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般若的身姿曼妙絕倫,一雙修長的玉//腿下,踩着一條數千里長的冥河,波光盈盈,冥氣浩渺,將她的氣質,襯托得飄逸而又神秘。

    無疆也算是有大心智、大毅力的絕代人物,絲毫都不沉迷於女//色,可是,見到般若的第一眼,卻發現自己似乎和血肉生靈沒有區別,感受到了心臟的位置,發現心是活的。

    般若的身上,彷彿永遠都籠罩着一層神秘之紗,讓他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越是牽動他的心絃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冥河之水快速收縮,化爲數十條流水環帶,纏繞在般若身形四周,如同溪水一般流動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裡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在冥河的輔助下,般若的速度大增,率先衝入蘊含濃郁黑暗力量的虛空區域。從始至終,她都冷若冰霜,似萬年不融的雪山。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,我來開路吧,左牧聖君是所有千問境天奴之中的最強者,不是那麼好對付。”

    無疆的聲音溫潤,英姿勃發,腳下踩出一朵朵冥花。

    一步跨出,便是百里之遙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般若和無疆發現,前方一顆直徑兩百里的小行星附近,懸浮有大量天奴的屍骸。

    有的屍骸,只有半米長,身形似蝴蝶。

    有的屍骸,龐大如山,長着獅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個種族的,都有。

    更加詭異的是,所有屍骸都變得乾癟,黯淡無光,聖蘊流失。

    般若的指尖,輕輕觸動在一具屍骸的肩部,響起沙沙之聲,屍骸瞬間化爲飛灰,如同沙子做的一般散開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力量波動,有點意思,居然有人比我們先到。”

    無疆嘴角上翹,露出感興趣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六十六階,此次狩天之戰的地獄界修士少有人能及。即便有暗黑星的力量壓制,無疆的感知能力,依舊無比敏銳。

    “能夠殺死這麼多天奴,對方絕不是泛泛之輩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眼眸中,浮現出一抹異樣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她指尖觸碰屍骸的時候,感知到一絲熟悉的氣息,已知曉來到此地的是誰。

    他怎麼敢來這裡?

    他的傷勢……已經痊癒了?

    “是張若塵,我已經感知到了他的氣息,哈哈,還真是冤家路窄,正好今天將他一併除掉。”無疆的速度猛然提升,化爲一道黑芒,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無疆殺張若塵之心,十分堅定,不僅僅只是因爲他是黑暗之子的小師叔,更是因爲,張若塵元會級天才的身份。

    憑藉準帝品聖意丹,無疆雖然將自己修煉出來的第四種聖意“飛雲聖意”融合,可是,“飛雲聖意”只是一種七品聖意,融合後,並沒有修煉出二品聖意。

    二品聖意,比他預想中艱難了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他現在融合出來的聖意,依舊還是頂級三品,只是具有了一絲二品聖意的韻味。

    就算再奪取一枚準帝品聖意丹,在無疆看來,自己融合出二品聖意的機會,依舊是微乎其微。他的資質,出現瓶頸,不是吞服丹藥就能彌補。

    現在唯一的辦法,就是憑藉黑暗之道吞噬掉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有如此,他才能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看着急速而去的無疆,般若輕輕一嘆,眼中浮現出沉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黑暗星上,空間之力會被大幅度削弱。黑暗之力卻能受到環境帶來的益處,黑暗之道修士可以爆發出十二成戰力。

    此消彼長之下,就算張若塵的戰力今非昔比,怕是也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希望暗黑星的內部,真的有暗時空物質。”般若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正在獵殺天奴的魔音和大森羅皇,察覺到了無疆的氣息。他們停止殺戮,站在一顆黑色宇宙岩石上,凝望無疆飛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他是誰?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站在魔音身後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魔音的神情沉凝,慎重的道:“敵人,一個很強大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手持一柄剛剛奪取到的斬星戰刀,體內涌出滂湃的戰意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就是這樣,哪怕敵人再強,也不能有一絲畏懼。”

