬殺,血天部族的積分,必定可以超過一千萬,將坐穩十大部族第一的位置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十大部族的第一,你這麼一說,本皇倒是十分期待。”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給瑜皇說,要爭奪十大部族的第一,瑜皇還持着懷疑的態度。可是現在,狩天戰場開啓不到十天,血天部族的積分,就達到六百多萬,已經位列十大部族的第一。

    排在第二的齊天部族,目前才一百多萬積分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和瑜皇降臨到第三號暗黑星的星體上,這顆星球,直徑也就數千裡,普通行星大小。

    可是,星球爆發出來的重力,卻極爲驚人,以他們二人的修爲,也感覺到被嚴重壓制,想要離地飛行,都十分艱難。

    “這顆星球的物質相當特殊,密度是普通凡鐵的十萬倍,蘊含黑暗物質,可以淬鍊出煉製君王聖器和至尊聖器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蹲下身,隨手撿起一塊巴掌大小的岩石,拿在手裡掂了掂,竟然重達一百萬多斤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大聖,才能在這樣的星球上,正常行走。

    “咦!這顆星球,似乎讓時間流速也發生了變化,難道還蘊含煉製時間寶物的特殊物質?”張若塵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單獨說一下:恆星死亡後的演化方向有很多種,比如白矮星、中子星、黑洞,但是沒有小說裡寫的暗黑星。玄幻小說嘛……咳咳,不過暗黑星的原形,借鑑的是白矮星。白矮星的密度,就非常大,是鐵的十萬倍以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