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奴就算再強,也沒有精神力,無法感知到危險靠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瑜皇,在第三號暗黑星上急速前進。

    花費近半個時辰,張若塵突然停下,蹲下身,用手在地上輕輕撫摸,道:“就在附近了,地上刻滿了大聖銘紋,我來將它們全部破掉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瑜皇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制止他,道:“你能追蹤到那位千問境天奴,而他,卻感知不到我們已經來到這裡,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下垂,瞥了一眼瑜皇的細膩玉手,道: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瑜皇道:“既然如此,爲什麼一定要和他硬碰硬,不如偷襲。出其不意,一擊致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她指間抽回了手,笑了笑,道:“這裡,不僅僅地面有大聖銘紋,地底和天空也有,縱橫交錯,細密分佈。除了神,別的修士,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進去,幾乎是不可能的是。”

    第三號暗黑星的力量特殊,使得空間變得無比穩固,很難施展“空間挪移”和“空間蟲洞鏡面”。更何況,還有大聖銘紋的阻礙,施展空間力量的難度變得更大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空間造詣,倒是可以一試。

    但,很容易出錯,稍有不慎會陷入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才決定穩妥起見,直接攻殺進去。

    以他和瑜皇的戰力,加上兩件至尊聖器,至少可以立於不敗之地,

    對方是千問境大聖中的強者,就算是萬死一生境的大聖想要殺他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張若塵從一開始,就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,以他沒有精神力的弱點,慢慢將他耗死。

    瑜皇雙手背到血袍後面,胸口渾圓的酥//峰高高挺起,兩片紅脣上翹,揚起雪白的下巴,聲音含笑道:“別忘了,這裡可是有一位符道地師和一位陣法地師,區區大聖銘紋,豈能難得住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斜瞥了她一眼,露出異樣的神情,道:“你這個冰山女皇,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戀和傲嬌?”

    第一次見到瑜皇的時候,她冷若冰霜,拒人於千里之外,對張若塵更是充滿敵意。可是現在,曾經那位女皇在他面前,卻如同變了一個人,變得沒臉沒皮,自吹自擂,以往的高冷一去不復返。

    只能說,她對張若塵,已經徹底放下戒心和牴觸。

    或許,這纔是真正的她。

    瑜皇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,連忙收起笑容,冷聲道:“將符道和陣法,修煉到地師之境,彈指之間就能化解大聖銘紋。你看好了!”

    瑜皇將纖長的玉指,放至脣邊,將其咬破。

    一滴大聖之血飛出,散發出妖豔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手指的游龍做畫,在虛空,畫出一道複雜奧妙的血符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血符,像一張紙片,輕飄飄的,落到十多丈外的地面。頓時,交織在天地間的大聖銘紋,快速融化。

    瑜皇頗爲得意,向張若塵盯去,露出一道“我很厲害吧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隨即,她繼續畫符,在前面開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知在符道和陣法上,遠遠及不上瑜皇,於是,點頭讚美了一句:“很厲害,難怪敢自封爲皇,的確是有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瑜皇的皇,可不是我自封的,是夏族三千四百億不死血族賜予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大聖銘紋覆蓋兩百餘里的地域,在最中心的位置,聳立有一座漆黑的山嶽。山體是全岩石結構,四面懸崖,如同曾遭受絕世強者的刀劈劍斬。

    山嶽南面的崖下,懸浮有兩隻銅爐,散發出一青一紅的光華。

    兩隻銅爐一模一樣,皆有六足,鑄煉有兩耳,一隻纏着青虯,一隻纏着赤蛟,散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它們被稱爲:六司陽爐和六司陰爐。

    乃是修羅族二十四神殿之一隕星神殿的兩件重器,達到二元君王聖器的級別。二鼎結合,更是能夠爆發出三元君王聖器級別的威力。

    瑜皇破掉大聖銘紋,與張若塵一起,神不知鬼不覺的,來到六司陽爐和六司陰爐的光芒無法照耀到的邊緣地帶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七星鬼蓮中,可以完美隱藏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站在二鼎的下方,使用鼎中的六司陽火和六司陰火,祭煉一件又一件君王聖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瑜皇沒有冒然出手,在尋找最佳的時機。

