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隕星神殿的領袖,方默峰,已掙斷九十九道枷鎖,是百枷境中的頂尖強者。

    他背部長有兩個高聳的凸起,如駱駝的駝峰,雙手抱在腹部位置,嘴裡吐出一口星辰一般明亮的霞光,灑落在廣闊的紫色海洋上。

    霞光,很想紅色、銀色、白色的絲線,交織在一起,與海水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方默峰是在用自己的本源精氣,溝通隕星鎧甲。

    只有找到隕星鎧甲,才能找到左牧聖君的本體,否則,別說是張若塵和瑜皇,就算萬死一生境的大聖前來,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殺戮之影,只是左牧聖君的殺戮意志和殺戮之氣,結合修羅戰魂,凝聚出來。雖然,殺戮之影有接近半尊一半的戰力,可是,卻不是本體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星輝霞光與隕星鎧甲共鳴,快速向紫色海洋的其中一點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那裡,就是左牧聖君本體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方默峰以精神力,向張若塵和瑜皇傳音。

    幾乎是在一瞬間,張若塵的右腳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玄奧神紋,足底涌出赤紅色的神焰,向星輝霞光匯聚的位置,猛然一腳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腳未落下,紫色大海已先向下沉陷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顆長達兩千多米的紫色隕星,破開海面飛出,狠狠的與張若塵的左腳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紫一紅,兩股對衝的力量,震得空氣凸弓起來,化爲兩道圓弧。

    紫色隕星和張若塵在半空,僵持了一個呼吸的時間,才又分開,一個向上飛去,一個向上墜落。

    紫色海洋之畔,隕星神殿和鬼族的大聖,皆是吃驚不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擁有與左牧聖君分庭抗禮的戰力?”

    “傳說,張若塵的那一條腿,乃是月神斬了天庭一位神靈的腿,與他的腿,煉在了一起,是一條神腿。”

    “月神何等高貴聖潔,鍾天地之靈秀,讓天庭和地獄無數神靈都爲之傾心迷戀,卻無一個男子可以摘得芳心。怎麼會對張若塵這樣一個小輩,如此上心?”

    有傳言,中古末期的神戰,月神遭受必死之局,因此她失蹤後,天庭地獄的所有修士,都以爲她已經隕落。

    可是,十萬年後,她又活着回到天庭。

    因爲此事,引發了各種猜測。

    有人推測,此事很有可能,與地獄界的一位巨擘級人物有關。只不過,那位巨擘的實力太可怕,沒有人敢在明面上非議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向上飛了一百多裡,才化解紫色隕星的衝擊力,左腿痛得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“剛纔,我從上而下攻擊,加上暗黑星對我的拉扯,可以增強我的力量,使得我佔據了巨大的優勢,可是,卻只能與他拼得不相上下。這一戰,不好打。”

    不好打,也得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,運行一個周天,左腿的麻木感消失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他的身形化爲一道金芒,向下飛去。

    兩千多米長的紫色隕星墜落下去後,化爲左牧聖君的身形。隕星,變成了鎧甲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落到海面,很快穩住身形,目光掃視向海邊的方默峰、顏含雨、墨厝等等大聖,怒哼一聲:“所有君王聖器,都已經被本君初步煉化,就憑你們也想收回去?”

    衣袖一揮,紫色的大海,掀起一片數百丈高的大浪。

    水浪,由聖道規則凝聚而成,攜帶左牧聖君恐怖絕倫的殺戮之氣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十七位大聖身上本就受傷,加上衝擊封印時候,燃燒了聖血,一個個都無法發揮出巔峰戰力。被水浪擊中,他們全部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三位不朽境的鬼族大聖,被水浪凝聚的掌印,打得鬼體崩碎,化爲了三片漆黑的鬼雲。雖然未死,可是想要恢復傷勢,沒有數年時間修養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其餘大聖,也被打得傷上加傷。

    還能保持站立與水浪對抗的,只剩方默峰一人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發動攻擊的時候,瑜皇便是分離出十萬道精神力念頭,凝聚成十萬道身影,在半空,站成了一個水平的圓形,覆蓋方圓百里之地。

    十萬道精神力念頭身影,與本尊做相同的動作,勾畫出一模一樣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陣法銘紋刻錄完畢,半空綻放出十萬零一道奪目的光華。十萬零一道陣法銘紋,發生共鳴,相互連接,結合成一座巨大的圓形九品大陣。

    “九品萬靈大陣。”