    魔音紅脣潤如朱丹,笑意微露,取出冰木神弓,將一支白玉神箭搭在弓上,瞄準無疆飛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隨着她的手指拉動,冰木神弓逸散出來的寒氣,在四周的虛空中,凝聚出一條條巨大的冰晶龍蛇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白玉神箭化爲一道數百米長的光束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暗被白光劃破,刺耳的銳聲,震得空間顫動,

    “居然敢主動發起攻擊。”

    無疆冷哼一聲,步法不停,眉心的黑色電紋緩緩裂開,化爲一隻豎眼。

    豎眼中,彷彿藏有一座無邊無際的黑暗海洋,釋放出洶涌滂湃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一道黑暗之力,凝聚成的光柱,從豎眼中飛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黑白光線在虛空對碰在一起,很快,白色光線被打得暗淡,重新化爲白玉神箭,不知墜落到黑暗中何處。

    黑色光束繼續衝出,直向魔音飛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魔音對自己現在的實力,非常自信,可是,卻依舊不敢與無疆硬碰硬,施展出空間挪移,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卻是毫無懼色,雙手提起二十多米長的巨刃,一刀揮斬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刀劈光柱。

    黑色光柱將他手中的斬星戰刀,打得熔化,變成黑色液滴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魁梧身軀,如同滾動的西瓜一般,被轟飛出去,腳下的那塊宇宙岩石,則是嘭的一聲,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“嗯?什麼情況,大森羅皇的狀態,似乎不太對勁。”

    無疆眉心的電紋豎眼閉合,正露出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挪移出去的魔音,在另一個方位,射出第二箭。

    無疆轉頭盯去,眼神鷹視狼顧,探出右手。雖然只是一隻手,可是,卻出現數十道手影,圍繞飛來的箭矢旋轉,不斷化解箭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等到箭矢,落到無疆右手中的時候,已經完全失去力量。

    無疆提起接近兩米長的箭矢,仔細一看,箭是由神骨打磨而成。箭頭上,刻畫有兩千七百萬道銘紋,其中更有神紋。

    “神骨箭。”

    無疆嘴裡吐出這三個字,眼神更冷,盯向魔音道:“我能感知到,你和張若塵有某種極其親密的關係。當然這並不重要,我只想知道,大森羅皇的冰木神弓,怎麼會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魔音把玩着不斷散發寒氣的弓骨,笑道:“大森羅皇乃是識時務之人,已經投靠不死血族,成爲我家主人的戰奴。”

    無疆沉聲一笑,不再多問。

    手臂輕輕遞出,一道黑暗大手印,便是飛了出去,將魔音籠罩。?

    只是一道手印,在魔音的視野中,卻如同一座五指形狀的天地,無邊無際,即便施展出空間挪移,也無法踏出掌印的籠罩。

    “這麼強嗎?”

    魔音臉上的笑容消失,窒息的感覺,越來越強烈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她的雙手,化爲密密麻麻的紫色雷電藤蔓,葉片上,涌出白色的淨滅神火,很快就衍化成一座雷火海洋。

    她一邊向暗黑星倒退,一邊抵抗五指大手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雷火海洋被手印打得沉陷下去,雷電藤蔓全部斷碎,一截截殘藤,散落在方圓千里的虛空。藤葉上,依舊有電火的光芒在閃爍,魔音卻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在我全力一擊之下全身而退,張若塵身邊還真是人才濟濟,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無疆以精神力鎖定魔音,正打算追上去,趕在她和張若塵會合之前,將她斬殺。可是,身後卻傳來一聲爆吼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招萬里冰河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催動聖意,施展出一招百枷級高階聖術,一掌打出。

    一條浩蕩無邊的冰河,從大森羅皇掌心涌出,擊向無疆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幹什麼?我是無疆,還不住手。”

    無疆以爲大森羅皇是被控魂**控制了意識,因此,聲音中,融入了精神力,想要將他從迷惘中喚醒。

    “無論你是誰,無論你有多強,無論你有什麼身份,我也不懼你。要戰,就戰個天翻地覆,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氣勢雄渾,戰意滂湃。

    無疆直皺眉頭,以前的大森羅皇,哪敢在他面前如此囂張?