    瑜皇低聲道:“六司陽鼎和六司陰鼎,乃是隕星神殿顏厝二聖的戰器,沒想到,也被左牧聖君奪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共十六件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知道張若塵指的是什麼,左牧聖君奪取到的君王聖器,一共有十六件。也就是說,左牧聖君殺死的大聖,已經有十六位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盯向懸崖底部的黑暗區域,道:“原來是十七件。”

    那片黑暗區域中,一根黑色蜈蚣一般的鎖鏈,將十七道身影捆住。黑色蜈蚣鎖鏈的尖刺,插入岩石和他們的身體,使得他們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沒有死,都還活着。

    瑜皇也發現了,驚詫的道:“隕星神殿的領隊,方默峰。顏厝二聖,顏含雨,墨厝。另外十四位,都是鬼族大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左牧聖君倒是懂得趁火打劫,鬼族的頂尖強者,自爆的自爆,重傷的重傷,反倒被他撿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在鬼族本族星,張若塵實際上,只是奪取了洫的七星鬼蓮和翼鬼皇的鬼頭鞭。

    兩件戰兵而已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倒好,獨攬十七件君王聖器。

    “左牧聖君和隕星神殿的仇恨,很深啊,完全就是在針對他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道:“據說,命運神殿能夠抓住左牧聖君,隕星神殿出了很大的力。如今,領隊和顏厝二聖被擒拿,隕星神殿丟失的,不只是顏面,還有未來千年在修羅族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抓而不殺,主要還是因爲,左牧聖君暫時還不敢殺。

    因爲,天奴一旦殺死了地獄界的大聖,就會被萬界神眼追蹤,將他的位置,發送到每一位地獄界大聖的菱形鏡片上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要殺這些俘虜,左牧聖君也肯定會等到狩天大宴將要結束的時候。

    瑜皇正準備動手,卻被張若塵拍住肩膀,道:“千問境大聖的反應速度奇快無比,想要偷襲他,得等待更好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這時,左牧聖君發出冷笑譏諷的聲音:“你們鬼族的大聖,也太窮了吧,參加狩天大宴,使用的居然絕大多數都是二元君王聖器。還比不上我三個師弟師妹的戰兵,真讓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被封住修爲的鬼族大聖,一個個都垂着頭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沒辦法,都已經落得如今這個田地,口舌之爭,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現在,只能寄希望,百枷境排名前列的頂尖強者,趕至此處,擊殺左牧聖君,他們纔有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不過,有機會殺死左牧聖君的地獄界大聖,不超過五個,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道:“你們知道爲什麼,在暗黑星上,即便想要離開狩天戰場,萬界神眼也沒有送你們離開?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又自己說道:“那是因爲,暗黑星是命運神殿安排給天奴的星球,在這裡,一切都是天奴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狩天之戰的意義,在於磨礪你們,劣者淘汰,優者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都是劣者,所以,全部都得死。哈哈!”

    被蜈蚣形態鎖鏈,釘在崖壁上的墨厝,咬緊牙齒,道:“如果你殺的地獄界大聖太多,你以爲,命運神殿真的會放過你?”

    墨厝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,即便渾身是傷,可是,依舊可以看出,容貌俊秀,氣質出衆,是一個絕世美男子。

    шшш_ t t k a n_ C〇

    他是繼左牧聖君之後,隕星神殿最傑出的天驕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走了過去,近距離的盯着墨厝,笑道:“你以爲自己的性命,在命運神殿和諸神的眼中有多重要?不,你根本沒有資格,進入命運神殿和諸神的眼中,頂多只有隕星神殿那個老傢伙,會稍微看重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墨厝怒視左牧聖君,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提着一柄剛剛祭煉完的兩尺長短劍,放到墨厝的臉頰上,道:“別看狩天之戰,集結了地獄界最近千年以來的所有天之驕子,可是,諸神真正在關注的,只有那麼幾個,或者十幾個。你,絕不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左牧師兄,當年本來就是你的錯,你不能一錯再錯。”一個輕柔的女子聲音,響起。

    開口的,是有隕星神殿第一美女之稱的顏含雨。

    此女,膚若凝脂,脣紅齒白,即便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素衣,也都給人一種無比驚豔之感,特別是她楚楚動人的氣質,猶如一個多愁善感的柔弱女子。

    若是隻看外貌,誰能想到她竟是一位跨入大聖境界的強者?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目光,向她移去,落到她那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臉上,道:“你說我錯,你又何嘗不是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?天初文明出了你這個叛徒,你可曾想過回頭?”