    瑜皇以七星鬼蓮做陣眼,與九品萬靈大陣結合爲一體。美麗的身姿,站在鬼蓮中心,直徑百里的大陣運轉了起來,急速下落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感受到了陣法和至尊聖器的威壓,不得不重新審視瑜皇,神情變得凝重,一連向前跳躍三次。

    每一次跳躍,他的身軀都會增大數倍。

    第三次跳躍之後,左牧聖君的身軀變得山嶽大小,螳螂腿一般的雙臂擡起,打出兩道修羅戰氣光柱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隨着陣法急速旋轉,兩道戰氣光柱被碾碎,宮殿大小的七星鬼蓮,鎮壓到了左牧聖君的身上,至尊之力猶如雨瀑一般落下。

    七星鬼蓮上方,瑜皇的腳下涌出九幽噬魂炎,與至尊之力結合在一起,煉化下方的左牧聖君。

    “生死茫茫無奈何。”

    瑜皇取出攝魂簫,衣袂飄飄,吹奏起悠揚動聽的蕭曲。

    在鬼火的照耀下,瑜皇的身影柔美纖細,凹凸曼妙,秀髮飛揚,猶如神音仙子一般,沉浸在絕妙的曲調之中。

    簫聲如同天籟,悅耳清美,使人陶醉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知,那簫曲,乃是可怕的《喪魂祭曲》,專門攻擊修士的五感、聖魂、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當初,瑜皇的精神力,還沒有突破到六十四階的時候,吹奏簫曲,就能影響張若塵和千問境大聖沈南笙。

    如今精神力大進,簫曲自然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精神力被封印的左牧聖君,必定受到嚴重的影響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殺戮之影,發出一聲長嘯,化爲一道幽影,衝入九品萬靈大陣,想要攻擊站在鬼蓮中心的瑜皇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根鞭子,從上空飛落下來,抽擊在殺戮之影的身上,發出一道驚雷般的爆鳴。

    是急速趕回來的張若塵,打出的鬼頭鞭。

    殺戮之影被鬼頭鞭抽擊得翻滾了出去,手臂一揮,掌心飛出一連串殺戮飛劍。

    一共七柄,一柄連着一柄,吞吐懾人的劍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在虛空翻轉,十隻金翼猶如無堅不摧的金刀,將飛來的七柄殺戮之劍,全部都斬斷,重新化爲氣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金光,衝至殺戮之影的身前,雙手結成掌印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龍象和鳴的聲音,隨着掌力一起,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,張若塵一連打出十三道龍象般若掌,一掌比一掌更強。當十三掌“龍象滅世”打出的時候,他的力量積蓄到了巔峰,身體燃燒,如同烈日銅爐。

    “轟”的一聲,殺戮之影被張若塵打得如同氣球一般爆碎。

    殺戮之影雖然有接近本尊一半的力量,可是,卻需要本尊來控制。此刻,左牧聖君的本尊,被瑜皇的九品萬靈大陣死死鎮壓,精神意志又被《喪魂祭曲》腐蝕,殺戮之影的力量自然下降。

    殺戮之影被摧毀後,左牧聖君的殺戮意志有損。

    被鎮壓在七星鬼蓮下方的本尊,身形猛烈一震,嘴裡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:“你們……死……死……死……”

    一連吼出三個“死”字,紫色大海掀起三重浪。

    海水翻卷起來,從九品萬靈大陣的邊緣處,衝向天空,水浪變得十丈高,百丈高,千丈高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九品萬靈大陣被紫色海水擠壓得崩碎,海水化爲成千上萬只兇奇的猛獸,向中心的瑜皇奔涌過去,發出陣陣嘯聲。

    有的化爲翼龍,有的化爲三首猛虎,有的化爲赤目魔狼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陣法破碎,瑜皇嘴裡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先前她本就受了不輕的傷,此刻,傷勢進一步加重,精神力也嚴重受損,臉色變得慘白如死。

    雖然海水巨獸,從四面八方衝來,可是她依舊拼盡全力催動七星鬼蓮,鎮壓下方的左牧聖君。

    海水巨獸越來越近,它們身影遮天蔽日,有羣獸分屍之勢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這生死一線間的時候,張若塵終於趕至,飛到七星鬼蓮上空,身體燃燒着,百萬倍陽剛之氣洶涌爆發。