    每次還沒有戰,大森羅皇就已經認輸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無疆迎向萬里冰河,大步向前,拳掌並出,打得冰河崩碎,虛空震顫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破掉萬里冰河,無疆如同一隻神鷹,從上方躍下,一掌擊在大森羅皇的頭頂,將其死死鎮壓。

    大森羅皇長嘯一聲:“我要燃燒壽元,激發最強戰力,你鎮壓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的身上,燃燒起絢爛的死亡之火,竟是真的施展出禁術。隨着壽元不斷被燃燒,他體內爆發出越來越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無疆的手掌,每時每刻都在遭受衝擊,幾乎就要鎮壓不住。

    “難道張若塵真的這麼狠,將他煉成了戰奴?”

    無疆心中也是服氣,張若塵居然敢在狩天大宴上,將一位神子,弄成這番模樣,不等於是當衆抽大森羅皇父神赤魂君主的臉?

    赤魂君主豈能忍下這口氣?

    無疆雖然強大,可是,卻並不是完全沒有顧慮。

    萬一大森羅皇自爆聖源,這麼近的距離,就算他再強,也是有死無生。

    就在無疆進退兩難的時候,般若追了上來,道:“大森羅皇不是被煉成了戰奴,而是被抹去了部分記憶。”

    她的一根纖細玉指,點在大森羅皇眉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道命運規則,從指尖涌出,似白色光絲,衝入進大森羅皇的頭部。

    以命運之道,構建新的記憶。

    能構建一位百枷境大圓滿大聖的記憶,並不是任何命運之道修士都做得到,般若也是憑藉真我之門,才勉強成功。

    半晌後,大森羅皇平靜下來,身體軟癱,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無疆收回手掌,有些詫異的盯了般若一眼,道:“殿下不過只是不朽境,便帶着我如此多的不可思議,真期待殿下早些突破到百枷境。大森羅皇交給你安置,我去暗黑星上,會一會張若塵和左牧聖君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等一等,提醒你一句。張若塵似乎並不是單槍匹馬前來,而是做了充分準備,身邊不止一位幫手,憑你一己之力,未必討得了好。不如先斬左牧聖君,將積分收入囊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在關心我嗎?”無疆回過頭,含笑問道。

    般若眼神深邃,冷然的道:“我只是怕你被自己的情緒,影響了理智。現階段,對我們來說,獲取積分比殺張若塵,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對我而言,殺張若塵比獲取積分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無疆的身形變得模糊,消失在了般若眼前,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在數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他的意志太堅定,不受任何人左右。”般若自言自語的說出一句。

    想了想,般若的手掌浮現出亮光,一拍大森羅皇的頭頂,將他喚醒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一起去暗黑星。”

    大森羅皇雖然記憶恢復了大半,但,此刻依舊有些恍惚,不知爲何覺得般若的聲音非常具有親和力,完全無法抗拒,於是應了一聲,隨她一起,飛向中心地帶的暗黑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星上,張若塵釋放出空間領域和真理界形,顯化出一片廣闊的星海世界。

    星光斑斕,美輪美奐。

    “空間潮汐。”

    這是,須彌聖僧記載在《時空秘典》上的大術,張若塵一直達到聖王境的巔峰層次,才初步掌握。

    在黑暗星上施展這一招,無法撕裂開空間,可是,卻能讓空間發出水浪一般的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在一重重震動的衝擊下,左牧聖君無法繼續隱藏,被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剛剛顯露出液態身形,就被張若塵的真理之眼發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做爲一團空間紫雨,你天生就是空間掌握者的獵物,是被用來煉製空間寶物的材料。還想逃,你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空間掌控者皆是左牧聖君的天敵,就像獵鷹與蛇,鸕鶿與魚。

    除非修爲差距巨大,才能改變劣勢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在剛纔,已發現了這一點,因此,急速向隕星神殿的三位大聖衝去,必須儘快奪舍他們其中一人,轉化爲新的第二形態,才能改變處境。

    做爲空間紫雨,左牧聖君有一巨大優勢,就是可以不斷奪舍新的宿主,變成另一種族的生靈,並且,可以隱藏得毫無破綻。

    左牧聖君曾經以雪蠻族修士的身份,瞞了隕星神殿殿主數百年,如此能力,別的任何種族的生靈也做不到。
最近更新小說