    顏含雨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,不過,當她的目光,落到墨厝的身上,眼神立即又恢復了堅定。

    七星鬼蓮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顏含雨是天初文明的大聖?”

    之所以問出這個問題,是因爲,張若塵在顏含雨的身上,看到了一絲洛姬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她在天初文明的身份可不一般,乃是,天主的直系後人,母親更是一位半神。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身份如此高貴,爲何會背叛天初文明,變成了修羅族的一員?”

    “具體是怎麼回事,沒有人知曉。不過,天初文明和修羅星柱界相隔得很近,兩者常年交戰,顏含雨和墨厝說不一定是從仇人,演變成了戀人。比如,你和瀲曦仙子。又比如,你和羅乷公主。還比如……你和本皇,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嘛!”瑜皇道。

    “別比如了,機會要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一縮,眼神猶如鷹隼一般。

    “刺啦。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一把抓在顏含雨的胸口,將她身上的白色素衣盡數扯了下來,顯露出一具完美無瑕的嬌軀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含笑,一寸一寸貪婪的打量,道:“可惜了,如果萬界神眼能夠將這裡的畫面映照下來,傳遍地獄界,隕星神殿的那個老傢伙,應該會被氣死吧?”

    顏含雨的畢竟是大聖,心境要比尋常女子堅毅得多,遭受突襲,只是貝齒緊咬,輕輕顫抖,沒有表現得太過不濟。

    可是,墨厝卻心在滴血,嘶聲大吼:“左牧,有本事衝我來,欺辱一個女子,你妄爲大聖。”

    隕星神殿的領隊方默峰,道:“你如此羞辱隕星神殿,就算活着離開狩天戰場,師尊也必定追殺你到天涯海角。你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逃不掉?大不了,我提着你們的頭顱,去投靠天初文明。老傢伙難道還能闖入天初文明殺我?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狂笑一聲,隨即狠狠一把抓住顏含雨的後頸,將她的嬌軀微微提起來了幾分,雪白如玉的臉,幾乎就要貼到他的嘴邊,道:“墨厝師弟,當初你幫助命運神殿,追殺師兄的時候,可曾想過會有這一天?做爲一個修羅,不努力修煉殺道,卻對一個女子動情,你這一生註定碌碌無爲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墨厝嘴裡發出長嘯,體內爆發出一道道血芒,竟是在燃燒聖血,想要掙破體內的封印。

    蜈蚣形態的鐵鏈,被震得“叮叮”的響動。

    蜈蚣足刺緩緩的從他的體內移出,眼看就要脫困,左牧聖君的兩瞳中,射出兩道光柱,擊在墨厝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墨厝的身體,被打得凹陷下去,飛散出大量血霧。

    “墨厝師弟,師兄今天給你上一課,弱者,只能任人宰割,承受無可奈何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目光,盯向顏含雨,正想當着墨厝的面將她凌//辱,以此發泄心中的怨氣和無邊的恨意。

    驀地,左牧聖君感受到了危險,擡頭一看。

    一片蘊含神力的火雲從天而降,頃刻間,已到他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焱神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火雲上方,猶如一尊蓋世邪神,左腳神力涌動,密密麻麻的神紋交織在一起,璀璨奪目的火焰光華,將暗黑星都短暫照亮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半個身體都被踩入地底,即便雙臂擋住了張若塵的左腿,可是,嘴裡卻還是吐出一口紫色的鮮血,渾身被鎮壓得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大坤屯指。”

    瑜皇步若驚鴻,化爲一道閃電殘影,衝至左牧聖君的身後,一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一指,正中腦顱。

    “啪啪。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頭骨,以瑜皇的指尖爲中心,出現一道道碎痕,向內塌陷。

    大聖骨再硬,承受如此尖銳的重擊,也得裂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