    雙掌同時打出,頓時,長千上萬條龍影和數之不盡的象影,從掌心飛了出去,發出龍吟象吼的震耳聲音。

    從四面八方涌來的海水巨獸,全部被打得崩碎,化爲潮水,迅速退去。

    被鎮壓在七星鬼蓮下方的左牧聖君,趁此機會,身體變化成一條細長的溪水,脫離至尊之力的鎮壓,從鬼蓮的東邊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溪水宛如一柄蜿蜒的天刀,發出刺耳的破風聲,重重的斬向瑜皇。

    瑜皇揮出攝魂簫,與溪水對碰一擊,身體承受不住那股強大的力量,再次吐出一口聖血,如同稻草人一般,向後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論力量,瑜皇在頂尖強者之中,並不算凸出。

    能有第十一位的排名,靠的是三品聖意,加上陣法地師、符道地師的身份。若是給她足夠的時間,佈置出陣法,或者畫好了符籙,即便是洫和嫣紅大聖對上她,也得吃大虧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溪水快速融合在一起,凝聚出左牧聖君的身形,身穿一具紫色的鎧甲,向瑜皇飛去,想要先將她除掉,再慢慢收拾張若塵。

    剛纔,瑜皇的九品萬靈大陣和《喪魂祭曲》,讓左牧聖君感到相當棘手,受了一些暗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冒險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左牧聖君的前方,將他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拳打出,身體四周出現一條滾滾流淌的天河,拳勁和真理規則結合在一起,爆發出十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“無極空靈印。”

    左牧聖君察覺到了不妙,雙手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本是廣闊無邊的紫色海洋,收縮到兩隻手的掌心,結成一道圓形道印,與張若塵打出的洛水拳法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十倍攻擊力一旦被激發出來,即便是左牧聖君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無極空靈印被一拳擊碎,拳勁與左牧聖君的雙手,對碰在一起,兩隻液態的手掌,與液態的聖體,嘭的一聲爆裂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化爲一片紫雨,碎裂成了上百億粒雨滴,每一粒雨滴都蘊含一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落到地面的瑜皇,微微吐出一口氣,道:“終於結束了嗎?”

    方默峰以精神力,向二人傳音:“不要掉以輕心,左牧聖君絕對沒有死。他是從宇宙的起源之地海石星域誕生出來,是一團空間紫雨誕生出靈智,踏上了修煉之路。他可以與空間融合爲一體,聖魂可以融入每一滴紫雨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紫水不滅,他便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空間不毀,他便不滅。”

    “當初,命運聖殿擒他,都費了很大的力氣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《時空秘典》上記載的空間紫雨。”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根據須彌聖僧記載的,在宇宙中,有一處起源之地,常年都在下雨。下的是七色雨,赤、橙、黃、綠、青、藍、紫,七色雨降落的地方,會自動生出新的空間結構。

    所以,宇宙空間是在七色雨的構建下,不斷增加,不斷膨脹。

    空間本應該是七彩色,只不過七種顏色融爲一體之後,才變成了沒有顏色。

    地上的紫雨,全部都融入空間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瑜皇看到這詭異的一幕,只感覺背心發涼,道:“這還怎麼打?左牧聖君根本就是不可戰勝之敵。”

    鬼族的十四位大聖,看出情況不妙,化爲一道道鬼氣,逃出了暗黑星,消失在漆黑一片的無垠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的長笑聲,在暗黑星上響起,聲音沒有固定的地點,道:“你們二人,能夠毀我第二形態,打碎我的第一形態,也算得上是地獄界千年以來,最傑出俊秀之二。可惜,想要殺本君,你們依舊還差得遠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本君給你們一條活路,別再插手隕星神殿的事,立即滾出暗黑星。否則,繼續戰下去,死的必定是你們。”

    瑜皇的目光,投向張若塵,暗暗傳音:“本皇怎麼感覺,他是有些心虛了,想要故意嚇走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他雖然號稱不死,可是,殺戮之影、第一形態、第二形態接連被打碎,已經虛弱了很多。或許,並不是真正的不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道:“我們的精神力強度,都是六十四階,怎麼只有你感知得到他的氣息在變弱?”

    “我感知的,不是他的氣息,而是空間波動。相信我,只要能夠阻止他逃走,今天死的一定是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瑜皇傷得很重,其實很不想與左牧聖君這麼詭異的敵人戰鬥,可是,聽到張若塵如此鎮定又充滿自信的聲音,頓時也變得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越是這個時候,越是不能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兩道流光由遠而近,飛到第三號暗黑星的邊緣地帶。

    當他們停下來的時候,凝聚成了兩道人影,一位俊朗神豐,一位美麗絕塵,正是般若和無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